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很有愛的BOSS們 第八十八章 援軍令,跨越位面的強大援軍

BOSS隊中盡是梟雄梟雌,行事雖不乏穩重,但梟雄這種生物或多或少都有些賭徒性情。

而至尊紅顏隊又是魔女的一言堂,以丫頭的性格,賭性絕不遜于BOSS隊的梟雄魔頭們。

所以這次頗具不確定性因素,看上去極其冒險的賭博行動,在提出之後,竟是全員通過,無一人反對。

當然,這次行動很大程度上,也是拜褻瀆隊的“大預言術”的壓力所賜。

若不是那恐怖的大預言術,讓很有愛的BOSS們和至尊紅顏隊的輪迴戰士們,感受到了那幾乎無法抵擋的可怕壓力,大伙兒絕對不會放棄地利,進行如此冒險的主動出擊。

沒辦法,褻瀆隊等得起,楚河和的兩支隊伍卻等不起。

不主動出擊,若等到褻瀆隊的大預言術恢複了,那BOSS隊和至尊紅顏隊就只能在溫泉關為斯巴達人陪葬了!

為保險起見,兩隊從那小路迂回時,甚至沒有動用飛行技能,純粹以超人的體質打底,憑兩條腿趕路,以免能量波動被人察覺----

這雖說有點過于小心謹慎之嫌,但古話說得好,小心駛得萬年船。

面對褻瀆隊這等輪迴第十強隊,無論如何小心都不過分。以兩隊輪迴戰士的腳力,即便不使用任何技能,且在中途稍作休息,也只需十多個小時就能迂回至波斯大營。

那帶路的畸形兒本來是走不快的,但有人扶持就不同了。

龍三與酋長挾著畸形兒走得飛快,即使帶著一個大活人趕路,也不會令體質超人的輪迴戰士感到疲累。

一路上。眾人很少交談。

便連話最多的藍胖子,都保持著相當大的克制,能不出聲便盡量不出聲。

楚河雖是與三個老婆走在一起,卻也沒有利用這時機與仨妞曖昧。

彼此之間最多以眼神、手勢交流一二。

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然亮了。

大半夜地跋涉過後,這一段路已是走了三分之一。

眾人稍事休息,補充了能量便繼續趕路。上路之前,已是換上了波斯聯軍的軍服。

波斯軍隊成分過于複雜,軍服也是五花八門。楚河他們雖然未曾事先准備波斯聯軍的軍服,但波斯艦隊在颶風海嘯中遇襲時傷亡極重,不少尸體都被沖到了岸邊。

斯巴達人以波斯士兵的尸體和著泥沙、石塊壘起歎息之牆,楚河他們也不嫌髒,臨出發前從尸體上剝了不少軍服備用。

兩支隊伍中帥哥靚女極多。並不利用潛入。

但容易術乃是比較基礎地能力,很多輪迴戰士都各有改變相貌的方法。

在臉上稍作裝扮,美女也能變成相貌平庸的男子。

便是藍胖子這等極難易容、身材相貌過于個性的怪物。即使不作絲毫改裝,也不怕特殊的相貌會暴露身份。

在那波斯大營當中,各種匪夷所思的魔怪還少了嗎?

倒是楚歌笑、石念楚這兩個小孩有點礙眼。

雖說能改扮成大人相貌的侏儒。但是……波斯軍中貌似沒有矮人族或者侏儒族,只能讓他倆扮成侏儒法師了。

BOSS隊和至尊紅顏隊抓緊時間趕路時,溫泉關方向卻已經開戰了。

最寬處還不到14米的溫泉關隘口,斯巴達人在此處築起了歎息之牆。

騎兵、戰車在這種地形上毫無用武之地,鋪天蓋地的弓箭也只能徒勞地射中崖壁和地面,只用極少數箭矢能射到斯巴達人頭頂,卻被他們用盾牌輕松擋下。

奴隸軍在波斯監軍地皮鞭和砍刀上亂哄哄地沖向隘口,如潮水一般拍擊在斯巴達方陣上,濺起陣陣血紅的浪花之後,留下遍地的尸體和殘肢斷臂。又如潮水一般退去……

進攻、後退,再攻、再退……波斯地奴隸炮灰們徒勞地持續著這一絕望的過程,被毫不憐惜他們生命的波斯人一波接一波地送上戰場。

對波斯人來說,這些炮灰軍團就是消耗斯巴達人精神和體力地消耗品,死上一百萬也不值得心疼。

但是,斯巴達人的精神和體力超乎想象地頑強。

他們持續不斷地承受著波斯軍團的進攻,仿佛割草一般收割著奴隸士兵們的生命。

一千人倒下了,一萬人倒下了。兩萬人也倒下了……斯巴達人的精神和體力卻沒有絲毫地消耗。他們依舊保持著那令人驚歎和恐懼的殺人效率!

