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麗貴嬪(2)
眉莊見機不對,往華妃身前一攔,道:“華妃娘娘三思,此刻出了什麼事還不清楚,娘娘應該把麗貴嬪送回她延禧宮中再急召太醫才是,怎的要先去宓秀宮?” 華妃緩了緩神色道:“麗貴嬪大失常態,不成體統。若是被她宮中妃嬪目睹,以後怎能掌一宮主位,還是本宮來照顧比較方便。” 眉莊道:“娘娘說的極是。但事出突然,嬪妾以為應要先命人去回皇上與皇後才是。” 華妃眉心微微一跳,見一干內監被眉莊埂在身後不能立即動手,大是不耐煩:“事從權宜。麗貴嬪如此情狀恐汙了帝後清聽。等下再去回報也不遲。”見眉莊仍是站立不退開,不由大是著惱,口氣也變得急促凌厲:“何況本宮一向助皇後協理六宮,惠嬪是覺得本宮無從權之力麼?!” 眉莊素來沉穩不愛生事,今日竟與後宮第一的寵妃華妃僵持,且大有不肯退讓的架勢,眾人都驚得呆了,一時間無人敢對麗貴嬪動手。華妃狠狠瞪一眼身邊的周甯海,周甯海方才回過神,一把捂了麗貴嬪的嘴不許她再出聲喊叫。 我暗暗著急,不知皇後趕來來不來得及,要不然,這一場功夫可算是白做了。眼下,也只得先拖住華妃多捱些時間等皇後到來,一旦麗貴嬪只身進了宓秀宮,可就大大棘手了! 眉莊朝我一使眼色,我站到眉莊身邊,道:“娘娘協理六宮嬪妾等怎敢置疑,只是麗貴嬪乃是一宮主位,茲事體大,實在應知會皇上皇後,以免事後皇上怪罪啊。” 華妃杏眼含怒,銀牙緊咬,冷冷道:“就算婉儀日日得見天顏聖眷優渥,也不用抬出皇上來壓本宮。婉儀與惠嬪這樣阻攔本宮,是要與本宮過不去麼?!” “娘娘此言嬪妾等惶恐萬分。並非嬪妾要與娘娘過不去,只是麗貴嬪言語中涉及嬪妾前時中毒之事,嬪妾不得不多此一舉。” 四周的靜像是波云詭譎,除了麗貴嬪被捂住嘴發出的嗚咽聲和霍霍的風聲,無人敢發出絲毫聲響。華妃怒目相對,情勢劍拔弩張,一觸即發。那寂靜許是片刻,我卻覺得分外漫長,華妃終于按捺不住,向左右斥道:“愣著作什麼!還不快把貴嬪帶走。”說罷就有人動手去扯麗貴嬪。 眼看就要阻攔不住,心下懊惱,這番心思算是白耗了。 遠遠聽見通報:“皇後娘娘鳳駕到——”只見前導的八盞鎏銀八寶明燈漸行漸近,由宮女內監簇擁著鳳輦疾步而至。我心頭一松,果然來了。 夜間風大,皇後仍是穿戴整齊端坐在鳳輦之上,更顯後宮之主的威勢。 華妃無奈,只得走上前兩步與我們一同屈膝行禮。皇後神態不見有絲毫不悅,只喚了我們起來,單刀直入問道:“好端端的,究竟麗貴嬪出了什麼事?” 華妃見皇後如此問,知道皇後已知曉此事,不能欺瞞,只好說:“麗貴嬪突發暴病,臣妾正想送她回宮召太醫診治。因為事出突然不及回稟皇後,望皇後見諒。”華妃定一定神,看著皇後道:“不過皇後娘娘消息也快,不過這些功夫就得了信兒趕不過來了,世蘭真是自愧不如。”說著狠狠剜了我一眼,我恍若不覺,只依禮站著。我和眉莊的事已經完成了,接下來的,就是皇後的份內之事了。 皇後點一點頭說:“既是突然,本宮怎會怪罪華妃你呢?何況……”皇後溫和一笑:“知曉後宮大小諸事並有得宜的處置本就是我這皇後分內之事。”皇後話語溫煦如和風,卻扣著自身尊貴壓著華妃一頭,華妃氣得臉色鐵青,卻無可反駁。 皇後說罷了下了鳳輦去瞧麗貴嬪,走近了“咦”一聲,蹙了眉頭道:“周甯海,你一個奴才怎麼敢捂了麗貴嬪的嘴,這以下犯上成什麼樣子!”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