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蔓(1)
冊封禮後的第一天,我與她在上林苑相遇,彼時的她風華正茂,看著溫儀和保姆、宮女在雪地里玩耍追逐,素日清秀的容色亦添了幾分嬌豔。我和她以平禮相見,互問了安好。 她笑容可掬道:莞妹妹精神越發好了。 我微笑:怎能不好呢?曹姐姐的好日子剛過去,聽說昨日下午四位新貴人已經入宮了,皆住在慕容選侍從前的宓秀宮里。可熱鬧呢。 襄貴嬪系一系蓮青色披風上的香色流蘇球,道:那可好,舊人一去,新人就來了,也不算荒廢了宓秀宮,從前華妃在時極盡奢華,宓秀宮很是富麗堂皇呢。可見皇上多重視這四位新貴人。 我笑吟吟頷首,既然是平汝南王時的功臣眷屬,那麼住進宓秀宮亦是當然,自然要顯示得青眼有加些。于是笑:四位新來的妹妹是何等人物,後日即可知曉了。 她原本還不時叮囑保姆宮女小心看顧帝姬,與我說得投契,漸漸也便不那麼關注周遭情形。只聞得唉喲一聲,傳來小女孩響亮清脆的哭聲,我與襄貴嬪俱是惶然轉頭,追尋溫儀的身影。 只見皚皚雪地上,溫儀撲倒在地上,旁邊伏著一位宮裝女子,亦跌在地上。 保姆和宮女慌忙蒼白了臉奔去想扶起那位女子和溫儀,那女子卻是眼疾手快,一把抱起來了溫儀柔聲哄著。 襄貴嬪急得臉也白了,匆忙和我一同跑過去,草草向那女子行了禮,道:端妃娘娘金安。便要伸手去抱溫儀。 溫儀年幼,只認得母親,被生母抱在手里,立刻便止住了哭,只瞪著一雙滴溜滾圓的烏黑眼珠,團團打量著周圍的人。 襄貴嬪眼看女兒跌倒,頓時氣急敗壞,一臉怒容斥責保姆和宮女:全是一群飯桶,連帝姬都不好好照顧,只曉得偷懶懈怠,明日本宮就回了皇後,狠狠打你們一頓。幾個保姆、宮女嚇得跪在地上求饒不止。 襄貴嬪猶自斥責不已,端妃在一旁皺眉,神色關切,道:還不快看看帝姬有無受傷。 襄貴嬪回過神來立時住口,手忙腳亂和保姆檢查著溫儀是否受傷,確認無誤才松了口氣,道:多謝端妃娘娘救助。 我見端妃唇色微白,左手掩在袖間,姿勢古怪,左手手臂上的衣袖亦沾染了泥土痕跡,道:娘娘沒有事吧。她微微搖頭,向襄貴嬪道:溫儀帝姬只是滑了一跤,本宮抱住得快,應該沒有事,不過還請太醫來看看更穩妥。 襄貴嬪連連稱是,忙遣了貼身宮女去請太醫。 溫儀精神很好,口中咿咿呀呀唱著掰著自己的手指,忽然抬頭張開手臂撲向端妃。 端妃微有詫異,已是滿面抑制不住的笑容和憐愛,伸出右手將溫儀抱在懷里,襄貴嬪松了手笑道:這孩子真不認生,看了娘娘親切呢。 我在旁看了歡喜,湊趣道:溫儀很喜歡端妃娘娘呢。端妃越發歡喜,輕輕哼了一首曲子,額頭抵著溫儀的額頭,逗得溫儀呵呵直樂。 我見端妃這樣喜愛溫儀,也只以右手抱住,知道她左手定是受傷了。于是接過溫儀遞與襄貴嬪,道:娘娘怎麼一個人,吉祥和如意呢? 端妃並未將我的話放在心上,目光戀戀不舍只看著溫儀,隨口道:我命吉祥如意去收些竹葉上的雪水,正在此處等她們回來。 我忙笑著道:娘娘的衣裳跌髒了,若不嫌棄,請移駕棠梨宮換一件乾淨衣裳吧。 我的目光似無意掃過她的左臂,她會意,道:也好。于是我喚過流朱,引了端妃往棠梨宮中去,只道:娘娘先行一步,我隨後就到。 她點頭將笑容抿于雙唇間,行了幾步又回首,凝神看著溫儀帝姬在襄貴嬪懷中嬉戲歡鬧,神色眷戀。 襄貴嬪見端妃走遠,望著她瘦弱的背影幽幽歎了一聲,道:可惜我家道中落,即使躋身為貴嬪,也難確保能為溫儀掙得一個好前程。若能像端妃娘娘一樣位列妃位,就好得許多了。 我聽在心里,只是未動聲色。她轉身見我,神情有些尷尬,自知是失言了,忙掩飾著道:我不過順口說說而已,莞妹妹別往心里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