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君心半夜猜狠生
昭陽殿深幽而遼闊。 我端正垂手站著地下,半灶香時間過去,卻不見玄凌與皇後出來,半分動靜也無。 正疑惑著,剪秋笑吟吟自殿後出來,恭恭敬敬福了一福道:“勞累昭儀娘娘久等了,方才皇後娘娘頭風發作,難受得緊,此時皇上正陪著娘娘在服藥,等下便可出來,請昭儀稍候。” 我和悅笑道:“有勞姑娘來說一聲,不知皇後娘娘現在可好?” 剪秋笑道:“皇後娘娘的老毛病了,吃了藥就好了。” 我忙道:“如此就好了,但願娘娘鳳體安康。” 剪秋最伶牙俐齒不過,忙陪笑道:“奴婢就說,昭儀娘娘是最把咱們皇後娘娘放在心上的。” 殿中深靜,除了垂手恭敬等在殿外的內監宮女,只余了我一個人。 很奇妙的感覺,有一絲的錯亂,只屬于皇後的昭陽殿,此刻是我一人靜靜站立其間。奇異的靜默。 窗外是雪,殘雪未消下的紫奧城顯得異常空曠和寂靜,皇後宮里素來不焚香,今日也用了大典時才有的沉水香,甘苦的芳甜彌漫一殿,只叫人覺得肅靜和莊重。 似乎有腳步聲,有人失聲喚我:“莞莞。”我轉頭,卻是玄凌,殿中多用朱色和湖藍的帷簾,他身上所著的明黃衣袍更加顯眼。 “皇上……”我輕輕喚他。 隔得遠,殿中光線也不甚明亮,沉水香燃燒時有纏綿的白煙繚繞在殿內。隔著這嫋嫋白煙,我並不瞧得清楚他的神色。只聽得他的聲音有些含糊,“你怎麼不喚我四郎了?” 四郎?我有些含羞,更有些在驚詫,在皇後的宮中,雖無外人,可也不好吧。然而他還在追問,這追問里一意以“我”相稱。 那是我第二飲聽見他這樣稱自己。 于是依依答:“四郎,臣妾在這里。” 他“唔”了一聲,向前走了一步,依舊是遲疑了:“莞莞?” 我忽然心驚肉跳得厲害,口中卻依舊極其溫柔地應了一聲,“是我。” 他向我奔來,急遽的腳步聲里有不盡的歡悅,昭儀冊封儀制所用的八樹簪釵珠玉累累,細碎的流蘇遮去了我大半容顏,壓得我的頭有些沉.他緊緊把我摟在懷里,仿佛失去已久的珍寶複又重新獲得了一般,喚:“莞莞,你終于回來了——” 他的語中用情如斯。我的心驟然沉到了底,被他緊緊擁抱著,涼意卻自腳底冷冷漫起,他抱著的人,是不是我?莞莞?這個本不屬于我的名字。 我動彈不得,他擁得緊,幾乎叫我不能呼吸一樣,肋骨森森的有些疼。這樣的疑惑叫我深刻的不安,我屏息,一字一字吐出:“臣妾甄嬛,參見皇上。” 他仿佛沒有聽清一般,身子一凜,漸漸漸漸松開了我,他用力看著我,眼神有些古怪,片刻淡漠道:“是你啊。” 我驚得幾乎咬到了自己的舌頭。他這樣的神情讓我激靈靈打了個冷顫,仿佛一盆冰冷雪水兜頭而下,骨子里皆是冰涼的。我極力維持著跪下,輕輕道:“臣妾參見皇上。” 他的目光有些疏離,很快又落在我身上,在我的衣裳上進巡不已。忽地,他一把扯起我,眼中越過一道灼熱的怒火,語氣中已經有了質問的意昧:“這件衣裳是哪里來的?” 我心下害怕,正待解釋,他抓住我手臂的手越來越用力,痛得我冷汗直冒,說不出話來。我極力屏氣,方冒出一句來,“臣妾沒有……”他把一把拋開我,把我丟在地上,冷冷“哼”了一聲。 里頭皇後聽見動靜,急急扶了剪秋的手出來,見如斯情景,“哎呀”一聲,便向扶著她的剪秋歪去。 玄凌一驚,也不顧我,忙去扶住皇後坐下道:“皇後怎麼了。” 皇後並未暈去,只以手撫頭,吃力道:“臣妾有些頭痛”。 