波斯人的第一次攻勢,一直從太陽剛剛升起時持續到午後。

超過五萬的奴隸軍團被趕上了戰場。最後能活著回去的還不到一千人。

但波斯人並未就此停下攻勢,又一群由數個游牧民族組成的軍團被趕到了溫泉關前方,在軍官地指揮下再一次准備發起進攻。

在距溫泉關隘口近千米的某處沙灘上,褻瀆隊那位干枯得有如骷髏的老法師德里斯克,正在穿著銀色板甲的羅馬里奧保護下,站在那群由游牧民族組成的軍團後方,遠遠觀察著溫泉關隘

“昨天他們還挺沖動的,今天怎麼就一點動靜都沒有呢?”

羅馬里奧摸著下巴喃喃自語。

這兩位已經在這個位置觀察了整整一個上午了。

直到現在,他們還沒看到對立陣營的兩支輪迴戰隊發動一次反擊。

德里斯克嘶聲笑道:

“昨天那種情形,斯巴達人只能看著,無法趁勢攻擊。所以那兩支輪迴戰隊只能自己進攻。而今天,卻是斯巴達人表演的時間。如果沒有特殊情況,對面地輪迴戰士可能不會出手。”

像是笑得岔了氣,德里斯克猛烈地干咳了一陣。蒼白如紙地老臉咳至通紅。

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老法師吐了一口帶血的唾沫,又嘶聲笑道:

“正好陣前地尸體也夠多了,是時候火力偵察一下了……”

說罷。他以晦澀地語調,邪惡的語氣吟誦起咒語。

伴隨著那邪異的咒語,斯巴達人陣前堆積如山的尸體紛紛聳動起來,不多時便有上萬具完整地尸體骨肉分離,形成一片白森森的骸骨。

然後,那些骷髏便手持刀槍站了起來,黑森森的眼窩內閃爍著幽幽魂火,向著斯巴達方陣緩緩逼近。

咔巴……咔嚓……

骷髏們骨頭的摩擦聲,聯連了一片死亡的交響樂。

那一片猶掛著絲絲血肉的白骨森林。令人望而生畏!

正准備進攻的波斯軍隊停了下來,驚駭交加地看著那一片白骨軍團。

這種詭異的情形,便是在大營內見慣魔物的波斯士兵們也給震懾住了。

面對這等詭異可怖地情形。天不怕地不怕的斯巴達人卻是絲毫不見驚慌。

列奧尼達斯望著逼近的骷髏們啐了一口,冷哼道:

“斯巴達們!將這些丑陋地骨頭砸碎了熬湯喝吧!”

他身邊那位最勇敢的將軍哈哈大笑:

“這麼多骨頭,要是都用來熬湯的話。足夠我們喝上好幾個月了!”

斯巴達們哈哈大笑,笑聲中前排地斯巴達們堅起盾牌,向著逼近的骷髏們推去……

可惜,海一樣的骷髏群並沒有讓斯巴達們繼續表演他們可怕的戰爭技藝。

亡靈魔法激活了關隘前由青璿布置下的破邪陣法!

分列八方的八道光柱沖天而起,于空中形成一個一個巨大的八卦圖。

八卦圖中央的陰陽太極魚緩緩地旋轉著,灑下一片耀眼的白芒。

在白芒照耀下,骸骨海洋一般的萬余骷髏兵身上同時冒出青煙,頃刻之間土崩瓦解,嘩啦啦地散成了一地枯骨!

眼瞧著骷髏兵突然潰滅,列奧尼達斯遺憾地聳了聳肩:

“看來東方的傭兵朋友們不願意把這個表演的機會讓給我們了。”

他的將軍也遺憾地咂了咂嘴:

“骨頭都枯了。枯骨是沒有熬湯的價值的。”

“老家伙,你的法術不行啊!”

羅馬里奧撇了撇嘴:

“骷髏兵看上去威風,實際上卻是不堪一擊……”

“嘿,輕松摧毀了我的骷髏兵,果然有兩下子。”

德里斯克嘎嘎一笑,毫不介意地說道:

“不過,對一個亡靈魔法大師來說,將新鮮尸體轉化成骷髏兵只是基礎而已……慢慢來。不用著急。我今天准備了很多花樣兒呢!”

說罷,他沖著遠方遙遙一指。斯巴達方陣前地十多具殘破地尸體猛然膨脹,然後轟然爆炸!

尸爆術!

尸體爆炸時的沖擊波,將地面轟得碎石飛濺,地上呈現出十多個半米深地大坑。

從爆炸的尸身上濺出黑色汁液剛一落地,便將地面、山石腐蝕得青煙直冒,頃刻之間便腐蝕出一指深的孔洞!

而濺到斯巴達戰士們盾牌上的黑色汁,更是輕松將他們的盾牌融穿----

但出乎德里斯克意料的是,那腐蝕性極強的黑色汁液,即使濺到斯巴達人裸露的皮膚上,卻也無法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連表皮都無法蝕穿!

