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前夕
進宮前的最後一個晚上,依例家人可以見面送行,爹娘帶著哥哥兩個妹妹來看我。芳若早早帶了一干人等退出去,只余我們哭得淚流滿面。 這一分別,我從此便生活在深宮之中,想見一面也是十分不易了。 我止住淚看著玉姚和玉嬈。玉姚剛滿十二歲,剛剛長成。模樣雖不及我,但也是十分秀氣,只是性子太過溫和柔弱,優柔寡斷,恐怕將來也難成什麼氣候。玉嬈還小,才七歲,可是眼中多是靈氣,性子明快活潑,極是伶俐。爹娘說和我幼時長得有七八分像,將來必定也是沉魚落雁之色。因此我格外疼愛她,她對我也是特別依戀。 玉姚極力克制自己的哭泣,玉嬈還不十分懂得人事,只抱著我的脖子哭著喊“姐姐別去。”她們年紀都還小,不能為家中擔待什麼事。幸好哥哥甄珩年少有為。雖然只長我四歲,卻已是文武雙全,只待三月後隨軍鎮守邊關,為國家建功立業。 我又看母親,她一四十出頭,只是平日保養得好,更顯得年輕些。可是三月之內長子長女都要離開身邊,臉上多了好些憔悴之色。她用帕子不斷擦拭著臉上的淚水,可就是擦不淨,淚水象斷了線的珠子一串串滾落下來。 我含淚勸道:“娘,我此去是在宮中,不會受委屈。哥哥也是去掙功名。兩位妹妹還可以承歡膝下。”娘不住地點頭,可止不住哭,抽泣得更厲害了。 娘用力拭去眼淚,叮囑道:“一入宮門深似海。嬛兒要多珍重,心疼自己。與後妃相處更要處處留意。能做皇上寵妃自然是好,可是娘只要女兒。所以自身性命更是緊要,無論如何都要先保全自己。” 我勉強笑了笑,說:“娘親放心,我全記下了。也望爹娘好自保養自己。” 爹爹面色哀傷,沉默不語,只肅然說了一句:“嬛兒,以後你一切榮辱皆在自身。自然,甄家滿門的榮辱也系于你一身了。” 我用力點了點頭,抬頭看見哥哥仿佛在思慮什麼,一直隱忍不言。我知道哥哥不是這樣猶豫的人,必定是什麼要緊的事,便說:“爹娘且帶妹妹們去歇息吧,嬛兒有幾句話要對哥哥說。” 爹娘再三叮囑,終是依依不舍地出去了。 哥哥沒想到我會主動留他下來,神情微微錯愕。我聲音溫婉:“哥哥,若有什麼話現在可說了。” 哥哥遲疑一會兒,從袖中取出一張花箋,紙上有淡淡的草藥清香,我一聞便知是誰寫的。哥哥終于開口:“溫實初托我帶給你。我已想了兩天,不知是否應該讓你知道。” 我淡淡地瞟一眼那花箋說:“哥哥,他糊塗,你也糊塗了嗎?私相授受,對于天子宮嬪是多大的罪名。” 哥哥的話語漸漸低下去,頗為感慨:“我知道事犯宮禁。只是他這番情意……” 我的聲音陡地透出森冷:“甄嬛自知承受不起!”我看見哥哥臉上含愧,緩過神色語氣柔婉:“哥哥難道還不明白嬛兒,實初哥哥並非我內心所想之人,嬛兒也無內心所想之人。” 哥哥微微點頭:“他也知事不可回,不過是想你明白他的心意。我和實初一向交好,實在不忍看他飽受相思之苦。”他頓一頓,把信箋放我手中,“這封信你自己處置吧。” 我“恩”一聲,把信撂在桌上,語氣淡漠:“幫我轉告溫實初,好生做他的太醫,不用再為我費心。” 哥哥盯著我:“話我自會傳到。只是依他的性子,未必會如你所願。” 我不置可否,伸手拔一支銀簪子剔亮燭芯,輕輕吹去簪上挑出的閃著火星的燭灰。“你把話帶到即可。這是給他一個提醒。做得到于我于他都好。做不到,對我也未必有害無益。只是叫他知道,如今我和他身份有別,再非昔日。”說罷轉身取出一件天藍色袍子交到哥哥手中,柔聲說:“嬛兒新制了一件袍子,希望哥哥見它如見嬛兒。邊關苦寒,宮中艱辛。哥哥與嬛兒都要各自珍重。” 哥哥把袍子收好,滿臉不舍之情,靜靜地望著我。我半晌無語,依稀自己還是六七歲小小女童,鬢發垂髫,哥哥把我放著肩上,馱著我去攀五月里開得最豔的石榴花。 我定了定神,讓浣碧送了哥哥離開。看著他的背影,我心中一酸,大顆的淚珠滾落下來。 我命流朱拿了火盆進來,剛想燒毀溫實初的信箋。