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嫁娶不須啼
大年初一的日子,每個宮苑中幾乎都響著鞭炮的聲音。或許對于長久寂寞的宮妃和生活無聊的宮女內監而言,這一天真正是喜慶而歡快的。 早起梳妝,換上新歲朝見時的大紅錦服,四枝頂花珠釵。錦服衣領上的風毛出的極好,油光水滑,輕輕拂在臉頰上茸茸的癢,似小兒呵癢時輕撓的手。 起身出門,佩兒滿臉喜色捧了大紅羽紗面白狐狸里的鶴氅來要與我披上。鶴氅是用鶴羽撚線織成面料裁成的廣袖寬身外衣,顏色純白,柔軟飄逸。是年前內務府特意送來孝敬的。 我深深地看一眼喜滋滋的佩兒,淡淡道:“你覺得合適麼?”她被我的神情鎮住,不知所措地望著槿汐向她求助。 槿汐自取了一件蜜合色風毛斗篷與我披上,又把一個小小的平金手爐放于我懷中,伸手扶住我出去。 闔宮朝見的日子,我實在不需要太出挑。尤其是第一次拜見在讓我心懷敬畏的太後面前,謙卑是最好的姿態。 大雪初晴,太後的居所頤甯宮的琉璃磚瓦,白玉雕欄在晨曦映照下熠熠輝煌,使人生出一種敬慕之感,只覺不敢逼視。 隨班站立在花團錦簇的後妃之中,我忽然覺得緊張。這是我入宮年余以來第一次這樣正式地拜見太後,近距離地觀望她。 內監特有的尖細嗓音已經喚到了我的名字,深深地吸一口氣,出列,行三跪九叩的大禮,口中道:“太後鳳體康健,福澤萬年。” 太後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微笑道:“聽說皇上很喜歡你,抬起頭來我瞧瞧。” 我依言抬頭,目光恭順。 太後的目光微一停滯,身邊的皇後道:“甄婕妤很懂事,性情也和順。” 太後聞言只是略微點頭,“你叫什麼名字?” “臣妾甄嬛,初次拜見太後,請太後再受臣妾大禮,臣妾喜不自勝。”說著再拜。 “哦……”太後沉吟著又著意打量我一番。她的目光明明甯和自若,我卻覺得那眼神猶如無往不在,沒來由地覺得不安,紅著臉低垂著頭不知如何是好。 再抬頭太後已經滿面含笑:“很好,這孩子的確很懂事。” 我低頭,柔順道:“臣妾年幼不熟悉宮中規矩,幸好有太後恩澤庇佑,皇上寬厚,皇後與諸位姐姐又肯教導臣妾,才不致失儀。” 太後頷首,“不怪皇上喜歡你,哀家也很喜歡。”說著命宮女取衣帛飾物賞賜與我。 我叩首謝恩,太後忽然問:“你會不會寫字?” 微微愕然,才要說話,皇後已經替我回答,“婕妤才情甚好,想來也通書寫。” 太後微微側目視皇後,皇後噤聲不再說下去。 我道:“臣妾略通書寫,只是字跡拙劣,怕入不得太後的眼。” 太後和藹微笑:“會寫就好,有空常來頤甯宮陪伴哀家,替哀家抄寫經文吧。” 我心中喜悅,道:“只要太後不嫌棄臣妾粗笨,臣妾願意盡心侍奉太後。” 太後笑容愈盛,跪在太後身前,她一笑我才看得清楚,本當盛年的太後不知是沒有保養得宜還是別的緣故,正當盛年的她原來比差不多年紀的女子憔悴許多,眼角皺紋如魚尾密密掃開。許是我的錯覺吧,我竟覺得那被珠玉錦繡環繞的笑容里竟有一絲莫名的哀傷與倦怠。 從正月十四起,我的心情就一直被期待和盼望所包裹,好不容易到了十五那日清晨,方才四更天就醒了再睡不著,槿汐被我驚動,笑道:“小主這樣早就醒了,天還早呢,甄公子總得要先拜見過皇上,晌午才能過來和小主說話呢。” 我抱膝斜坐在被中,想了想道:“確實還早呢。只是想著自進宮以來就再未見過哥哥,邊疆苦寒,心里總是掛念的很。” 槿汐道:“小主再睡會兒吧,到了晌午也有精神。” 我答應了“好”,然而心有牽掛,翻覆幾次終究不能睡的香沉。 好不容易到了晌午,忽然聽見外頭流朱歡喜的聲音:“公子來了。” 我剛要起身去迎,槿汐忙道:“小主不能起來,這于禮不合。”