“果然如此……”

德里斯克喃喃道:

“大力神海格里斯的後代,受到新任戰神奎托斯護佑的斯巴達人……即使沒有魔法能力,其魔法抗性卻也不是一般地高啊!尸爆術都無法傷害他們嗎?難道只能使用物理攻擊?”

說罷,他又低聲吟唱出一段咒語,一排十枝骨矛在他面前浮現,然後向著千米之外的斯巴達方陣電射而去!

“老家伙,你的位置要暴露了!”羅馬里奧提醒道。

“不是有你在這里嗎?”老家伙毫不在意。

那十枝骨矛瞬息之間便射至斯巴達方陣前。輕松洞穿了前排十名戰士破爛的盾牌,又截斷了他們用來攔截的長矛,最後才被他們地短劍勉強擋了下來!

那十名戰士雖然在最後關頭用短劍擋飛了骨矛,但骨矛上強橫的沖擊力。卻讓力大無窮的斯巴達戰士虎口迸裂,小臂酸痛!

“卑鄙的偷襲者!”列奧尼達斯虎吼一聲,猛地將手中地短矛擲出!

那短矛剛一脫手,便突破了音速,鋒利的矛尖擠出轟鳴的音爆,矛頭已被空氣摩擦得變成了紅色,尖頭赫然已經被音爆和高溫磨禿!

但矛尖雖已禿掉,可任何人都不敢輕視這足以穿金洞石的一記飛矛!

音速飛矛僅用了不到三秒便已跨越千米的距離,急襲德里斯克!

亡靈法師看上去骨瘦如材。但是得到輪迴強化的體質卻並不虛弱。不過亡靈魔法對他多少有些影響,以他的反應速度,卻是不及避開這記飛矛了!

所幸有羅馬里奧護在他身邊。

在飛矛襲來之時。羅馬里奧及時召出了一面銀色的大盾,擋在德里斯克身前。

轟然巨響聲中,飛矛狠狠地撞上大盾。從矛尖至矛尾一寸寸迸成碎片。

而那面大盾,也在擋住飛矛之後瞬間失去了銀亮的光澤,變成了一面毫不起眼地黝黑鐵盾!

羅馬里奧面色一變:

“攻擊力度超過S級!老家伙,我們必須換位置了!”

說罷,他收起盾牌,一把抓住德里斯克,撒腿就跑。

“剛才擲出那一記飛矛的絕對是斯巴達國王!”

他邊跑邊急促地說道:

“我這面盾牌補滿聖力之後,能連續擋下十次能量強度達到雙A級的攻擊,可是對方這一記投矛就令盾中地能量消耗一空……該死的,又得花費大量積分充能了!你這老不死的。充能地積分必須由你支付!誰讓你好死不死地去惹列奧尼達斯的!”

德里斯克任由羅馬里奧拉著他跑,嘴里怪笑不停:

“放心,我的騎士,我會替你付錢的。不過我認為剛才那火力偵察的收獲,絕對值回你那面盾牌的消耗。至少,我們知道了列奧尼達斯含怒一擊的能量強度……”

羅馬里奧悶哼一聲:

“這個還需要試探嗎?列奧尼達斯身為斯巴達國王,理所當然是S級強人!我們的任務是試探對方輪迴戰士的能力,結果你忙活了半天。也就探出對方擁有瞬間滅殺上萬骷髏兵的法術而已……”

“不著急。不著急……”德里斯克停住腳步:

“這個位置已經足夠安全了,列奧尼達斯暫時找不到我們地。而且。我不會輕易使用會暴露位置的法術了……嘿嘿嘿嘿,我們的時間很充足,可以慢慢地試……唔,下個法術用什麼好呢?骷髏兵召喚用處不大……那就給我……”

說到這里,他又吟唱起咒語。

伴隨著他的吟唱,溫泉關隘口前方遍地的鮮血彙積成一個巨大的六芒星陣。

過不多時,那六芒星陣上便冒出鮮豔的血光,隨後道白骨和黑煙組成的大門自六芒星陣中緩緩浮現。

當白骨大門成形後,伴隨著一陣暗啞邪異地嘶鳴,一頭通體火紅,鼻孔噴煙,四蹄踩火地巨大夢魘自門中奔出。夢魘背上,馱著一個全身黑甲的黑騎士!

德里斯克滿意地笑了:

“強大地黑騎士,就算是克制黑暗能量的聖騎士,也不敢輕視哦!”

羅馬里奧輕蔑地哼哼兩聲,冷笑道:“我只用一只手,就能將那條廢材打回地獄!你覺得那種東西會給列奧尼達斯帶來麻煩?”

