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一片芳心千萬緒 六十二 絕情劍客無情劍


我帶著清心奔到家里的馬廄,讓馬夫大叔給我挑了一匹最快的馬,清心帶著我上馬飛奔,一直跑出了金陵城。

早冬的第一場細雪飄落下來,是為了配合我此時的心境嗎?我要找的人呢?又在哪里?馬兒繼續前行,地上漸漸地變白了,眼前的景象更加蕭索,石沐風,你走到哪兒了?竟是不讓我見上你一面嗎?我終于發現,原來自己是那麼不願離開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就中了他的毒?也許,是第一次見面就開始了吧!

“姑娘,公子已經走遠了,我們回去吧!”

我緊緊抓住清心的手:“清心,咱們再繞過那道山梁,好不好?”

清心無奈地點點頭,輕叱一聲,馬兒加快了速度。繞過那山,遠遠的,前面出現了一隊人馬!

我的心跳開始不規則起來,手心里全都是汗,再近一些,是他,披著猩紅的大氅,騎著神駿的白馬,是他,真的是他!

聽到馬蹄聲,隊伍停了下來,石沐風回過頭,一眼看見了我,臉上立刻現出了焦急的神色。

我讓清心停下馬,我遠遠的望著他,他也在馬上回望著我,我心里一陣絞痛,多想撲過去什麼都不管,什麼都不想啊!可是此時,我們只能這樣倆倆相望,因為我知道,我是不能靠近的,雕弓的人一定就在附近。見到了他我已經很滿足了,不能再節外生枝!

于是我穩了穩心神,大聲說:“死丫頭!咱們只是出來轉轉,怎麼走得這麼遠!一會兒娘該教訓我了,還不快帶我回去!”接著,我說得更大聲:“記著,要時時當心!不然我罰你!”

清心掉轉馬頭,回過頭穿過她的肩膀,我依然能夠看到石沐風依依不舍的眼神,我的淚又不聽話地流出來,其實我心里,也是一樣的不舍啊!

就在這個時候,從山頂上飛下來一個人影,那人一身白衣,厲聲喝道:“石沐風!我早就懷疑你是大宋派來的奸細,今日看來果真如此!大宋殺我林將軍,今天就讓你替林將軍償命!”說完亮出一柄長劍,直直地向石沐風刺去!

我驚得渾身顫抖,那劍,我認識,那聲音,我熟悉,只是,我絕對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啊!

在我就要喊出聲的時候,清心捂住了我的嘴,急急地說:“姑娘,這附近好像還有高手埋伏,您可千萬別出聲!”

那邊,石沐風也隨即抽出長劍,朗聲說道:“劍歌!我本來就是大宋子民,你要殺便殺!哪來那麼多廢話!”

劍歌挺劍就刺,痛下殺手,他手中長劍招招凶險,完全不像在紅袖坊那次,石沐風也並不示弱,緊接著清思、清韻、清音等隨從也上前幫忙,一群人轉眼拆了幾十招,打得不可開交。

遠處傳來一聲唿哨,我眼前立刻又出現幾條人影,全都是一身黑衣,我認得,為首的那個正是雕弓!只聽雕弓說:“劍歌,我大宋屢屢接納于你,你卻執迷不悟,今天你要傷我駙馬,休怪我不客氣了!”說著一揮手,身邊幾個人向劍歌沖了過去!

劍歌退後一步,冷冷地說:“怎麼?石沐風,帶幫手來了?好!今天我就見佛殺佛,遇鬼殺鬼!”緊接著,冰魄劍寒光一閃,劍歌縱身上前,和雕弓的人厮殺在一起。

雕弓站在一旁,突然指著我說:“那個女人,是劍歌的妹妹,絕不能留著!”

石沐風一聽,急得一步躍起,雕弓擋住他:“駙馬爺,除去這個女人,您就一身清白,皇上面前,咱們也好交代!”

