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蔓(2)
我含笑道:哪里。曹姐姐有這樣的心才是好事,不為自身計,也要為帝姬打算,我即將成為帝姬的義母,自然希望帝姬來日得嫁貴婿,我也好沾光啊。 襄貴嬪眼中微含了戒色,亦浮著笑意:承莞妹妹吉言。我哪里能比得上妹妹得皇恩眷顧,兄長又新近為大周立下功勞,甚得皇上信任。看來妹妹封妃指日可待,溫儀的來日全指望妹妹垂憐了。 她一口一個妹妹叫得親熱,我只是含了恰到好處的笑,想起端妃身子虛弱,歎了一句道:端妃娘娘很喜愛帝姬,可是自己身子不好,大約也不能有孩子了。 襄貴嬪的笑容倏然收攏,沉默片刻,道:端妃娘娘被灌了紅花,是決計不能再生育了。 我愴然,愴然之中更有驚愕,道:怎會?端妃是宮中資曆最久的妃子啊。 襄貴嬪似乎不欲再言,然而耐不住我的追問,終于吐露道:你以為會有誰行此跋扈狠毒之事?她似乎也有些不忍,端妃雖然入宮最早,奈何卻早早失寵。 我飛快思索,將前因後果的蛛絲馬跡拼湊在腦海中,驚道:可是因為當日華妃小產一事? 襄貴嬪點頭,與我走得離眾人更遠些:此事本來只有皇上、皇後和端、華二人知道,宮闈秘事,我也是後來聽華妃無意提起,妹妹切勿再向人提起。見我應允,她娓娓道來:當時華妃還是華貴嬪,懷著的孩子已斷出是男胎,可惜未足月就小產了。此前只吃過端妃送來的安胎湯藥,于是向皇上皇後進言告發,可後來只是不了了之。華妃一怒之下帶人沖進端妃寢宮,強灌了紅花湯藥,使得端妃絕育作為報複,至此端妃大病一直未愈。皇上龍顏大怒,斥責了華妃,也將當日所有在場的人全部滅了口。對端妃只是禮遇更加優渥。 我震驚:華妃下手如此狠辣,難道她不曾懷疑會是旁人做的手腳? 旁人?襄貴嬪疑惑,繼而微笑不以為然:或許有旁人,但是湯藥的確出自端妃手中。再說事情長遠,端妃病居,華妃廢黜,還有誰會再來問津呢。 她笑過,也便住了聲。我心念轉動,緩緩道:襄者,助也。皇上為曹姐姐的選此字為封號,似乎頗有深意呢。 她凝神,望著我道:做姐姐的在文字上不通,但請妹妹解釋給我聽。 我撚著手上碧璽珠串一顆顆撥著,姐姐得這貴嬪是因為什麼緣故呢?是因為前朝汝南王之事平息,而後宮中華妃素來與汝南王密切,需要有人出面將其扳倒,皇上和皇後都是這樣打算。而姐姐正得其時,所以皇上封您為襄貴嬪,就是這個意思。我沉一沉聲,若有似無的歎息了一句:可惜慕容世蘭現在還是選侍,皇上礙于情面大概也不能太為難了她吧。 襄貴嬪的神色略變了一變,攏一攏身上彩繡十團白色獅子繡球的錦襖,道:端妃娘娘還在妹妹宮中更衣,想必妹妹要趕回去,我也要陪帝姬回宮了。 我含笑讓過,轉身便走。 回到宮中,見槿汐已為端妃換了乾淨衣裳,正在給端妃受傷的左臂包紮,我讓槿汐抱了換下的髒衣去洗,親自為端妃的手肘塗上藥粉。 她的傷其實並不太輕,劃開了長長一條口子,腫得高高的。我輕輕抹著藥粉,低頭只看著她的口,道:娘娘向來不喜華妃,襄貴嬪從前是華妃的人,娘娘怎麼肯奮不顧身去救她的孩子? 藥粉上時有些疼,端妃卻是連眉頭也不皺一下,只是淡淡如常的容色,沉靜如水,道:稚子無辜。 我取了紗布為她纏上,又替她攏好衣袖,輕聲道:娘娘仿佛是真疼愛那孩子。 她笑笑,那笑有些恍惚而悲切,我于兒女份上無緣,只能疼疼別人的孩子。她微笑:不過溫儀那孩子真當可愛。 我笑言:的確有她母親的聰明相,只盼將來不要學得她母親的刁滑就好了。 端妃惋惜了一聲,道:耳濡目染,只怕是不行的。 我半真半假道:若是為她換一位好母親好好教導便好了。 端妃一凝神,也不作它言,下意識地伸了伸手。我忙道:別動,等下傷口疼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