德里斯克笑道:

“哈哈,我的騎士,你的能量天生克制黑騎士,你與黑騎士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上的生物。但是……列奧尼達斯就算比你強。也不會擁有你那種克制黑暗、邪惡的能量啊!好好瞧著吧,我的黑騎士絕對能……”

他地話嘎然而止,就像是被拔掉了源的收音機。

他瞪大雙眼,眼珠子仿佛要凸出眼眶一般。以難以置信地眼神,看著溫泉關方向。

方才那騎著夢魘,手持騎槍,威風凜凜的黑騎士,此刻已經徹底完蛋了!

下手的,還是那個滅掉了骷髏兵集團地八卦圖!

當黑騎士從白骨門中沖出來之後,那在滅掉骷髏兵之後,本已消失掉的八卦圖再度在空中出現,灑下耀眼的白芒。將黑騎士和他座下的夢魘生生蒸發掉了!

“這……”德里斯克嘴角抽搐:

“召喚物居然完全沒有用武之地……”

羅馬里奧嘲笑道:

“老家伙,我對你說過多少次,法術並不是掌握得越多越好。與其學那麼多派不上用場的法術。倒不如把最適合自己的少數法術完全掌握,充分挖掘其潛能……

“你看看,我說的沒錯吧?人家來來去去就用那一招。輕松搞定你的召喚魔法。你就算是召出骨龍、炎魔什麼的都沒用,照樣會被那個奇怪地圖案蒸發掉!”

德里斯克鎮定下來,咂了咂干癟的嘴巴,說道:

“看樣子,我是不適合在這里進行火力偵察了。我的法術傾向性太明顯,對方很容易將我地法術克制住。我們回去吧,請隊長換人。最好……讓擅長元素魔法的家伙們來試探。”

羅馬里奧斜了他一眼:

“老家伙,你連十分之一的本領都沒使出來,就這麼輕易地退回去啦?這可不像是你地為人喲!”

德里斯克嘎嘎一笑:

“只有你一個守護在我身邊,我對此並不是很放心啊!列奧尼達斯就已經能對我構成威脅了。敵人中間又有能克制我的召喚物的施法者……

“如果他們冒險傾巢而出,向我們發動突然襲擊……嘿嘿,我可不相信你能保住我的性命啊!回去吧,在艾瑞婭隊長恢複之前,大仗是打不起來的。意思一下就夠了……”

羅馬里奧開始還不想就這麼回去,但他轉念一想,昨天那兩支輪迴小隊簡直就像瘋了一樣,那麼輕易就暴露了好些人能力。明顯就是沒什麼團戰經驗。不知道常規團戰方式的菜鳥。

這些菜鳥固然會因經驗問題犯下許多幼稚的錯誤,但正因為他們夠稚嫩。所以他們常常不按常理出牌,做出某些出人意料的瘋狂舉動---

比如說,在還沒探清敵人的底牌時,就傾巢而出,不要命地作孤注一擲的生死決戰!

“我可不想被瘋子突襲……”

心下嘀咕一句,羅馬里奧便放棄了繼續火力偵察地打算,與德里斯克一起回去找隊長複命去了。

正因如此,這兩人並未發現BOSS隊與至尊紅顏隊的主力已經不在溫泉關了。

而列奧尼達斯的強勢,以及青璿預先布置下的陣法,則更令羅馬里奧和德里斯克判斷失誤!

當羅里尼奧和德里斯克向艾瑞婭彙報了今天的戰況之後,艾瑞婭卻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淡淡地哦了一聲,說了一句:“知道了。火力偵察的事,明天再繼續吧。”就不再關心戰事了。

褻瀆隊其余的隊員們也都留在各自的帳蓬里,或休息,或修煉,除了注意保護艾瑞婭之外,就什麼都不再關注。

其實,盡管隊長艾瑞婭一再提示隊員們要小心謹慎,但褻瀆隊地隊員們自打察覺出對方地兩支團隊屬于菜鳥弱隊時,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大意放松。

在他們看來,團滅這兩只弱隊是理所當然的事:

只要隊長地法術一恢複,他們就能輕松摧毀溫泉關,將斯巴達人連同兩只菜鳥弱隊一起,消滅得干乾淨淨!

甚至連艾瑞婭自己,潛意識中也沒把兩支敵對團隊放在心上。嘴上說要小心謹慎,心里卻也覺得這回是贏定了。

褻瀆隊尚未意識到。他們已被一群不按常理出牌的菜鳥們算計上了!

自艾瑞婭學得大預言術以來,無論是普通任務還是團戰任務,褻瀆隊還未曾輸過一陣。

大預言術給褻瀆隊帶來強大的實力,但同樣也令他們對這個逆天神術產生了相當大的依賴-

具體表現在。在艾瑞婭恢複之前,褻瀆隊的所有人都不打算與對方兩支團隊開戰。

在“大預言術”出現之後,褻瀆隊地隊員們漸漸開始追求完勝,追求“零傷亡”戰法,沒人願意與敵人兩敗俱傷。

褻瀆隊的隊員們沒有意識到,他們在“大預言術”的庇護下,已經漸漸失去了那在輪迴中最為重要的,永不言退、甚至不惜以命換命地拼搏精神!

