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夕顏
如是,陵容的歌聲夜夜在水綠南薰殿響起。 無論是誰侍寢,陵容的破云穿月的歌聲都會照舊回蕩在太平行宮之中。 玄凌對她不能不說是寵愛,亦不算寵愛太過。按著有寵嬪妃的規制,循例在侍寢後晉了位分。冊的是從六品美人,原本在我和眉莊、淳兒之間,陵容的位分是最低的。如今眉莊被黜降為常在,淳兒亦是常在,陵容的地位就僅在我之下了。 陵容的晉封我自然是高興的。然而高興之外有一絲莫名的失落與難受,並不像當時眉莊承寵時一般全心全意的歡喜。 或許,只是為那一幅偶然見到的寒鴉圖——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這樣淡淡的自怨自艾與羨慕…… 它讓我下定決心扶持陵容,但是,我的心里亦存下分毫芥蒂。 可是這樣的深宮里,又是陵容這樣的身世處境,自憐也是情理之中。不禁自嘲自己真不是個寬容大度的人,連陵容這樣親近的密友姐妹亦會猜疑。甄嬛啊甄嬛,難道你忘了同居甄府相親相近的日子了麼? 稍稍釋然。 陵容的承寵在後宮諸人眼中看來更像是第二個妙音娘子,出身不高,容貌清麗,以歌喉獲寵。然而陵容溫順靜默,不僅事上柔順,對待諸妃亦謹婉,並無半分昔日妙音娘子的驕矜。不僅皇後對她滿意,連玄凌也贊其和順謙畏。 陵容對我一如既往的好。或者說,是更好。每日從皇後處請安回來必到我的宜芙館閑坐,態度親密和順。 對玄凌的寵幸陵容似乎不能做到如魚得水,游刃有余。總是怯生生的樣子,小心翼翼應對,叫人心生憐惜。 陵容曾淚眼迷蒙執了我的衣袖道:“姐姐怪陵容麼?陵容不是有心爭寵的。” 我停下修剪瓶中花枝的手,含笑看向她:“怎會?你有今日我高興還來不及。是我一力促成的我怎有怪責之意。” 陵容嗚咽,目光懇切:“若使姐姐有絲毫不快,陵容必不再見皇上。” 我本不想說什麼,她這樣說反倒叫我更不能說什麼,只笑語:“快別這樣說,像小孩子家的賭氣話。怎麼說我也算半個媒人,怎的新娘要為了媒婆不見新郎的面呢。” 陵容方才破涕為笑,神氣認真:“姐姐怎麼取笑我,只要姐姐不怪我就好。”說話間腰肢微動,頭上曳翠鳴珠的玉搔頭和黃金瓔珞隨著她的動作在烏黑云髻間劃出華麗如朝露晨光般的光芒。 我只微笑,手把了手教她怎樣用花草枝葉插出最好看的式樣。 心中暗想,玄凌對陵容的確是不錯。陵容的居室自然搬離了原處,遷居到翻月湖邊的精致樓閣“繁英閣”中,份例的宮女內監自不必說,連賞賜亦是隔三差五就下來,十分豐厚。有陵容的得寵,又有皇後暗中相助,華妃雖是咬牙切齒卻也無可奈何,對我就更多了三分忌憚。總算稍稍安心,一心為眉莊籌謀。 日子維持著表面的風平浪靜,一如既往地過下去。 自從陵容得寵,她的動人歌聲勾起了玄凌對歌舞的熱愛,于是夜宴狂歡便常常在行宮內舉行,而宴會之後亦歇在陵容的繁英閣。 自我進宮以來從未見玄凌如此沉迷歌舞歡宴,不免有幾分疑惑。然而聽皇後私下聊起,玄凌曾經也甚愛此類歌舞歡會,只是純元皇後仙逝後便甚少這樣熱鬧了。 皇後對陵容為玄凌帶來的笑容與歡樂似乎不置可否,說話的時候神氣和靖,垂下眼簾,長長的睫毛如寒鴉的飛翅,在眼下覆上了青色的陰影,只專心抱著一只名叫“松子”的五花狸貓逗弄。