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臨風誰更飄香屑 七十八 有意無意的目光


晚飯的時候,小顏出現在我們面前,她換了一身衣服,洗乾淨了臉,我這才看清楚她的本來容貌,吹彈得破的白皙皮膚,秋水般的雙眸,斯斯文文的,很是惹人憐愛。

保吉哥哥連忙讓出座位,嘿嘿,有意思!看來我的媒婆工作,還有發展的空間啊!

“小顏姑娘,錦月姑娘怎麼樣了?”劍歌一出聲,那邊妙環就低下了頭。

小顏盈盈一拜:“姐姐這會兒剛剛睡下,多謝幾位救命之恩,我們姐妹叨擾了!”哎呦,這小聲音,好幾個加號啊!

“哪里哪里,小顏姑娘快坐下吃飯。”呵呵,雖說人家是美女,可保吉哥哥也太明顯了吧!

不過,這小顏一坐下,我就渾身不自在,她的一舉一動,都極其文雅端莊,搞得我不敢動筷子,石沐風看看我,問道:“怎麼不吃?”

我說:“我擔心我的吃相,會不會比較粗陋啊?”

石沐風一笑:“不會!快吃吧!別犯傻了!”

我這才放心,慢慢地小口吃飯,石沐風忍不住笑了:“怎麼吃得這麼小心?”

我也笑笑,小聲說:“應該是吃得比較難受才對!”

我們兩個在這邊說笑,小顏的眼波隨即流轉過來,也是一笑,那笑容,晃得我眼睛都花了!我心里,隱隱有一種不妙的感覺,雖然現在保吉哥哥對小顏比較熱情,可是小顏的眼光怎麼好像總是飄向我老公呢?我老公太帥,絕對絕對的不安全!

心里想到這兒,我馬上捂著肚子“啊”了一聲,石沐風拉住我問:“怎麼了?”

我說:“相公!我突然肚子疼!”

劍歌看著我,眼里露出笑意:“沐風,你快送她回房吧,這丫頭看來是難受了!”

石沐風的嘴角上揚,劃出一條好看的弧線,他問我:“是不是疼得走都走不了?”

“是!”我連連點頭。

他伸手抱起我:“好吧,讓相公抱你回房!”

***************

回到房間,他把我放下:“現在不疼了吧?”

我咬著嘴唇笑笑:“你怎麼知道?”

石沐風一笑,說道:“我就知道!怎麼了?不高興?”

我說:“小顏她,好奇怪啊!但是哪里奇怪,我又說不出來。”

石沐風說:“我也覺得奇怪,無父無母的孤女,怎麼會有那種與生俱來的貴族之氣?”

“對!對!”我恍然大悟,“我心里就是這種感覺!那,小顏,到底是什麼人呢?”

石沐風說:“不知道!不過,總有一天會知道的!”看了看我,他又笑著說:“現在,你放心了?”

“放心?放什麼心?”

“你不是怕我被她迷住嗎?要不然怎麼肯當著別人叫我相公?”

我一拳捶過去:“煩死啦!誰怕了!我長得這麼好看,我怕誰啊!”


***********

幾天後,小顏手臂上的傷好的差不多了,這些天倒也相安無事,只不過,女人的第六感一直在提醒我,她的眼光好像總是有意無意地飄向石沐風,搞得我心里很是不舒服。

錦月行動不便,我就想了個法子,讓劍歌他們在一把椅子上裝了兩個車輪,就好像輪椅一樣,沒事兒的時候,我就推著錦月出來曬太陽,錦月雖然不能說話,但是她看著我的時候,也是微微地笑,應該是感激我吧!

這一天,我悶得發慌,又推著錦月出來,這小顏真是奇怪,錦月不是她姐姐嗎?可是看她對錦月的關心,好像還不如我,我問:“錦月,你想吃什麼?”

錦月費力的搖搖頭,我又說:“前幾天,我老公......就是我未來的相公,他帶我出去吃好吃的,要不,我今天出去買些給你好不好?”

錦月笑笑,又搖頭。“別總搖頭啊,別告訴我你不喜歡好吃的,就這麼說定了!”

我找到石沐風,要他帶我出去,他很痛快地答應了。我們兩個出了門,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易了容,就騎上馬奔著鬧市區而去........

買了一大堆東西,石沐風又帶著我去吃飯,他還笑著說,我一見小顏就不會用筷子,趕快多吃點兒,把這幾天的補回來!

正吃著,只聽鄰桌有兩個女子在議論:“李家公子是不是快到你家求親了?”

“唉!我爹現在怎麼可能同意,除非他能考上個功名!”

“那你在他走之前,想辦法傳信給他,和他一起去一趟觀音山,只要一起登上山頂看日出,你們的姻緣就會得到保佑的!”

“是嗎?那,你幫我?”

她們兩個聲音越來越小,我伸著脖子聽呀聽,石沐風沖我一笑:“怎麼,你也想去?”

我說:“還真讓你猜著了,咱們今晚就去,行不行?”

他笑著敲敲我的頭:“先吃飽了再說!”

***********

晚上,我早早睡下了,後半夜,石沐風果然來敲我的窗子,我翻身下床穿戴完畢,偷偷跟他出了院子上了馬,一路直奔觀音山而去!

夜里有些冷,他在馬上摟緊了我,我們一路低語輕笑,很快到了觀音山,又在他故意炫耀的輕功幫助下到了山頂,天還是黑的,夜涼如水,“冷嗎?”他問,我搖搖頭,卻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石沐風拉開身上的大氅把我裹了進去,靠在他結實的溫暖胸膛,我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氣,往他懷里使勁兒拱了拱,他微微笑著,眼睛里閃動著光芒,慢慢地說:“羽衣,我最後悔的事是那次沖你發了脾氣,最無悔的是讓劍歌的劍刺在這里,讓我有和你在一起的機會!以後,也不知會躲多長時間,也許一輩子都這樣,我心里最不願的就是你受苦.........”

“我?”我抬起頭,看著他的眼睛,“我受什麼苦了?吃得好穿得好,你要是對以前的事兒愧疚,那就罰你以後天天陪著我,不許和別的女人說話,不許沖別的女人笑,我和男人之間正常交往不許生氣,不許嫉妒,不許........”

“不行!你和其他男人也不許說話!”

暈了,怎麼還是這樣!

終于,陽光灑在身上,把兩道身影渡成了金黃,遠處的山頂,一簇火一樣的豔紅闖入眼簾,我說:“看!那是什麼?”

“奇怪,這個季節怎麼會有這麼紅豔的花?等著!”說著,他解下大氅披在我身上,一抹白色的身影輕盈地掠過。

我正笑著看他,突然兩顆石子擊中了我,接著腳下一緊,一條絲帶纏住我的腳,我被拉得騰空而起,地面突然出現個大洞,我整個人向洞里跌了過去。

*************

小小的呼喚一聲: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