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荊棘滿懷天未明(下)
待得入秋的時候,我的身體越發笨重了。天氣晴好的日子,芳若每天都來陪我至上林苑中走上一個時辰散心,以便生產時有所助益。芳若顯是受過吩咐,很少與我說外間的事,偶爾見我走的累了,亦只默默陪我坐著,並不多說話,而眼中的關懷和心疼卻是無所掩飾的。 我的行走逐漸變得有些困難,時時須有人攙扶著,人清瘦而蒼白,只有腹部滾圓而凸出,遠遠望來只見了一個肚子。芳若姑姑見四下無閑人時,小聲感歎道:“早知有今日之禍,當日奴婢甯願不用心教習娘娘,免得入宮反而受此罪過。” 我望著高遠的天際,有大雁成群南飛,紫奧城紅牆高起的四方天空藍澄澄的如一汪碧玉,沒有一絲云彩,似乎永遠是那樣明淨。我微微一笑,心境寂寥而安靜,這樣的天氣,像極了我剛入宮那一日,那時的我,對前途懷著怎樣的惴惴而揣測。一如現在的我,從不曉得前路會往何處去。我淡淡笑道:“姑姑和本宮都不是聖人,怎能知曉來日之事。在哪一日,都不過只顧得眼前罷了。” 芳若無所回答,沉寂了片刻,道:“其實皇上是很關心娘娘的。” “是麼?”我輕微揚起唇角,算是微笑,“是關心本宮還是本宮肚子里的孩子?”秋日的暖陽似一朵芙蕖盛開在身上,我微眯了眼道:“姑姑這話若是對幾位新貴人說,想必她們聽了定然比本宮高興。” 她欲言又止,終究沒有再說下去。 遠遠地有女子的笑聲傳過來,正是去歲入宮的幾位貴人,祺貴人已晉為祺嬪,瑞貴人也晉了瑞嬪,眼下兩人頗得玄凌恩寵,福貴人與祥貴人不甚得意,依舊未得晉封。祺嬪遙遙看見是我,行了一禮致意,祥貴人似是不情願,扯一扯祺嬪嘟囔道:“皇上不過也給她嬪位的待遇,和祺姐姐你是一樣的人,何必向她行這樣的大禮?” 祺嬪未置可否,瑞嬪一向出塵,行禮之後只向我微微一笑,絲毫不理會祥貴人的話。旁邊福貴人向祥貴人蹙一蹙眉,示意她噤聲,又向我一笑算是致意,祥貴人卻睬也不睬她,獨自袖著手先走開了。 我對祥貴人的話只作充耳不聞,芳若見她們走遠,笑笑道:“福貴人真是個實誠人。” 跟隨在芳若身邊的小宮女端著果盤子,在一邊插嘴道:“可不是實誠麼?聽說祥貴人都敢去她宮里把皇上請走,害得福貴人整三個月見不到皇上,她也奇怪,見天兒笑,倒沒什麼不高興的。” 芳若狠狠瞪了那小宮女一眼,道:“貴人也是你可以背地里胡議論的麼?你下去,以後不許再上前伺候。” 小宮女一臉委屈,只撇了嘴不敢哭,我淡淡笑道:“芳若姑姑也太小心了,她的話本宮只當笑話來聽而已。” 芳若方緩和了道:“娘娘有著身子,何必聽這些好不好的話呢。” 我只道:“好不好的事自己都做過,還怕聽聽麼?” 彼時的太液池碧波清澈,柔緩蕩漾間有無數個太陽的小影子,讓人覺得燦爛又虛幻,坐得久了,身上有些涼浸浸的,我支撐著起來,道:“隨便去哪里走走吧,坐得久了有些涼。”芳若答應著,和浣碧一邊一個扶了我起來。 我甚想去看看眉莊,然而芳若每每留意,總是不成。而眉莊每接近我三丈以內,芳若必和顏悅色請她遠離。雖然和顏悅色,卻有玄凌的旨意在,眉莊終究只是遙遙望了我片刻,即得轉身離去。 我沿著太液池緩步行走,秋光如畫,風荷圓舉,尚未有凋殘零落之意。上林苑永遠是這樣美,春色無邊,秋意濃華,連冬日里也有用綢絹制成的花葉點綴,就像這宮里的美貌女子,老了一群,又有新的一群進來,鮮紅的嘴唇、光潔的臉龐、如波的眼神、窈窕的身段,似開不盡的春花。曾幾何時,我也是這上林苑里開得最豔的一朵花。 當日玩耍的秋千依然還在,只是秋千上引著的紫藤和杜若早已枯萎,只留了蕭黃一索,秋千上空蕩蕩的,似乎許久沒有人用過了,而秋千旁那棵花開如綃的杏樹早已黃葉金燦。我有一瞬間的走神,仿佛還是那樣青蔥的歲月,我偶一回頭,遇見長身玉立的玄凌。所有的一切,我避不過的,就這樣綺麗地開始了。當年自己的話依稀還在心上,“杏花雖美好,可是結出的杏子極酸,杏仁更是苦澀。若是為人做事皆是開頭很好而結局潦倒,又有何意義呢?不如松柏,終年青翠,無花無果也就罷了。” 仿佛是一語成讖一般,正出神,浣碧提醒道:“小姐可該回去了。小廚房做了南北杏川貝燉鷓鴣,這時吃最滋潤不過了。” 我聞言不覺苦笑:“杏子燉鷓鴣?