這只狸貓是汩羅國進貢的稀罕動物,毛色五花,花色均勻,毛更是油光水滑,如一匹上好的緞子。臉上灰黑花紋相間,活像老虎臉上的花紋,一雙綠幽幽的虎形眼炯炯有神。更難得的是性情被馴服的極其溫順,皇後很是喜歡,嘗言“虎形貓性,獨擅人心”,除了吃睡幾乎時刻抱在懷中。 皇後芊芊十指上蒼白如蓮的甲染就了鮮豔的緋紅,宛若唇上精心描繪的一點胭脂,出入在狸貓的毛色間分外醒目。她抬頭看我,道:“你過來抱一抱松子,它很是乖巧呢。”我的笑容有些遲疑,只不敢伸手。皇後隨即一笑,恍然道:“本宮忘了你怕貓。” 我陪笑道:“皇後關懷臣妾,這等微末小事也放在心上呢。” 皇後把狸貓交到身邊的宮女手中,含笑道:“其實本宮雖然喜歡它,卻也時時處處小心,畢竟是畜生,萬一不小心被它咬著傷了自己就不好了。” 我低眉含笑道:“皇後多慮了。松子是您一手撫養,很是溫馴呢。” “是麼?”皇後撫撫袖子上繁複繡花,似笑非笑道:“人心難測何況是畜類。越是親近溫馴越容易不留神呢。” 皇後話中有話,我只作不懂。皇後也不再說下去,只笑:“華妃似乎很不喜歡安美人。”聽聞華妃在背後很是忿忿,唾棄陵容為紅顏禍水,致使皇上沉迷聲色。玄凌輾轉聽到華妃言語倒也不生氣,只道“婦人醋氣”一笑置之,隨後每每宴會都攜了她一起,陵容更是謙卑,反讓華妃一腔怒氣無處可泄。 是夜,宮中如常舉行夜宴。王公貴胄皆攜了眷屬而來,觥籌交錯,山呼萬歲。 繁華盛世,紙醉金迷。 李長輕輕擊了擊雙掌,大廳之內絲竹聲悠然響起。一群近百個姿容俏麗,垂著燕尾平髻,穿著透明輕薄衣料的歌舞姬,翩翩若飛鳥舞進殿內,載歌載舞。每一個都有著極嫵媚的容顏,用極婀娜的身姿,如蝶飄舞。一雙雙白玉般的手臂在絲弦的柔靡之音中,不斷變幻著做出各種曼妙的姿態,教人神為之奪。層層嬌娘的行列,望之頓生如波的浩蕩,卻也如波的嬌柔。 皇後與華妃分坐玄凌身側,我與陵容相對而坐陪在下手。 對面的陵容,眉眼精致,蝶練紗的荔枝紅襦裙,石青的宮絛系出似柳腰肢,如墨青絲上珠玉閃爍,掩唇一笑間幽妍清倩,不免感歎盛妝之下的陵容雖非天姿絕色,卻也有著平時沒有的嬌娜。 陵容緩緩在杯中斟滿酒,徐步上前奉與玄凌。 玄凌含笑接過一飲而盡。華妃冷冷一笑只作不見。 恬貴人柔和微笑道:“安美人殷勤,咱們做姐姐的倒是疏忽了。實在感愧。” 陵容紅了臉色不語,忙告退了下去。 玄凌向恬貴人道:“將你面前的果子取來給朕。” 恬貴人一喜,柔順道:“是。”複又淺笑:“皇上也有,怎的非要臣妾的?” 玄凌微哂:“朕瞧你有果也不顧著吃果子反愛說話,不若拿了你的果子給朕,免得白白放著了。” 恬貴人面紅耳赤,不想一句話惹來玄凌如此譏誚。一時愣愣,片刻方才勉強笑道:“皇上最愛與臣妾說笑。”說罷訕訕不敢再多嘴。 錦簾輕垂飛揚,酒香與女子的脂粉熏香纏繞出曖昧而迷醉的意味。 似若無意輕輕用檀香熏過的團扇掩在鼻端,遮住自己嘴角淡淡一抹冷笑。 陵容這著棋果然不錯,甚得玄凌關愛。然而…… 殿外幾株花樹在最後一抹夕陽的映照下如火如荼、如丹如霞,花枝斜出橫逸,在微風中輕輕搖曳,映在那華美的窗紗上,讓人不知今夕何夕。 