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靜日玉生煙(2)
我靠在他胸前,輕輕道:“嬛嬛不在意位分,只要四郎心里有嬛嬛。” 他凝視著我的雙眸道:“朕心里怎麼會沒有你。嬛嬛,朕其實很舍不得你。”他低低道:“六宮那麼些人總叫朕不得安甯,只在你這里才能無拘愜意。” 心里稍稍安慰,他的心跳聲沉沉入耳,我環著他的脖子,輕聲呢喃:“嬛嬛知道。”靜了一會兒,我問:“皇上去瞧眉姐姐,她的胃口好些了嗎?” “還是那樣,一味愛吃酸的。朕怕她吃傷了胃,命廚房節制些她的酸飲。” “臣妾原本也要去看眉姐姐,奈何姐姐懷著身孕懶懶的不愛見人。臣妾想有皇上陪著也好,有了身孕也的確辛苦。” 玄凌親一親我的臉頰,低聲笑道:“總為旁的人擔心。什麼時候你給朕生一個白白胖胖的皇子才好。” 我推一推他,嘟噥道:“皇子才好,帝姬不好麼?” “只要是我們的孩子朕都喜歡。……唔,你推朕做什麼?” 我微微用力一掙,肩頭輕薄的衣衫已經松松的滑落了半邊,直露出半截雪白的肩膀,臂上籠著金鑲綠玉臂環,金金翠翠之間更顯得肌膚膩白似玉。他的嘴唇滾燙,貼在肌膚之上密密的熱。 我又窘又急,低聲道:“有人在外邊呢。” 玄凌“唔”了一聲,嘴唇蜿蜒在清冽的鎖骨上,“都被朕打發去午睡了,哪里有人?” 話音未落,衫上的紐子已被解開了大半,只覺得心跳得越來越急,道:“現在是白天……” 他輕笑一聲,卻不說話。我只得道:“天氣這樣熱,可要熱壞了呵……” 他抬起頭來,百忙中側頭舀一塊西瓜在嘴里喂到我口中。我含糊著說不出話來,身子一歪已倒在了榻上,散落一個的藍寶石蜻蜓頭花正硌在手臂下,有些生硬的疼。我伸手撥開,十指不自覺地抓緊了席子,再難完整地說出話來。 暈眩般的迷墮中微微舉眸,陽光隔著湘妃竹簾子斜斜的透進來,地磚上烙著一亙一亙深深淺淺的簾影,低低的呻吟和喘息之外,一室清涼,靜淡無聲。 起來已是近黃昏的時候了,見他雙目輕瞑,甯和地安睡,嘴角凝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像是在做什麼好夢。 悄然起身,理了理衣裳,坐在妝台前執著象牙梳子,有一下沒一下的梳著長發,不時含笑回首凝望一眼睡夢中的他。鏡中的人神形嬌慵,流慧勝波,羞暈彩霞,微垂螓首淺笑盈盈。 還未到掌燈時分,黃昏的余暉隔著簾子斜斜射進來,滿屋子的光影疏離,晦暗不明,像在迷夢的幻境里。 忽聽他喚一聲“莞莞”,語氣一如往日的溫柔繾綣。心里一跳,狐疑著回過頭去看他。遍尋深宮,只有我曾有過一個“莞”字,只是他從未這樣叫過我——“莞莞”。 他已經醒了,手臂枕在頸下,半枕半靠著靜靜看著我,目光中分明有著無盡的依戀繾綣,近乎癡怔的凝睇著對鏡梳妝的我。 勉強含笑道:“皇上又想起什麼新人了麼?對著臣妾喚別人的名字?”不由自主把梳子往妝台上一擱,盡量抑制著語氣中莫名的妒意,笑道:“不知是哪位姐妹叫做‘莞莞’的,皇上這樣念念不忘?” 他只這樣癡癡看著我,口中道:“莞莞,你的‘驚鴻舞’跳的那樣好,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恐怕梅妃再世也未能與你相較。” 一顆心放了下來,吃吃一笑:“幾天前的事了,不過一舞而已,四郎還這樣念念不忘。” 他起身緩步走過來,刮一下我的鼻子笑道:“醋勁這樣大,‘莞’可不是你的封號?” 自己也覺得是多心了,一扭身低頭道:“嬛嬛沒聽四郎這樣喚過,以為在喚旁人。” 妝台上的素白瓷瓶里供著幾枝新摘的蝴蝶堇,靜香細細。他扶著我的肩膀,隨手折一枝開得最盛的插在我鬢角,笑道:“真是孩子話,只有你和朕在這里,你以為朕在喚誰?” 我“撲哧”一笑,膩在他胸前道:“誰叫四郎突然這樣喚我,人家怎麼知道呢。” 他的聲音溫柔至極,“朕在云意殿第一次見你,你雖是依照禮節笑不露齒,又隔得那樣遠,但那容色莞爾,朕一見難忘。所以擬給你封號即是‘莞’,取其笑容明麗,美貌柔婉之意。” 我盈盈淺笑:“四郎過獎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