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待月池台空逝水 九十一 原來是曆史名人!
望著阿四的背影,我問:“喂!阿四,你怎麼來啦?”

“遼人來得,我為什麼來不得?”

切!賣關子!我又問:“我們回去會不會有危險啊?如果遼人回宅子那兒怎麼辦啊?”

阿四說:“他們大老遠來中原,又不是來打仗,不會有那麼多人,來的都叫咱們打成傷兵啦!再說,他們追去又能怎樣?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你一個小孩兒,別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

“我小?”,阿四很是不滿,“我都十五了!再說,我不打打殺殺,怎麼救得了你?”

我忍不住又腹誹了一下,十五歲?在“二十一師姐”那兒還不就是個初中小男生?不服氣?只有小孩子才拼命證明自己長大了,像我這麼有成熟魅力的人,才整天說自己還小呢!

不一會兒,馬車就到了地方,一開門,院子里居然站了一個男人,雖然背對著我們,卻能感受到那一身的英氣!我的一顆心啊,刹那間開始咚咚亂跳,他轉回身,我立刻有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失望,不是他,不是他,我怎麼也開始恍惚了,什麼人都會誤認一下,還是,每一個突然出現的人我都希望是他?

“什麼人?”阿四充滿戒備地問道。

清思被扶下馬車,說道:“不妨事,是姑爺的朋友,來幫咱們照看房子的!陸兄,多謝了!”

那位陸大哥一抱拳:“在下陸放!”接著也不多言,和阿四一起把清思扶進屋,很熟練地給清思上了藥。

我突然想起來了,怪不得覺著眼熟,那天從客棧出來,有人扮成我們上了馬車,我們又進了一戶人家,不就是這位陸大哥的家嗎?原來,他是劍歌的朋友啊!

傷口包紮好了,清思對我說:“清思沒用,差點兒連累姑娘!”

我連忙說道:“別想那麼多,養好傷才是真的!”

陸大哥在一旁說:“這里不可久留,到我那里去,養好傷再走!”

我想了想,心里有了主意:“清思,我不能和你們一起去,公子讓我回金陵報信,我必須馬上啟程,你帶輕塵和妙環到陸大哥那里,養好了傷直接回東平和公子彙合,我報了信隨後就到!”

清思說:“姑娘,那怎麼行!讓你一個人回去,萬一遇上危險,清思死一萬次也無法向公子交代!”

我看了看阿四:“小子,你不會不管我吧?”

阿四笑笑:“那倒是!”

陸大哥看了看阿四,又看看阿四手中的銀槍,問道:“不知這位公子是——”

阿四一抱拳:“我姓劉!”

陸大哥皺了皺眉頭:“清思,劉公子是劍歌少俠的朋友?”

清思說:“劉公子在危難之時,救過我們姑娘兩次。”

陸大哥又說:“可是,公子不是南唐人吧!”

阿四又笑笑,說道:“確實不是,我是北漢人!”

“你使槍!莫非是北漢劉家?!”陸大哥一聲驚呼,“劉繼業是你什麼人?”

“正是家父!”

等等,叫繼業?還使搶?莫非........

“阿四,你確定你不姓楊?”

阿四皺了皺眉頭:“姐姐,姓什麼我自己還不知道嗎?”

我不甘心,接著問:“阿四,你們家兄弟幾人?”

“七人,怎麼了?”

啊?!!!!!!我當時比發現自己穿越還要震撼!!!繼業?!!家父?!!阿四?!!!!

“你是未來的楊四郎?!!!!!”

“姐姐!你震到我耳朵了!!!!”

我上前抓住他的衣領:“就是的!!”

“是什麼!?”看我把手松開,四郎趕緊整理一下衣服,“干嘛這麼大力氣,衣服都快被你扯爛了!”

“你家不是應該在天波府嗎?怎麼跑北漢去了?”

“天波府?”四郎用疑惑的眼神看我,說道,“天波府在哪里?沒聽說過。”

他為什麼不姓楊?而且沒聽過天波府?還有,北漢?石沐風倒是說過一次,可我沒在意啊!我腦子里立刻一團漿糊,唉!曆史啊!老天懲罰我在曆史書上畫卡通,讓我回一千年前惡補!

只聽陸大哥說:“原來是劉將軍的公子,怪不得一表人才!”

四郎一笑:“陸大哥過獎了!”

“只是,四公子怎麼到揚州來了?”

四郎說:“上一次和三位哥哥出門游玩,一路到了金陵,我們扮成小乞丐,正好碰上姐姐和石家哥哥共騎一匹馬,姐姐還給了我們幾文錢。”

“哼!”我說,“好好的扮小乞丐騙人,小小年紀不學好!”

“我不小了!!再說,以前從來沒扮過,這次離開家娘又看不到,就扮一次又怎樣!”

哦!社會實踐啊!那我能理解了!

四郎接著說:“我們回家的時候,在金陵城外碰到有人圍攻姐姐,我忍不住出手。回到家後心里總是想著那個第一劍客,想和他比試一下,倒底是他的劍厲害,還是我們家槍法厲害,這不又偷跑出來找他較量,結果剛到揚州就碰到他和石家哥哥到處尋找羽衣姐姐,我就一路跟著,一直跟到趙普的地方,發現姐姐就在公主身邊。”

四郎頓了一頓,看我一眼說:“那石家哥哥對你還真好,一路上都快瘋了!他們想把你劫出來,當時我還想,他們要是動手我就幫忙,可是他們怕你的毒解不了,于是商議第二天公主上路後再說。”

“第二天,我還是跟著,後面的事不用我講,你們都知道了。”

我問:“遼人來抓小顏的時候你就在了?”那怎麼不早點兒出現,好幫幫我老公啊!

四郎笑笑,似乎是看透了我的想法:“在啊,我還偷著解決了幾個遼人!當時我沒現身,是怕萬一被人認出來,你的石家哥哥又要背上一個勾結北漢的罪名!”

我臉一紅,剛才是想得不太厚道!聽四郎剛才的話,北漢應該是另一個國家,貌似和南唐差不多大。

四郎又說:“誰知道你竟然救了公主一命,公主說,石家哥哥只要肯回金陵,就給你解毒!後來,你的毒也解了,他們也都走了,我怕那個公主或是趙普派人抓你,就一路護送著,不想卻遇上了遼人!”

我說:“阿四!謝謝你啦!”

清思說:“劉公子固然可以信任,可姑娘還是和我們一起比較安全。金陵那里,我再想辦法!”

輕塵和妙環也急著說,生生死死都要跟著我。我心里這個急啊,跟著我干什麼,大兵壓境,清思又受了傷,現在有地方安身,還不老老實實呆著!再說,我回金陵還想去見李煜呢,這麼大的事兒,我怎麼能不告訴他?!我不回去,讓誰給李煜報信啊?

*************

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