我忽然覺著,這昌平歡笑、綺靡繁華竟不如窗外一抹霞色動人。 趁著無人注意,借更衣之名悄悄退將出來。 天際云遮霧掩一彎朦朧月牙,月光在郁郁的殿宇間行走,瑩白的,像冰破處銀燦燦的一汪水,生怕宮殿飛簷的尖角勾破了它的甯靜。禦苑中花香肆溢,濃光淡影,稠密地交織著重疊著,籠罩在一片銀色的光暈中。 已是七月末的時候,夜漸漸不複暑熱,初有涼意。 鑲著珍珠的軟底繡鞋踏在九轉回廊的石板上,連著裙裾聲音,沙沙輕響。 走得遠了,獨自步上桐花高台。 台名桐花,供人登高遠望,以候四時。取其“桐花萬里路,連朝語不息”(1)之意。 梧桐,本是最貞節恩愛的樹木。 昔日舒貴妃得幸于先皇隆慶帝,二人情意深篤。奈何隆慶帝嫡母昭憲太後不滿于舒貴妃招人非議的出身,不許其在紫奧城冊封。隆慶帝便召集國中能工巧匠,在太平行宮築桐花台迎接舒貴妃入宮行冊封嘉禮。直至昭憲太後薨逝,舒妃誕下六皇子玄清,才在紫奧城中加封為貴妃。 偶爾翻閱《周史》,史書上對這位出身讓人詬病卻與帝王成就一世恩愛的傳奇般的妃子的記載只有寥寥數句話,云:“妃阮氏,知事平章阮延年女,年十七入侍,帝眷之特厚,寵冠六宮,初立為妃,賜號舒,十年十月生皇子清,晉貴妃,行冊立禮,頒赦。儀制同後。帝薨,妃自請出居道家。”不過了了一筆,已是一個女子的一生。然而先帝對她的寵愛卻在桐花台上彰顯一角。桐花台高三丈九尺,皆以白玉石鋪就,瓊樓玉宇,棟梁光華、照耀瑞彩。台邊緣植嘉木棠棣與梧桐,繁蔭盛然。遙想當年春夏之際,花開或雅潔若雪,或輕紫如霧,花繁秾豔,暗香清逸。舒貴妃與先帝相擁賞花,呢喃密語,是何等旖旎曼妙的風光。 我暗暗喟歎,“桐花萬里路,連朝語不息”,是怎樣的恩愛,怎樣的濃情密意。 大周四朝天子,窮其一生只鍾愛一妃的只有隆慶帝一人。然而若帝王只鍾情一人,恐怕也是後宮與朝廷紛亂迭起的根源吧。 也許帝王,注定是要雨露均沾施于六宮粉黛的吧。 淒楚一笑,既然我明了如斯,何必又要徒增傷感。 斯人已去,當今太後意指桐花台太過奢靡,不利于國,漸漸也荒廢了。加之此台地勢頗高,又偏僻,平日甚少有人來。連負責灑掃的宮女內監也偷懶,扶手與台階上積了厚厚的落葉與塵灰,空闊的台面上雜草遍生,當日高華樹木萎靡,滿地雜草野花卻是欣欣向榮,生機勃勃。 我黯然,再美再好的情事,也不過浮云一瞬間。 清冷月光下見台角有小小繁茂白花盛放,藤蔓青碧葳蕤,蜿蜒可愛。花枝纖細如女子月眉,花朵悄然含英,素白無芬,單薄花瓣上猶自帶著純淨露珠,嬌嫩不堪一握。不由心生憐愛,小心翼翼伸手撫摸。 忽而一個清朗聲音徐徐來自身後:“你不曉得這是什麼花麼?” 心底悚然一驚,此地偏僻荒涼,怎的有男子聲音突然出現。而他何時走近我竟絲毫不覺。強自按捺住驚恐之意,轉身厲聲喝道:“誰?” 看清了來人才略略放下心來,自知失禮,微覺窘迫,他卻不疾不徐含笑看我:“怎麼婕妤每次看到小王都要問是誰?看來的確是小王長相讓人難以有深刻印象。” 我欠一欠身道:“王爺每次都愛在人身後突然出現,難免叫人驚惶。” 他微笑:“是婕妤走至小王身前而未發覺小王,實在並非小王愛藏身婕妤身後。” 臉上微微發燙,桐花台樹木蔥郁,或許是我沒發覺他早已到來。 “王爺怎不早早出聲,嬪妾失禮了。” 他如月光般的目光在我臉上微微一轉,“小王見婕妤今日大有愁態,不似往日,所以不敢冒昧驚擾。不想還是嚇著婕妤,實非玄清所願。”他語氣懇切,並不似上次那樣輕薄。月光清淡,落在他眉宇間隱有憂傷神色。 我暗暗詫異,卻不動聲色,道:“只是薄醉,謝王爺關懷。” 他似洞穿我隱秘的哀傷,卻含一縷淡薄如霧的微笑不來揭穿。只說:“婕妤似乎很喜歡台角小花。” “確實。只是在宮中甚少見此花,很是別致。” 他緩步過去,伸手拈一朵在指間輕嗅:“這花名叫‘夕顏’(2)。的確不該是宮中所有,薄命之花宮中的人是不會栽植的。” 我微覺驚訝:“花朵亦有薄命之說麼?嬪妾以為只有女子才堪稱薄命。” 他略略凝神,似有所思,不過須臾淺笑向我:“人云此花卑賤只開牆角,黃昏盛開,翌朝凋謝。悄然含英,又闃然零落無人欣賞。故有此說。” 我亦微笑:“如此便算薄命麼。嬪妾倒覺得此花甚是與眾不同。夕顏?” “是夕陽下美好容顏的意思吧。”話音剛落,聽他與我異口同聲說來,不覺微笑:“王爺也是這麼覺得?” 今晚的玄清與前次判若兩人,靜謐而安詳立于夏夜月光花香之中,聲音清越宛若天際彎月,我也漸漸的放松了下來,伸手拂了一下被風吹起的鬢發。 他是手扶在玉欄上,月下的太平行宮如傾了滿天碎鑽星光的湖面,萬余燈盞,珠罩閃耀,流蘇寶帶,交映璀璨。說不盡那光搖朱戶金鋪地,雪照瓊窗玉作宮。 只覺得那富貴繁華離我那樣遠,眼前只余那一叢小小夕顏白花悄然盛放。 “聽聞這幾日夜宴上坐于皇兄身畔歌唱的安美人是婕妤引薦的。”他看著我,只是輕輕的笑著,唇角勾勒出一朵笑紋,清冷得讓人覺得淒涼,“婕妤傷感是否為她?” 心里微微一沉,不覺退開一步,發上別著的一支金鑲玉蝶翅步搖振顫不已,冰涼的須翅和圓潤珠珞一下一下輕輕碰觸額角,頰上浮起疏離的微笑,“王爺說笑了。” 他微微歎息,目光轉向別處,“婕妤可聽過集寵于一身亦同集怨于一身。帝王恩寵太盛則如置于炭火其上,亦是十分辛苦。” 我垂下頭,心底漸起涼意,口中說:“王爺今日似乎十分感慨。” 他緩緩道:“其實有人分寵亦是好事,若集三千寵愛于一身而成為六宮怨望所在,玄清真當為婕妤一哭。” 我低頭思索,心中感激向他致意:“多謝王爺。” “其實婕妤冰雪聰明,小王的話也是多余。只是小王冷眼旁觀,婕妤心境似有走入迷局之像。” 我垂下眼瞼,他竟這樣體察入微,淒微一笑,“王爺之言嬪妾明白。” 他的手撫在腰間長笛上,光影疏微,長笛泛起幽幽光澤:“婕妤對皇兄有情吧。”我臉上微微一紅,還不及說話,他已說下去:“皇兄是一國之君,有些事也是無奈,還請婕妤體諒皇兄。”他悠悠一歎,複有明朗微笑綻放唇際,“其實清很慶幸自己並非帝王之身,許多無奈煩擾可以不必牽縈于身。 我忍俊不禁:“譬如,可以多娶自己喜歡的妻妾而非受政事影響。”我複笑,“王爺美名遍天下,恐怕是很多女子的春閨夢里人呢。” 他啞然失笑,金冠上翅須點點晃動如波光,繼而肅然,道:“清只望有一心人可以相伴,不求嬌妻美妾如云。”見我舉袖掩住笑容,道:“婕妤不信清所言?清私以為若多娶妻妾只會使其相爭,若真心對待一人必定要不使其傷心。” 我聞言微微黯然失神,他見狀道:“不知為何,對著婕妤竟說了許多不會對別人說的胡話。