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歸
車還沒到侍郎府門前,已經遙遙地聽見鼓樂聲和鞭炮噼里啪啦作響的聲音。流朱幫我掀開車簾,紅色的燈籠映得一條街煌煌如在夢中。 遠遠地看見闔家大小全立在大門前等候,我眼中一熱,眼眶中直要落下淚來,但在人前只能死命忍住。見我的馬車駛過來,家中的仆從婢女早早迎了過來伸手攙扶。爹爹和娘的表情不知是喜是悲,面上笑若春風,眼中含著淚。我剛想撲進娘懷里,只見所有人齊齊地跪了下來,恭恭敬敬地喊:“臣甄遠道連同家眷參見小主。” 我立時愣在當地,這才想起我已是皇上欽選的宮嬪,只等這兩日頒下聖旨確定名分品級。一日之間我的世界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心中悲苦,忍不住落淚,伸手去攙扶爹娘。 爹爹連忙擺手:“小主不可。這可不合規矩。”浣碧連忙遞過一條絲帕,我拭去淚痕,極力保持語氣平和說:“起來吧。” 眾人方才起來眾星拱月般的把我迎了進去。當下只余我們一家人開了一桌家宴。爹爹才要把我讓到上座。 我登時跪下泫然道:“女兒不孝,已經不能承歡膝下奉養爹娘,還要爹娘這般謹遵規矩,心中實在不安。” 爹娘連忙過來扶我,我跪著不動繼續說:“請爹娘聽女兒說完。女兒雖已是皇家的人,但孝禮不可廢。請爹娘准許女兒在進宮前仍以禮侍奉,要不然女兒甯願長跪不起。” 娘已經淚如雨下,爹爹點點頭,含淚說:“好,好!我甄遠道果然沒白生這個孝順女兒。”這才示意我的兩個妹妹玉姚和玉嬈將我扶起,依次坐下吃飯。 我心煩意亂,加上勞碌了一天,終究沒什麼胃口。便早早向爹娘道了安回房中休息。 流朱與浣碧一早收拾好了床鋪。我雖然疲累,卻是睡意全無。正換了寢衣想胡亂睡下,爹親自端了一碗冰糖燕窩羹來看我。 爹喚我一句“嬛兒”,眼中已噙滿淚水。我坐在爹身邊,終于枕著爹的手臂嗚嗚咽咽的哭了起來,爹喚我:“我兒,爹這麼晚來有幾句話要囑咐你。你雖說才十五歲,可自小主意大。七歲的時候就嫌自己的名字‘玉嬛’不好,嫌那‘玉’字尋常女兒家都有,俗氣,硬生生不要了。長大後,爹爹也是事事由著你。如今要進宮侍駕,可由不得自己的性子來了。凡事必須瞻前顧後,小心謹慎,和眉莊一般沉穩。” 我點點頭,答應道:“女兒知道,凡事自會講求分寸,循規蹈矩。” 爹爹長歎一聲:“本不想你進宮。只是事無可避,也只得如此了。曆代後宮都是是非之地,況且今日云意殿選秀皇上已對你頗多關注,想來今後必多是非,一定要善自小心,保全自己。” 我忍著淚安慰爹爹:“您不是一直說女兒是‘女中諸葛’,聰明過人麼?爹爹放心就是。” 爹爹滿面憂色,憂聲說:“要在後宮之中生存下去的人哪個不是聰明的?爹爹正是擔心你容貌絕色,才藝兩全,尚未進宮已惹皇上注目,不免會遭後宮之人嫉妒暗算。你若再以才智相斗,恐怕徒然害了自身。切記若無萬全把握獲得恩寵,一定要收斂鋒芒,韜光養晦。爹爹不求你爭得榮華富貴,但求我的掌上明珠能平安終老。” 我鄭重其事地看著爹爹的眼睛,一字一頓道:“女兒也不求能獲得聖上寵眷,但求無波無浪在宮中了此一生,保住甄氏滿門和自身性命即可。” 爹爹眼中滿是慈愛之色,疼惜的說:“可惜你才小小年紀,就要去這後宮之中經受苦楚,爹爹實在是于心不忍。 我抬起手背擦干眼淚,沉聲說:“事已至此,女兒沒有退路。只有步步向前。” 爹爹見我如此說,略微放心,思量許久方試探著問道:“帶去宮中的人既要是心腹,又要是伶俐的精干的。你可想好了要帶誰去?” 