剪秋忙斟了熱水進來,皇後並不喝,只轉了頭四處尋著什石久,間:“繪春呢?” 剪秋會意,忙喚了繪春進來,皇後一見她,臉也白了,一手指著我,一手用力拍著椅子,想繪春道:“你瞧瞧她,這是怎麼回事?” 繪春一見我,立時大驚失色,忙跪下哭道:“前些日子娘娘整理純元皇後舊時的衣物,發現這件霓裳長衣上掉了兩顆南珠,絲線也松了,就讓奴婢拿去內務府縫補。奴婢本想抽空就去拿回來的,誰知這兩日事多渾忘了。不知怎麼會在昭儀娘娘身上。”她嚇得忘了哭,拼命磕頭道:“皇上皇後恕罪啊。” 我腦中轟然一響,只余了一片空白。誤穿了純元皇後的故衣,可當如何是好? 皇後又氣又急,怒不可遏,喘著氣道:“糊塗!本宮千萬交代你們對先皇後的物事要分外上心保管,你們竟全當作耳旁風麼?旁的也就罷了,偏偏……” 玄凌的目光有些怔忡,“這是她第一飲遇見聯的時候穿的。” 皇後的目光如火焰一跳,久久凝望著玄凌:“皇上還記得,那時姐姐進宮來看我。” 玄凌淡淡“唔”一聲,道:“自然是不能忘的。” 他們這樣說著話,只余我一人在旁邊,像是一個被拋棄和遺忘的人,孤獨地看著他們。莞莞?我心頭冷笑,更是哀戚,莞莞,原來都是別人! 他很快逼視我,語氣陌生而冰冷,簡短地吐出三個字:“脫下來!” 我一時有些尷尬,脫去外衣,我只穿了一件品色暗紋的襯裳,是絕對不合儀制的。然而我迅速地脫了下來,雙手奉上,平直下跪,“臣妾大意,誤穿了純元皇後故衣。” 皇後覷眼瞧著玄凌,小心道:“昭儀一向謹慎,必不會故意如此,怕是有什麼緣故吧?”她向我道,“你自己說。” 我平靜搖頭,道:“臣妾在來皇後宮中時發現禮服破損,不得已才暫時借用此衣,並不曉得衣棠的來由.”唇角漫上一縷淒惶的笑意,胸中氣息難平,“若非如此……”我盯著玄凌,卻是說不下去了,只向皇後道:“原本是臣妾的錯,臣妾願意領罰。” 在我心里,何嘗願意在他眼中成為別人。罷了,罷了! 玄凌看我的神色複雜而遙遠。我別過頭,強忍著眼中淚水。 這樣生冷的寂靜。片刻,皇後遲疑著道:“昭儀她……” 玄凌面無表情道:“昭儀?雖然行過冊封禮,卻沒聽你訓導,算不得禮成。” 我心中已然冰涼,如此卻也一震。不覺苦笑,罷了,我在他心里原當不得昭儀,他所一念牽掛的人,並不是我呵! 他看著我,仿佛是遠遠居高臨下一般,道:“棠梨宮已經修建好,你就好好去待著思過吧。” 我的失寵,就是在這樣一夜之間。所有的一切,都全盤顛覆了。修建一新的棠梨宮,雅致精巧的棠梨宮,象征著榮寵高貴的棠梨宮,亦在一夜之間成了一座冰冷的囚籠。 我的淚,在甫回棠梨那一夜流了個暢快。春寒依然料峭的夜里,被褥皆被我的淚染作了潮濕的冰涼。月光沉默自窗格間篩下,是一汪蒼白的死水。我這樣醒著,自無盡的黑暗凝望到東方露出微白,毫無倦意。 心,從劇烈的痛與滾熱,隨著炭盆里徹夜燃盡的銀炭蓄成了一灘冷寂的死灰。那樣深刻的恥辱和哀痛,把一顆本就不完整的心生生碎成了絲縷。我醒悟一切不過是個圈套,自那件毀損的禮服起。而醒悟之中,是更深切的悲辱一一他給我的一切情意與榮寵,不過因為我是個相儀的影子啊。 莞莞!他心中的我,不過是純元皇後的代替而已。 長久的睜眼和哭泣之後,眼睛干涸得刺痛。良久的寂靜之後,終于有人推門而入,是槿汐。她輕聲道:“娘娘。” 我只是怔怔坐著。棠梨宮中的人皆隨著我被禁閉了起來。合宮的驚惶不安,亦不敢來打擾我。槿汐行了一禮,緩緩道:“娘娘千萬保重自身,別傷心壞了身子。” 