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臨風誰更飄香屑 八十八 解毒的代價


在熱水中泡著,我的身體再一次承受不了冷與熱的侵襲,漸漸的控制不住自己,只想要閉上眼睛,然而這時,胸口又傳來一股上湧的濁氣,“哇”的一聲。又是一口黑血!

石沐風快速起身,把我從水里撈出來,擦干,裹上被子,又拿過杯子喂我喝了幾口水,他說:“好了,毒都出來了,想睡嗎?”

我搖搖頭,現在我是清醒的,我不想睡,我想看著他。

“傻瓜!”他笑笑,“你的身體太虛弱了,先睡上一覺吧。”

我還是搖頭,那一次我睡著了,他就背著我偷偷走掉,我怕明天一睜眼睛,他又會不見了!那我到哪里去找他?

“睡吧,”他說,“我陪著你,好不好?”陪著我不走?那可以考慮!到我旁邊躺下了,好吧,好溫柔的手,拍著我,好久沒有這麼舒服地躺著了,那輪椅,挺硌人的,那個,這手,拍得好輕柔...........

**********

睜開眼睛,人呢?又騙我!不是說一直在這里陪著我的嗎?人呢?人呢?

門開了,我松了一口氣,他走過來笑著看我,說道:“醒了?”

我扭過頭去,生氣了!石沐風輕聲一笑,說道:“剛才去看看輕塵煮的粥好了沒有,又怕你醒了找不見我,這不趕著回來了。”

這還差不多!我回過頭看他,他坐在床邊,伸手扶我坐起來,“好些沒?”

我點點頭,他說:“現在試試,能不能說話?”

呵呵,可以說話了嗎?我還以為從此以後就是殘障人士了呢!我張開嘴:“啊——”能發音啊!再來,“啊?——”接著,我就在床上“啊——”來“啊?”去了半天!

石沐風哈哈笑了起來,其實,我就是想看他大笑,他問:“想對我說什麼?”

我立刻做出萬分委屈的表情:“死鬼!都被你看光光了!”

他又開心地大笑起來,那笑,似陽光,多少陰霾都驅散了,真好看!

門口傳來敲門聲,輕塵在外面說:“公子,粥好了!”石沐風開門接過來,對我說:“我喂你!”

我搖搖頭:“我自己來!”

他很是堅持:“還是我來!”那怎麼辦?有人非要效勞,就讓他表現一下吧!

吃過早飯,身上仿佛有了力氣,雖然腿還發軟,但我一定要精精神神的,可不能一臉頹廢!于是洗漱了一番,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化上最嬌豔的顏色。石沐風坐在一旁托著下巴一直盯著我看,我沖他笑笑:“大哥,沒見過美女啊?”

他輕笑一聲拉住我的手,什麼也不說,還是癡癡看著,“喂!”我說,“你跟以前不一樣啦!”

“怎麼不一樣?”

我嘻嘻一笑:“以前的你是個壞蛋,可現在是個傻瓜!”


“你難道不是?”他說,“救了別人的命,自己卻差點兒送命!”

“我?反正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小顏掛掉!死小顏!為了救她我差一點兒就嗚呼了,我還真是高風亮節呀我!”

石沐風又是一笑,拉緊我的手,眼睛卻始終不離我手腕上一處暗沉的黑色,他皺了一下眉頭,隨即又對著我微笑,但就算是這樣,又怎能掩飾他笑容背後的擔憂?其實我早上就發現了,一直想問他,但是看現在的樣子,好像不太妙,我。。。還是裝作不知道吧!于是我握緊他的手,笑嘻嘻地把頭靠在他肩膀上,他低頭吻我的額角:“羽衣,是我不好,讓你受苦了!”

“才不苦呢!一看到你把小顏氣得滿臉通紅,我才開心呢!”

“那時候,還不知道她就是延慶公主!”

我甩開他的手:“知道了怎樣?”哼!如果早知道,就不橫眉冷對了?就卑躬屈膝了?

他很是執拗的又拉回我,說道:“如果早些知道,我倒是不能惹她,不過早就帶著你跑掉了!怎麼能讓她如此虐待你!”哼!算你說了實話!

“沐風!”保吉哥哥的聲音在門外響起,石沐風不耐煩地說:“讓她等著!”

我心里一驚,抬起頭看著他,心里已是雪亮,那個還在等著的“她”就是小顏——大宋的延慶公主!石沐風答應她的事,應該就是跟她回汴京,娶她,挽回她的面子,這就是換回解藥的代價!

我猛地站起來,後退一步,他急了,捉住我!這面對離別的恐懼,我們心里都是一樣的呀!而此時,已經不能再任性,不能再私逃,我不能自私到用石家老小的性命換我的幸福,如果真是那樣,那還能稱之為幸福嗎?

院子里傳來嬌媚的聲音:“怎麼?毒還沒解完?還要我等多久?”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我拼盡最後的力氣和勇敢,死死地抱住他,他用力擁住我,不停在耳邊輕喚:“羽衣,羽衣........”

小顏的聲音再度響起:“怎麼?還要我親自進屋去請嗎?”為什麼這樣緊緊相逼,我和他,還有多少情話沒來得及說,還有多少浪漫沒來得及做.......

突然,他抬頭直視著我,那眼神中的深邃讓人深陷,他問:“死,怕不怕?”

我明白,我明白!一滴淚滾落臉頰,我說:“殉情嗎?如果就我們兩個,我是不怕的!可要是搭上石家,我就怕了!”說著,我狠了狠心,“砰”地打開了門,看著風中宛如仙子般的小顏,我說:“延慶公主殿下,您的駙馬已經准備好了!”

在眾人的注視中,石沐風緩緩走出來,他甚至沒看小顏一眼,只是盯著我,只是盯著我!一種叫做悲憤的情緒在我內心深處滋長,我突然問道:“公主殿下,請問我坐哪一輛車呢?”

小顏愣了一下,馬上就暴跳起來:“誰說要帶著你了?!”堂堂公主,這個樣子會不會比較粗魯啊?

“公主殿下,您前些天不是還說要帶我回汴京的嗎?”

“哼!”小顏說,“現在,我又不想帶著你了!”

靠!我心里忍不住又罵,死小顏!我跟你沒完!總有一天,我全部都還給你!不然,我就不叫尚羽衣!

***********

每天都好感動,這麼多朋友支持舞月,支持《一舞》這本書。不知道該說什麼,麼麼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