我知道爹爹的意思,道:“這個女兒早就想好了。流朱機敏、浣碧縝密,女兒想帶她們倆進宮。” 爹爹微微松了一口氣,道:“這也好。她們倆是自幼與你一同長大的。陪你去爹爹也放心。” 我垂首道:“她們留在家中少不得將來也就配個小厮嫁了,就算爹爹有心也絕沒有什麼好出路,若是做得太明了反而讓娘起疑,合家不甯。”爹爹微顯蒼老的臉上閃過一絲難言的內疚與愧懟,我于心難忍,柔聲道:“跟我進宮雖然還是奴婢,可是將來萬一有機會卻是能指給一個好人家的。” 爹爹長歎一聲,道:“這個我知道。也看她的造化了。” 我對爹爹道:“爹爹放心,我與她情同姐妹,必不虧待了她。” 送走爹爹,我“呼”地吹熄蠟燭,滿室黑暗。 次日清晨,流朱浣碧服侍我起來洗漱。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正想出門,才記起我已是小主,不能隨意出府。于是召來房中的小丫鬟玢兒吩咐道:“你去打聽,今屆秀女松陽縣縣丞安比槐的千金安陵容是否當選,住在哪里。別聲張,回來告訴我。” 她應一聲出去。過來半日來回我:“回稟小主,安小姐已經當選,現今住在西城靜百胡同的柳記客棧。不過聽說她只和一個姨娘前來應選,手頭已十分拮據,昨日連打賞的錢也付不出來,還是客棧老板墊付的。”我皺了皺眉,這也實在不像話,哪有當選的小主仍住在客棧,如果被這兩日前來宣旨的內監和引導姑姑看見,將來到宮中如何立足。 我略一思索,對玢兒說:“去請老爺過來。” 不過一柱香時間,爹爹便到了。縱然我極力阻止,他還是向我行了一禮,才在我桌前坐下。行過禮,他便又是我那個對我寵溺的爹爹,談笑風生起來。 我對爹爹說:“爹爹,女兒有件事和你商量。女兒昨日認識一個秀女,曾經出手相助于她。如今她業已入選為小主,只是出身寒微,家景窘困,現下還寄居在客棧,實在太過淒涼。女兒想接她過來同住。不知爹爹意下如何?” 爹爹捋了捋胡須,沉思片刻說:“既然你喜歡,那沒有什麼不妥的。我命你哥哥接了她來就是。” 傍晚時分,一抬小轎接了安陵容和她姨娘過來。娘早讓下人打掃好隔壁春及軒,准備好衣物首飾,又分派幾個丫頭過去服侍她們。 用了晚飯,哥哥滿面春風的陪同陵容到我居住的快雪軒。陵容一見我,滿面是淚,盈盈然就要拜倒。我連忙起身去扶,笑著說:“你我姐妹是一樣的人,何故對我行這樣的大禮呢?”流朱心思敏捷,立即讓陵容:“陵容小主與姨娘請坐。”陵容方與她姨娘蕭氏坐下。 陵容見哥哥在側,勉強舉袖拭淚說:“陵容多承甄姐姐憐惜,才在京城有安身之地,來日進宮不會被他人輕視,此恩陵容實在無以為報。”蕭姨娘也是感激不盡。 哥哥在一旁笑說:“剛才去客棧,那老板還以為陵容小主奇貨可居,硬是不放她們走。結果被我三拳兩腳給打發了。” 我假意嗔道:“陵容小主面前,怎麼說這樣打打殺殺的事,拿拳腳功夫來嚇人!” 陵容破涕為笑,連連說:“不妨事。多虧甄少俠相助!” 我笑著說:“還‘少俠’呢?少嚇唬我們也就罷了。”大家撐不住一起笑了起來。 夜色漸深,我獨自送陵容回房,月色如水傾注在抄手游廊上。我誠意對陵容說:“陵容,住在我家就如在自己家,千萬不要拘束。缺什麼要告訴我,丫頭老媽子不好也要告訴我,不要委屈自己。”陵容心中感動,執住我的手說:“陵容卑微,不知從哪里修得的福氣,得到姐姐顧惜,才能安心入宮。陵容只有以真心為報,一生一世與姐姐扶持,相伴宮中歲月。” 我心中一暖,緊緊握住她的手,誠懇地喚:“好妹妹。”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