我已無淚,殿中陰暗,她的神情在逆光中顯得焦灼。我抬頭,第一次持久而玩味地看著模汐,喉嚨有沙啞的疼痛,我忽而冷笑起來,“槿汐,從前我問你為何無故對我這樣思心,你只說是緣分使然,如今一一可以告知我了吧。” 她咬一咬唇,平靜跪在我身邊,只是沉默以對。我的唇角緩緩展開,這樣悲寂而怨憤的心境,笑容必也是可怖的,“是因為我像去了的純元皇後是不是?” 她緩緩點頭,又搖頭,道:“娘娘與純元皇後並不十分相像。” 我質疑地輕笑,全然不信,道:“是麼?”我自語,“直到如今我才明白。”端妃初次見我的神情驟然浮現在眼前,她何以見我時會驚訝,何以說那樣的話。她的入宮最早的妃殯,自然熟悉純元皇後的容貌。 槿汐輕輕道:“三份的相似,五分的性情,足以讓皇上情動了。” 我愴然微笑,自嘲道:“三分容貌?五分性情?也足以讓你為我效忠——不,你真正忠心的是純元皇後。” 槿汐恭謹跪著,懇切道:“奴牌並無福氣得以侍奉先皇後,只是因緣際會曾得過先皇後一飲垂憐。”槿汐平靜看著我,眸中清亮如水,“娘娘穿上先皇後的衣衫才有真切的幾份肖像。先皇後心地太過純良,而娘娘雖然心軟,卻也有訣斷。槿汐效忠娘娘,是有先皇後仁慈的緣故,更是為娘娘自己。” 槿汐說得坦誠直白,我頗為觸動。我側首看她,淒然道:“圈套之中,如今的我已然失寵,這飲不比往日,恐怕難以翻身,再對我效忠也是枉然。” 槿汐鄭重叩首,道:“此飲之事也是奴婢的疏忽,奴婢覺得衣衫眼熟,一時也想不起是先皇後的舊物,何況姜公公從前並未服侍過先皇後,的確是咱們中了別人的算計。”槿汐頓一頓,道:“昨日娘娘剛被送回來,聽聞姜公公就被皇上下旨亂棍打死了。” 我聞言一震,心下更是難過:“他是受我的牽連,也是被算計的一顆棋子。”我握住槿汐的手,歉然道:“我不該疑你的忠心,哪怕你是因著先皇後,至少也是為我。皇上卻一一”我沒有接下去,只是冷笑不已:“皇後費好大的心思!” 槿汐睫毛一跳,沉吟片刻,道:“娘娘何以見得?” “若非她有意,誰能動得純元皇後的舊物,又何來如此湊巧?”心下顫顫,皇後的手段我並非是不曉得的,聯手對麗貴嬪的驚嚇、華妃的鏟除,我們合作得默契而恰如其分。她並非是一味的端淑啊!我冷笑之余又有些心悸,我何曾想過,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狡兔死,走狗烹啊! 可不是如此麼? 槿汐垂首,微微咬唇:“娘娘並無對皇後有不臣之心,只是娘娘步步高升,又得聖寵,皇後想必忌憚。” 我起身,茫然四顧,道:“我既失君心,又不得皇後之意,所犯之事又涉及先皇後,是帝後和太後的傷處。” 槿汐整眉:“今日之事眼下確實無法轉圓,娘娘只能靜待時機。” “時機?”我環顧修繕後精致的棠梨宮,此時此刻,它和一座真正的冷宮有什麼區別?當日玄凌為了保護我避開前朝後宮爭斗之禍送我去無梁殿,自是情意深重。今日的禁閉怎能同日而語。罷了,罷了! 日子過得死寂,曾經棠梨宮一切的優渥待遇盡數被取消了。外頭的人更不曉得在怎樣看我的笑話,冊封當日被貶黜,我也算是頭一個了吧。玄凌只讓內務府給我貴人的待遇。姜敏忠一死,內務府的人自然見風使舵百般苛刻,送來的飯食粗礪,大半也是腐爛生冷的。棠梨宮中一些粗使的小內監小宮女自然怨聲載道,抱怨不迭。幸而槿汐和小允子他們還彈壓的住,眾人也是盡力忍耐。 