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臨風誰更飄香屑 七十九 天下第一妒婦


我跌進洞中,幾乎是同時,一個人在洞里迅速捉住了我,“啪啪”點了兩下。隨後,頭頂有東西嚴嚴實實地遮蓋下來,“羽衣,羽衣!”外面傳來石沐風焦急的喊聲,我想喊,嘴里發不出聲音,想動,四肢沒有一點力氣,耳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不必妄想了,他找不到,也救不了你!”說完在我身上又是一點,我就完全失去了知覺........

*********

睜開眼,周圍的一切好熟悉,怎麼,是在我自己的宅子里?石沐風找到我了?

“醒了?”甜美的聲音從身旁響起,卻透著股冰冷。“小顏?”我高興地坐起來,“你們把我救回來啦!”

“不!”小顏冷笑著,“是我把你捉回來了!”

“你?石沐風他們呢?”

小顏微微一笑,笑得好得意:“你是說你的相公嗎?他找你的時候,錦月就把你藏在洞里;他下山搬救兵,錦月就把你運下山;他們出門找你,錦月就把你弄進來。現在,那些男人還在外面找,但是,任憑他們找到天涯海角,也絕對想不到你就在這里!”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抓我?”

“我?”小顏坐下來,靠近我,盯著我的眼睛:“哼!倒真是個會迷人的狐媚子!”說完一巴掌扇過來,速度快得我躲閃不及,“啪”的一聲被她打了個正著。

我捂著生疼的臉,mD,長這麼大什麼時候吃過這虧,我認准穴位一指就戳了過去,旁邊一個身影閃過,看衣服是錦月,臉卻變了樣子。NND,我又被點了!

小顏哈哈笑了起來:“就這三腳貓的功夫還敢跟我斗?”

反正也被點了穴,我冷靜下來,問她:“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小顏招了招手,旁邊的錦月立刻遞過來茶,她極其優雅地接過,輕輕抿了一口說:“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呢,本來是許了人家的,可是我未來的相公跟別的女子私奔了,像我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所以我就出來找他,找到了,就一個也不放過!”

我聽了心里一哆嗦,這女人好可怕!

小顏接著說:“而且,我最見不了別人恩愛,你和你的相公整天打情罵俏惹惱了我,所以,我一定要把你們拆散!”

我忍不住說:“我和我相公恩愛,關你什麼事兒,你這女人,天下恩愛的人有的是,你還都看不順眼啊!”

“對!”小顏抬眼看我,“我都看不順眼,但現在最不順眼的就是你!實話告訴你好了,我看上你相公了,我要把他搶到手!這個,想必你也有感覺吧?”

我說:“哼!早就覺得你的眼神不對了!你別妄想了,我相公只愛我一個!”

“哈哈哈哈——”小顏笑了起來:“那我們就試試看好了,你就在一旁看著我怎麼讓他一點一點鍾情于我,一點一點忘掉你!”

這時,外面傳來門響的聲音,小顏示意了一下:“錦月,快!”NND,錦月這個沒良心的!枉我還對她那麼好!只見錦月過來,點了我的啞穴,又隨手把我塞到床下,然後飛速上床躺下。


只聽小顏開門出去,焦急地問:“怎麼樣?找到了嗎?”哼!蛇蠍女人!真會裝!

外面傳來保吉哥哥的聲音:“整個觀音山都快翻過來了,也找不到羽衣,到底是什麼人捉走了她?!”

“啊?還沒找到?石公子,你們別著急,羽衣姑娘人這麼好,吉人自有天相,一定可以找到的!沐風公子呢?”

只聽保吉哥哥說:“還在找,劍歌和清思也不肯回來。快晚上了,家里又都是女人,怕你們有危險,所以讓我先回來看看。”

小顏說:“石公子,你也累了一天了,快回去歇著吧。我們這幾天承蒙公子照料,這個時候還要勞煩公子費心,真是過意不去!”女人啊!真是可怕的動物!!

保吉哥哥走了,小顏又讓錦月把我從床底拖出來,一臉得意地看著我,哼!你一次僥幸得手,還能一直占上風嗎?屋子里藏著這麼大一活人,時間長了難道不會被發現嗎?

小顏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笑著說:“錦月,你說我該怎麼處置她呢?”

錦月說:“主人,現在這丫頭在咱們手里,怎麼處置她,全憑主人一句話!”走狗!走狗!絕對的走狗!

小顏說:“那——,我是把她賣到青樓,還是干脆讓她消失,或者.........”他娘的,有夠狠!

她故意把聲音拖得很長,然後說:“那些都不好玩兒,或者,我們給她喝下這綺紅丹,是不是會更有意思?”我心里一驚,給我喝毒藥?

小顏轉過身去,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捏出一顆鮮紅的藥丸,錦月一捏我的下頜,我不由自主地張大了嘴巴,小顏輕輕一彈,藥丸就進了我的喉嚨!

接著,我渾身發熱,似乎身體要爆炸一般,然後,我眼睜睜看著自己手臂上突起一層硬皮,越來越厚,就像那天看到的錦月一樣。天啊!臉上是不是也這樣了?那我老公就算面對面看著我,也是絕對認不出來的!臉上遭遇這種殘害,就算以後解了毒,會不會留下疤痕啊?

渾身熱過之後,馬上又開始發冷,冷得徹骨,冷得像是全部血液都要凍結了一樣,我漸漸經受不住,牙齒格格作響,mD,如果我現在能說話,一定不僅僅在心里把小顏的祖宗父母問候個遍!

只聽小顏笑著說:“錦月,把她的穴解了!”

錦月走過來,伸手把我的穴道拍開。小顏說:“是不是很想罵我啊?現在試試看,能不能罵出來?”

我張嘴,可是聲音卻消失在空氣里,我想抬起手,可是渾身沒有一點兒力氣,現在的我,一定和每天躺在床上的錦月一樣!mD,我忍不住心里又罵,小顏!你這個天下第一妒婦,枉我還想給你做媒,你這麼對我,讓你以後絕對絕對沒有男人愛你!

小顏那嬌美而又得意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羽衣姑娘,你的心腸真好,每天推著錦月去曬太陽,只是你沒想到,那個改裝的椅子,是給你自己做的吧!”

************

呼喚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