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政(5)
我放下帷簾,靜靜安坐。誰侍寢都不要緊,要緊的是,我能否握住玄凌的心。 兩日後與賀妃那一會,才是真當要緊的。此時此刻,一定不能給些須機會讓汝南王有反舉,否則死的不僅是我和玄凌,更有蒼生萬眾。沒有了命,遑論報仇安身?我一定要細細籌謀。 汝南王妃賀氏進宮那一日是來皇後處請安。見我微笑坐于皇後下首,有些微的吃驚,很快坦然微笑道:娘娘身子痊愈了?妾身恭喜娘娘。 我和氣微笑道:元宵那日看見娘娘隨宮廷命婦進宮朝賀,很想和王妃交談幾句。只可惜有事在身耽擱了,真是遺憾。 賀妃笑道:娘娘金貴之身,妾身怎敢胡亂越眾擾了娘娘。 我輕笑:論綱常是這麼說,可是論家理本宮還得尊稱王妃一聲三嫂呢。何況現在都是自己人,本就該親親熱熱的。 賀妃朝皇後道:皇後娘娘年來氣色很好呢。 皇後撫一撫臉頰,眉眼含笑道:王妃真是會說話,本宮倒瞧著王妃生了世子之後精神更好了呢。 賀妃頗感意外,道:世子?皇後娘娘是在打趣妾身麼,予泊才六歲,怎能是世子呢? 皇後春風滿面,道:這才是皇上的隆恩呀!皇上在諸位子侄中最喜歡泊兒,泊兒雖然年幼,卻是最聰穎的,所以皇上想盡早冊封他為汝南王世子,好好加以教養,日後也能跟他父王一樣,安邦定國,興盛我朝。說著與我互視一眼。 為人父母多是偏疼幼弱之子的,賀妃也不例外。她又驚又喜,滿臉抑止不住的喜色,連忙起身謝恩。皇後笑著接口道:這還不止呢,皇上的意思是好事成雙,還要破例封慶成宗姬為帝姬,連封號都擬定了,為恭定二字,就尊為恭定帝姬,由太後親自撫養。 賀妃原本聽得歡喜,但聞得要交由太後撫養,不由面色一震,忙道:多謝皇上聖恩,可是妾身的女兒晚衣才十二歲,十分的不懂事,若冊為帝姬由太後撫養,只怕會擾了太後清養,不如請皇上收回成命吧。 賀妃這樣的推辭本在意料之中,皇後看我一眼,于是我輕輕含笑道:皇上膝下子女不多,宮中惟有淑和與溫儀兩位帝姬,皆年幼未能長成。王妃的慶成宗姬能入宮養育是喜事,我大周開朝以來,聽聞只有開國聖祖手里有封親王之女為帝姬的例子,那也是在即將成婚之即,照應夫家的門楣臉面。像慶成宗姬一般少年冊封的,在咱們皇上手里還是第一例呢。 賀妃微有沉吟,待要再說,皇後已經斂衣起身道:本宮也有些累了,王妃請回吧。皇上的聖旨晚上就會到王府了。 皇後笑吟吟離去,我亦告辭回宮。腳步故意放得緩慢,施施然走著。皇後處已無轉圜之地,賀妃必會來求我去勸玄凌。 果然未出殿門,賀妃迎上來道:天色還早,想去娘娘宮里坐坐,不知娘娘可歡迎? 我含笑道:王妃越發客氣了,最喜歡王妃不請自來呢,要不反倒生分了。 一路進了瑩心殿,賀妃環視四周,點頭笑道:果然氣象一新,不似往日那般了。 我命人上了茶,笑吟吟道:這茶是雪頂含翠,剛五百里加急送來的,王妃嘗嘗可還能入口。 賀妃喝了一口茶,並無半分特別歡喜的神色,不過是平平如常的樣子,只道:還好。如今宮中娘娘最得聖意,自然樣樣都是最好的。 我在她對面安坐下,看她神色已是心中有數,笑著道:王妃今日也是喜上加喜呢。 賀妃聞言神色一黯,道:要妾身母女骨肉分離,這可怎麼好呢?皇命不能擅違,妾身只好求娘娘去勸勸皇上,成全妾身母女吧。她見我只是沉吟,又道:實在不行,只能讓我們家王爺去跟皇上求情了。 我原曉得這事情不容易辦,才請了皇後開口,再由我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否則這件事若是經我的口傳達玄凌的旨意,那再勸她也聽不進去了。而萬一賀妃不肯,汝南王也必定不肯,那這安撫以圖後謀之策,就再無法為繼了。 我也不答她這件事,只指了指這宮宇棟梁,道:本宮與娘娘相見算上今日也不過只是第三次,心里卻是把娘娘當作骨肉至親的。想當日本宮小產之後備受冷落,萬事蕭條受盡白眼。淒涼之中惟有王妃不避嫌疑來看望本宮,還贈送本宮人參補養身體,本宮一直銘記在心,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回報王妃的雪中送炭之情。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