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雙飛(4)
眉莊起先怔怔聽得入神,待我講完,神色又複清冷,她父兄被處死,但其余族人得以保命。皇上當日能狠心除去她腹中禍患,今日怎麼倒婦人之仁了。 我微微冷笑:一夜夫妻百日恩,何況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得寵,皇上難免有舊情。 眉莊咬一咬牙,冷笑道:好在她如今已不是華妃了,我自然有辦法。 我怕她性急,忙道:她雖然貶黜,畢竟還是宮嬪,你別沖動。 眉莊的笑嫣然而森冷,道:這個自然,我不會以身涉險。 我默默片刻,雪亮的仇恨如刻在心上,決絕道:我的孩子和淳兒都死在她手上,你和我也幾番險些喪命。你不能忘的我自然也不會忘。 縱有余波,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懲處了汝南王一黨後,對于有功之臣的封賞也陸續而來。爹爹晉為正二品吏部尚書,加封太子太保;哥哥晉兵部侍郎,羽林軍都統兼翰林院侍講學士。 玄凌向我笑言:向來文臣武將甚少能和睦,朕讓你哥哥甄珩身兼文武之職,也是我朝第一例呢。 我盈盈而笑,依偎在身邊:皇上用心良苦,只是怕臣妾的哥哥還年輕,無法擔當此重任呢。 玄凌心情甚好,笑呵呵道:當日你沒有瞧見,你哥哥橫刀立馬、浴血圍攻汝南王府的情形,一人力戰十數死士,當真英雄少年呵! 我亦是高興,口中謙道:還請皇上讓臣妾的哥哥多加曆練罷,玉不琢不成器。 他欣然應允,道:你嫂嫂此次也出力不少,朕打算封她為正六品命婦新平縣君,如此你哥哥可再不敢休朕親封的夫人了。 我輕輕啐了一口,那場戲做得真是辛苦,害臣妾流了許多眼淚。若非皇後娘娘幫襯,只怕還圓不過去。 他親吻我的耳垂,低聲道:朕再不讓你流這許多眼淚便是。 自我從無梁殿回宮,玄凌對我的寵愛一如以往。而陵容,因著在我幽禁無梁殿時自請與我相伴,玄凌對她更是另眼相看,十分寵愛。以至于陵容雖然只是一個沒有封號的嬪,但是待遇隆寵卻遠在有封號的嬪位之上了。 待得第一場雪落時,已是十二月初七。這一日,正是嫂嫂被封為正六品命婦新平縣君後進宮謝恩的日子。 待見過皇後,皇後笑容滿面道:如今夫妻和睦,又有了孩子,可大好了。 嫂嫂面上一紅,忙與哥哥一起謝恩,皇後道:你們難得來一趟,自然有好多體己話兒要和莞貴嬪說,本宮就不虛留你們了。去貴嬪宮里吧。 下雪的天氣路上風大,轎輦坐了好一會兒才到了棠梨宮,流朱和浣碧早帶著人候在宮門外,遠遠迎上來喜滋滋道:給公子、少夫人賀喜。 如今我在宮里,哥哥嫂嫂對流朱和浣碧更加客氣,忙扶起來道:兩位姑娘好。 如此簇擁著進去了,厚重的棉簾子一掀,暖風兜頭兜腦撲上臉來,嫂嫂不由笑道:原來在轎輦里只是不覺得冷,現在才是暖洋如春了。 我和他們一同坐下,又命人上了茶,才仔細端詳兄嫂。嫂嫂產後略豐腴了些,臉色紅潤氣色甚佳,哥哥也是神清氣爽,雄姿英發,眉宇間勃然生威。 我笑: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顧盼間又問:怎不見我的侄兒呢? 嫂嫂忙道:小兒啼哭怕吵擾了娘娘呢。既然娘娘想見,我讓乳母抱進來吧。于是喚過乳母,道:把小公子抱過來。 我不待乳母請安,抱過了孩子在手中。 嫂嫂道:娘娘抱孩子的手勢很嫻熟呢。 我一怔,蓄了笑容道:是啊,我在宮中也常常抱兩位帝姬呢。 小小孩子尚未滿月,身體還有些紅紅的,胎發濃密,想是剛吃飽了奶水,睡得正香,睡夢中亦帶了笑容,尚渾然不知世間愁苦滋味。我心下歡喜,亦觸動了哀愁。我的孩子若能出世,又會長成什麼樣子呢? 我的孩子。我情不自禁親吻他幼嫩的臉頰,將他細小的手握在手中,頭也不回對浣碧道:把我匣子里那個長命百歲金鎖片拿來,還有,再抓一把金錁子裝在香囊里。浣碧剛走兩步,我又道:再去取一把玉如意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