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嬛 嬛(1)
十五、嬛嬛 天色尚未暗下來,敬事房的總領內監徐進良便來傳旨要我預備著侍寢,鳳鸞春恩車一早候在外頭,載我入了儀元殿的東室。宮車轆轆滾動在永巷石板上的的聲音讓我驀然想起了那個大雪的冬夜,一路引吭高歌春風得意的妙音娘子。不知怎的會突然想起這個因我而失寵的女子,她昔日的寵眷與得意,今時此刻不知她正過著何種難捱的日子,被皇帝厭棄的女子……縱然她驕橫無禮,心里仍是對她生出了一絲憐憫。這輛車,也是她昔日滿懷歡喜、期待與驕傲乘坐而去的,不過十數日間,乘坐在這輛鳳鸞春恩車上奉詔而去的人已經換成了我。心底微微抽一口涼氣,她是我的前車之鑒,今後無論何時何地哪怕寵冠後宮,謹慎與隱忍都是一條可保無虞之策。 芳若迎候在殿外,見了我忙上來攙扶,輕聲道:“皇上還在西室批閱奏折,即刻就好。請小主先去東室等候片刻。” 芳若引了我進東室便退了下去。獨自等了須臾,玄凌尚未來。一個人走了出去,西室燈火通明,因是禦書房的緣故,嬪妃等閑不能進去。我不敢冒失,只身走到儀元殿外,在朱紅盤龍通天柱邊止了步子。 月亮淺淺一鉤,月色卻極明,如水銀般直傾泄下來,整個紫奧城都如籠在淡淡水華之中。後宮之中,東西築攬雁、問星兩台,遙遙相對,是宮只最高之所。除此之外便是皇帝居住的儀元殿。站在殿前極目遠望,連綿的宮闕樓台如山巒重疊,起伏不絕。月光下所有宮閣殿宇的琉璃華瓦,粼粼如星光下的碧波爍爍。 殿前的玉蘭半開半合,形態甚是高潔優雅。夜風有些大,披散著的長發被風吹到了眼里迷了眼睛。于是輕喚槿汐:“去折一枝玉蘭來。” 是一折紫玉蘭,花梗堅硬而長,花苞初綻,亭亭如小荷,隨手用玉蘭松松把頭發挽起,發間就有了清淡迷離的香氣。風愈大,玉渦色的長衣裙裾無聲的飛起,衣裳被風吹得緊貼在身上,不由得舉起寬大的袖子掩了掩。 聽見玄凌走到身邊,“春日夜里還有些涼,別站在風口上。隨朕進去。”又笑一笑,“朕給你預備了樣東西。” 微感好奇,進了東室,見桌上擱著一碗熱騰騰的餃子。玄凌與我一同坐下,向我道:“餓不餓?朕叫人預備了點心給你。” 看上去味道似乎很好,卻只有一碗,看著玄凌讓道:“臣妾不餓。皇上先用吧。” “朕已在西室用過了,你且嘗嘗合不合口。” 依言咬了一口,不由得蹙眉吐了出來,推開碗道:“生的。” 玄凌聞言笑得促狹而曖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方才醒悟過來是上了他的當,羞急之下輕輕啐了他一口,賭氣扭轉了身子。玄凌起身走至我身前,又扭了身子不看他,如此幾次,自己也覺得不成樣子,兀自低了頭。他俯下腰身看我,輕笑道:“朕的莞卿生起氣來更叫人覺得可愛可憐。” 我低聲道:“皇上戲弄臣妾。” “好了好了。”他輕拍我的背,“朕並非存心戲弄你。這一碗餃子合該昨晚就讓你嘗了,朕聽聞民間嫁娶這是不可或缺的。宮里有規矩拘著,朕雖不能一一為你辦來,能辦的自然也全替你辦了。” 想起早上的“撒帳”,心里感動,身子依向他輕輕道:“皇上這樣待臣妾……”心中最深處瞬間軟弱,再說不下去,只靜靜依著他。 他的聲音漸漸失了玩笑的意味,微有沉意,“朕那日在上林苑里第一次見你,你獨自站在那杏花天影里,那種淡然清遠的樣子,仿佛這宮里種種的紛擾人事都與你無干,只你一人遺世獨立。” 