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聽得春花秋月語 二十九 好!我會恪守婦道!


坐在回去的馬車上,我想著心事,一路沉默不語。

“對不起!羽衣姑娘!”劍歌剛毅的臉上帶著歉意,“如果不是我,你們就不會吵架。”

“不怪你,”我說,“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兒,是他小心眼兒,霸道!我也有錯!反正是兩個人的信任出現了問題。”

正說著,馬車到了紅袖坊門外,此時,已是月上柳梢。

我下了車,劍歌在背後喊我:“羽衣姑娘,有件事兒,我應該告訴你。”

“什麼事?”我問。

“小蘿,是石沐風的妹妹,是我的妻子。”

我猛地回頭,原來是這樣!“劍歌,謝謝你!”我由衷地說。

他微微一笑:“今天,他是氣頭上,回去好好勸勸。”

我點了點頭,他“啪”地扔過來一件東西,我接住,汗!整死我吧!又是一支響箭。

“如果遇到危險,用它發出信號,我就會找到你!就當是我以後還你的人情吧!”

說完,縱身一躍,蹤影全無!

切!我會有什麼危險!

一回到紅袖坊,我就到處找石沐風,其實在馬車上,我就決定了找他好好談一談,一個巴掌拍不響,有什麼就都攤開了說,難道還要我躲著他?

房里沒有,練功場沒有,棋室沒有,琴房沒有,醉心湖沒有,見月亭也沒有,問丫鬟隨從們,卻沒有一個知道。

我無力地回到房里,輕塵端來晚飯,我卻沒有一點兒胃口,從昨天到現在,短短一天的功夫,我的世界就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我甯願自己回到二十四小時之前,那我就還是那個今天快樂不管明天的喊著“實力代表尊嚴”的倔強丫頭,那個可以隨時跟那小子撒嬌,雖然沒見過李煜,沒看過霓裳羽衣,但生氣了有人哄的女孩兒!

又過了很久,石沐風還是沒有消息,我覺得自己累得要命,昨天在柔儀殿,根本就是一夜沒睡!我泡了個澡,換了件衣服,坐在桌子前,我要等他!

太困了,外面起風了,看樣子是要下雨了,他到底去了哪里?怎麼還不回來?

迷迷糊糊地,我聽到外面有腳步聲,聽見輕塵說:“公子,你回來了。”我站起來,腿已經麻了。

揉了揉腿,又試著跳了兩下,勉強可以走了,連忙沖出去推開了石沐風的房門。

他還穿著那件白色的繡著墨竹的衣服,昨天從夜宴回來,就根本沒換過,衣服的下擺和鞋子上全是泥,我從沒見他這麼髒過,他去了哪里?

“石沐風!”我走了過去,不管早上他是怎麼對我,我只知道,此時此刻我心疼了。

“別過來!我不想看到你!”

他怎麼說這麼狠的話?我心里堵得慌,艱難地說:“今天,確實是有重要的事!”

他一動不動,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我嘗試著走過去,嘗試著拉了拉他的袖子,“石沐風。”

他別過身去,冰冷的語氣直接穿透我的心:“羽衣姑娘,天色不早了,男女授受不親,請回房休息吧!”

我的眼淚“唰”地流了下來,我說:“好!我知道了。我只後悔一件事,我干嘛要來!干嘛要自取其辱!兩個人之間,連最起碼的信任和寬容都沒有,以前的千般好萬般好,也不過都是些假的!石公子,羽衣以後會恪守婦道,再也不會像今天這樣深夜來訪了!”

他的脊背突然變得僵硬,我的心沉下去.........沉下去.........,一步一步地,我退到門口,轉身跑了出去!

外面的風,刮得更大了,樹枝在猛烈地搖晃,我被吹得直往後倒,我聽見風起時的巨大聲響!不會是...........

我趕快回房,迅速翻出我的包,沖出去,一直跑到醉心湖邊,我大聲喊:“龍卷風!快來吧!把我帶回去!我不想呆在這兒!龍——卷——風——”

風越刮越大,掀動我的衣服,我的頭發,似乎真的要把我帶走,接著,豆大的雨點瓢潑似的從天上澆了下來。“小姐!”“姑娘!”兩個丫鬟的聲音越來越近了。

“快帶我走!快帶我走!為什麼不帶我走!”我失望地大哭著,顧不得渾身濕透,跌坐在地上。

輕塵和璿兒過來拉我,我大喊著說:“你們別拉我了,萬一把你們也帶回去就糟了,你們跟我到了二十一世紀,你們又不會電腦,不會英語,到了那邊,只能當小保姆!快放開!”

我甩開她們的手,不顧一切往前跑,卻“撲通”一聲又摔在泥水里。

一個白色身影沖了過來,一把抱起了我!

是幻覺吧,我抬起頭:“石沐風,你...........”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

醒來的時候,身上已經換上了乾淨的衣服,頭昏昏的,“小姐,別動,您身上還燙著呢。”

“璿兒,”我說,“現在什麼時候了?”

“小姐昏睡了一天一夜,現在,天快亮了。”

“輕塵呢?”

“輕塵昨夜跟著您跑,淋了雨,也病了。”唉!我這個禍害!

璿兒小心地問我:“小姐,石公子守了您一天,現在煎藥去了,要不要我去叫他?”

我搖搖頭,我記得他說,不願見到我,我也記得我說,我要恪守婦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在這樣一個封建思想濃郁的時代,是不是最好不要見面?是不是更不應該到我房里來?

外面,已經微微露出晨曦,新的一天已經到來。

“璿兒,有件事我要問你,我剛到南唐的那一天,我娘和疏桐是上山進香,是麼?”

“對!”璿兒說。

“去的是什麼寺來著?”

“小姐,是淨慧寺。”

我晃了晃頭,貌似腦袋里一團漿糊,我按了按太陽穴,努力讓自己清醒一些,我問:“方丈是不是說,遇到我疏桐的病就會好!”

璿兒幫我披上件衣服,說道:“小姐,這件事也真是應了靈智方丈的話,少爺的病果然好了。”

我說:“璿兒,去准備兩頂轎子,陪我上淨慧寺!”

“小姐,您還病著呢!”

“璿兒,我一定要去,有些事,我一定要問清楚。今天不去,我會憋死的!”

“小姐,您要兩頂轎子,和誰去?”

“你!你今天也坐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