我心中縱然悲痛,卻也不願意再以淚洗面。然而百般自持,那痛心與怨忿硬生生被壓迫在心中,哽如巨石,漸漸也遠離了茶飯。 春寒中大雪未曾有停過,棠梨宮地處偏僻,又多陰寒潮濕之氣,取暖用的炭火早就被內務府斷了,無可供取暖之物,被褥幾乎潮得能擠出水來。雖然多穿了幾層衣物,不消幾日,原本嬌嫩的手足就長滿了累垂的凍瘡,顆顆紫如葡萄,鮮紅欲滴,不時迸裂血口,泛出鮮紅的縷縷血絲。浣碧與流朱焦急不已,也顧不得忌諱,夜夜和我擠了一處睡,互相取暖。我才發現,她們的手足也俱已開裂破損了。 我再耐不住,心疼之余不由三人抱頭垂淚。我含淚道:“昔年在府中為奴為牌,你們也不曾受過這樣的苦楚,如今反要和我一同遭這樣的罪。” 浣碧用腿暖著我的足,傷感道:“小姐又何曾這樣辛苦過。皇上也太……” 流朱抹了淚,憤然道:“奴牌百般求告,只希望內務府可以通融送些醫治凍瘡的宮藥來,或是拿些黑炭來也好啊!誰曉得他們理也不理,更不放奴牌出去,只在門外百般奚落。當初他們是怎麼討好巴解咱們來著。” 浣碧歎氣,瞪了一眼流朱道:“你就消停些吧,還嫌不夠鬧心麼?” 流朱恨道:“總有一日,我便要他們知道她流朱姑奶奶的厲害!”說著把我的手捂在她懷中。她的手也是冰冷的,唯有懷中一點暖氣,盡數暖給了我。我緊緊摟住她們,心下更是難過,道:“原本要為你們謀一個好出路,恐怕也是不能了,只怕是自身難保了,卻拖累了你們。”我對浣碧更是愧疚,“浣碧,我更連累你。” 浣碧輕輕擺首,只是默然落淚。流朱慨然道:“難道奴婢跟著小姐只是為享福的嗎?!奴婢自小跟著小姐,既跟著小姐享了安樂,更不怕陪著小姐分擔。奴婢的一身都是小姐的。” 我泫然:“我又何曾把你們看作了奴婢呢?” 浣碧眼中淚光閃爍,“流朱說得不錯。小姐待咱們不同奴婢,難道還怕一起捱過去麼?必沒有什麼過不去的。” 月光晦暗不明,淡淡地低一抹灰影,深夜的殿中越發寒冷。我心中淒楚,又怕輾轉側身吵醒了身邊的流朱和浣碧,便僵著不動。月光森森的落在帳上,今日又是月尾了。下弦月細勒如鉤,生生的似割著心。月圓月缺,日日都在變幻不定。可是說到人心的善變多端,又豈是月亮的陰晴圓缺可以比擬半分的呢? 我在惆悵里,暗暗地歎息了一聲。 許是連日的飲食無常,整個人都失了力氣,精神委頓。或是因為這不堪的心力,一向不太准確的信期也比上月晚了三五夭。身體和心都是說不出的酸脹難過。槿汐焦急不堪,幾番要為我疏通了侍衛去請太醫來。奈何守衛棠梨宮的那些侍衛極是凶蠻,態度也惡劣,絲毫不加理會,逼急了只道:“皇上有過旨意,不許這宮里有一個人出去。別的咱們也管不了。”于是眼瞧著我一日複一日的憔悴虛弱下去。 終于那一日晨起換衣時,體力不支,腳下一個虛浮,便不省人事了。醒來時卻是溫實初在近旁,殿中複又生起了炭火,溫暖而明亮。溫熱的草藥在小銀桃子上咕嘟咕嘟地滾著,微微有些熏人。身上的被褥一應換了松軟干燥的,塞了一個銅制的湯婆子焙在腳邊取暖。 我抬一抬手,卻見手上厚厚包了層軟布,不由驚詫,槿汐笑吟吟在一旁道:“娘娘別動,剛塗了治凍瘡的貂油,怕髒了衣服。”她端了一碗燕窩輕輕吹著,用銀匙一口口舀了喂到我唇邊。我頭暈目眩,身上軟綿綿的乏力,只瞪著周遭的這一切疑惑。囚禁之中何來這樣的禮遇,而腳邊的湯婆子熱熱燙著腳,分明又不是虛幻之景。 我望著溫實初,乍見故人,眼中不由熱了,道:“溫大人。” 