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夢里不知身是客 七 嫂子是男人!(修)


我老媽剛一走,嫂嫂就自己掀開了紅蓋頭沖我笑,我的媽啊,瞧她,眼睛大大的,睫毛長長的,鼻子挺挺的,皮膚白白的,真是國色天香,傾國傾城,顧盼生情,粉面含春,怪不得疏桐說她是仙子,整天想她呢!

看我看她發愣,她笑笑說:“如果羽衣小姐不習慣,就請回房歇息吧。”

那怎麼好意思,人家大老遠嫁過來,新郎官都沒朝面兒,小姑子再不陪著,那不是太失禮了!

“嫂嫂,我陪著你好了,睡哪兒都一樣。”

“羽衣小姐,”嫂子的丫鬟說話了,“小姐還是回房睡吧,這里有我照看著就行。”

看看,她們倒不好意思了,不過本大小姐最是聽話,老媽交代的任務怎麼能不完成?

“不要緊,我還是留在這里吧!”我很是堅持!

那丫鬟剛要再說,嫂子看她一眼,說道:“難得羽衣小姐一片盛情,輕塵,去給我們打水洗臉吧。”

輕塵!瞧瞧人家這丫鬟名取的!哪像我房里的那幾只,盡是些春紅,春燕,玉蓮,小翠的!

輕塵轉身出去了,嫂子笑盈盈地看著我,笑得好妖媚!她說:“可不要後悔啊!”

我怔怔地看著她,心想,用不用這樣沖我笑啊,我又不是疏桐!

嫂子笑得越發開心,居然伸手掐了掐我的小臉兒,不會吧!這是干什麼!

“嫂嫂,你——”,干什麼這三個字還沒出口,我突然大驚失色:“你,你有喉結!你是男的!來人吶——”

“吶”的長音還沒等拖完,我就被他拽到懷里捂住了嘴。

“別喊!”他笑嘻嘻地說。啊?!連聲音都變了,人怎麼也高了。

我連忙點點頭,他剛一放開我,我就又喊:“來——”只聽啪啪兩聲,我馬上發不出來聲音並且朝著地面的方向倒去!

他及時拉住我,攔腰抱起放到床上,脫了我的鞋,又把被子蓋上,對我說:“你乖乖地先躺著。”

先躺著,那然後呢!救——命——啊——!

接著,他把手伸進自己的衣服里,扯出兩球圓圓的東西扔在一邊,暈!假胸啊!

這時,門響了,輕塵的聲音說:“公——,哦,小姐,水打來了。”

“嗯。”

然後,我聽見洗漱的聲音,只聽輕塵輕輕地問:“羽衣小姐呢?”

“她睡著了。”

“公子!你可不要..........”

“知道了,你去吧。等等,我洗完了,再去打一盆來!”

輕塵走了,一會兒又回來,聽聲音是又端來一盆水,然後是關門的聲音。天哪,誰來救救我啊!

接著就有腳步聲走過來,那個混蛋一躍跳上了床,他洗了臉,倒是沒那麼妖嬈了,用清澈的眼睛盯著我,一臉壞笑!

“你要是不喊,我就給你解穴。”

我連忙眨巴眨巴眼睛,他卻只拍開了我的啞穴。

我說:“我要洗臉,我不要帶著妝睡覺!對皮膚不好!”

“等著,我給你洗。”說完,他跳下床。

我正等著這一刻呢!于是放聲大喊:“救————”,“噗”的一聲,我又被點了。嗚嗚~~~!還是隔空點穴!

他壞笑著回來,一邊拿“毛巾”給我擦臉,一邊說:“再不老實,我就罰你了!”

他把我臉上的胭脂水粉都擦掉,跳上床,又掐我的臉,還說:“這樣更好看!”

接著,這壞蛋斜倚在我身旁,看著我憤怒圓睜的杏眼,又笑了:“想解穴嗎?”

我趕緊眨眼,“你不喊了?”我又眨眼!他又拍我一下:“可以說話了!”

“你這個王八蛋!”

他好似笑得更開心:“要是再不好好說話,我可真罰你了!”

算了,我現在不能動,又沒有救兵,好漢不吃眼前虧!

“你扮女人到我們家,到底是什麼居心?我嫂嫂呢?”

“你嫂嫂潤雨是我姐姐,我們是孿生姐弟。”他笑著說。

哦,龍鳳胎啊!

“其實,是我不想讓潤雨嫁過來,疏桐的病實在不讓人放心。但是,這門親事是好多年前定下的,如果不成親,恐怕又受人家指責,說我們石家背信棄義,所以,我就想了這個法子,成親不洞房,如果疏桐好了,再把姐姐送過來。”

“哼!詭計多端!”

“唉!”他還好意思歎氣,“我是怕疏桐萬一。。。潤雨豈不是要守寡!”

我明白,他沒說的那幾個字的意思是“掛了”!

“那你來干什麼,又不是娶你!”

“我怎麼知道季家守不守信用,所以親自來了,我這嫂子,還算標致吧?”

我呸死你!我閉上眼睛,鄙視他!

突然間,我想到一個問題,不問清楚絕不甘心!

“你倒是說說,你怎麼突然就變高了?”

他哈哈一笑,說道:“我都半蹲了一天了,來,給小爺捶捶!”說完盤腿坐起來,抓著我的手敲打他的腿。

“走開!”

只見他嘻嘻一笑,說道:“沒想到,居然是我和季家小姐拜的堂,又和小姐一起洞房!真是有趣!既然已經在這里了,就陪我兩天吧!”說著靠近我,“香香的,還怪好聞的!”

“走開!我明天就告訴我娘!”

“這可是你娘讓你留在這里的,你不是也同意了嗎?那——你明天告訴他們好了,說你和一個男人睡了一晚!”

氣死我了!這個王八蛋!

他靠在我身旁,笑嘻嘻地撫弄我的頭發,“你這頭發,好特別!”,說著,突然從我頭上拔下一根簪子,收到懷里。

“你還我!”那可是我娘季夫人送我的,值錢著呢!

他非但不還,還笑著看我,突然湊過來親了親我的臉,說道:“記著!我叫石沐風!”說完,躺回去自顧自睡覺去了。

臭小子,你敢親我!你要小心了,總有一天,我要你加倍還給我!

我氣鼓鼓地躺到半夜,突然覺得手腳能動了,對了,書上不是說,一般的點穴一兩個時辰自動就解開了,現在怎麼辦?

我悄悄坐起來,看了看他,這小子累了一天,睡得沉沉的。桌子上,兩根粗粗的龍鳳燭流著淚,燭光下看得見他長長的睫毛,睡得像個嬰兒。汗!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有心情在這里犯花癡!

聽著他均勻的呼吸,我想,再呆下去那可是危險大大的!我得跑!

我輕手輕腳地爬下床,還沒等穿鞋,一只手拉住我,石沐風那壞小子的狡猾聲音又在耳邊響起:“不許走!”

********

舞月下定決心!排除萬難!好好寫文!繼續前進!舞月舞月向前沖!推薦收藏向前沖!

最後還有一句:感謝支持我的朋友!祝大家雙休日過得愉快!

飄走去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