我只好複又端正坐下。于是三四個宮女內監爭著打起簾籠,口中說著“小主大喜。”哥哥大步跨了進來,行過君臣之禮,我方敢起身,強忍著淚意,喚“哥哥——” 經年不見,哥哥臉上平添了不少風霜之色,眉眼神態也變得剛毅許多,英氣勃勃。只是眼中瞧我的神色,依舊是我在閨中時的溺愛與縱容。 我與哥哥坐下,才要命人上午膳,哥哥道:“方才皇上已留我在介壽堂一同用過了。” 我微微詫異,“皇上與哥哥一起用的麼?” “是。皇上對我很是客氣,多半是因為你得寵的緣故吧。” 我思索須臾,已經明白過來,只含笑道:“今日是元宵節,哥哥陪我一起吃一碗元宵吧。” 宮中的元宵做工細巧,摻了玫瑰花瓣的蜜糖芝麻餡,水磨粉皮,湯中點了金黃的桂花蕊。我親自捧一碗放到哥哥面前,道:“邊地戍守苦寒,想必也沒有什麼精致的吃食,今日讓妹妹多盡些心意吧。” 哥哥笑道:“我也沒什麼,只是一直擔心你不習慣宮中的生活,如今看來,皇上對你極好,我也放心了。” 我抿嘴低頭,“什麼好不好的,不過是皇上的恩典罷了。” 閑聊片刻,哥哥忽然遲疑,我心下好生奇怪,他終于道:“進宮前父親囑咐我一件事,要你拿主意——”卻不再說下去。 我略想一想,掩嘴笑道:“是要給哥哥娶嫂子的事吧,不知是哪個府里的小姐呢?” 哥哥拿出一張紙箋,上面寫著三五的女子的名字,後面是出身門第與年齡,“父親已經擇定了幾個人選,還得請你拿主意。” 我微微吃驚,“我並不認識這幾家小姐呀,怎麼好拿主意呢。” “父親說妹妹如今是皇上身邊的嬪妃了,總得要你擇定了才好。” 我想一想道:“也對。如是我來擇定,這也是我們甄家的光彩。”說著吃吃的調皮笑:“哥哥心中屬意與誰,妹妹就選誰吧。” 哥哥搖一搖頭,眸光落在我手中的錦帕上,“我並無屬意的人。”他的目光落定,聲音反而有些飄忽,我疑惑著仔細一看,手中的錦帕是日前陵容新繡了贈與我的,繡的是疏疏的一樹夾竹桃,淺淡的粉色落花,四周是淺金的四合如意云紋綴邊,針腳也是她一貫的細密輕巧。 我心中一驚,驀地勾起些許前塵,淡淡笑道:“哥哥好像很喜歡夾竹桃花呢?”我指著名單上一個叫薛茜桃的女子道:“這位薛小姐出身世家、知書達理,我在閨中時也有耳聞,哥哥意下如何?” 哥哥的笑容有些疏離,“父親要你來選,我還有什麼異議?” 我定一定神道:“哥哥自己的妻子,怎麼能自己沒有主意?” 哥哥手中握著的銀調羹敲在瓷碗上“叮”一聲輕響,漫聲道:“有主意又怎樣?我記得你曾經不願意入宮為妃,如今不也是很好。有沒有主意都已是定局,說實話這名單上的女子我一個也不認識,是誰都好。” 我倒吸一口涼氣,正堂暖洋如春,幾乎耐不住哥哥這句話中的寒意。我目光一轉,槿汐立即笑道:“小主好久沒和公子見面了,怕是有許多體己話要說,咱們就先出去罷。”說著帶人請安告退了出去。 我這才微微變色,將手中的帕子往桌上一撂,複笑道:“陵容繡花的手藝越發好了。避暑時繡了一副連理桃花圖給皇上,很得皇上歡心呢。” 哥哥淡淡“哦”了一聲,仿佛並不十分在意的樣子,只說:“陵容小主是縣丞之女,門第並不高,能有今日想來也十分不易。” 我瞧著他的神色才略微放下心來,道:“哥哥剛才這樣說,可是有意中人了?若是有,就由嬛兒去和爹爹說,想必也不是什麼難事。” 略靜了片刻,哥哥道:“沒有。”他頓一頓道:“薛家小姐很好。”他的聲音略微低沉,“茜桃,是個好名字,宜室宜家。” 正說著話,忽然見一抹清秀身影駐足在窗外,也不知是何時過來的。我幾乎疑心是浣碧,口中語氣不覺加重了三分,道:“誰在外頭?” 忽然錦簾一挑,卻是盈盈一個身影進來,笑道:“本要進來的,誰曉得槿汐說甄公子也在,想囑咐人把水仙給放下就走的,誰知姐姐瞧見我了。”