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夜訪
斜臥在榻上,看著玄凌囑咐著槿汐她們忙東忙西,一會兒要流朱拿茶水來給我喝,一會兒要浣碧把枕頭墊高兩個讓我靠著舒服,一會兒又要晶清去關了窗戶不讓風撲著我,一會兒有要讓小允子去換更松軟的云絲被給我蓋上。直鬧的一屋子的人手忙腳亂,抿著嘴兒偷笑。 我推著他道:“哪里就這樣嬌貴了?倒鬧得人不安生。” 他拍一拍腦門道:“朕果然糊塗了,你養胎最怕吵了。”便對槿汐、小允子等人道:“你們都出去罷。” 我忙道:“哎,你把她們都打發走了,那誰來伏侍我呢。” 他握著我的手輕輕一吻,柔聲道:“朕伏侍你好不好?” 我笑道:“皇上這是什麼樣子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臣妾輕狂呢。”我扶正他適才因奔跑而有些歪斜的金冠,道:“皇上也不是第一次聽說妃嬪懷孕了,怎麼還高興成這樣?現成還有個杜良媛呢。” 他抱著我的肩膀道:“咱們的孩子,豈是旁人可以比的?”他輕輕揉著我受傷的手臂:“你這人也真是傻,即便你沒孩子,這樣撲去救杜良媛傷著了身子可怎麼好?” 我遠遠望著桌上供著的一插瓶的一束桃花,花開如夭,微笑道:“臣妾並不是去救她,臣妾是救她腹中皇上的骨肉。” 他感動,緊緊抱我于懷中,他刺癢的胡渣輕輕摩挲著我的臉頰,他輕聲道:“傻子!她即使有著孩子,在朕心中也不能和你相較。” 我低下頭,水紅滑絲錦被上繡著青紅撚金銀絲線燦爛的鳳棲梧桐的圖樣,鳳棲梧桐,宮中的女子相信這是夫妻同心相依的圖樣。密密麻麻,耀目的顏色眼得久了刺得眼睛發酸。杜良媛不能與我相較,那麼,華妃呢? 玄凌靠得愈近,身上“天宮巧”的氣味愈濃,我的房中素來熏香,卻也遮不住他身上濃烈的香味。“天宮巧”,那是華妃最愛用的名貴脂粉,別無他人。 我靜靜屏息,盡量不去聞到他身上華妃的氣味。 他渾然不覺,聲音愈發溫柔,“朕知道你這些日子為了華妃的事叫你受委屈了。” 我散漫微笑,“臣妾委屈什麼呢,皇上晉馮淑儀為妃,臣妾是明白的。” 他道:“你是聰明人,若昭是個明白人,她自然知道是因為什麼,朕對她很放心。” 我道:“敬妃姐姐對我很好,她的性子又沉穩,臣妾也很安心。” 正說著,槿汐端了燕窩進來,玄凌親自把盞喂給我喝,道:“如今你是貴嬪了,按規制該把瑩心堂改成瑩心殿,只是你有著身孕,暫時是忌諱動土木的。” 我慢慢飲了幾口。道:“這樣住著就很好,只把堂名改成殿名就是了,如今國庫不比平日,能儉省就儉省著吧。有用的地方多著,臣妾這里只是小事。” “西南戰事節節勝利,你兄長出力不少,殺敵悍勇、連破十軍,連汝南王也畏他幾分。等戰事告捷,咱們的孩子也出世了,朕就晉你為莞妃,建一座新殿給你居住。” 我微笑搖頭:“棠梨宮已經很好,臣妾也不希罕什麼妃位,只想這樣平安過下去,和皇上,和孩子。” “你和咱們的孩子,朕會保護你們。他吻著我的額發,“你放心。朕已經調派西南大軍的右翼兵馬歸你兄長所用,以保無虞。總算他還沒有辜負朕的期望,能在汝南王和慕容氏羽翼下有此成就。” 我點點頭,“臣妾哥哥的事臣妾也有所耳聞,這正是臣妾擔心的。哥哥他……似乎一上戰場就不要性命。” 他想了想道:“這也是朕欣賞他的地方。只是你甄家只有他一脈,朕著他早日回朝完婚吧。”他在我耳邊低語:“你什麼都不要怕,只要好好地養著把平平安安孩子生下來。” 我輕輕用手撫摸著平坦的小腹,他的手大而溫暖,覆蓋在我的手上。我幾乎不能相信,這樣意外和突然,一個小小的生命就在我腹中了。 我慢慢閉上眼睛,終究,他是我腹中這個孩子的父親,終究,他還是在意我的。我無奈而安慰地倚靠在他肩上,案幾上一枝桃花開的濃夭正豔。 他吻的氣息越來越濃,耳畔一熱,我推他道:“太醫囑咐了,前三個月要分外小心。” 他臉有一點點紅,我很少見他有這樣單純的神氣,反而心下覺得舒暢安甯。