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節:三春暉(2)
如此左端詳右端詳,察看針腳是否做的足夠細密,只怕一個疏忽線頭會傷了朧月嬌嫩的肌膚。 做成時浣碧與玄清俱是歡喜不已。浣碧擔心道:"這衣裳做得極好,只是小姐如何把這衣裳送進宮去呢?倒是叫人大傷腦筋。" 我只顧看著衣裳,和顏微笑道:"明日王爺自會來取。" 浣碧道:"小姐一人去見王爺麼?"她想一想,道:"王爺身邊有位叫阿晉的貼身侍從,是我在宮中時就結識的,如今長久不見,也不知他好不好?" 我微笑整理好衣裳,小心裹進一個包袱里,道:"我倒不知道有這個人,只是如果你想去,明日陪我一起也好。" 浣碧微微含笑,"小姐如此說了,我自然要去的。"繼而心疼我道:"小姐今日可以早睡了,這兩日為了縫制帝姬的衣裳好幾日沒有好好睡了,瞧這眼睛下都烏青了,人都要熬壞的,今日早點睡下吧。" 我打一個呵欠,笑道:"你說得是。只是為了朧月,我怎麼辛苦煎熬都是甘願的。" 次日中午,尋了個空隙,依舊到河邊等候。去時玄清已經到了,這次身邊果然跟了個小厮,年紀不過二十上下,一看就是機敏的樣子,人也敦厚。 浣碧遠遠看見,便招手喚:"阿晉。" 阿晉見了浣碧也高興,見面便道:"好久不見浣碧姑娘了,原以為甘露寺里粗茶淡飯,沒想姑娘更見標致了。" 浣碧啐了一口,作勢就要伸手打他,嗔道:"越來越油嘴滑舌了,招人討厭。" 玄清見他們嬉笑,向我道:"這是阿晉,我自小的長隨。" 阿晉見我,忙請了個安道:"從前在宮里沒給娘子請安,如今一並補上。"又笑道:"從前總聽我們王爺說娘子怎樣好怎樣好,卻從沒有眼見過,總以為是王爺誇大其詞了,如今一見,卻覺得我們王爺口齒上雖好,但論起娘子的好來,終歸是不如了,也不曉得是什麼道理。" 浣碧在一旁聽得笑得止不住,又啐道:"小姐別聽他。阿晉仗著王爺寵愛,一味的油嘴滑舌。" 阿晉叉腰,仰著脖子道:"聽聽浣碧姑娘這話,奴才可說錯了麼?哪里有婢女說自己主子不好的,真是聞所未聞。" 浣碧又氣又急,狠狠跺一跺腳。玄清邊笑邊在阿晉頭上彈了個"爆栗"道:"越發愛胡說了。" 我笑盈盈將衣裳遞到玄清手中,道一聲"費心",又像阿晉道:"浣碧原揣摩著你會來,特意求了我帶他來,卻不想你一見她就招她生氣。" 阿晉忙告饒道:"奴才並不曉得這層,這樣說來的確是奴才的不是了。"說著去拉浣碧的衣角,道:"我不懂事,好姐姐可饒了我這遭吧。" 浣碧用力撥開他的手,"羞紅了臉道:"王爺在這里呢,也不管教阿晉,越發胡鬧了。"又道:"這衣裳費了小姐多少功夫,有勞王爺送進宮了。" 玄清澹澹一笑,"這個自然。" 我從包袱中取出一個紅纓球,墜著兩個銀鈴鐺,叮鈴作響。笑吟吟道:"這是給禦風的,王爺也請為它戴上吧。" 玄清故意蹙著眉頭道:"可見清在娘子心中還不如禦風呢。獨獨有給禦風的,卻沒給我的。" 我掩唇笑道:"王爺上回不是說,禦風把王爺的壞處學得十足十麼?那麼送給禦風,也如同送給王爺了。" 這般說笑一晌,阿晉道:"還要去探望老太妃呢。" 如此,也匆匆散了。 回到屋中,卻見芳若已經等在了那里,見我回來,忙含笑起身道:"娘子回來了。因為忙著操持帝姬周歲生辰之禮,所以晚了兩日過來。" 我靜靜道:"不妨事的,姑姑請坐吧。" 芳若依言坐了,端詳我片刻,笑道:"娘子今日氣色挺好,方才去哪里逛了麼?" 浣碧斟了茶上來,笑著道:"小姐見今天天氣還好,便叫我陪著四處走走。" 于是芳若揀了朧月周歲生辰賀宴之事來說,內務府如何籌備、如何成禮,各宮嬪妃又准備了什麼賀禮,道:"其他娘娘小主送的倒也罷了,不外是如意、金鎖、元寶一類。唯有徐才人送了一座白玉觀音像,倒是十分有心。"她娓娓道來,"娘子是在甘露寺修行,自然不能在帝姬身邊照拂,徐才人送了白玉觀音像給帝姬,一則是以觀音普度眾生慈悲宣示娘子愛女之心時時皆在,自然也有說敬妃娘娘的意思;二則也是給帝姬安神祈福用的。這座白玉觀音像所費不貲,徐才人家境尋常,倒是費了不少心力的。"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