說著道:“經久不見,甄公子無恙吧?” 哥哥忙起身見禮,方才敢坐下。 我見是陵容,心里幾乎是一驚,想著剛才的話若讓她聽見,免不了又要傷心,不由臉上就有些訕訕的不好意思。眼中卻只留意著他們倆的神色是否異常。 陵容卻是如常的樣子,只是有男子在,微微拘謹些而已,哥哥也守著見嬪妃的禮節,不敢隨便抬頭說話,兩人並看不出有異。 只是這樣拘謹坐著,反而有些約束,一時間悶悶的。錦羅簾帳中,熏了淡淡的百和香,煙霧在鎏金博山爐花枝交纏的空隙中嫋嫋糾纏升起,聚了散了,誰知道是融為一體了,還是消失了,只覺得眼前的一切看的並不真切。 我只好開口尋了個話頭道:“哥哥要不要再來一碗湯圓,只怕吃了不飽呢。” 哥哥道:“不用了。今日牙總是有些疼痛,還是少吃甜食罷。” “那哥哥現吃著什麼藥,總是牙疼也不好。” 哥哥溫和一笑,“你不是不曉得,我雖然是個男人,卻最怕吃苦藥,還是甯可讓它疼著吧。” 陵容忽然閉目輕輕一嗅,輕聲道:“配制百和香的原料有一味丁子香,取丁香的花蕾制成,含在口中可解牙疼,不僅不苦而且余香滿口,公子不妨一試。” 哥哥的目光似無意從她面上掃過,道:“多謝小主。” 陵容身子輕輕一顫,自己也笑了起來,“才從外頭進來,還是覺得有些冷颼颼的。”說著問候了哥哥幾句,就告辭道:“陵容宮里還有些事,就先告退了。” 我見她走了。方坐下輕輕舀動手中的銀勺,堅硬的質地觸到軟軟的湯團,幾乎像是受不住力一般。我只是微笑:“哥哥喜歡薛家小姐就好,不知婚禮要何時辦,嬛兒可要好好為哥哥賀一賀。” 哥哥臉上是類似于歡喜的笑,可是我並不瞧得出歡喜的神情。他說:“應該不會很快吧。三日後我就要回邊地去,皇上准我每三月回來述職一次。”冬日淺淺的陽光落在哥哥英健的身子上,不過是淡淡的一圈金黃光暈。 我無法繼續關于哥哥婚事的談話,只好說:“皇上都已經和你說了麼?” 他聽得此話,目光已不複剛才是散淡,神色肅峻道:“臣遵皇上旨意,萬死不辭。” 我點頭,“有哥哥這句話,我和皇上也放心了。汝南王與慕容氏都不是善與之輩,你千萬要小心應對。”我的語中微有哽咽,“不要再說什麼萬死不辭的話,大正月里的,你存心是要讓我難過是不是?” 哥哥寵溺地伸手撫一撫我的額發,“這樣撒嬌,還像是以前的樣子,一點也沒有長大。好啦,我答應你,一定不讓自己有事。” 我“撲哧”笑出聲來,“哥哥要娶嫂子了,嬛兒還能沒長大麼。”我微微收斂笑容,拿出一卷紙片遞與哥哥,“如有意外,立刻飛鴿傳此書出去,就會有人接應。” 哥哥沉聲道:“好。” 雖是親眷,終究有礙于宮規不能久留。親自送了哥哥至垂花門外,忍不住紅了眼圈,只掙紮著不敢哭。哥哥溫言道:“再過三個月說不定咱們又能見面了。”他覷著周圍的宮女內監,小聲道:“這麼多人,別失了儀態。” 我用力點點頭,“我不能常伴爹娘膝下承歡,還請哥哥多慰問爹娘,囑咐玉姚、玉嬈要聽話。”我喉頭哽咽著說不下去,轉身不看哥哥離去的背影 折回宮時忽然看見堂前階下放著兩盆水仙,隨口問道:“是陵容小主剛才送來的麼?” 晶清恭謹道:“是。” 我微一沉吟,問道:“陵容小主來時在外頭待了多久?” 晶清道:“並沒有多久,小主您就問是誰在外頭了。” 我這才放心,還是怒道:“越發出息了,這樣的事也不早早通報來。” 晶清不由委屈,“陵容小主說不妨礙小主和少爺團聚了,所以才不讓奴婢們通傳的。”見我雙眉微蹙,終究不敢再說。 然而我再小心留意,陵容也只是如常的樣子,陪伴玄凌,與我說話,叫我疑心是自己太多心了。 日子過得順意,哥哥回去後就像薛府提親,婚事也就逐漸定下來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