他起身端起桌上的茶壺猛喝了一氣,靜了靜神朝我笑道:“是朕不好,朕忘了。”他忽然愣了一愣,聲音里有一絲淡默的欣慰和傷懷:“嬛嬛,這些日子,朕都沒有見你這樣笑過了。” 我抬頭,終于還是低下,慢慢道:“華妃娘娘明豔絕倫,皇上還記得臣妾的笑是什麼樣的麼?”我再捺不住這些日子的委屈,眼中緩緩落下一滴淚來。 他靜默片刻,親手拭去我眼角淚痕,柔聲堅定道:“朕不會再教你傷心了。”我點點頭,傷不傷心原也由不得他,只是,他有這樣的心意也罷了。 我不好意思:“這些日子臣妾不能服侍皇上了,皇上也不能老這樣陪著臣妾,不如去別的娘娘那里留宿吧。” 他依舊抱著我道:“朕再不擾你了,只靜靜陪著你好不好?” 我亦享受此刻的平靜安甯,膩了一會兒,想起端妃臨走前的暗示,終于笑了笑道:“杜良媛今日也受了不小的驚嚇,皇上也該去看看她才是。” 他想了想,道:“好罷,朕明日再來看你。” 夜漸漸深了,傍晚下過了雨,晚上倒放了晴,半彎月亮掛在天際,朦朦朧朧,仿佛籠了一層如乳如煙的薄霧。後堂里沒有點燈,淡淡月華透過半透明的煙霞色窗紗篩進來,淺淺的明色與暗色灑在身上。庭院中幾本初開的梨花在月光下影影綽綽,窗下一本千葉姚黃牡丹吐露嫋嫋香氣,透過窗紗盈滿屋子。 果然三月春色,人間芳菲,連在深夜也不遜色。槿汐在燈下靜靜陪著我道:“娘娘,奴婢已經依照您的吩咐開了角門,只是端妃娘娘真的會過來麼?” 我道:“這個麼,我也不知道,原本也只是我的揣度罷了。”我微笑看槿汐:“她若不來,咱們看看月亮也是好的。” 槿汐笑:“娘娘心情很好呢。” 我微笑:“我晉為貴嬪,掌一宮事宜,你在我身邊伏侍,也要升任正五品溫人,不是皆大歡喜麼?” 槿汐道:“奴婢是托娘娘與小皇子的福。” 我道:“才一個多月大,哪里知道是帝姬還是皇子呢?” 槿汐伸手用挑子挑亮燭火,“皇上嘴上雖不說,心里是巴不得想要個皇子的,如今的皇長子又……”她不再說下去,看我道:“娘娘今日這樣撲出去救杜良媛,奴婢的心都揪起來了,實在太險了,您與杜良媛又不交好。”我知道她話里的疑問。 我慢慢捋著衣襟上繁複的繡花,尋思良久道:“如果我說是有人推我出去的,你信麼?我猜著推我那人的本意是要讓我去撞上杜良媛的肚子,杜良媛小產,那麼罪魁禍首就是我。”我微微冷笑,“一箭雙雕的毒計啊!” 槿汐聞言並不意外,似在意料之中的了然,“後宮爭斗,有孕的妃嬪往往成為眾矢之的,今日是杜良媛,明日也許就是娘娘您。” 我撫摸著手腕上瑩然生光的白玉手鐲,淡淡自嘲道:“只怕今晚,為了我的身孕會有很多人睡不著呢。” 槿汐恭順道:“沒有娘娘的身孕,她們也會為了杜良媛的身孕睡不著呢。” 正說著話,忽然聽到外頭小允子小聲道:“娘娘,來了。” 我看了槿汐一眼,她起身便去開門,只聽門“吱呀”一聲微響,閃進來兩個披著暗綠斗篷的女子,帷帽上淡墨色的面紗飄飄拂拂的輕軟,乍一看以為是奉命夜行的宮女,其中一人鬢上一枝金雀兒寶石押發綴細細一綹流蘇,沙沙的打著面紗。我便微笑道:“端妃娘娘果然守約。” 那人把面紗撩開,露出病殃殃一張臉來,淡淡笑道:“本宮真是不中用,披香殿到這里的路並不遠,卻走了這樣久。” 我忙讓著她坐下,示意小允子在外面守著,她見我並不卸妝穿寢衣,點了點頭,道:“貴嬪聰慧,明白本宮的意思。” 我道:“嬪妾也只是猜度罷了,娘娘以手指月,舉手作一,所以嬪妾猜測娘娘是要在一更踏月來訪,故而秉燭相候。”我待她飲過茶水休息片刻,方道:“娘娘深夜來訪,不知可是為了白日的事?” 她抿嘴不語,我知道她在意槿汐在旁,遂道:“此刻房中所在的人不是嬪妾的心腹,便是娘娘的心腹,娘娘直言就是。” 她微微沉思,拿出一根留著兩顆珍珠的細細的雪白絲線放在我面前,道:“請貴嬪仔細瞧一瞧。” 我不知道她想說什麼,對著燭火拿了絲線反複看了幾遍,疑惑道:“似乎是華妃今日所戴的鏈子?”