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很有愛的BOSS們 第八十七章 潛伏,偷襲與反偷襲

楚留香在波斯大營中飛快地穿梭。

不死印法那幻術般的詭異身法,配合上狼人與吸血鬼的混血體質,令他恍如一只暗夜中的幽靈。

曆史上波斯帝國入侵希臘,雖然號稱五百萬大軍,但實際軍隊人數最多不過三五十萬人。而在這個中級冷兵器位面,波斯軍隊的人數卻是實打實的五百萬。

經過數個小時的忙碌,五百萬波斯大軍已有近百萬人在百多公里的海岸線上登陸。

連綿的營帳從溫泉關前十多公里,一直紮到了百公里開外。

那擁有近兩萬艘戰艦的龐大艦隊,此時還在不斷地往海岸營地輸送著士兵。

無論營地還是戰船,此時都是一派***通明。

盡管時間已至凌晨兩點,波斯大營內仍是一片喧囂。

在這麼龐大的營地中尋找十幾個特定的目標,無異于大海撈針。楚留香原本對能否尋到褻瀆隊的人並沒報多大希望。

不過這波斯營地卻令楚留香大開眼界。

在這帶著幾分魔幻色彩的中級位面,波斯軍隊的構成相當複雜。營地中簡直就是群魔亂舞----

身高近三米的巨人、頭上長角,臉上只有眉心一只獨眼的獨眼巨人、雙頭怪人、牛頭人身的怪物、以人肉為食的魔犀、體重數十噸的黑色巨象、渾身散發著陰郁邪惡法力波動的法師部隊……

各種各樣的奇異生物應有盡有,一時間只令人恍如身臨怪物集中營。

若不是楚留香身經百戰,眼界不凡,乍一見這形形色色的怪物,非被嚇出個好歹不可!

各種怪物雖然形象不佳,但實力卻相當雄厚。就楚留香親眼所見,有不少不懂收斂氣息的怪物。不經意間散發出地氣息,與B級強化的輪迴者相差無幾。

他甚至還遠遠看到了一個魔力波動不遜于A級輪迴戰士的施法者!

當然這種A級強人他也就見到過一回,至于這五百萬大軍的大營中是否還有其它地A級強者,楚留香也無法探出究竟。

對現在的小香帥來說。A級強者已經算不得什麼。

在重複進入先前進入過的各個任務位面,尋找足夠複活至尊女王隊戰友們的積分和元素寶石的時候,小香帥出生入死,血戰經年,實力步步攀升。

而今他已是至尊女王隊第一強者!

正面對攻他或許不是老爹楚河的對手,但論起暗算偷襲,強如S級輪迴戰士楚河,亦不敢說穩勝小香帥!

楚留香在大營中穿梭多時,雖仍未找到疑似褻瀆隊的輪迴戰士。卻也覺得此行不虛。

這番偵察,即使沒能成功暗算褻瀆隊那使用“大預言術”的可怕法師,單只近距離體會到波斯大軍的實力。勉強做到知己知彼,便已經相當劃算了。

潛行了一個多小時,薜西斯那大得誇張地營帳出現在楚留香眼中。

以萬王之王、眾神之神薜西斯那好大喜功的性格。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低調。

他去和敵人談判時,都要坐上百余人抬著的巨大金色寶座,在自家軍隊地大營中,營帳便更是有如暗夜中的明月一樣顯眼。

當然,薜西斯雖然自大,卻並不是魯莽無謀的二楞子。

他地軍隊數量太大,成份又過于複雜,在上岸紮營時這亂糟糟的情形下,刺客很容易混進百里連營之中。

而他的帳蓬過于顯眼,也很容易便能被刺客尋到。所以他對自身的安全問題還是很重視的----

除了那有著“不死軍”、“長生軍”,人數恒定為一萬人,全由戴著面具,容貌猙獰如鬼怪的魔化禁衛軍環繞在大帳周圍之外,尚有數量不明的法師部隊潛藏于大帳內外。

那一萬人的不死軍個個都有B級左右的實力,單只不死軍便已不是小香帥能夠應付的。更別提那些數量、實力都不易探察感應地法師部隊了。所以小香帥雖然自詡暗殺本領在兩隊中獨一無二,卻也不敢冒險去一捋薜西斯虎須。

楚留香隱身于黑夜之中,在薜西斯大帳兩公里外。以狼人、吸血鬼混血體質的超強夜視能力觀察了薜西斯大帳一陣。得出不可輕易行險的結論之後,便堅決不再靠近大帳一步。

不過他並未就此離去。

薜西斯的大帳是不能輕去的。甚至靠得太近也有危險。但是……

以褻瀆隊今天在暴風雨時的表現,他們不可能不引起薜西斯的注意!