唯一還保留著這種精神的“海皇”卻被隊友們視為白癡,且在一開始就給楚河干掉了。

而到了這個時候。被褻瀆隊視為菜鳥弱隊的楚河、等人,已經走完了最後的一段路程,在將那斯巴達畸形兒解決之後。已順利混進了波斯大營!

今天一戰,波斯大軍戰死數萬人,帳蓬空出了不少。

楚河等人隨意地找了幾座相鄰的帳蓬住了進去。居然也沒人來管他們。

事實上,人數達到誇張的五百萬人的大軍團,能將士兵順利地送上戰場,就已經是波斯人能做到的極限了。

大營之中,簡直是混亂無比。

除了薜西斯的王帳,和一些重要地將軍、首領之外,別的地方根本不存在任何防范。

就連乞丐都可能混進大營里,偷套軍服、武器冒充士兵。

如果不是這里是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的希臘,就算逃走,也會被當地人抓去做奴隸。那些被強迫來參戰地奴隸士兵說不定已經逃散大半了。

“早知道根本沒必要繞那麼大一圈兒搞迂回了。”

藍胖子一邊啃著燒雞一邊發著牢騷:

“波斯大營完全就是不設防嘛!”

“波斯人防不著咱們,褻瀆隊防得著啊!”雄老爺子老神在在地說道:

“咱們既然冒險出擊,就得加倍小心。就算褻瀆隊沒做任何防范,咱們自己該做的准備,還是得一絲不苟地做好。怎麼都不能把成功的希望,寄托在敵人犯錯誤上吧?”

楚河挑出大拇指,贊道:還是雄老爺子穩重!甭管敵人怎麼想,咱地原則就是踏踏實實地做好一切准備。”

說罷。他瞪了藍胖子一眼:

“學著點。你不僅僅是個打手,有機會也得獨當一面的!”

“哥們兒。我獨當一面很多年了!”胖子反瞪楚河:

“你和你老婆們不在家的時候,家里的基業可是我跟你石家岳丈一手撐起來的!”

“可是你練天魔功把腦子練壞了啊!”楚河痛心疾首地說道:

“天魔功確實是越練越能打,可大部分也都是越練越難看,越練越笨蛋……你看那紂王、董卓、李元吉什麼的,又哪個練天魔功練聰明了?不都變成只知道蠻干的莽夫啦?”

藍胖子冷哼一聲:

“想我藍天錘乃天縱之材,便連諸葛孔明、司馬仲達都不是我的敵手,怎可能把腦子練壞?河子,我知道你嫉妒我的智慧,我不會怪你的。誰讓我們是兄弟呢?唉,只是……人生真是寂寞啊,越天才便越孤獨。縱然天姿蓋世,又有誰,能做我地知音呢?

“人生,寂寞如雪……知音,知音何在?知音何在……啊!知音何在……”

說話間,他用憂郁而寂寞的眼神,深情款款地看著迪妮莎,不斷地用詠歎調歎息著,極力想引起她的注意……

可惜,迪妮莎完全無視了胖子的表演,靠在插在地上的大劍劍背上睡著了……

不僅迪妮莎睡了過去。青璿抱著石念楚,母女倆縮在角落里睡得香甜。小暄暄抱著兒子楚歌笑,倚在楚河的肩膀上打起了盹兒。

其余人等,除了放哨的老兵李云飛和喋喋不休地藍胖子之外。一個接一個地睡了過去,抓緊時間調整狀態,准備在今晚大鬧一場……

“唉……”藍胖子無奈地低歎一聲,憂郁地搖了搖頭:

“人生……真是寂寞啊……”

說罷,他也睡了過去,頃刻之間便有呼嚕聲響起……

不知不覺,已是天黑。

第一天地戰斗在太陽落山時便結束了。晚飯過後,當天色全黑,月亮升起之後。波斯大營漸漸安靜下來。

除了少數夠資格在晚上點燈地將領的營帳,百里連營之中大部分地營帳***已滅。

士兵們已陷入沉睡,只有少量的巡邏隊打著火把在營地間穿梭。心不在焉地執行著夜間巡邏的任務。

當然,巡邏隊最重要的任務是抓逃兵,而不是提防敵人夜襲偷營。

在波斯人看來。攏共才三百人的斯巴達守軍,是不存在夜襲能力的。

夜深了。

凌晨一點左右,百里連營某處的一座帳蓬中,BOSS隊和至尊紅顏隊的輪迴戰士們已從沉睡中醒來,無論精神還是體力都已經調整到了最佳狀態。

“准備好了嗎?”楚河目光炯炯地看著戰友們。

所有人都點了點頭,魯莽的團戰菜鳥們,已為今晚地冒險行動,作足了充分准備。

楚河亮出雪亮的白牙,臉上綻出一抹怪異的笑,輕聲宣布道:

“第一階段作戰開始!”

