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皇後
一彎冷月抖抖索索地掛在重疊宮樓的飛簷上。明燭高燒,笙管繚繞,仍驅不散縈繞在那些飛簷廊砌,雕梁畫棟間的陰晦之氣。 雙臂環住自己的肩胛,冷!那種徹骨透心無法抵禦的冷,偌大的宮室,空蕩蕩八面來風,風打得雕花絹紗窗戶呼嘭作響,窗外是一派沉寂的黑暗,望穿了秋水,卻終不見來鴻呵。 今兒個夜里,他必是在棠梨宮吧!算算日子,我這兒,已是又一個月沒來過了。微微一歎,回頭吹滅了燭火。甄貴嬪的子嗣恐怕是保不住了吧,華夫人啊華夫人,你終于還是按捺不住了!可你也不想想,這甄貴嬪,她可是皇上疼入心坎兒里的人呢!那眉那眼無一不透出姐姐當年的風姿。 子時的更鼓,緩緩的,悠悠的響了。 幾子上熏香的煙霧在夜幕中畫出縈回曲折的圖案,飄飄拂拂,嫋嫋柔柔,像極了女子變幻的倩影。姐姐啊姐姐,你到底比我幸福,你的生命雖然短暫卻是那麼的豐盈而璀璨,而我,何其的蒼白和貧乏。空頂著皇後的桂冠,卻是孑然一身,形影相吊。 還記得和他初次相見的那日麼?姐姐你一襲白裳如雪,舞得翩若驚鴻,宛若游龍,縹緲得恰似那餐風飲露的天仙。自那一瞬,姐姐,他的目光便再未離開過你。 姐姐,你可知道,我最怕看見的,便是你們相依相偎的模樣!對他,有愛,感情像發酵的烈酒,一日濃烈過一日。可他卻從不願在我身旁駐足,連眼神兒亦是輕輕一帶,便過去了。 姐姐,你可知道,你離開的那段日子,他日日在鳳儀宮門前徘徊踟躇,淨秋的風爽快地掀起他的衣角,拂亂他的鬢發;時而墜落的枯葉在他身邊盤桓三思,螺旋環繞;淡金色的陽光拖著他的影子長了,短了,又長了 姐姐,你可知道,我雖搬進了鳳儀宮,可這里的一什一物,他全都悉心維持著你在時的模樣。 可是姐姐,爹也早說過:我比你,更適合做皇後。這後宮,本就是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華妃,端妃,沈眉莊,安陵容,當然還有甄寰她們一個一個,都將慢慢消失 原來,這座冰冷而又富麗堂皇的牢籠,早已將我滿腔的柔情化做了最鋒利的武器! 不知不覺,已經是卯牌初時了,日光原就蒼白,這會兒,又蒙蒙的霧起來了。我慢慢起身,叫來翦秋伺候梳洗,我想,不多時,棠梨宮那邊兒就要過來傳報甄貴嬪小產的事兒了吧!茲溜一聲,一只貓沿著牆跟竄了過去,讓我想起了松子,它,不過也是我手中的一個玩意而已。今天,又是一場硬仗要打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