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夢里不知身是客 八 超級反派和改名計劃


我輕手輕腳地爬下床,輕輕拎起我的鞋,還沒等穿,一只手就拉住了我,只聽石沐風那壞小子的狡猾聲音又在耳邊響起:“不許走!”

不聽話就會被點吧?我只好乖乖地爬回去,義憤填膺地躺下!那小子的手在我身上又點了兩下,看著他似笑非笑的眼睛,我心里暗自在他腦袋上扣了四頂帽子,分別叫“紈绔子弟”、“嬉皮笑臉”、“色膽包天”、“膽大妄為”!

就這樣,我極其氣憤、極其委屈、極其忐忑地渡過了這本該屬于我哥疏桐的新婚之夜。

第二天一早,石沐風那小壞蛋醒了,他側身看看我,奇怪地說:“怎麼?沒睡啊?”廢話!我敢睡嗎我!我睡得著嗎我!

見我不理他,他又問:“你怎麼不動?夜里我又沒點你!”

我白他一眼說:“你不是在這里,還有這里點了兩下麼?”咦,手會動啊?

他又壞笑起來:“我只不過隨便戳了兩下.......”

我霍地跳起來:“煩死啦!沒點你不早說!”說完,飛身跳下床,鞋也忘了穿,拔腿就跑回了聽雪閣。

回到我的大床上,我撲到上面惡狠狠地抱著枕頭就睡,這一夜可真熬人吶!剛剛補了一小覺,璿兒就來叫我:“小姐,夫人叫你去前廳陪少夫人吃飯。”

還陪他吃飯!他有資格吃飯嗎?我忿忿地爬起來,梳洗一番,跑到了前廳。

那個臭小子居然施施然端坐在那里,換了一身領子較高的紅衣服,整個兒脖頸圍上了好繁瑣的項鏈,哼!掩飾得挺好,還真看不到喉結。他臉上又化妝了,風情萬種的,真能裝,裝得還真Tm好看!

看見我,他立刻妖笑著說:“羽衣妹妹,坐我身旁來吧!”

我狠狠地瞪他一眼,但是,我看見了我娘那滿是歡喜而又充滿期待的目光,只好氣呼呼地坐下!還沒忘了白他一眼,這條該死的披著羊皮的混蛋狼!

吃過早飯,我在房里躲了一天,可別讓我碰見他,這壞蛋又會點穴又會裝女人,哪像從若王爺,又溫柔又彬彬有禮的。到了晚上,我娘又叫我去吃晚飯,唉!硬著頭皮去吧!

晚飯過後,我娘一個勁兒地給我使眼神兒,叫我去新房,我裝作沒看見。這時,一只“纖纖玉手”拉住了我,那小子妖里妖氣地說道:“羽衣妹妹,咱們昨夜聊得好開心,今晚還過來陪我吧!”再一看我娘,一副如果不去就沒好果子吃的表情,暈死!不過這次他可別想欺負我!

來到新房,輕塵看了我一眼,這一眼還挺複雜挺有含義的!是在懷疑昨晚我的清白吧?她退了出去,那小壞蛋洗漱完畢,笑嘻嘻地問:“還用我幫你洗嗎?”

我“哼”了一聲,坐在梳妝台前,他笑了,看我胡亂擦臉,問道:“你不到床上來嗎?”

“討厭!我不用你管!”

他笑笑說:“那好,你不用我管,我就先睡了!”說完他就一頭倒在床上。

不對!我怎麼傻了?明明應該我睡床上,他被驅逐出境的!我氣呼呼地趴在桌子上,我太累了,我身心疲憊呀我!雖然心里還在咒罵,不過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迷迷糊糊地睡到半夜,夢到有人把我抱到了大床上,之後,我又在冰天雪地里走,凍得渾身發抖,後來終于抱了個暖爐,熱熱乎乎的,真舒服!

第二天,我一睜眼睛,發現自己正趴在石沐風的懷里,一只胳膊勾著他的脖子,一條腿搭在他身上,天哪!居然是這睡相!他顯然早就醒了,笑嘻嘻地看我。

“你干什麼!”我一巴掌拍過去。

他抓住我的手:“大小姐,你自己好好看看。”

我一看,沒話說了,諾大的一張床,我把他擠在最里面。

他壞笑著說:“好像,是你壓在我身上的吧!?”

我氣呼呼地坐好:“那也不對!是你把我弄上來的!”

“那倒不假!我不僅把你抱上來,還幫你擦了擦口水!”

氣死我了!我抓起一枕頭就丟了過去!

回到聽雪閣,我又睡了一會兒,璿兒又來叫我(璿兒,你怎麼總是打擾我的好夢啊!):“小姐,少夫人要回門了,夫人要你去送送。”

吔!那小壞蛋終于要滾蛋了!我連忙跳起來去歡送他!熱烈歡送!

季府大門前,什麼轎子、隨從都准備好了,娘看見我,嗔怪著說:“怎麼才來,你嫂嫂專門等你呢!快去道個別。”

我剛走到轎子前,轎子里伸出一只手啪地把我拉了進去,然後,我跌入了一個溫暖結實的懷抱,石沐風那臭小子順勢摟住了我,在我臉頰上親了一口,小聲說道:“記著想我啊!”我紅著臉踹他一腳,他才哈哈笑著放開手,用晶亮的眼睛看著我,微笑著說:“記著,我會回來找你的。”我的臉更紅了,別笑得那麼迷人啊!在我心里你可是個超級大反派!

石家的人走了,我回過頭,看見疏桐站在遠處戀戀地張望,我的心一疼,眼淚唰地流了下來,疏桐,我一定好好努力,讓你把那個真嫂子娶回來!

接下來的日子,我天天陪著疏桐,他的身體也真怪,也沒換藥,也沒重請大夫,居然慢慢好起來了,還能在花園里練劍,還能教我下棋,有一天還興致勃勃地讓我幫他磨墨,填了一首思念潤雨的詞。

我娘季夫人越發地喜歡我,認為我是季家的福星。還有,因為上次在婚禮上跳了舞,我名聲大震,已經有好幾家上門提親了!要不是我拿疏桐的病作為擋箭牌,恐怕現在已經嫁出去了。

我和丫鬟們也越處越好,自從上次石沐風那小壞蛋帶了輕塵來,我就憋著勁兒想把我家的丫鬟名字換換,瞧瞧人家“渭城朝雨浥輕塵”,多有靈氣!

可是,我家的這群土丫頭,硬說改了記不住,我的改名計劃就此泡湯!

可但是,我這個不甘心啊!于是,除了璿兒全都改成了疊字,“翠翠”“蓮蓮”“豔豔”“紅紅”,本來,春紅我是要改成“春春”的,可她不喜歡,非要叫紅紅,切!不知道叫春春的人多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