然後便見小貂MM取出兩枚木質令牌。來到帳蓬之外,輕喝一聲:“援軍令!”

說話間,她將手中兩枚令牌分向左右拋出。

那兩枚令牌上綻出幽暗光芒,形成兩個圓形地巨大空間門。當空間門出現之後,兩邊各步出一位身形魁梧的英俊男子。

左邊那人,身高一米九,身披銀色戰甲,額上發箍間紮著兩根長長的稚尾。手執方天畫戟。

右邊那人。身高兩米有余,身著華麗戰甲。額上發箍間亦有兩根長長地稚尾,手指方天畫戟!

“小嬋,我來了!”

“嬋兒,我來了!”

兩位相貌有著九分相似的美男子異口同聲地說道。

然後,這兩位彼此發現了對方的存在,四道凌厲的目光在空氣中交織,綻出耀眼的火花!

“呂布,呂奉先,未請教?”右邊那兩米有余的美男子聲線低沉地說道。

“巧了,某也是呂布,呂奉先!”左邊那一米九的美男子傲然道。

嗯,這兩位都是呂布,不過一個三國戰記里的戰魂呂布,另一位卻是誅天魔董卓那一戰時,遇上的精通“紫雷九擊”的呂布!

三國戰記里地戰魂呂布,毫無疑問乃是貂蟬的男人。而另一個三國位面的呂布,跟小貂M也有點小曖昧!

“這是……”至尊紅顏隊的同志們目瞪口呆地看著兩位正彼此看不順眼的呂布,一時間無言以對。

“這就是我們最大的底牌,援軍令的威力!”楚河微笑道:

“貂蟬的老家之中,頗多神奇地道具。我們在了解到本次任務是團戰之後,到貂蟬地老家呆了好久,搜集到了足夠多的援軍令!

“這援軍令,只限BOSS隊地輪迴戰士使用。更只有從三國戰記位面來的輪迴戰士,能找到援軍令,並將其帶入輪迴殿中。

“使用援軍令,可以無視時空,召喚任意位面的生物前來相助----當然,被召喚的對象必須自願響應援軍令的召喚方能出現。而以貂蟬與這兩位的交情,嘿嘿……召喚他們是不存在失敗的可能的!

“每一面援軍令召喚出來的幫手可持續作戰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就會返回原來所在的位面。只要不是當場死亡,無論受多重地傷,返回其原先所在的位面後,傷勢都會痊愈。

“我們的第一階段的作戰計劃就是,召集到足夠地援兵。在一個小時之內,給予褻瀆隊最沉重的打擊!”

兩位呂布此時都已經知道了小貂MM召喚他們的目的----使用援軍令之前,召喚者與被召喚之間可以通過意識進行交流。

表現上召喚的時間只用了一瞬,但實際上意識交流是不需要時間的。

短短的一瞬間。已經足夠小貂MM在召喚兩位呂布時,將她召喚他們的起因、經過、要求什麼的解釋清楚了。

倆呂布知道貂蟬有要事,而他們在這里地時間又只有短短一個小時,所以盡管彼此瞧著對方極不順眼,卻也分得清輕重,並未當場PK。

小貂MM安撫好倆呂布之後,又從手鐲中召喚出一枚援兵令,召出了她的第三個幫手。

這位幫手即使連楚河都沒想到----小貂MM居然順利地召喚出拳皇97位面中的八神庵!

不過細細想來,她能召出八神庵卻也並不奇怪。

當初面對幾近地大蛇王。八神庵、草京、神樂千鶴三神器完全沒有召出神器進行封印的機會,八神更是一度被大蛇王打得半死。

當時沒有一個人能傷到大蛇王,而大蛇王的神罰之光幾乎秒殺全場!

若不是小貂MM斷然出手。以戰魂之軀刺傷大蛇王,令其錯愕之下中止了神罰之光,可以說當場沒一個人能逃過大蛇王地第二記神罰之光!

後來更是小貂MM拼命牽制大蛇王。才令八神庵成功使用八尺瓊勾玉定住了大蛇王,及至三神器與楚河等輪迴戰士合力,終于徹底將大蛇王靈魂消滅!

可以說,大蛇王形神俱滅完全是小貂MM的功夫。

若沒有她,三神器便無法擺脫一代代傳承的封印大蛇的宿命。而八神庵也無法擺脫身為大蛇王之子,靈魂注定受大蛇王影響的命運!

毫無疑問,小貂MM是三神器最大的恩人!

所以,盡管八神庵是三神器中最冷的一個,但面冷心熱的八神同學,終是響應了小貂MM的召喚。前來這個位面還小貂MM的人情!