他應了一聲,眼中漾起稀薄的溫情和悲惜,極力抑制著,行禮道:“微臣恭喜娘娘!” 我的意識有些模糊,不自覺地摸到腹部,疑惑且意外地著望著他:“是嗎?”模汐落下淚來,輕輕轉首拭了,偕了一宮的宮女內監齊齊跪了下來賀喜:“恭喜娘娘。”她道:“太醫說娘娘已有一個月的身孕了。” 我心下有一刻的惶然,卻也欣喜了,欣喜之中更是悲傷。我曾經深切地期盼著有一個孩子卻不得,如今這個時分偏又有了孩子,不知是我依靠他還是連累他了。我撫著小腹,幾欲落下淚來。 待得眾人退下,唯剩了溫實初和槿汐在側。槿汐在旁照拂著藥爐,溫實初為我看過脈道:“娘娘心情起伏太大,胎氣不穩,切勿再要動氣傷心了。”我別過頭,忍著鼻中的酸,道:“大人以為本宮眼下如何?” 他長長歎了口氣:“這是娘娘眼下唯一翻身的機會了。”他寬慰道:“皇上已經下旨由微臣照顧娘娘的身孕,雖未恢複貴嬪應有的禮遇,也准以嬪禮相待。皇後也命人格外照顧娘娘的飲食起居,娘娘盡量放寬心吧。” 我卻淒然笑了,道:“是麼?大人以為這是本宮翻身的機會了麼?若如此,大人方才絮絮說了這許多,怎未聽提及有解除禁足之令只言,皇上也未曾有一字的安慰之語。何況這所謂的嬪位禮遇,也是為本宮的孩子,並非是因為本宮。 他默然,也惻然了。一旁的槿汐也怔怔停了扇著風爐的手,垂首不已。殿內一時靜靜的無聲,只見小銀銚子里的的熱氣。 “嘟嘟”滾了出來,白白的-嘟嚕-嘟嚕。 溫實初急切道:“娘娘……”喉間也有了哽咽之意。 我抱了湯婆子在懷中汲取暖意,微微一笑,“大人傷心做什麼?本宮沒有傷心,你倒搶在本宮前頭了。”湯婆子那樣燙,隔著衣裳燙著我冰冷的胸腔。我低頭,用力道:“無論什麼時候,本宮絕不輕賤自己,委屈了這個孩子。還未進冷宮,哪怕是進了冷宮呢,本宮也必然好好撫養這個孩子長成。” 溫實初久久松了一口氣,暢然道:“那就好。微臣生怕娘娘輕賤了自己。”他堅定道:“有娘娘這句話,微臣必定一力照應好娘娘!” 我淒楚一笑,深深覺得溫情和感激。溫實初對我的情意我這一世也無法回應于他了,縱然他對我有愛慕之情,我卻無意,可是深宮如斯多變陰冷,他是如親人一般在身邊的關懷。 我笑中帶淚,緩緩道:“溫大人與本宮自幼相識,何曾見過本宮自輕自賤。” 他快慰的笑了,是:“微臣認識的娘娘,從不曾讓微臣失望過。” 我道:“如此,本宮和腹中的胎兒,一應托付給大人了。” 溫實初走後,獨槿汐留在我身邊照應,她為我掖好被角,欣慰道;“幸而是溫大人來照應娘娘,不過萬事也皆不可放松。”她勸我:“這個時候有了孩子也好,至少皇上不至于太絕情。” 我含了一縷淒微的笑,道:“你也覺得皇上太絕情麼?” 宮中生不下來的孩子那樣多,步步均是險路。既然玄凌情薄,也惟有依靠自己爭取了。 我掙紮著披衣起身,命槿汐取了文房四寶來。槿汐道:“娘娘身子虛弱,有什麼等好些了再寫吧。” 我搖頭,提筆寫了一紙,交予槿汐封好,道:“我有了身孕,皇上必然肯看我的書信。想辦法送到禦前。” 槿汐道:“娘娘寫了什麼?” 我用神太過,愈加覺得吃力,半倚在床邊,道:“我求皇上下旨,由皇後親自照顧我懷孕生產之事。” 槿汐吃驚,“娘娘本就疑心今番之事是皇後的意思,為何還要皇後照顧?” 我苦笑:“不錯。可是如今宮中皇後獨大,我要留心這孩子,憑一己之力必然不夠。皇後這樣設計陷害我,必定對我十分厭憎,想來也厭憎我腹中孩子。若要她一應照料我生育之事,若有任何差池她自己首當其沖脫不了干系。