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節:不辭冰雪(2)
玄清微笑的目光溫和掃過浣碧,笑容滿面道:"當時急著送娘子到清涼台,隨意找了個寬敞地方就安置了。如今既好一些,這屋子也不是長久能住的好屋子。既要養病,不如去蕭閑館住最好。" 我微微頷首,"住哪里都是一樣的。實在不必大費周章。" 玄清微微沉思,道:"也好,等你再好些再說罷。"說著雙掌"啪啪"輕擊兩下,從外頭進來兩名女子。我靠在床邊細細打量,卻是兩個妙齡女子,不過十七八歲左右,容長臉兒,膚色白淨,蜂腰身段,很有幾分標致。細看去卻不是普通侍女的打扮,兩人皆是桃紅間銀白的吳棉衣裙,頭上簪一對細巧的銀梅花簪子並一朵茜色絹花。 玄清神色關切,娓娓道:"你這樣病著,浣碧一人照顧也是十分辛苦。這兩日外頭煎藥的事都是她們在幫忙,如今就進來和浣碧一同照顧你。" 他說到兩名女子時口氣溫和而客氣,我與浣碧對視一眼,她眼中也是疑惑不定。我曉得她一對如我一般,也在疑惑這兩名女子是否玄清的侍妾。 于是眼波斜斜一動,浣碧看懂我的眼色,忙笑道:"這樣怎麼好呢?小姐原是我自幼便服侍的,如今我一人照料著也足夠了。不必再費王爺的人手。" 玄清神色有些倦怠,道:"你放心,若是不好,我也不會打發了來照顧你家小姐。這兩日你目不夾睫,也十分辛苦了。" 浣碧正要說話,我抬首見玄清神色不對,臉頰緋紅欲染,雙目欲閉未閉,似乎十分疲倦。想起方才他懷抱之中氣息滾熱不似尋常,想是感染風寒發燒了。 我一時急起來,也顧不上別的,忙看溫實初道:"王爺的情形似乎不對,你且瞧瞧。" 溫實初忙上去把一把脈,再看一看玄清的舌苔,道:"王爺是辛勞過度,又著了風寒,是而發熱了起來。趕緊捂著被子好好睡一覺發發汗,我再開些疏散的藥來吃下,也就不礙事了。" 浣碧忙忙扶住玄清的手臂,道:"我叫人送王爺去歇息吧。" 玄清笑著擺一擺手道:"哪里那麼嬌貴了,等下再去也不妨事。" 溫實初"嘿"一聲埋怨道:"那一日王爺趕來看嬛妹妹時穿的衣裳便少,這兩日又辛苦了,還是好好去睡一睡吧。" 浣碧忙應了,轉頭向外頭喚道:"阿晉,快進來扶王爺一把。" 玄清苦笑向我道:"看來我少不得要去睡一睡了,你好好休息罷。" 我連連頷首,又嗔道:"自己也病著了,還只顧著別人麼?快去罷。"于是二人一同扶著玄清出去了。 我向溫實初含笑道:"我這里不要緊了,你先去瞧瞧王爺吧。" 溫實初盯我一眼,似笑非笑道:"你好似很關心清河王?" 我心下"咯噔"一下,道:"我待你和他都是一樣的,誰又不關心了?我才好一些,你便又要來招我麼?"我話說得急了些,不免咳嗽了兩句。 溫實初頓時面色大變,忙忙告饒道:"是我的不是,惹你生氣了。這樣一咳嗽,越發難受了。" 我極力平一平氣息,緩和了道:"清河王一向仗義,在宮中時就對我多有照拂。如今又是這里的東道主,拼死救了我回來的。我不過尋常問候兩句而已。"我微微沉吟片刻,終于道:"何況他是宮里的人,又是他的弟弟,我怎麼會……"言及此處,自己的語調也有些傷感了。 溫實初滿臉懊惱,道:"是我不好,惹你難過了。我以後再不胡說就是了。"然而他思量一晌,小心翼翼地哀怨道:"然而我總覺得,你對他比我對我好些。" 我哭笑不得,只得道:"如此我也便好好關心你一下,你連日照顧我辛勞得很,也早早去歇息吧。"他還要再說什麼,我道:"你若再說,我以後的身子便再不要你治了。" 溫實初無奈,只得悻悻告辭了。 眼見溫實初離去,突然一個女孩子俏麗的聲音道:"這太醫還真當可愛,我簡直忍不住要笑了。" 我回首看去,正是方才那兩名女子。她們卻也乖巧,見我看去便滿面含笑伶俐地向我福了一福,道:"給小姐請安。"說完俱是嫣然一笑。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