婕妤勿放在心上。” 我正色道:“果如王爺所言乃是將來六王妃之幸。嬪妾必當祝福。”略停一停,“今日王爺所言對嬪妾實有裨益。嬪妾銘記于心。” 他俊秀的面容上籠上了一層薄薄的笑容,帶著淡淡的,若有若無的憂郁,瞬間,像忽然飛起的風,像秋末鴛鴦瓦上一層雪似冷霜,帶了種無法形容的,沾染了黯然神傷的氣質,“婕妤不必致謝。其實清身為局外之人實是無須多言。只是——不希望皇兄太過寵愛婕妤而使婕妤終有一日步上清母妃的後塵,長伴青燈古佛之側。”他的目光迷離,仿佛看著很遠的地方,背影微微的有如蕩漾的水波紋動。 我說不安慰的話。突然被他深藏的痛苦擊中,身上激靈靈一涼——原來,這其中曲折多端。舒貴妃似乎並非自願出家呢。即使身負帝王三千寵愛,也保不住他生後自己的安全。 宮闈女子斗爭,不管你曾經有過多少恩寵,依舊是一朝定榮辱,成王敗寇。 然而前塵舊事,知道得多于我並無半分益處。 我走近一步,輕聲道:“王爺。若哀思過度,舒太妃知道恐怕在佛前亦不能安心。請顧念太妃之心。” 月光照射在玄清翩然衣袂上,漾射出一種剔透的光澤。 他靜默,我亦靜默。風聲在樹葉間無拘穿過,漱漱入耳。 瞬間相對而視。忽然想起一個曾經看到過的詞“溫潤如玉”。不錯,便是“溫潤如玉”。只那麼一瞬間,我已覺得不妥,轉頭看著別處。台上清風徐來,鬢發被吹得絲絲飄飛,也把他碧水色青衫吹得微微作響。夜來濕潤的空氣撫慰著清涼的肌膚,我慢慢咀嚼他話中深意,良久,他語氣遲遲如迷蒙的霧:“夕顏,是只開一夜的花呢——就如同不能見光不為世人所接受的情事吧。” 內心頗驚動,隱隱不安。銀線繡了蓮花的袖邊一點涼一點暖的拂在手臂上,我說不出話來。宮闈舊事,實在不是我該知道的。然而,舒貴妃與先帝的情事世人皆知,冒天下之大不韙的愛情想來也是傷感而堅持的吧。 不知玄凌對我之情可有先帝對舒貴妃的一分。 抬頭見月又向西偏移幾分,我提起裙角告辭,“出來許久恐怕宮女已在尋找,先告辭了。”走開兩步,聽他道:“前次唐突婕妤,清特致歉。”他的聲音漸漸低下去:“溫儀生辰那日是十年前母妃出宮之日。清一時放浪形骸不能自持,失儀了。” 心里有模糊的絲絲溫暖,回首微笑:“不知王爺說的是何時的事,嬪妾已經不記得了。” 他聞言微微一愣,微笑在月色下漸漸歡暢,“喏!清亦不記得了。” 楊妃色曳地長裙如浮云輕輕拂過蒙塵的玉階。我踏著滿地輕淺月華徐徐下台,身後他略帶憂傷的吟歎隱約傳來,不知歎的是我,還是在思念她的母妃。 “白露濡兮夕顏麗,花因水光添幽香,疑是若人兮含情睇,夕顏華兮芳馥馥,薄暮昏暗總朦朧,如何窺得兮真面目。”(3) 夕顏,那是種美麗憂傷的花朵。有雪一般的令人心碎的清麗和易逝。 這是個濺起哀傷的夜晚,我遇見了一個和我一樣心懷傷感的人。 我低低歎息,這炎夏竟那麼快就要過去了呢,轉眼秋要來了。注釋: (1)“桐花萬里路,連朝語不息”:出自《子夜歌》。形容情人之間的恩愛與親密。 (2)、夕顏:其實是葫蘆花,多開牆邊角落,夕開朝謝,傳說為薄命花。 (3)、出自紫氏部《源氏語物》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