為了她自己,她必定盡心不來害我的孩子,也不讓別人來害我的孩子。” 槿汐無奈,卻也贊同:“要一切平安,這是唯一的法子.娘娘將來若要複寵,一切指望全在這孩子身上。” 我愴然搖頭。玄凌如此,我可還願意為爭寵去做一個旁人的替身?便是殺了我,也是斷斷不能。我只要這孩子平安長大。 我只說:“你快快去吧。”皇後在人前一向“仁慈親厚”,玄凌有這樣的旨意,她斷然不會拒絕。 我低頭撫著尚未顯形的小腹,暗暗下了訣心,孩子,哪怕你的父皇不憐惜你,不憐惜娘親,娘親也必定想盡辦法保護你平安。 槿汐收好了書信,微笑道:“燕窩冷了,奴婢去兌些熱午奶進去。” 我隨口道:“等下去弄吧。我嘴里總覺得淡淡的沒有昧道,叫流朱盼咐小廚房去做碗蝦仁粥來吧。” 槿汐的神色有些古怪,應了一聲,匆匆出去了。過了一歇,端粥進來的卻是浣碧。她坐在我床前,一口口舀了笑道:“小姐現在有身子的人,一人吃兩人補,要多吃些才好。” 我本無多大的胃口,不過一時想著而已,待真端到了面前,又失了興致.因見她殷勤期待,盡力咽了幾口道:“怎不是流朱進來,剛才你們進來賀喜也未見她。” 浣碧笑吟吟道:“小姐嫌奴婢服侍得不好麼,一心念著流朱。” 我見她雖是笑著,眼角卻紅了,不由心下疑惑,道:“流朱怎麼了?” 她忙道:“沒有怎麼啊.只是流朱這幾晚沒睡好,患了風寒正在睡呢。”我“哦”了一聲,本待睡下。或是這些日子來的風波起伏,心里並不安定,掀了被子起身道:“我去瞧瞧她。” 浣碧忙要起身攔我,我越發狐疑。浣碧眼見攔不住,“撲通”跪在地下,咬了唇痛哭道:“小姐不用去了,流朱已經不在了。” 我惶然大驚,道:“你說什麼!” 浣碧嗚咽不已,道:“小姐以為太醫如何能進來呢?外頭的守衛根本不理會咱們的求告。是流朱拼死撞在他們的刀上,外頭的人怕惹出了人命才叫了太醫來的,也只有溫太醫肯來,方能照應小姐,可惜流朱卻是救不回來了。”流朱自小在我身邊,情分一如親生的姐妹一般,一時聞得這樣的噩耗,心中絞痛,幾乎跌在浣碧懷里,浣碧急得大哭,道:“奴婢早說不讓小姐知道,怕傷了胎氣,小姐千萬別太傷心。” 正哭著,槿汐奔了進來,一見如此便知道不好,忙扶了我坐下,切切道:“娘娘如今傷心更要想明白,惟有保重自身才最重要。流朱姑娘是為娘娘死的,娘娘可千萬不要叫她白死了才好。唯有娘娘周全,才能為流朱姑娘報仇啊。” 我死死咬著牙,用力太過,牙根酸得發痛,如含了一口冰水在口中。浣碧哭求道:“小姐一定要好好的。小姐可知道流朱死得多慘,碰了一頭的血,連尸首也不得好好埋葬。小姐若是傷心壞了,流朱豈非白白為了小姐。” 我怔怔流著淚。我知道浣碧的身世,一向待她親厚,不免略疏忽了流朱。但經浣碧當日變節一事,我心里是待流朱更信任的。可惜她和浣碧一同進宮陪伴我,未曾得一日的清福,卻先為我落了如此的下場,豈非是我連累了她!槿汐握住我的手,一根根瓣開我緊握的手指,含淚道:“娘娘的手剛敷了藥,這樣握著可怎麼好.”她正色道:“娘娘忘了當日淳嬪小主的死麼?當日娘娘可以忍,今日就不能忍一時之痛嗎?若娘娘傷了自己,便是將來想要為流朱姑娘報仇也有心無力了!” 這話說的中肯,我再難過也聽得入耳。我緩緩止了淚,生生道:“不錯,只有我好好的活著,流朱才不算是枉死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