話一出口,心下陡然明白,串珍珠項鏈的絲線多為八股或十六股,以確保能承受珠子的重量,華妃今日所戴的珠鏈尤其碩大圓潤,至少也要十六股的絲線穿成才能穩固,可是眼前這根絲線只有四股,我心中暗暗吃驚,于是問:“娘娘是在皇後宮中的庭院所得麼?” 端妃似笑非笑道:“不錯,人人都忙著看顧杜良媛與你,這東西便被本宮拾了來。”她輕抿一口茶水,徐徐道:“華妃真是百密一疏了。” 我軒一軒眉,淡漠道:“難怪華妃的珍珠鏈子被花枝一勾就斷了。她果然是個有心人啊。” 絲線上所剩的兩顆珍珠在燭光下散發清冷的淡淡光澤,我想著今日皇後庭院中的凶險,如果杜良媛真的踩著這些散落的珍珠滑倒,後果真是不堪設想……我下意識地去撫摸自己的小腹,如今我的腹中亦有一個小生命在呼吸生長,以己度人,豈不膽戰心驚…… 我不由感激端妃,懇切道:“多謝娘娘提點。” 她的目光柔和落在我腹部,神色變得溫軟,半晌唏噓道:“本宮一來是提醒你,二來……你腹中稚子無辜,孩子是母親的心血精華,本宮看著也不忍心,算是為這個孩子積福罷。” 我心中感動,端妃再避世冷淡,可是她對于孩子是真正的喜愛,哪怕是她所厭惡的曹婕妤之流所生的溫儀帝姬,也並無一絲遷怒。我端然起身,恭恭敬敬對她施了一禮,“嬪妾多謝娘娘對腹中孩兒的垂憐。” 端妃眼眶微微一紅,旋即以手絹遮掩,平靜道:“既然說了,本宮不怕再告訴你一件事,聽聞此珠鏈是曹婕妤贈予華妃的。” 我默然思索片刻,覺得連維持笑容也是一件為難的事,護甲的鉤子磨得極尖銳,我輕輕勾著桌布上的花邊,道:“曹琴默是比華妃更難纏的人。此人蘊鋒刃于無形,嬪妾數次與她交鋒都險些吃了她的暗虧。” 端妃輕笑:“華妃若是猛虎,曹琴默就是猛虎的利爪,可是在你身上她終究也沒占到多少便宜不是?”端妃倏然收斂笑容,正色道:“只要知道鋒刃在誰手中,有形與無形都能小心避開,只怕身受其害卻連對手都不知道是誰,才是真正的可怖。” 話說得用力,端妃臉色蒼白中泛起潮紅,極力壓抑著不咳嗽出聲,氣益發喘得厲害,端妃身邊的侍女立即倒了丸藥給她服下。 我問道:“娘娘到底是什麼病,怎麼總是不見好?嬪妾認識一位太醫,脈息極好,不如引薦了為娘娘醫治。” 端妃稍微平伏些,擺手道:“不勞貴嬪費心。本宮是早年傷了身子,如今藥石無效,只能多養息著了。” 見她如此說,我也不好再勸。送了端妃從角門出去,一時間我與槿汐都不再說話,沉默,只是因為我們明白所處的環境有多麼險惡,刀光劍影無處不在。 槿汐服侍我更衣睡下,半跪在床前腳踏上道:“娘娘不要想那麼多,反而傷神,既知是華妃和曹婕妤,咱們多留心、兵來將擋也就是了。” 我靠在軟枕上道:“端妃當時不在庭院中,所以只知其一,難道我也可以不留心麼?” 槿汐微微詫異,道:“娘娘您的意思是……” “華妃斷了珠鏈差點滑倒了杜良媛,好容易沒有摔倒,可是愨妃手中的松子又突然作亂撲了出來,難道不奇怪麼?當然貓在春天難免煩躁些,可是松子是被調教過的,怎麼到了她手上就隨意傷人了呢?” 槿汐為我疊放衣裳的手微微一凜:“娘娘的意思是……” 我垂下頭,道:“愨妃是後妃之中唯一有兒子的……” 槿汐道:“可是素日來看,愨妃娘娘很是謹小慎微,只求自保。” 我歎一口氣道:“但願是我多慮吧。我只是覺得皇上膝下子嗣荒蕪,若真是有人存心害之,那麼絕不會是一人所為。”我想了一想,道:“你覺得端妃如何?其實她避世已久,實在不必趟這淌渾水。” 槿汐把衣裳折起放好,慢慢道:“奴婢入宮已久,雖然不大與端妃娘娘接觸,但是奴婢覺得端妃娘娘不像有害娘娘的心思,但是端妃娘娘也絕不是一個可以輕易招惹的人。” 我側身睡下,“的確如此,所以我對她甚是恭敬,恪守禮節。我也知道,後宮中人行事都有自己的目的,端妃幫我大約也是與華妃不和的緣故吧。” 槿汐道:“是。”說著吹滅燭火,各自睡下,只余床前月華疏朗,花枝影曳。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