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荊棘滿懷天未明(中)
夜里獨寢,燥熱的天氣讓我輾轉反側,又不敢貪涼。重重心事的逼仄,終于起身,赤足躡聲走到殿後廊上。隔著被風吹起的窗紗,浣碧伏在桌上睡的正熟,流朱死後,她近身服侍我的一切事宜,又要警醒我夜半突如其來的口渴和抽筋,自是十分勞累了。 廊間的月華被或繁或疏的樹葉一隔,被篩成了碎碎的明光。梨花早已謝了,樹上結了不少青青的小梨子,似小孩子緊握的拳頭。夜半蕭瑟的風,帶著索落的花香灌滿我輕薄的寢衣,五個月的身孕,已經很明顯了。 記得我初次懷孕的時候,也在這梨樹下,梨花開得如被冰雪,拂面生香,那時與玄凌的歡情,仿佛少年閨閣里的一個春夢,一如這年華,匆匆去了再不回來。 而今的我,這身孕有的何其辛苦,唯覺驚慟,驚慟不已,永遠似沒有壞到最底處那一日。 風吹散了我的長發,和著遠遠的不知名的蟲鳴,輕柔拂過我日漸尖削的臉龐,我忽然無措地痛哭起來。縱使是痛哭,也被我極力壓抑成一縷輕微的嗚咽,散在了夜風里。 有一雙手把衣裳輕輕披在我身上,我轉頭,卻是槿汐。她關切道:“娘娘赤足跑了出來,小心著涼才是。” 她手中提著一雙柔軟的緞鞋,扶我坐下小心為我穿上。她只作渾然不見我的淚意和痛恨,緩緩道:“娘娘不應該覺得高興麼?” 我質疑:“高興?” “娘娘幾番疑心安小主的用心,從前她若是暗箭,今日也算成了明槍,娘娘反而更能防范是不是?如今娘娘在明處,暗處的敵人自然是能少一個就少一個最好。”她輕聲問我:“娘娘可是痛心當日姐妹情誼?” 我意欲點頭,然而卻冷笑了,“如今看來,她與我可還當得起‘姐妹情意’這句話?” 槿汐淡然坐在我腳邊,輕漠笑道:“娘娘與沈婕妤的情意的確份屬難得。既然是難得就不必奢望人人如此。” 我出言,心底悲傷:“我實在不明白她為何要這般對我?!” 槿汐笑笑:“娘娘無須明白,若有一日知曉,也必定是極丑惡不堪的真相。娘娘的確待安芬儀很好,可是這宮里,不是你對她好,她就會對你好。” 我知道,眼下的我沒有任何能力去反擊,哪怕我恨得咬碎了銀牙,一定,要忍耐。 我撩開眼前亂發,“你說得不錯,好與壞,都是為了自身利益使然。我也曾疑心她或許受人指使,但是否是她意願所然,是她做的就是她做的。”我握一握槿汐的手,感激道:“槿汐,你總是能及時叫我明白。” 她有些羞赧,更多是坦然,“奴婢自幼生長在深宮,如今已經三十歲了,自然不是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不懂的。”她溫和且堅定,道:“安芬儀的事或許是有人幕後指使,她無論是怎樣,娘娘若此時因為她而傷及自身,才是大大的不值,請娘娘安心。”她唏噓道:“其實這也不算什麼,娘娘重情才會傷心,在宮里哪怕是親姐妹也有反目的那一日,何況不是親姐妹呢。” 我聽她語中大為感懷,也不好說什麼,只得慢慢寬解了自己的心情,安心去睡覺。 懷孕六個月的時候天氣最是酷熱,我素性又最不能耐熱,懷著孩子更不能食用生冷食物,越發覺得焦苦不堪,性子也有些煩躁。惟覺得欣喜的是,腹中胎兒的胎動似乎有些明顯了。 那一日在殿內午睡,因著我有孕以來總是睡得不好,難得有一日好睡,眾人皆是高興,為怕擾著我睡覺,只留了浣碧一人在我身邊打扇伏侍。中午雷雨剛過,北窗下極涼爽的風卷著清涼的水汽徐徐吹進,我睡得極舒服。 