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節:厭聽啼鳥夢醒後(1)
注釋: (1)、比丘尼:尼姑的別稱 (2)、《莫愁歌》:南北朝時蕭衍所作。 (3)、當關不報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選自唐代李商隱《富平少候》。全詩為:七國三邊未到憂,十三身襲富平候。不收金彈拋林外,卻惜銀床在井頭。彩樹轉燈珠錯落,繡檀回枕玉雕鎪。當關不報侵晨客,新得佳人字莫愁。 (4)、(5)、選自唐代李商隱《馬嵬二首(其二)》,全詩為:海外徒聞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空聞虎旅鳴宵柝,無複雞人報曉籌。此日六軍同駐馬,當時七夕笑牽牛。如何四紀為天子,不及盧家有莫愁?以此來諷喻唐明皇楊貴妃愛情的虛無和不可依靠,更嘲諷了李隆基身為天子無法保全寵妃的無能與無奈以及楊貴妃一生榮寵卻慘死馬嵬坡的悲慘命運。 (6)、姑子:尼姑的別稱 厭聽啼鳥夢醒後 甘露寺周圍樹林蔥蘢,雨露云霧,甘露淋漓,幽靜宜人。我安靜睡了半日,身體的痛楚也稍稍有了緩和。 住持因我身子不大爽利,倒也有些體恤,只囑咐我好好休息了再言其他。我整日價昏昏沉沉睡著,也不大理會寺中的事,也顧不上槿汐與浣碧在做些什麼。 只曉得她們倆並不時常一起陪在我身邊,眼角眉梢,也漸漸多了些疲倦的神色。 我心中總是不忍的。 當日在棠梨宮中,服侍我的宮人個個苦求與我一同出宮。 流朱早死,浣碧自然是要跟著我的。若不然,她是我陪嫁進宮的,居住在宮里,以後必定備受欺凌。 小連子和小允子皆是身有殘疾的人,出了宮便等同于失去了依靠和棲身之所,何況住在甘露寺中與一等姑子們同居同宿也不方便。 朧月托付給了敬妃,自然我身邊的人也要跟著去幾個的。到底是服侍朧月就如服侍舊主子一般。也是敬妃要安慰我的心,帶走了品兒、佩兒和小連子。 這我也放心,小連子畢竟是有些功夫在身的,為人又忠厚,有他在朧月身邊,想必有人要暗算也不太能輕易得手。 眉莊亦讓小允子去她宮中使喚。從前小允子是我身邊第一得意的內監,我一出宮,少不得他也有不少的零碎的折磨受,眉莊又素喜小允子機靈能干,也能援手眉莊成為她的臂膀。 眉莊和朧月是我在宮中最放不下的兩個人。 幸而眉莊有太後的庇護,明里別人也不敢怎樣。暗中我又托付了溫實初和小允子,必使他們竭盡全力護得眉莊周全。 而朧月,敬妃沒有孩子,必然對她視如己出。她與我交好,位份又高,在宮中人緣也佳,是撫養朧月最好不過的人選。 唯獨槿汐,她執意要跟我出宮,是我所意外的。 她在宮女之中頗有身份,是正五品的溫人,又是從前伏侍過太妃的。實在不用跟隨我吃苦。 我原本是想再不濟也能讓她跟隨敬妃悉心照顧朧月。她卻向我陳情,"帝姬有敬妃娘娘照顧已是萬全。奴婢實在不必在敬妃娘娘身邊礙手礙腳。娘娘要去修行,必定少不得服侍的人,浣碧姑娘一個也卻是不夠的,總不好叫她一人辛苦。奴婢自幼願意向佛,這是再好不過的機會,只願娘娘別嫌棄奴婢笨拙,只看奴婢這幾年對娘娘還算是盡心不敢懈怠的,求娘娘帶奴婢出去。" 她這樣開口,我反倒不能再推,只好也帶了她出來。所幸槿汐精明干練,倒也真處處少不得她。而軟語安慰,通達明白,也是她時常來寬慰我孤寂的心。 這一日槿汐正坐在院中低頭縫補一件衣裳,我則撚了一顆顆楠木珠子細心穿成一串佛珠。 陽光淡淡的從白棉窗紙里透進來,薄薄的似一層輕薄的琉璃紗,軟而輕綿。案上供著一尊白瓷觀音像,寬額豐腴,面目慈善,望之便覺慈祥敦厚,大有普渡眾生的慈悲之態。觀音像前燃著三支檀香,香煙嫋嫋如霧,淡薄地微茫。 槿汐笑道:"娘子今日精神不錯,不若一起去外頭走走罷。甘露寺周遭的風景一向頗負盛名,去看看也好。" 槿汐的殷勤只為散我郁結的心思,我如何不知,于是應承了,二人一同踱步出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