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倚梅雪夜(3)
那人的腳步卻是漸漸地靠近,隱約可見石青色寶藍蛟龍出海紋樣的靴子,隔著幾叢梅樹停了腳步再無聲息。他的語氣頗有嚴厲之意:“再不出聲,我便讓人把整個倚梅園翻了過來。” 我立住不動,雙手蜷握,只覺得渾身凍得有些僵住,隔著花影看見一抹銀灰色衣角與我相距不遠,上面的團龍密紋隱約可見,心中更是驚駭,忽地回頭看見園子的小門後閃過一色翠綠的宮女衣裝,靈機一動道:“奴婢是倚梅園的宮女,出來祈福的,不想擾了尊駕,請恕罪。” 那人又問:“你念過書麼?叫什麼名字?”我心下不由得惶恐,定了定神道:“奴婢賤名,恐汙了尊耳。” 聽他又近了幾步,急聲道:“你別過來——我的鞋襪濕了,在換呢。”那人果然止了腳步,久久聽不到他再開口說話,過了須臾,聽他的腳步聲漸漸望別處走了,再無半點動靜,這才回神過來,一顆心狂跳得仿佛要蹦出腔子,趕忙拾起風燈摸著黑急急跑了出去,仿佛身後老有人跟著追過來一般驚怕,踩著一路碎冰折過漫長的永巷跑回了棠梨宮。 槿汐浣碧一干人見我魂不守舍地進來,跑得珠釵松散,鬢發皆亂,不由得驚得面面相覷,連聲問:“小主怎麼了?” 浣碧眼疾手快地斟了茶上來,我一口喝下,才緩過氣道:“永巷的雪垛旁邊窩著兩只貓,也不知是誰養的,一下子撲到我身上來,真真是嚇壞人!” 流朱微笑道:“小姐自小就怕貓,一下子見了兩只,可不是要受驚嚇了。”又揚聲喚道:“佩兒,煎一劑濃濃的姜湯來,給貴人祛風壓驚。”佩兒一迭聲應了下去。 槿汐道:“宮中女眷素來愛養貓的,那些貓性子又野,小主身子金貴可要小心。”又問:“小主可許下願了?” 我點點頭:“許了三個呢。可不知滿天神佛是否會怪我貪婪?” 槿汐端端正正行了個大禮,笑容滿面地說:“恭喜小主,常言說‘貓帶吉運’。小主許完願便撞見了兩只貓,可不是心願一定得償的吉兆呢。” 我微微一笑:“什麼不好的到了你們嘴里都是好的。如真能了我這些心願,被它嚇一嚇又有何妨呢。”說著讓晶清端了水來,重新為我勻面挽髻,換了衣裳坐下打馬吊。 心思一定下來,心下不免狐疑。今日後宮夜宴,並沒有宴請外臣公戚。除了皇上以外再沒有別的男子能出入後宮。腦中忽然浮現那雙石青色寶藍蛟龍出海紋樣的靴子……銀灰色團龍密紋的衣角。心下陡然一驚,團龍密紋乃是上用的圖紋,等閑親王也不得擅用,莫非倚梅園中的那人……萬幸自己脫身得快,否則入宮以來這一番韜晦之計便是白費心思了。槿汐和小允子察言觀色,見我有些懶懶的,故意連著輸了幾把哄我開心。我推說身子有些不爽快,先回了房中。槿汐跟了進來為我卸妝。 我閑閑問道:“今日後宮夜宴,皇上皇後可曾請了他人來?” 槿汐道:“按慣例,幾位王爺也會來。”我輕輕“哦”了一聲。 槿汐口中的王爺是先皇的大皇子岐山王玄洵、三皇子汝南王玄濟、六皇子清河王玄清和九皇子平陽王玄汾。先皇七子二女。五皇子、七皇子和八皇女早薨。 皇帝玄凌排行第四,與二皇女真甯長公主俱是當今太後所出。 岐山王玄洵乃宜妃也就是現在的欽仁太妃所出,雖是長子,但個性庸懦,碌碌無為,只求做一名安享榮華的親王。 襄城王玄濟乃玉厄夫人所出,玉厄夫人是博陵侯幼妹,隆慶十年博陵侯謀反,玉厄夫人深受牽連,無寵郁郁而死。玄濟天生臂力過人,勇武善戰,但是性格狷介,不為先皇所喜,一直到先皇死後才得了襄城王的封號,如今南征北戰,立下不少軍功,甚得玄凌的倚重。 清河王玄清聰穎慧捷,又因其母妃舒貴妃的緣故,自幼甚得皇帝鍾愛,數次有立他為太子的意思,只因舒貴妃的出身著實為世人所詬病,群臣一齊反對,只好不了了之。先帝駕崩之後舒貴妃自請出家,玄清便由素來與舒貴妃交好的琳妃也就是當今的太後撫養長大,與玄凌如同一母同胞,感情甚是厚密。玄清閑云野鶴,精于六藝,卻獨獨不愛政事,整日與詩書為伴,器樂為伍,笛聲更是京中一絕,人稱“自在王爺。” 平陽王玄汾是先皇幼子,如今才滿十三歲。生母恩嬪出身卑微,曾是繡院一名針線上的織補宮女,先皇薨逝後雖進封了順陳太妃,平陽王卻是自小由五皇子的母親莊和太妃撫養長大。 我默默聽著,心中總是像缺了什麼似的不安甯,只得先睡了。眾人也散了下去。迷迷糊糊睡到半夜間,我突然驚覺地坐起身來,身體猛然帶起的氣流激蕩起錦帳,我想到了一樣讓我不安的東西——小像! 注釋: (1)出自“白頭宮女在,閑坐話玄宗。”形容宮中女子的淒涼歲月。 (2)出自唐·崔道融《梅花》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