蒙朧中,覺得浣碧的手勁極大,一下一下扇得風大,更覺舒暢。我做著一個遙遠的夢,還是我剛承幸那一年,在太平行宮,也是午睡著,天氣熱,玄凌來看我。那些情話依稀而蒙昧地在情話依稀而蒙昧地在耳邊,低回而溫柔。他忽然喚我:“莞莞,你的‘驚鴻舞’跳的那樣好。”我正對著鏡子梳妝,他為我描著遠山黛,手勢熟練,其實我的眉型是更適合柳葉眉的。我忽然害怕起來,大聲疾呼:“四郎!我是嬛嬛啊,不是莞莞,不是什麼莞莞!”他卻只依依深情望著我,依舊款款道:“莞莞,你的驚鴻舞——” 我頭痛欲裂,幾乎要哭出來,驚鴻舞的舞姿迷亂而搖曳,翩若驚鴻,落花如雨里,一抹幽幽的笛聲追隨在我身邊,是笛聲還是簫聲,我幾乎不能辨清。娘的笑語清脆在我耳邊:“學得了驚鴻舞是要給自己心愛的郎君看得呢,女兒家苦心孤詣學來的舞怎好叫旁人輕易看了去。” 我難受得緊,恍惚中有一只溫熱的大手溫暖覆蓋在我的額頭,擔心道:“她時常這樣麼?睡不安穩。” 那分明是一個男人的聲音,浣碧的聲音低低的,“小姐總是睡不好,吃得也不香。” 他“哦”了一聲,一塊涼涼的絹子覆在了額上,我覺得舒服些。仿佛有一雙手在撫摸我日漸滾圓的肚子,然而並不真切,很輕微的觸覺。我只覺得困倦,隱約聽得他輕聲與浣碧一問一答著什麼,依舊沉沉睡了過去。 醒來時已是入夜了。我掙紮著起身,道:“肚子越來越大,行動更不方便了。” 浣碧笑道:“小姐的身形倒不見臃腫。” 我微微一笑,問:“剛才我仿佛聽見你和誰說話了,是有人來過麼?” 浣碧道:“現在有誰過來呢?是小允子才進來,見小姐睡的出汗,搭了塊涼絹子進來。”我見手邊果然有一塊雪白的方巾,似是抹過汗所用的,也不以為意,正要喚了浣碧取水來喝,忽然覺得腹中一動,似被踢了一腳一般,我頓時愣在當地,一動也不敢動,過了良久,又是這樣一下。 我歡喜的落下淚,拉了浣碧的手搭在我的肚子上,語無倫次道:“你聽!你聽!它在踢我呢。” 浣碧扔開手里的東西,欣喜道:“真的麼?”說著把臉緊緊貼了上來,“小姐!它似乎在動呢,好像……是在伸懶腰。” 生命的跡象如此明顯的搏動,我快活得不知說什麼才好,浣碧反握著我的手,滿臉歡快和激動:“小姐……”她亦落淚了。 我忙笑道:“哭什麼呢。”我輕柔撫著自己凸起的小腹,道:“你是它的姨母啊,應該高興才是。” 浣碧笑中帶淚,越發喜悅,“是個好孩子呢,懂得體諒娘親,所以前些時候小姐惡心嘔吐也不厲害。將來一定是個最孝順的皇子!” 我只是微笑,靜一靜道:“何必是皇子呢。我倒希望是個帝姬。” 浣碧“咦”了一聲,奇道:“小姐不希望是皇子麼,只有皇子,小姐才可翻身,重得恩寵啊。” 我淡漠搖頭:“恩寵?我並不希罕。我只希望我的孩子平平安安的長大。”我低頭,輕輕道:“若是個帝姬,就可避免混入來日的奪嫡之爭了。你可知道,帝王家的皇位爭奪從來是你死我活,太血腥不過。”我遲疑片刻,“何況這孩子並不一定能得它父皇的喜歡。” 浣碧若有所思,輕聲道:“那也難說,奴婢只希望這孩子能夠平安了。” 我甯和微笑,再不言語。自禁足以來,我第一次這樣純粹的高興和幸福。這個孩子在我腹中,活生生的,在我的肚子里成長。生命的偉大和蓬勃,在這一刻深深感染了我疲倦而被悲恨浸染透了的心。我所有的怨懟和仇恨,悲哀和不甘,在此刻消弭殆盡,唯有這一點生命,才是我所有的希望和心愛所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