石沐風手中的劍刺向雕弓:“誰要碰她,先殺了我!”雕弓和他動了手,卻不敢傷他,向旁邊使了個眼神,立刻就有人向我們這邊沖過來。

清心一抖缰繩,帶著我飛奔,可身後的人更快,只聽“嗖”的一聲,一條長鞭已經襲到面前,清心情急之下,身體向我壓了過來,眼看著鞭子就要抽到清心身上,只聽“叮”的一聲,一道銀光閃過,後面的追兵連鞭子帶人一起滾落馬前。

眼前,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手拿一杆銀槍英姿颯爽地站在那里,一個小孩子,竟然有如此逼人的英氣!

我睜大眼睛看著他,有些眼熟啊!只見他笑著看我,說道:“姐姐,這麼快就不認識我了?”

“阿四?”

阿四笑笑,這時,拿鞭子的黑衣人從地上爬起來,鞭子一揚,又沖向阿四,阿四揚聲說:“好!就讓小爺跟你過兩招!”說著,銀槍一舞,和黑衣人纏斗在一起。

接著,又是幾個人掠了過來,阿四大聲說:“大哥二哥三哥,快來幫忙!”

只聽一聲長嘯,三個白衣少年從天而降,四杆銀槍,把我和清心護在中間,我的天,這是那天碰到的四個小乞丐嗎?

這時劍歌也殺過來,他紅了眼,唰唰幾劍砍倒了幾個,向阿四他們一抱拳:“幾位少俠,我妹子拜托你們了!”接著又向石沐風和雕弓那邊揮劍刺去。

“大哥!”我大聲喊,“你不許傷他!”劍歌卻不理我:“石沐風!”他邊動手邊說,“你以為我妹子是心甘情願跟著你麼?只不過是想把你留在金陵為我所用!”石沐風並不回答,長劍在手,只是不停接招。

“駙馬,你先走!”,雕弓說著,手中幾道寒光射出,飛刀直擊劍歌幾處要害,劍歌手中劍光閃成一片亮得耀眼,幾把刀立刻擋了回去,其中一把猛然折返,劍歌身形一閃,一劍刺在雕弓右肩,幾乎是同時,飛刀也紮進雕弓左肩。

雕弓搖晃幾下,跌倒在地。這邊,阿四他們兄弟幾個把剩下的一個黑衣人也解決掉。

劍歌對阿四他們一抱拳:“幾位少俠,多謝了!敢問幾位師承何處,日後有機會,劍歌也好報答各位!”

阿四的大哥微微一笑,說道:“你就是天下第一劍客?果然武功不可小覷,咱們今天趕著回家,本來不想惹是生非,是阿四非要救那位姑娘。也好,總算報答了姑娘當日贈銀之情,第一劍客的武功,咱們日後定然領教!各位,後會有期!”

劍歌也一抱拳:“幾位既然不願報上家門,劍歌也不勉強,後會有期!”

阿四沖我一笑:“姐姐,保重啊!”說著一個唿哨,四匹黑馬飛奔而來,阿四他們翻身上馬,踏雪而去!

在我以為一切都結束了的時候,劍歌突然長劍一揮,一道寒光刺向石沐風的臉!石沐風伸手一擋,躲過了這一劍,好險!只見劍歌的劍鋒突然急轉直下,這一劍,刺進了石沐風胸膛!

我聽見自己嘴里發出淒厲的大叫,我推開清心跌下了馬,跌跌撞撞地跑了過去,大地已經落滿白雪,就在這雪地上,觸目驚心地濺滿了石沐風的鮮血。

我哭著,雙手捧著他的臉,石沐風抬起手,像是要給我擦眼淚,他緩緩地說:“不要哭........”一句話沒說完,手無力地垂下,頭也歪到了一邊........

“你醒醒!你醒醒!石沐風!你醒醒!”我一手捂住他的傷口,想堵住湧出的鮮血,一手拼命搖著石沐風的頭,試圖要他醒過來,劍歌要殺他?不可能的!劍歌和他是一家人,怎麼可能殺他?我不信!我不信!

“雕弓!”耳邊傳來劍歌冷冷的聲音,“你們的駙馬已經死了,留你一命,回去複旨吧!”

我的腦袋“轟”的一聲響,“不!不要!”我眼前一黑,倒在雪地上......

*************

那個~~~拍我之前留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