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聽得春花秋月語 四十 鵝絨引發的系列事件


嫂嫂看見劍歌,花容失色,聲音立刻顫抖起來:“你——你——,你怎麼在這里!”

劍歌看見嫂嫂,不禁也是一愣:“三姐!”

我在一旁則完全瘋掉,怎麼又讓石沐風看見了,而且這次還多了嫂嫂。嫂嫂看見劍歌這麼激動,可別動了胎氣!

可是又一想,我怕什麼?我和劍歌又沒怎麼樣!干嘛要怕他!石沐風要是再來誤會我,那才真是無可救藥!

嫂嫂低下頭,不停地擦眼淚,“劍歌,你是來看羽衣的?”

“三姐不要誤會,我是聽說羽衣在找一些東西,就幫她找了送來。”

嫂嫂點點頭:“是這樣!你.............還經常去看小蘿嗎?”

劍歌垂下頭,難以掩飾他的黯然神傷:“常去。因為小蘿喜歡百合,所以每次去看她都會帶著,經常有花種掉到地上,現在,墳前已是大片的百合了!”

“你,倒是個有心人,”嫂嫂拭了拭淚,“你跟我來,有件小蘿的東西一直在我那兒放著,就送給你吧!”

劍歌很是感動,說道:“謝過三姐!”

嫂嫂走了幾步,回過頭:“石沐風!你要是敢欺負羽衣,我饒不了你!”咦!嫂嫂平時溫溫柔柔的,現在怎麼跟個女大王似的!

石沐風嘴角揚起一抹笑意:“知道了!”

咦?!他進步了?

我心里真是好奇呀!我問:“你看見我和劍歌在一起,不生氣了?”不對,我怎麼傻了?他是什麼人,是我老公嗎?是我男朋友嗎?干嘛問他這些?需要嗎?我和誰在一起還要彙報嗎?怎麼一見了他,就亂了方寸呢!

他的那抹笑,一直在嘴邊掛著,卻不回答我的話,只是沖著外面喊了一句:“輕塵!”

兩個人走了過來,是久已不見的輕塵和清思,清思手里捧著一堆衣料,我仔細一看,是昨天在衣料坊和璿兒一起往身上搭的那些,石沐風,他還真細心!輕塵手里提了個輕飄飄的大袋子,不用說,鵝絨!

這是今天的第三份!

金陵的鵝們,我對不起你們,你們還好吧!

輕塵見了我,水汪汪的眼睛里全是眼淚,璿兒也過來,我們幾個立刻開始抱頭大哭!

非常煽情地發泄了一會兒,璿兒說:“輕塵,清思,咱們到外面去,讓小姐和公子在屋里說說話!一會兒大家該操練了,你們也去看看。”

又都走了?我和他單獨一起?該說些什麼?今天是什麼日子?我還真有點兒應接不暇!

石沐風凝視著我,我倚在桌子邊兒上,手抓著桌角兒,也回望著他,可是目光一對視,我的心就控制不住地顫抖!

終于,他開口了:“那些鵝絨,你不看看嗎?”

“不用了,一定是極好的!”我故作鎮定,淡淡地說。

“要鵝絨干什麼?”

“我自有用處!”

石沐風的笑容突然變得很奇怪,他說:“可是,干嘛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呢?整個金陵城都轟動了!”

這笑,和從若劍歌一個樣!我忍不住沖過去,抓著他的領子大聲問:“你告訴我,我的丫鬟昨天都干了些什麼?”

他詫異地看看我,我也突然察覺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松開了手。

這時,外面響起璿兒的聲音:“集合集合!站好隊!現在開始!伸出手,一二三四.........”

石沐風打開窗子,向外看了看,笑著說道:“昨天,連這段舞蹈也名滿金陵了!”

“什麼?她們?”

“昨天,你的丫鬟在莫愁湖邊,叫上一個耍猢猻的,一邊敲鑼一邊喊著收鵝絨,三只猴子,每只手里都舉著個牌子。”

“啊?牌子上都寫了些什麼?”

“一個寫‘鵝絨’,一個寫‘腋下’,還有一個寫‘肚皮’!然後,就有人抱著鵝來,到‘腋下’的牌子那里拔腋下的絨,再到‘肚皮’的牌子下拔肚皮的絨,于是,莫愁湖邊,一片鵝叫鑼鳴討價還價聲,真是熱鬧!”

“不會吧!”丫鬟們,你們還真挺有創意的!

“她們幾個辦法是不錯,可是態度太生硬,嚇得家里養鵝的人都不敢抱鵝來,于是.........”

“于是什麼?”我心底突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

“于是她們就在莫愁湖邊跳起了剛才的舞蹈,招攬生意!”他的笑在擴大,“這還真是你調教出來的丫鬟!”

我汗!她們這幾個小妮子,居然在湖邊跳健美操,做事還真有我的風范!

“那,後來呢?”

“人山人海,水泄不通,金陵城內盡人皆知。”行了!我算出名了!這可是古代,她們的行為,也太大膽了吧!

他看我一眼,神色複雜,問道:“剛才劍歌來,也是給你送鵝絨的?”

我點點頭,他又問:“聽說從若王爺也來過?”

我又點頭:“也是來送鵝絨的!”

他又笑了,這次笑里帶著些許苦澀:“他對你真好,常常來看你吧?”

“是啊!”我小聲說。

石沐風開始沉默,我和他之間,怎麼總隔著點兒什麼呢?他現在是不是認為我會嫁給從若?

唉!沉默啊沉默...........

“羽衣,”他說,“自從你離開紅袖坊,我把自己關在房里好多天,我想不明白,為什麼我們互相愛慕,卻又分開?”

其實,我也想不明白!

“你不在紅袖坊,我到你住過的屋子,心里想著你,直難過!如果不是我誤解你,又對你那麼粗暴,後來,也不會有那麼多誤會吧!”

我的眼睛開始被湧上的淚水模糊,這些話,以前他是絕不會說的。

“我想來找你,可是,我還是怕你心里恨我,不肯原諒,就回了東平。一直以來,想著你,還有小蘿,我明白了小蘿當年為什麼會跟劍歌走,愛一個人是會不顧一切的,她沒有錯,錯的是我!”

我的淚水,又開始決堤,我沒聽錯?他說自己錯了!

“如果我不是堅決阻攔,小蘿不會那麼決絕地不來見我,如果我能在劍歌走後照顧她,如果在他們危險的時候我能及時出現,小蘿怎麼會...........其實羽衣要的和小蘿一樣,不是光有我的寵愛就夠.............我的羽衣,她希望我們不去懷疑,她希望我能多聽聽她的心里話,還有,她喜歡無拘無束地生活!”

“石沐風!”我忍不住喊他的名字,任憑淚水滂沱,他怎麼懂的?他說的是信任、尊重和自由!

他走近我,抬起手,輕輕地擦我的眼淚,他說:“羽衣,我想清楚了這些,雖然有些晚,但還是想告訴你...........不知道...........還來得及嗎?”

我嗚咽著:“石沐風,其實我也有錯............”

他輕輕一笑,笑中有些酸楚,他說:“羽衣,我們不要再互相折磨了!”

我點點頭,于是,我一直期望的那個懷抱小心地向我環了過來。

“小姐!宮里的曹公公來送鵝絨了,夫人叫您趕快到前面去!

蒼天吶!

我恨曹公公!我恨鵝絨!

**************

明天進入下一卷,不知道大家想繼續前兩卷的輕松風格,還是想快一些切入曆史,在書評區留言吧。第一次寫書,可能在人物上,節奏上都會有稚嫩的地方,歡迎大家多提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