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臨風誰更飄香屑 八十二 快來人啊!有蛇!


隨著“砰”的一聲門響,一個白色的身影沖了進來,小顏“呼”地從水中站起,整個上半身露出水面,她擋著前胸,大聲地喊:“救命啊!有蛇!”

來人風一樣地卷進來,一把抱住小顏,急切地問:“有蛇?在哪里?受傷沒有?”

保吉哥哥?!我當時差點兒沒樂暈過去!身上冷得要命,心里卻不禁幸災樂禍,小顏啊小顏,千算萬算,還是會算錯吧!呵呵,二哥,便宜你了!

小顏頓時臉色慘白:“怎麼是你?”

保吉哥哥連忙松開手,滿臉通紅:“我剛進門,就聽見你喊,這不就.......”

門外傳來劍歌的聲音:“二哥,出什麼事兒了?”

小顏這才回過神來,連忙縮回水中,保吉哥哥馬上擋在木桶前面:“小顏姑娘說這里有蛇!”

劍歌在外面說:“清思,我們進去看看!”小顏躲在木桶里,尖叫一聲:“不要進來!”

保吉哥哥十分果斷地說道:“即是有蛇,可別傷到你們,還是進來找找的好!如果是有人故意放進來毒蛇,那可就危險了!小顏姑娘,得罪了!”說著拉過小顏的手,背過身去輕輕一拉,小顏的身體騰空而起,一件月白色的外衣緊接著罩在小顏身上!呵呵!好二哥,贊一個!

當小顏身體下落的時候,保吉哥哥伸手接住,嘻嘻,好像還有幾個旋轉,帥啊!然後,二哥又把小顏放到床上,拉過被子蓋住,我看著躺在身邊發抖的小顏,心里那叫一個開心!自作自受!作繭自縛!自掘墳墓!該!

接著,劍歌他們進來,仔細搜尋了一陣,當然,蛇是沒有的,美女蛇倒是有一條!輕塵和妙環聽到動靜也趕過來,劍歌問:“沐風呢?”

輕塵回答道:“公子這些天太累了,這會兒睡著了!”

保吉哥哥有些不悅地說:“睡得還真熟!要不是我們趕回來,真的出事了也說不定!”

劍歌臉上,浮現出一絲難以察覺的笑容,說道:“睡了?那正好!”說完對著小顏一抱拳:“小顏姑娘,我們在這里多有不便,先行告退了。有什麼事兒,就叫我們吧!”

男人們都走了,輕塵過來幫小顏穿好衣服,然後也出門去了,小顏也顧不上對我發脾氣,自己伏在桌面上嚶嚶地哭著,她這人,原來還會哭?還知道要臉啊?!

夜深了,有人敲門,是保吉哥哥,呵呵,睡不著啊!只見他紅著臉在門口對小顏說:“小顏姑娘!今天真是多有得罪!我.....我會負責的!”天啊!二哥啊!不知道床上還躺著個我嗎?這告白也不避著點兒,你們真的視我為無物啊?!

小顏背過身去,恨恨地說:“走開!誰要你來負責?我是已經許了人家的人,還輪不到你來說這些話!”

保吉哥哥頓時身體一震,好半天才說:“今天的事,我是怕姑娘臉上掛不住,心里難過!即是這樣,我們石家的兒郎從來不會婆婆媽媽,以後,保吉絕不會再提此事,姑娘保重!”說完,留下一個和石沐風一樣決絕的背影!


看著小顏沖回房里繼續摔著東西,我想,這石家的人,還真就挺有個性!

*************

也許是因為羞憤難當,小顏一大早就把自己關在屋子里,堅決不肯露面,就連晚上吃飯的時候也不肯出現。大家都回來了,石沐風這次老老實實坐下一起吃,但今天一句話沒說,吃完就到院子里坐著。

輕塵喂著我,我吃完,她就要推著我回去,到了院子里,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抬了抬手,指向石沐風的方向,哪怕他現在是討厭我的,我也想近距離地看他一眼啊!

輕塵蹲下來問我:“錦月姑娘,你是要到公子哪兒去嗎?”

我點點頭,輕塵推著我走了過去。石沐風聽到聲音回過身,默默凝視著我們,若有所思的樣子,等我們走近了,他突然說:“輕塵,院子里冷,給錦月姑娘加件衣服。”

輕塵應了一聲走了,石沐風盯著我看了半天,喃喃地說:“奇怪,這感覺怎麼這樣奇怪!”這時,輕塵回來了,把衣服披在我身上,石沐風說:“你先回去吧,一會兒我送錦月姑娘回房。”

輕塵走了,石沐風坐下,看我看了好一會兒,突然說道:“你和小顏不是真的姐妹,對吧?”然後凝視著我原來屋子的方向,自顧自地說:“今天出門去,我們碰到了兩個姑娘,正是那天帶著羽衣吃飯的時候遇見的那兩位,原來是有人給了她們錢財,她們才故意在羽衣面前說觀音山的事。據說,給錢的人是一個很丑,並且臉上有癩瘡的女人,本來我懷疑是你,可是現在又突然感覺不是,小顏說你會武功,可我和劍歌都看不出來!這是怎麼回事?”

他的目光飄向遠方,又說:“羽衣到底在哪里,怎麼像憑空消失了一樣?又為什麼我一見你,就覺得羽衣就在附近?可是,又覺得完全不對?是哪里不對?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說完,他搖了搖頭:“真是,為什麼和你說這些,我是想羽衣想瘋了!走吧,送你回去!”

我在心里大叫,恨不得把嗓子敲開!石沐風,我是你的羽衣呀!以前我易著容,你還是可以一下子認出我的!現在,你也感覺到我了對不對?只是此時的我沒有那麼鮮活,你看不到我走路的樣子,聞不到我身上的氣息,所以你只是以為感覺很像,卻沒想到真的是我!你好好看看我,看我的眼睛!我對你眨三下,你就認出我了,對不對?你看我,你看我呀!

石沐風還掙紮在自己的痛苦之中,他站起來,再也沒有看我一眼,而是推起了我坐的輪椅,輕輕地說:“在椅子下面加兩個輪子,這丫頭,她是怎麼想到的?”

我鼻子一酸,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有多少思念藏在其中?在這之前我們都沒有想到,人世間的過往,都如朝露曇花;兩個人的距離,盡在咫尺天涯!

這時,小顏的聲音在房中響起:“快來人啊!——有蛇!”

死小顏!她還有完沒完了!

**************

呼喚可愛的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