忽見信箋背面有極大一滴淚痕,落在芙蓉紅的花箋上似要滲出血來,心中終是不忍。打開了看,只見短短兩行楷字:“侯門一入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墨跡軟弱短續,想是著筆時內心難過以至筆下無力。 我心中著惱,竟有這樣自作多情的人,他何曾是我的蕭郎?!隨手將信箋揉成一團拋進火盆中,那花箋即刻被火舌吞卷地一干二淨。 流朱立刻把火盆端了出去,浣碧上來斟了香片,勸道:“溫大人又惹小姐生氣了麼?他情意雖好,卻用不上地方。小姐別要和他一般見識了。” 我飲一口茶,心中煩亂。腦海中清晰地浮現起入宮選秀的半月前,他來為我請“平安脈”的事。宮中規矩禦醫不得皇命不能為皇族以外的人請脈診病,只是他與我家曆來交好,所以私下空閑也常來。那日他坐在我軒中小廳,搭完了脈沉思半晌,突然對我說:“嬛妹妹,若我來提親,你可願嫁給我?” 我登時一愣,羞得面上紅潮滾滾而來,語氣冰冷道:“溫大人今日的話,甄嬛只當從未聽過。” 他又是羞愧又是倉皇,連連歉聲說:“是我不好,唐突了嬛妹妹。請妹妹息怒。實初只是希望妹妹不要去宮中應選。” 我勉強壓下怒氣,喚玢兒:“我累了。送客!”半是驅趕地把他請了出去。 他離開前雙目直視著我,懇切的對我說:“實初不敢保證別的,但能夠保證一生一世對嬛妹妹好。望妹妹考慮,若是願意,可讓珩兄轉告,我立刻來提親。” 我轉過身,只看著身後的烏木雕花刺繡屏風不語。 我再沒理會這件事,也不向爹娘兄長提起。 溫實初實在不是我內心所想的人。我不能因為不想入選便隨便把自己嫁了,我不能。 我心里煩亂,不顧浣碧勸我入睡,披上云絲披風獨自踱至廊上。 游廊走到底便是陵容所住的春及軒,想了想明日進宮,她肯定要與蕭姨娘說些體己話,不便往她那里去,便轉身往園中走去。忽然十分留戀這居住了十五年的甄府,一草一木皆是昔日心懷,不由得觸景傷情。 信步踱了一圈天色已然不早,怕是芳若姑姑和一干丫鬟仆從早已心急,便加快了步子往回走。繞過哥哥所住的虛朗齋便是我的快雪軒。正走著,忽聽見虛朗齋的角門邊微有悉嗦之聲,站著一個嬌小的人影。我以為是服侍哥哥的丫鬟,正要出聲詢問,心頭陡地一亮,那人不是陵容又是誰? 我急忙隱到一棵梧桐後。只見陵容癡癡地看著虛朗齋臥房窗前哥哥頎長的身影,如水銀般的月光從梧桐的葉子間漏下來,枝葉的影子似稀稀疏疏的暗繡落在她身上,越發顯得弱質纖纖,身姿楚楚。她的衣角被夜風吹得翩然翻起,她仍絲毫不覺風中絲絲寒意。天氣已是九月中旬,虛朗齋前所植的幾株梧桐都開始落葉。夜深人靜黃葉落索之中隱隱聽見陵容極力壓抑的哭泣聲,頓時心生蕭索之感。縱使陵容對哥哥有情,恐怕今生也已經注定是有緣無份了。夜風襲人,我不知怎的想起了溫實初的那句話,“侯門一入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于陵容而言,此話倒真真是應景。 不知默默看了多久,陵容終于悄無聲息地走了。 我抬眼看一眼哥哥屋子里的燈光,心底暗暗吃驚,我一向自詡聰明過人,竟沒有發現陵容在短短十幾日中已對我哥哥暗生情愫,這情分還不淺,以至于她臨進宮的前晚還對著哥哥的身影落淚。不知道是陵容害羞掩飾得太好還是我近日心情不快無暇去注意,我當真是疏忽了。若是哥哥和陵容真有些什麼,那不僅是毀了他們自己,更是彌天大禍要殃及安氏和甄氏兩家。 我心里不由得擔心,轉念一想依照今晚的情形看來哥哥應該是不知道陵容對他的心思的。至多是陵容落花有意罷了。只是我應該適當地提點一下陵容,她進宮已是不易,不要因此而誤了她在宮中的前程才好。 回到房中,一夜無話。我睡覺本就輕淺,裝了這多少心事,更是難以入眠。輾轉反側間,天色已經大亮。 我在娘家的最後一個夜晚就這樣過去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