在小貂MM召喚出八神之後,藍胖子使用援軍令召喚來了拳皇97中地瑪麗----這是最輕松的,瑪麗已經是藍胖子的女朋友了都。

再接下來,雄霸大大召喚出《風云訣》位面中的聶風、步驚

雄大大扮作神秘的蒙面人,幫聶風、步驚云干掉了那個位面中的雄霸,這份人情,以風云的性情自是一定要還的。

風中之神聶風扛著雪飲刀、不哭死神步驚云提著絕世好劍,兩師兄弟牛逼轟轟地出現在倆呂布和八神庵身邊。

當最初察覺到身邊竟是高手如云時。風云二人還小小地吃了一驚----不過他倆也是藝高人膽大。根本就怯場。

兩人本就是單挑高手,風云合璧之後地摩訶無量更是恐怖之極。天下之間倒真沒什麼能讓這倆師兄弟害怕地人物。

在雄霸與風、云敘舊之時,楚河也出手了。

他叫來的,乃是曾與他、、小暄暄、青璿等人並肩作戰,對抗僵尸真祖將臣地況天佑同學!

本打算連馬小玲一起叫來的,不過考慮到馬小玲雖然厲害,現在終究只是普通人的體質,很容易掛掉,便只召喚了況天佑一人。

況天佑雖說優柔寡斷,但是對朋友卻是沒得說。

楚河一家子都是他的好朋友,彼此又曾並肩作戰,一聲召喚,當即義無返顧地過來了!

BOSS隊八人中,伊莫頓做人太失敗,沒有強大的朋友,只有廢材的手下和強大的敵人。

迪妮莎背叛組織,從前的朋友都變成了敵人。

黃泉MM由人變成半怨靈,將從前的戰友殺得七零八落,也是無人可召。

琴魔姐姐就更不用說了,與全武林為敵的大魔頭,哪里會有半個朋友!

因此,現在被BOSS們召來的幫手計有:

三國戰記位面呂布一員。能力:雙A級,超必殺技:霸氣無雙、天下無敵。武器:方天畫戟。

天子傳奇傳承位面的呂布一員,能力:雙A級[戰董卓時僅雙B級,長期修煉後進步了。爆氣後能暫時達到S級。];超必殺技:紫雷九擊。武器:無雙方天戟。

拳皇97位面八神庵一員,能力:雙A級[瘋血暴走狀態下為S級]。超必殺技:八酒杯、八稚女。武器:無。

拳皇97位面布魯.瑪麗一員,能力:雙A級。超必殺技:瑪麗旋風、瑪麗閃電、瑪麗血玫瑰。武器:無。[特別注明,拳腳肉搏時,瑪麗的近身關節技有殺傷加成,極其可怕。但瑪麗不會遠程攻擊。]

風云訣位面聶風一員,能力:A級[麒麟魔血暴發時可達雙A級],超必殺技:風神腿、傲寒六訣。武器:雪飲狂刀。

風云訣位面步驚云一員,能力:A級[麒麟魔血暴發時可達雙A級]。超必殺技:排云掌、悲痛莫名、聖靈劍法。武器:絕世好劍。

特別說明:風、云合璧,發動摩訶無量之時,破壞力穩步升至S級。且收發隨心,雖會暫時脫力,但基本無後遺症。

我和僵尸有個約會位面況天佑一名。能力:普通A級,一段小變身A級上段,二段中級變身,雙A級上段,三段超級變身,S級紅眼[目前三段變身還做不到收發隨心]。超必殺技:重拳、疾速、元神出竅。武器:無。

若是時間足夠,又不計損失,單憑召喚來地這七大高手,便必定能將褻瀆隊殺掉一半---

當然,打出這種戰果的代價。極有可能是七大高手全軍覆沒,無一生還。

大家顯然不可能讓自己的朋友、愛人去送死。

所以,在召喚出七大高手,並和他們彼此介紹之後,楚河便和七位援軍交了個底:

“在這一個小時里,千萬不要打成決死戰,盡量打消耗戰,消耗他們的能量。一旦傷勢過重。無論是否到了返回時間。立即心中默念解除增援,便可瞬間回到自己地世界。傷勢也能瞬間痊愈。

“千萬不要勉強----重傷雖然無所謂。就算缺手少腳的也能在回去自己的世界後重新長出來,但若戰死了,那可就真沒辦法活過來了。

“所以我希望大家一定要保重。這本來是我們的戰爭,把你們拉過來幫忙,就已經讓我們心下過意不去了。若是有什麼意外……”

“我可是不死身哪,阿河。”況天佑笑看著楚河:

“能殺死我的,只有一代真祖。”

“切莫大意!”楚河正色道:

“現在連將臣都在低調做人,積攢實力呢……他都不敢說沒人能殺死他……”

況天佑擺了擺手:

“好了好了,聽你的就是。”

楚河笑了笑,又對楚留香吩咐道:

“留香,你現在就帶著他們去褻瀆隊的宿處,注意不要接近對方的地盤,帶到之後馬上回來。”

小香帥點了點頭,招呼著七位援軍出發。

丫頭補了一句:

“若有可能,找出對方的偵察手段,破壞掉!”