杏花原本開過就算了。” 浣碧略想一想,立即明白,不由漲紅了臉。我見她尷尬,便岔開了道:“我正好有些餓,一起回去吧。” 正要起身,見玄清帶了幾個內監正從前頭來,于是芳若先上前,請安道:“王爺安好。”玄凌想必未曾囑咐過芳若若我遇見皇親時是否也要阻攔,芳若一時未及反應,玄清已經泰然走近,與我互問了安好,道:“許久不見貴嬪了。”他的目光落在我的便便大腹上時有一瞬的欣喜和無奈,很快道:“小王還未來得及恭喜貴嬪,在此賀過。” 我端然笑道:“王爺客氣了。”我頓一頓:“王爺是去向太後請安麼?” 他臉上有溫潤的笑意,道:“剛從皇兄處過來,正要去看望太後。”他澹澹而笑:“來得倉促,未及給貴嬪送上賀禮。” 我微微一笑:“多謝王爺。”我的目光無意劃過時停駐在他腰間的笛子上,隨口道:“久不聞絲竹之聲了,本宮覺得舌頭的味道也寡淡了呢。” 他會心,道:“娘娘喜歡聽什麼?小王以此為賀吧。” “《杏花天影》。”我脫口而出,然而隨即又後悔了。這首曲子,是我初見玄凌時吹的,現在聽來,還有何意義呢。 玄清低一低頭,取了笛子在唇邊,緩緩吹了起來。我退開兩步,靜靜聽著,當時還年輕,只曉得曲子好,曲中的深意卻並不十分了然。待得如今明白了,方知曲中浩茫如潮水的愁緒,好景不常在、此身無處寄的悲涼。曲未便,情卻不同了。 玄清的神氣認真而專注,而依稀是見過的。我的目光自他面上拂過,第一次動了這樣的念頭,我所中意的那個人,到底是身為皇帝的玄凌,還是在漫天杏花中旖然而出的那個溫文男子。 曲未終,我溫然出言打斷,道:“王爺想必急著去向太後請安,本宮不便打擾,王爺請吧。” 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奇異而悲憫的光澤,道:“貴嬪請便。”他仿若無意對身邊的內監道:“聽說太後秋日氣燥沒有胃口,本王府里常用銀耳枸杞燉湯來進補,等下命人從王府里取了送去吧。”他的關切含蓄得不露痕跡,我只漠然遠立。 那內監陪笑道:“這有要緊的,等下讓內務府揀好的進給太後娘娘就成了。” 另一內監道:“那是王爺對太後的孝心,豈是內務府的東西可比的麼?” 玄清但笑不語,似想說些什麼,最後只道:“貴嬪好自珍重。”匆匆離開了。 回到棠梨宮中靜靜臥著休息,浣碧在我身邊搖扇道:“不知是否奴婢多心,總覺得祺嬪小主應對小姐的樣子有些古怪。” 我托著腮,一手翻看著宮人們為孩子准備的小衣裳,輕輕“哦”了一聲道:“怎麼說?” 浣碧認真想一想,道:“奴婢只是自己疑心罷了。去冬公子進宮來時曾提到祺嬪小主的二哥管溪要在重陽迎娶二小姐,為何已經八月,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我並未上心,只思量著若我前一胎真因皇後和陵容而落,今番怎會這樣一點動靜也無,盡管我求了玄凌的旨意要求皇後擔待我孕中一切事宜。于是輕輕一哂,“我如今這個樣子,人家怎麼敢隨意和我家攀上親戚。”我按下衣服,道:“誰知道管家的人是在觀望呢還是不敢,這樣的親家,玉姚不嫁也罷。” 浣碧點頭,不平道:“小姐不過是一時失勢,怎麼也懷著皇上的骨肉呢,他們何須如此?” 我微笑撣一撣袖口,道:“世態炎涼你不是第一次見識到,做什麼這樣動氣。幫我去把這些衣服收好吧。” 浣碧應聲去了,過得片刻又轉了回來,手中捧著一個瓷碗,卻是一碗銀耳枸杞,她笑道:“方才的燉鷓鴣小姐進的不香,不如嘗嘗這個吧。奴婢剛叫小廚房做了出來的。” 我道:“好端端做這個做什麼?” 浣碧抿嘴兒一笑,道:“方才王爺特意叮囑了的說這個能開胃,奴婢不敢不上心。” 我心下明白,故作奇道:“咦?怎麼我不曉得王爺叮囑了你的?” 浣碧急急道:“王爺好好的提什麼太後胃口好不好的話,又何必當著咱們的面說。先前小姐又說到舌頭寡淡,奴婢這麼揣度著。” 我打趣道:“哦,怎麼王爺的話到你耳朵里就格外清明呢。” 浣碧羞紅了臉,轉了身絞著衣帶道,“旁人自然是不知道的,可奴婢曉得王爺關照咱們宮里不是一兩日的事了,小姐何必開奴婢的玩笑。” 我笑過,道:“好好好,看在你的用心,我吃了便是。”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