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一片芳心千萬緒 五十一 天要下雨,小姐要嫁人


我緊緊抓住他的手:“石沐風,你答應我,一定要回汴京,一定要做駙馬!”

石沐風說:“我只答應你,一定不辜負你!一定不讓你做妾!”

“私奔嗎?”我說,“好像不可能了!”

“總會有辦法的!”他說。

******

我被我娘“軟禁”在聽雪閣里。季龍季虎帶著人在外面守著,這一次可沒那麼好逃了。

我倚在床上,身後墊著鵝絨的米菲靠墊,想著我娘後天安排的選婿,還有大宋的公主,心里亂七八糟的。

璿兒進來說:“小姐,有個女人送來珠花,說是你前些日子訂的。”

誰啊?我哪有訂過珠花。

“讓她進來!”

或許是因為來的是女人,季龍季虎沒有阻攔。人一進門,我驚呼:“如花!”

如花看了看外面的護衛,說:“羽衣姑娘,您要的珠花做好了。”

我連忙說:“是嗎?太好了,快拿出來看看!”

關上了門,我問:“如花,你怎麼來了?胡子哥他們呢?”

如花說:“姑娘,自從上次拾翠山一別,胡子哥找人治好了他娘的病,小白龍也把妹妹贖了出來,姑娘給的錢還有好多,咱們就開了間客棧,想著多掙些好趕快還給姑娘!”

我說:“還什麼還,你們留著吧!”

“那怎麼行,胡子哥說,受人點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怎能還沒報答,錢卻不還了。”

我笑笑說:“那你們多掙些再說吧!”

如花看看左右,說道:“姑娘,我有重要的事兒要稟告。”

“什麼事兒?”

“昨天,客棧里住進來一群人,一看就不是善類。昨天半夜,他們之中有兩人在樓下喝酒,我們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說的是什麼?”我突然覺得,這事兒跟我有關。

“一個說‘駙馬爺怎麼還不動身,他一走,咱們好回去交差。’

一個說‘聽統領說好像是因為金陵的一個女子。’

一個問‘什麼女子?’

那一個就說‘是吏部尚書家的養女,聽說擅長歌舞。’

另一個就笑‘哈哈,這駙馬爺倒是風流得很!’

那一個又說‘可是,這女子據說深得南唐國主喜愛,在後宮和國後姐妹相稱,與劍歌似乎也有交情。這樣的話,駙馬爺要是帶著她回汴京,難保不是奸細!統領說,駙馬爺要真是帶那女子走,其心可疑,那就只有稟明皇上,等旨意到了再行動!’

姑娘,咱們聽他們說的事兒和姑娘有關,就趕緊出來報信,胡子哥一時找不到劍歌公子,石家公子那邊總有人監視,就只有來找姑娘了!胡子哥要我轉告姑娘,一切小心啊!”

我的心,直往下沉,這些人,一定就是雕弓他們了。是不是我要是跟了石沐風,石沐風就會被被懷疑,被連累?大宋皇帝趙匡胤的手段我多少也知道一些,看他對付林仁肇就是用盡了計謀。如果他懷疑石沐風不能為他所用,一定會不惜除掉他!

想到這里,我的心咯噔一下,臉上故作鎮定地說:“如花,謝謝你們了!”

“姑娘千萬小心,有什麼事情,咱們一定來稟告!如花告辭!”

看著她胖胖的身體轉過去,我忍住淚,叮囑她說:“那些人武功高得很,轉告胡子哥一切小心!”

如花走了,我再也忍不住淚如雨下,我不能讓心愛的人因我而涉險!老天爺,你何苦讓我穿越這一次,還說什麼一世情緣,我好不容易愛上一個人,就這麼生生把我們分開麼?沒有他,我在這里又有什麼意義!

我,是不是必須讓他走!是不是一定要斬斷這情絲!是不是要讓他永遠也不要回來!是不是最好今生不再相見!

擦了一把淚,我說:“璿兒,去把我娘請來,後天的事我要跟娘商量商量。”

璿兒睜大眼睛看我:“小姐要和夫人商量後天的事兒?”

“怎麼了?還不快去!”

璿兒低著頭說:“天要下雨,小姐要嫁人,璿兒怎麼管得了!”說完,轉身跑了出去。

只一會兒,我娘就到了。我說:“娘,我答應你,後天一定聽你安排,選個如意郎君。”

我娘歎了口氣說:“羽衣,娘不是不明白你的心意,如果沒有大宋皇帝賜婚,娘還是願意你嫁給石公子的。眼下人家眼看就要娶公主進門,你想想,這妾哪有那麼好當,何況是在公主的眼皮底下!公主是金枝玉葉,說句話石家都得搖上幾搖,石公子對你好,你就成了公主的眼中釘,搞不好小命兒都得搭進去!娘這樣,都是為了你好啊!”

我低下頭:“娘,我知道!”

“羽衣,以後就不要想著石公子了!啊?”

我點點頭。

“那你想選個什麼樣的女婿呢?”娘問我。

我咬了咬嘴唇,硬著頭皮說:“當然要家財萬貫,我才不愁吃不愁穿;還要才高八斗,我也能跟著附庸個風雅;最好還懂歌舞音律,這樣能欣賞我;如果人長得玉樹臨風就更好了,又養眼又和我般配;要是,要是能再會點兒武功,不讓別人欺負我就相當完美了!”

說完,我垂下眼睛,我說的都是石沐風,又有誰能比得上我的石沐風!

我娘笑了:“終于想通了!娘一定好好安排,對了,後天從若王爺也會來,娘看吶,你直接選他最好!好了,娘走了,這兩天好好准備,後天可要漂漂亮亮的!”

“娘,我可不可以最後見他一面,好跟他說清楚。”

我娘探究性地看看我,然後才說:“也好,早些了斷吧!”

一會兒,石沐風一陣風樣的沖了進來,緊緊地擁住我,我忍不住反抱住他。在他的懷抱里,我才覺得踏實溫暖,才有幸福的感覺呀!

終于,我還是狠了狠心,一把推開他,冷冷地說:“石沐風,我決定了,聽從我娘的安排,選個好夫婿。”

他急了,緊緊抓住我的肩膀:“羽衣,你怎麼了?”

“我怎麼啦?我就是突然清醒了而已!做小妾怎麼會成為我的夢想呢?國主要我進宮,我還不是因為他身邊女人太多,自己又做不上國後,這才沒答應!如果就這麼跟你走,那我不是太吃虧了!”

石沐風身體立即僵硬起來,眼神是那麼痛心:“羽衣,剛才你回來的時候還不是這樣的,羽衣,出什麼事兒了?”

我轉過身,背對著他,拼命控制著自己不要崩潰:“沒出什麼事兒,以前是我被那些甜蜜沖昏了頭腦,我只是喜歡和你在一起而已,跟從若和劍歌都是一樣的,對你特別些,是因為你和我年紀相仿,又生得好看。我這個人是很虛榮的,喜歡有名氣的人圍著我轉,現在不行了,你要去當什麼駙馬,我可不能浪費大好的青春!今天找你來,就是想和你說清楚!你,你走吧!”

說完,我低著頭把他推出去,卻不敢看他的眼睛,關上門,他站在門外不動,我反轉過身倚在門上,淚水奪眶而出,嘴唇已咬出了血。就這麼錯過了嗎?再也無法回頭了嗎?

“石沐風,”隔著門,我說,“你娶了公主以後,不要再回來,不要想起我,因為,我也不會想起你!”

***********

不要忘了留下票票~~~~~~~~~(PK票,推薦票,啥都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