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聽得春花秋月語 二十 與沁蘭的PK


這個時候,院子里已經聚滿了人,都是紅袖坊里的姑娘和樂工,一聽說有大家閨秀比試才藝,趕來看熱鬧的!一曲終了,掌聲雷動,從若王爺忍不住站起來:“好一個‘昂首怒放千萬朵,香飄云天外’好詞!好曲!好身段兒!羽衣姑娘這一段真是妙啊!”

石沐風一直站在那兒,這才回坐到椅子上,看著我笑了笑,適時地問:“那王爺覺得是誰略勝一籌呢?”

“兩位姑娘的歌舞都無可挑剔,但沁蘭姑娘的《凌波舞》是流傳下來的古韻,從意境和新意上,還是羽衣的好些!”(*^__^*)嘻嘻……老媽!I非常非常LoveYou!

沁蘭本來是想要先拔頭籌的,卻被我搶了先,氣得眼睛都紅了,說道:“羽衣姑娘果然不俗,這次,我們比比琴藝如何!”

“這個就不用比了!”我說。

從若王爺又笑了:“為什麼呢?”

我大大方方地說:“因為我根本就不會!就是彈了也像彈棉花,算她贏!”

石沐風在那邊笑出了聲,要不是這兒的主人,恐怕他早就像那天看我跳現代舞那樣笑倒了!

“羽衣姑娘,那你說接下來比什麼吧!”白撿了一局,她還開始假謙讓上了!

我靈機一動,說:“比畫畫!如何?”就算不能贏你,這畫畫俺也總算會一點兒。

“好!筆墨伺候!”

“等等!”我說,“我不用毛筆,我用自己的筆,你們等我一下,噢,沁蘭,你可以開始了!”

我跑回房,找到我那支鉛筆,姑娘我曆史書上的卡通是白畫的嗎!讓你們見識見識!唉!有沒有硬一點的紙啊,宣紙太軟了!這讓我怎麼將就啊!

我用眼神向石沐風求救,他問清楚我的要求,二話沒說,叫人給我拿了塊漿過的白布。

我唰唰唰唰,一會兒功夫,我熟記在心的小櫻已經躍然布上,服飾嘛,幾筆就被我改成南唐的了!

那一邊,沁蘭畫的是山水。

從若說:“羽衣的畫,技法奇特,人物生動,哪天一定向姑娘討教!”哈哈!王爺都說跟我討教了,那這一局我能不贏嗎?

云仙顯然極為不服,小妹妹,別生氣,你們敗給的是比你們多進化一千年的人!不算丟臉哈!

只聽云仙說道:“王爺,我們沁蘭姑娘的花藝是紅袖坊一流,王爺想不想看看呢?

從若王爺看看我,我說:“王爺,不就是花道嗎?沒問題!”

沁蘭看我一眼,悶悶不樂地坐在那邊,手中幾根花材,三下兩下就插好了,而我還拿著一大堆在那兒忙活得正歡!

在她輕蔑的眼神中,我終于鼓搗完畢,沁蘭說:“王爺,您瞧,我插的這個叫做丹鳳朝陽!”

從若點點頭:“真是好口彩,羽衣,你的呢?”

“王爺,我的這個,雖沒有什麼好聽的名字,但這是我們家鄉那邊新娘的手捧花,除了對新人的祝福,它還有更重要的意義,婚禮儀式結束時,新娘要把它拋向人群,如果接到花的碰巧是未婚的女孩,就預示著姻緣的到來!”

說完,我把花啪地一扔,不偏不倚,正落在輕塵懷里!輕塵的眼里滿是驚喜和謝意!

看!石沐風那小子的架勢是已經忍不住想沖上來抱我啦!

而從若王爺的眼里滿是溫柔的笑意!

救命啊!兩個都這樣,我會流鼻血的啊!

“再比詩詞!”沁蘭一臉地不服氣!太刹風景了,不知道姑娘我正花癡著麼!

“王爺,”石沐風說,“您給出個題目吧!”

從若王爺看看我,顯然是對我相當沒信心:“就都填首詞吧!”

不限詞牌,不限立意,那豈不是便宜了我?蘇軾,辛棄疾,李清照,柳永,這些此時還沒出生的人,趕快蹦出來一個吧!

不好!這麼重要的時刻,大腦卻一片空白,不要這樣,怎麼全忘了啊!想起來了,哎呦,怎麼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吶!

再想,再想,還好,比那一首難了些“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掛前川......”這都什麼啊!我需要的是一——首——詞——!

那邊,沁蘭已經開始寫了,行不行啊!真就那麼有才?想都不想就寫,是以前寫好的吧!

正想著,她那邊已經寫完,是一闋《天仙子》:柳色披衫金縷鳳,纖手輕拈紅豆弄,翠娥雙斂正含情,桃花洞,瑤台夢,一片春愁誰與共!

切!真煽情,什麼紅豆,什麼翠娥,什麼春愁!就算是我這種古代的半文盲,也知道是少女懷春的意思!想與誰共與誰共,別想與我家石沐風共!

“嗯!甚是工整,羽衣,你的呢?”王爺問。

我可怎麼辦呀我!我總不能背李煜的《虞美人》吧!而且,這《虞美人》貌似李煜還沒寫呢,我要是整出來,讓他老人家以後怎麼辦啊!

突然,我老媽深愛的鄧麗君的那首《千里共嬋娟》闖進腦子,老媽呀,我平時鄙視你的東西,竟然可以救命啊!老媽,我深感對不起你,可是你依然一如既往的用你的執著潛移默化著我的小心靈!等我回去一定誇你是最最古典最最有文化的美人!

我沖石沐風眨眨眼睛,先是做了做伸展運動,又做了做跳躍運動,這才說道:“耽擱自己的時間等于慢性自殺,耽擱別人的時間等于是謀財害命,因為怕誤了時間,我就不寫了,直接給大家朗誦吧!”(我寫得出來嗎我!誰會用毛筆寫繁體啊!)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我敢向穿越之神起誓(如果有這個神的話,我絕不敢跟他撒謊!)這是我有生以來最認真的一次詩朗誦!

石沐風騰地站起來:“填的好!”

***********

作者按:沁蘭的《天仙子》,取自于《花間集》。(羽衣做恍然大悟狀:我說嘛,她怎麼寫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