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臨風誰更飄香屑 六十八 誰動了我的紅綾


云仙和身邊的幾位對視了幾眼,嘴角輕輕一撇,看都不看我說:“如果是沁蘭領舞,我們就跳!”

哼哼!跟我耍大牌來了!罷演?是不是又想過過招?姑奶奶我不怕!

替沁蘭鳴不平?我看是受了沁蘭的教唆吧!沁蘭自己怎麼不來?這云仙是被人利用了吧!

瞧瞧!對面這一個個的,都擺了些什麼姿勢!真以為自己俠肝義膽啊!像是在紅袖坊學習過的淑女嗎?我咬著牙,今天不同往日,她肆無忌憚地有備而來,我決不能如了她的願!

妙環急急地跑上來說:“云仙姑娘,大家別鬧了!再過幾天就是除夕,現在咱們該抓緊排練才是!”

云仙輕蔑地說:“哼!妙環!這有你什麼事兒!人家已經給了你一個領舞,你知足吧!不用在這里裝腔作勢以示忠心吧!”

“你........你........”妙環氣得眼淚都流了下來。

我拉過妙環,哼哼!敢欺負我的人!小心我真把你“咔嚓”了!我盡量讓自己保持心平氣和的語氣說:“沁蘭在《吉祥雪》里有重要的位置了!”

云仙眉毛一挑:“以前沐風哥哥在這里,都是沁蘭領舞,怎麼你一來就變成你了?”

我斜了一眼瀟湘大叔,哼!沒見過好的舞蹈演員啊?就知道用沁蘭,都是讓你給慣的!

對著云仙,我笑笑,一字一字地說:“因為我跳得好!”

“不是吧?”云仙怪聲怪調地說,“聽說有人選婿選了從若王爺,我看,你是仗著是從若王爺未來的王妃,才欺壓百姓的吧!”

百姓?就你還算百姓?就沁蘭還算百姓?我欺壓你們?你們想要欺壓我還差不多!

我被她氣笑了,我說:“從若王爺是什麼身份,你應該清楚!我要真的是未來的王妃,你憑什麼站在這里這樣跟我說話?!”

云仙哼了一聲:“我就這麼說話,那又怎樣!你不是喜歡沐風哥哥嗎?怎麼又要嫁給王爺了?你看好了從若王爺,又為什麼勾引沐風哥哥?你不打算跟沐風哥哥在一起,又為什麼跟沁蘭搶?好像這中間,還夾著個什麼第一劍客!有男人為你打架,很得意是吧!你不過是個貪慕榮華的人,不過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子,又在這里冒充什麼尊貴身份!就算你嫁給王爺也沒什麼了不起!今天,姐妹們就是不跳!”她上前一步,挑釁著說,“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我笑了笑,越是在這個時候,越不能生氣,不然是用別人的過錯懲罰自己!

我說:“一個真正的舞者,必定是吃過很多苦!今天能站在紅袖坊的舞台上為南唐起舞的女子,都是用心去舞蹈的!”我看了看云仙她們,接著說道,“能吃得了這些苦,是因為真心地愛著舞蹈,是嗎?”

云仙讓我說得有點傻,皺著眉頭看著我。

我還是笑笑:“紅袖坊這麼多舞者,沒有誰我都不怕!四十多人的舞蹈,人少了確實效果差些。不過,有二十人我就排二十人!有十個人我就排十個人!都走了,我就一個人撐著!沒有舞台,將是一個舞者最悲哀最痛苦的事情!”

我回過頭,轉向我身後的其他人,說道:“我是將來的王妃也好,是石沐風的情人也好,都和舞蹈沒關系!還有對這件事有意見的,可以和云仙一起走!”

當然,沒有人動!我說:“好!現在留下的,都是眼里只有舞台,心里只愛舞台的人!我們開始排練!”我看了一眼云仙她們,又說:“那邊有誰想留下,一會兒自己上來吧!”

我瞧瞧石沐風,他雖然沒有說話,卻一直凝視著我。我沖他點點頭,他揮揮手,音樂聲馬上響起,我開始帶著大家舞蹈。

我們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動作,云仙那邊的女孩一個個眼睛發亮,充滿了渴望。漸漸地,開始有人按捺不住,接著有人走到隊伍之中,一個、兩個、三個、五個.........最後只剩下云仙還呆呆地站在原地,卻是那般的煎熬!

我喊了聲“停!”,走過去,對云仙伸出手:“一個舞者是不應該放棄舞台的!來吧!”

云仙猶豫了一下,最終拉住了我的手!

************

接下來的排練,都進行的很順利,沒再有人敢惹事兒,也沒再碰上讓我傷神的難題。天啊!要是誰再折騰我我可真就受不了了!雖然有石沐風和劍歌疏桐幫我撐著,可那兩個是易容來的,太多的事情還是需要我親自出面!我沒有那麼堅強!沒有那麼無私!沒有那麼干練!我願意做米蟲,願意有人依靠!我不想干別的,只想跳舞!

這一天,是到宮里為《吉祥雪》彩排。因為是開場的舞蹈,所以這支舞前面的開頭我稍微做了改動,是讓妙環和另外三個女孩兒蕩著紅綾乘風而來,然後再開始。宮里的大殿正中,高大的架子早就搭好了,長長的紅綾也早已掛好,我說:“妙環,我們兩個先試試!”說著,登上高高的台子,跟對面的妙環示意了一下,一使勁兒,我們兩人一左一右分別蕩了過去。

蕩到中間的時候,我突然覺得不太對勁兒,緊接著聽到頭頂有撕裂的聲音,一抬頭,紅綾在頭頂裂開,因為和妙環用的是一整條紅綾,隨著下面的一陣驚呼尖叫,我們兩個人順著慣性風箏一樣飛了出去!

我連“啊——”都沒來得及啊出來,腦袋里只有一個念頭:完了,我的小命兒!

就在這時,一黑一白兩個身影騰空而起,分別飛向我和妙環,一種熟悉的感覺頓時彌漫在全身,我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熟悉的“陌生人”,心里突然踏實下來,不再害怕,不再恐慌,任由他抱著旋轉落地。

另一邊,我家的護衛“季候”抱住妙環,穩穩地落地,妙環也不知是嚇傻了還是怎麼了,一直傻傻地看著他,突然“啊!”地驚呼了一聲!

***********

欲哭無淚的說,剛剛多碼的兩千多字,被我手一抖弄沒了~~~~~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