我低低道:“臣妾沒有那樣好。宮中不乏麗色才德兼備的人,臣妾遠遠不及。” “何必要和旁人比,甄嬛即是甄嬛,那才是最好的。”面前這長身玉立的男子,明黃天子錦衣,眉目清俊,眼中頗有剛毅之色,可是話語中摯誠至深,竟讓人毫無招架之力。 我抬頭看著他,他亦瞧著我,他的目光出神卻又入神,那迷離的流光,滑動的溢彩,直叫人要一頭紮進去。不知這樣對視了多久,他的手輕輕撫上我的發際,緩緩滑落下去碰到那枝紫玉蘭,微笑道:“好別致。”話語間已拔下了那枝玉蘭放在桌上,長發如瀑滑落。他唇齒間溫熱的氣息越來越近…… 七夜,一連七夜,鳳鸞春恩車如時停留在棠梨宮門前,載著我去往儀元殿東室。玄凌待我極是溫柔,用那樣柔和的眼神看我,仿若凝了一池太液春水,清晰的倒映出我的影子。龍涎香細細,似乎要透進骨髓肌理中去。 接連召幸七日是從未有過的事,即便盛寵如華妃,皇帝也從未連續召幸三日以上。如是,後宮之中人盡皆知,新晉的莞嬪分外得寵,已是皇帝跟前炙手可熱的人了。于是巴結趨奉更甚,連我身邊的宮人也格外被人另眼相待,只是他們早已得了我嚴誡,半分驕色也不敢露。 第七日上,循例去給皇後請安。那日嬪妃去的整齊,雖不至于遲了,但到的時候大半嬪妃已在,終是覺得不好意思。依禮見過,守著自己的位次坐下與眾嬪妃寒暄了幾句,不過片刻,也就散了。 眉莊與我一同攜了手回去。才出鳳儀宮,見華妃與麗貴嬪緩緩走在前面,于是請了安見過。華妃吩咐了起來,麗貴嬪道:“莞嬪妹妹給皇後娘娘請安一向早得很,今日怎麼卻遲了,當真是希罕。” 微感窘迫,含笑道:“眾位姐姐勤勉,是妹妹懶怠了。” 麗貴嬪冷冷一笑:“倒不敢說是莞嬪妹妹你懶怠——連日伺候聖駕難免勞累,哪里像我們這些人不用侍駕那樣清閑。” 心頭一惱,紫漲了臉。這個麗貴嬪說話這樣露骨,半分忌諱也沒有。若只一味忍讓益發興得她無所顧忌。于是慢里斯條道:“貴嬪姐姐侍奉聖駕已久,可知非禮勿言四字。” 麗貴嬪臉色一沉便要發作,我笑道:“妹妹入宮不久,凡事都不太懂得。若是言語有失,還望貴嬪姐姐大度,莫要見怪。”麗貴嬪看一眼華妃,終究不敢在她面前太過出言不遜,只得忍氣勉強一笑。 華妃在一旁聽了只作不聞,向眉莊道:“惠嬪近來也清閑的很,不知有沒有空替本宮抄錄一卷《女論語》(1),也好時時提醒後宮諸人恪守女范,謹言慎行。” 眉莊順從道:“娘娘吩咐,妹妹怎會不從。只不知娘娘什麼時候要。” 華妃以手撫一下臉頰,似乎是沉思,半晌方道:“也不急,你且慢慢抄錄。本宮若是要了自會命人去取。”說著看看眉莊道:“惠嬪似乎清減了些,可是因為皇上最近沒召你的緣故。” 眉莊大窘,仍維持著儀態道:“華妃娘娘見笑了,不過是冬日略微豐腴,如今衣裳又穿得少才顯得瘦些罷了。” 華妃輕輕一笑,麗色頓生,徐徐道:“原來如此。惠嬪與莞嬪一向交好。本宮還以為這一廂莞嬪聖恩優隆,惠嬪心里不自在的緣故呢。”說著又向我道:“莞嬪聰敏美貌,得皇上眷顧也是情理中事。”她話鋒一轉,“旁人也就罷了,莞嬪既與惠嬪情同姐妹,怎的忘了專寵之余也該分一杯羹給自己的姐妹,要不然可是連管夫人和趙子兒(2)也不如了。” 華妃話中機鋒已是咄咄逼人了。不知眉莊是否也因我得寵的緣故生了不滿,不由得抬眼去看她,正巧眉莊也朝我看過來,兩人互視一眼,俱知華妃蓄意挑撥,彼此頓時心意了然,溫然一笑。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