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一片芳心千萬緒 五十 我娘的霹靂手段


今天的第二更

**********

只聽嗖嗖幾聲,洛陽五豔慘叫著倒地,每人咽喉上都插著一把小刀!

我的天吶!小李飛刀!

劍歌眼中的寒意更濃:“雕弓,你何至于如此狠毒!”

一陣勁風掃過,竹子嘩嘩搖曳著,雕弓帶著一隊黑衣人從天而降,正是上次在小橋上和劍歌打斗的那個首領,這次我看清了他,黝黑的臉,一雙眼睛射出銳利的光。

只聽雕弓淡淡地說:“沒用的廢物,留著何用?”

劍歌冷哼一聲:“你,就是這樣對待你的手下麼?”

“他們幾個,何足掛齒,在下是來有請劍歌少俠同為皇上效力的。”

“哼!有這樣請人的麼?”

“不這樣,怎能顯出少俠的手段!”

劍歌轉過身,連看都不看他:“請我?恐怕不是你這次來南唐的目的吧!”

雕弓哈哈一笑:“第一劍客果真聰明,這次確實另有任務,不過,在下還是惦念著少俠,所以一定要趕過來拜會!”

“不必了!”

“大宋統一天下是順應天意,劍歌少俠,識時務者為俊傑,還望少俠三思。”

說完,雕弓一揮手,立刻有人抬起了地上的尸體,雕弓說:“後會有期!等雕弓完成任務,定當再來相請!”

說完,帶著一隊人“唰”地不見了。

我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上的土,不由得害怕:“這人真狠,自己的手下也殺!”

又問劍歌說:“大哥,你怎麼不干掉他?以絕什麼什麼後患。”

劍歌看看我,沒有說話。我突然間明白了,還不是因為要顧及我的小命兒,劍歌才沒輕舉妄動。看來,不會武功還真是累贅!

劍歌皺了皺眉頭,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半天,他才說:“羽衣,我們回季府!”

“為什麼?我............還沒想好怎麼辦。”

“你以為雕弓來是為什麼?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是為了石沐風的事兒!石沐風在南唐呆了好幾年,大宋皇帝想用他,又懷疑他,所以雕弓一定是來監視他的。”

那就是說,石沐風如果痛痛快快地娶了公主還好,如果稍有異心,恐怕雕弓就會動手,剛才已經見識了雕弓的狠毒,一招之內五人斃命,而且對跟隨在身邊的手下都能痛下殺手,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我不介意了,我不糾結了,娶公主就娶吧!只要他平平安安就好,做小就做小,我不堅持了,只要我能天天看到他就好,什麼南唐,什麼大宋,曆史該怎樣發展似乎不該我去理會,石沐風,我不躲了,不逃了,我只要你,只要你!

我抓住劍歌的手,著急地說:“大哥,我們快走!”

劍歌點點頭,又說:“現在季家附近一定有雕弓的眼線,我們先要換一副模樣才好!”

做了簡單的易容,我和劍歌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剛到門口,劍歌對我說:“羽衣,你自己回去吧,如果被他們發現我和石沐風有來往,恐怕更糟,你放心,我自會找他。”

我就這樣以一副陌生人的模樣“求見”季夫人,一家人正在吃飯,都奇怪著哪來這麼個丑女人,石沐風呼地站起來,也不管有多少人,拉起我的手急急地擁我入懷:“羽衣!你肯回來了!”

怎麼回事啊!這樣也認得出來?這麼多人,也太隨心所欲了吧!我急急忙忙地推開他,面對大家疑惑的目光,我慢慢撕去了臉上的偽裝。

嫂嫂驚呼:“羽衣!真的是你!沐風,你怎麼知道的?”

石沐風低低地說:“她的氣息,我太熟悉了,怎麼會不知道。”他的一只手緊緊拉住了我,不肯放開。

我娘干咳了一聲,說道:“既然回來了,先吃飯吧!去,給小姐添雙碗筷。”

全家人默默地吃著飯,一種壓抑的氣氛在蔓延,誰都不肯說話。

我問:“保興哥哥呢?”

嫂嫂說:“大哥昨天走的,本來要和沐風一起走,”她看了石沐風一眼,“可他說,一定要等你回來!”

我點了點頭,慢慢往嘴里扒著飯。

“羽衣,”疏桐說,“你房里丫鬟送過來的靠墊兒,你嫂嫂很是喜歡,羽衣,真是聰慧靈秀啊!”

我說:“哥哥嫂嫂喜歡,我回頭多做一些,嫂嫂靠著也舒服。”

我們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看大家吃得差不多了,我娘放下筷子:“羽衣,雖然你是義女,可為娘對你怎樣你心里清楚,是麼?”

唉!該來的總是還要來,誰讓咱離家出走了呢!我硬著頭皮回答:“爹娘待我猶如己出,羽衣心里感激不盡!”

“那好!娘心里對你的婚事一直放心不下,既然你不願意進宮,那為娘也可以為你另擇佳偶。”

我娘看了看我和石沐風,又說:“上次,你跟國主要了個自主權,上門求親的人絡繹不絕,我選了金陵最有名望,門當戶對的幾位公子,既然你回來了,那府里就准備一下,後天是吉日,娘把他們請來,你不是要婚姻自主嗎,那就在他們中間選一位吧!”

啊?!我娘是這樣理解婚姻自主權的嗎?

“娘,其實我想...............”

我娘打斷我:“沐風公子這幾日就該回汴京了吧,還是早些定下行程,我們好給公子踐行!”

然後,我娘又對我說:“羽衣,季家的人,就算是義女,也要當夫人,當王妃,決不能做小!”

“還有,”我娘又說,“石公子,你要娶妻,羽衣要嫁人,你們見面多有不便,這幾日就不要到聽雪閣去了!”

說完,站起來吩咐:“季龍、季虎,這幾天看好小姐,小姐要是再失蹤了,拿你們是問!”

“是!”

我娘看著我:“記住我的話!”說完,一拂袖子揚長而去!我爹歎了口氣,也跟著走了。

整個過程,不容旁人插嘴,我爹都沒能說上一句,真沒想到,我娘竟然還有如此強硬的霹靂手段!

我坐在那里,委屈地掉淚,我說:“石沐風,雕弓來了!”

“來了又怎樣!”

我緊緊抓住他的手:“石沐風,你答應我,一定要回汴京,一定要做駙馬!”

***********

走之前再喊喊: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