卷五 待月池台空逝水 九十二 一匹來自北漢的“郎”
“清思!”我說,“你敢不聽姑娘的話!你們趕緊跟陸大哥走!再要啰嗦我可生氣了!再說,金陵又不是離著多遠,眨眨眼睛就到了,報了信我就走,能有什麼危險?我娘要是不親眼見到我,還不知道急成什麼樣!妙環輕塵,不許哭,又不是以後見不著了,趕快跟陸大哥離開這兒!”

他們幾個這才答應,我們走出大門的時候,我忍不住說:“等我一下!”

說完,轉身跑到石沐風住的那間房,推開門,看著那熟悉的一切,看著那扇我夜探跳下的窗,看著他假裝被我點倒的那張床........想起我說:“你就從了我吧!”想起他奪過小顏的笛子,想起他梳理我的長發..........老公,總有一天,我們會回來的!

***************

一路上,我想著石沐風,恨著小顏,一直沉默不語。四郎在前面駕車,大概是實在悶了,問道,“姐姐,你想石家哥哥了?”

小破孩兒!懂什麼!

“想了!怎麼啦?!”

四郎笑笑:“虧我那三個哥哥誇你有情義,原來你這麼凶啊?”

他那三個哥哥?那不就是大郎二郎和三郎?他的弟弟,應該就是五郎六郎和七郎?那個,還行,這麼簡單的數字我還能算得過來,我突然發現自己好遲鈍啊,面對家喻戶曉的曆史人物居然沒想到要采訪一下!

“呃!”我清了清嗓子,開始發問,“請問四郎同學,你老媽是不是叫佘賽花?”

“什麼?問我娘嗎?”四郎問。

我連連點頭,剛才,貌似又得意忘形了。

四郎說:“你怎麼知道我娘的名字?”

我嘿嘿一笑:“你娘好有名的!”

“是嗎?”四郎回頭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這小子,笑得還挺天真無邪的!

“四郎,你真有那麼多兄弟嗎?”

“有啊!我兄弟七人,還有兩個妹妹。”嘿嘿,真的啊!

“你大哥二哥三哥,五弟六弟七弟都叫什麼?”和電視上對對,看看一不一樣!

“大哥延平,二哥延廣,三哥延慶,五郎叫延德,六郎延昭,七郎延嗣!姐姐,你怎麼不問我?”

嘿嘿,我說:“我知道你現在叫劉——延——朗!”

“你怎麼知道的?”

我哈哈一笑:“因為你也很有名啊!四郎,你跟我說說,六郎多大了?”我突然覺得,我不僅適合當媒婆,還有一項工作也一定能勝任——居委會大媽!

四郎說:“六郎十歲!”哈哈,六郎還是個小朋友!

“你們家真在北漢?”

“是啊!”

“北漢也是個國家嗎?”

“是啊。”四郎奇怪地回頭看看,“姐姐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我笑笑,心里暗想,照四郎這樣說,楊業本來不是大宋的將領,而且原來還叫劉繼業的,那又是什麼情況下到了大宋的呢?啥時候才能讓我見上一面啊?期待啊!還有六郎七郎,呵呵,好想抱抱!眼前這個大了點兒,貌似不能抱了!

“四郎,還有一個問題,令尊貴庚幾何?”汗!!我這古文通不通啊?

“我爹四十三歲。”

“你爹他,應該長得很英武吧?”

“是啊,怎麼了?”

“你們兄弟里面,誰生得最好看?”

四郎實在忍無可忍,大聲說:“不要再問了!我生得最好看!”

四郎,你不了解我,其實我是有楊家將情結,有天波府情結,看電視劇的時候,都不知道為你們哭過多少回..........等我見到了你的其他兄弟,我就和你三個哥哥拜把子,收你和五郎當小弟!領著六郎掏鳥窩,給七郎擦鼻涕!瞧,我是多麼有愛心!啊呀,七郎會不會把鼻涕弄我手上?不要緊,不要緊,弄上了,那也是曆史名人的鼻涕!

我還在幻想著,四郎說:“姐姐,這一次竟然連遼人都驚動了,遼人雖然人不多,但可是有備而來。而且,目標就是延慶公主,為什麼遼人會知道大宋公主微服出行呢?”

“對啊!”我說,“遼人好像就是沖著小顏去的,而且還放了絲碧蛇,他們捉住小顏,就可以要挾大宋了吧?”

四郎想了想說:“應該是公主前腳剛走,隨後就有人給遼人報信,沒聽他們說是大遼皇後派來的,一定是捉住公主然後和大宋皇帝談判!”

我問:“遼人會要求什麼呢?”

四郎搖搖頭:“不知道,也許想和當年拿下燕云十六州那樣要些土地,不過,大宋皇帝也不一定會給!”

“啊?!那不救小顏就好了,讓她被遼人抓走,皇上如果不管她,遼人就把她咔嚓了,我和我相公就自由了!”

四郎突然哈哈笑了起來,“笑什麼?”我問。

“姐姐也只是說說解恨,你當時自己身上有毒,動都不能動,還不一樣去救人了?”

“我?我是不能眼睜睜看著匕首紮進去。”想到匕首,我又問:“那個偷襲的車夫是怎麼回事兒呢?”

四郎說:“你們走了以後我查看了一下,除去那人的帽子,是髡頂,他也是遼人!”

“捉不成公主,就除掉?”

“對!”四郎說,“大宋現在根基還不穩,遼人正好借此挑起戰爭,而且保護不利的罪過全在趙普和石家!就算大宋不戰,也必定會折損羽翼!”

釋懷了,我救小顏算是救對了!雖然毒發,但也為保全石家做出了貢獻!

可是,也太便宜小顏了吧!

四郎問道:“那個石家哥哥原來是駙馬啊!在金陵城外那次不是第一劍客要刺殺他嗎?後來怎麼又一起找你?”

我把我和石沐風的故事講給四郎聽,從稀里糊塗的拜堂,莫名其妙的洞房,一直講到他帶我夜探金陵四少阻止我選婿,後來挨了劍歌一劍,造成駙馬已死的假象,再到揚州之行遇到小顏............四郎聽完,半晌沉默不語,好奇怪,他怎麼了?

“如果有一天,我遇上心愛的女子,一定也會像石家哥哥那樣,不惜一切去保護她!”

我愣住!!十五歲,好像也不是孩子了!四郎心愛的女子,那又會是誰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