“沒問題!”小香帥沖著老娘作了個OK地手勢,帶著七位高手向著褻瀆隊駐紮地潛行。

臨別之前,瑪麗對藍胖子說道:

“記得要去看我哦!”

胖子猙獰的臉上浮出溫和的笑:

“一定。保重!”

瑪麗嫣然一笑:

“嘻,我地本事你還不知道嗎?打得你們全隊潰敗的七枷社都栽在了我的手上!倒是你,我們只是去消耗敵方地能量,你們可是要去打決死戰的,別又打得像上次那般狼狽……”

“嘿,你那不過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呃,我錯了,原諒我吧!”

那邊小貂MM也與倆呂布一邊說了一陣,待倆呂布跟上留香之後。又對著酷得稀爛的八神微笑道:

“謝謝你,一定要保重哦!”

臉上表情從來如同萬年冰山一般的八神,嘴角竟是浮出一抹溫柔的笑:

“我會的。對了,那兩個人……都是……你地男朋友?”

小貂MM笑了笑。沖著八神眨眨眼:

“一個是,一個不是。怎麼,想泡我嗎?”

八神雙手插在褲兜里,瀟灑地聳了聳肩膀:

“兩個都叫呂布,你又叫貂蟬……我暫時對我的名字比較滿意,還不想改作呂布……那麼,我出戰了!”

說罷,他抽出右手,沖著小貂MM擺了擺。身形一陣虛弱,下一瞬間已經跟在了兩米高的呂布身後。

風、云、況天佑亦一一向大家告別,隨著前面幾人。在小香帥的帶領下,向著目地地潛去。

當七人都離開後,小暄暄突然問道:

“這麼好的機會。我們為什麼不和他們聯手出擊呢?添油戰術最是要不得呢!”

她這話卻是問出了BOSS隊以外的人們的心聲。

是啊,為什麼不同時出擊呢?

以至尊紅顏隊加上BOSS隊的整體力量,再也這七大高手聯手,擺平不能使用大預言術的褻瀆隊應該不會太困難吧?

“我也想啊!”

楚河搖了搖頭,無奈地解釋道:

“這援軍令與游戲中不同。輪迴殿規定,以援軍令召喚出來的援軍,不能和本方輪迴戰士一起,同時圍攻敵人。

“只要輪迴殿察覺到同一地點、同一戰場上,同時出現本方輪迴戰士與本方召喚出的援軍地能量波動,輪迴殿便會立即遣返召喚出來地援軍。

“所以……援軍令。只能在進攻前用來消耗敵人的有生力量,或者逃命時召個幫手出來殿後阻敵。

“不過,這援軍令由我們BOSS隊專用卻是再也合適不過---我們召喚出地,都是任務位面中地強力劇情人物,很容易被人誤會成BOSS隊的輪迴戰士。

“由呂布他們七個組成的強大隊伍去進攻褻瀆隊,定會令他們以為我們BOSS隊已經出戰過了。受傷敗走之後暫時不會再魯莽返回,以此消耗褻瀆隊有生力量之余,還能令他們對我們放松警惕!

“當他們以為打退了襲擊。開始放松休息地時候。就是我們再次襲擊的最佳時機!”

丫秀眉微顰:

“這主意倒是不錯,不過你昨天和褻瀆隊照過面……”楚河笑著擺了擺手:

“哈。褻瀆隊又不清楚我是BOSS隊的一員。再說了,和我啊、雄老爺子啊這些人比起來,呂布他們那一組人,看上去更像貨真價實的BOSS吧?”

眾人看看楚河等BOSS們那極具個性的穿著----在混進大營後,躲進無人搭理的帳蓬之後,楚河等人便已脫下了死人身上剝下來的波斯軍服,換上了自己的行頭。

楚大將軍正常一點,穿著一身明光鎧----穿鎧甲的劍仙,很少見吧?

雄老爺子喜歡扮終結者,黑色皮衣、寬大墨鏡、長雪茄……酷是夠酷了,天下會雄幫主的風范卻是點滴無存。

藍胖子是個怪物,琴魔姐姐穿著緊身戰斗服,小貂MM和黃泉M一樣扮成了學生妹……

伊莫頓長相是沒啥問題,可他地打扮太現代了。乍一看還以為那是演伊莫頓的演員呢!

唯一一個像BOSS的,就只有迪妮莎了……但是她一個人再像,也比不上呂布他們那一群人,人人都與劇情人物一模一樣啊!

總之無論怎麼看,楚河這些BOSS隊的BOSS們,已經半點都不像BOSS了!

所以說……

“呂布他們絕對不會被褻瀆隊識破!”

楚河斬釘截鐵地宣布:

“此戰,我們,必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