若是薜西斯看中了褻瀆隊的力量,必會想辦法將這支強大地力量引為己用。

而以褻瀆隊地實力,在被薜西斯收為己用後,固然不可能一步登天進入波斯軍隊核心,駐紮于薜西斯大帳附近。但波斯大帝無論出于何種考慮,也不可能讓實力強大的褻瀆隊離他地大帳太遠,徹底脫出他的視線范圍。

所以,以楚留香的判斷,褻瀆隊極有可能便駐紮在不死軍組成的警戒線之外!

楚留香判斷無誤。

在不死軍組成的警戒線之外,在一處周圍有山石阻擋海風的窪地之中,有著七座相當華麗的營帳。

此處,便是薜西斯為褻瀆隊准備的住處,離波斯大帝的大帳直線距離不到三公里一百名身著黑衣,戴銀色面具,背著雙刀的不死軍守衛在這七座營帳外圍----連魔化人禁衛軍都派出來為褻瀆隊站崗,可見薜西斯對他們的能力非常看重,當然這也不乏監視之意。

七座帳蓬之中,堆滿了薜西斯賞賜的珍寶。男性輪迴戰士的帳蓬里還有著來自各國的絕色女奴,女性輪迴戰士帳中則是英俊強壯的各族男奴。

當然。輪迴戰士們對波斯大帝地賞賜是不屑一顧的。

在那位于七座帳蓬正中,被其余六座帳蓬呈梅花狀環護于中央的,屬于褻瀆隊領隊艾瑞婭的帳蓬中,褻瀆隊地十四名輪迴戰士齊聚一堂。正就今天暴風雨中的戰事進行著討論。

此時他們都脫下了那襲將自身的身材、相貌遮掩得嚴嚴實實的黑袍,現出其本來面目。

坐在帳蓬主位上,金發碧眼、身材纖巧,相貌純美得有如天使的女孩,便是褻瀆隊領隊艾瑞婭。

她的胸脯略有些平坦,看上去就像沒有發育成熟的小女孩。可那深遂如海的碧眼之中,卻時常閃爍著睿智的神彩。

此時她粉色地櫻唇正微微開合著,以柔美的聲音講述著她的看法:

“……對方地法師有著很強力的法術,但是那個法術持咒時間太長。持咒時聲音太大,很容易暴露位置,對我們的威脅不大。

“而溫泉關地環境對那兩個控水者雖說很有利。但我們只要注意不過于靠近海岸,地利對他們的能力加成也是有限的。

“能召喚出龍卷風的那個人實力也有限得很。雖然他能默發、瞬發法術,但法術威力太小。即使只用道具,也能擋下他召喚出的旋風。

“至于用音波攻擊的那位琴師,我們可以用法術創造出真空壁障,阻止其音波傳播。同樣的,真空壁障也能阻止對方那頭召喚獸發出的沖擊波----那頭召喚獸的沖擊波威力雖大,本質上卻也是音波攻擊。

“所以,對方兩隊的遠程攻擊並不強大。他們只有一個法師,其余人地遠程攻擊都需要物理媒介,從魔法力量上說來,我們穩占上風。

“……BOSS隊和至尊紅顏隊兩隊中。最強的輪迴戰士就是殺死海皇的那位東方劍修。從他展現的能力看來,他除了東方劍仙那討厭的禦劍術之外,還擁有很強的肉搏能力。

“不過他的弱點也很明顯---他的劍術需要持咒,持咒時聲音越宏亮,劍術地威力就越大。所以封鎖他劍術地方法也很簡單----

“一個靜默術就能令他失去持咒的能力,屆時他就只能用基本地飛劍術,無法發揮大威力的絕技。至于他那種變身後強悍的肉搏能力……夏洛特足以應付。”

說話時,她的目光落到了坐在她左邊的。那位穿著華麗的禮服。金色頭發梳得一絲不苟的中年男子身上。

那中年男子相貌英俊,但是臉色極其蒼白。嘴唇乃是鮮血一般的豔色,兩粒藍色的瞳仁之中也不時閃過血色紅芒。

他嘴角掛著優雅的笑,纖長的右手端著一只盛著鮮紅液體的高腳酒杯。杯中的液體散發著絲絲血腥味,但他仿佛對那味道極其陶醉,不時將酒杯移至鼻端,深深品味著那墮落的味道。

他,便是褻瀆隊的第二強人----“血親王”夏洛特。

當艾瑞婭的目光移到他身上時,他矜持地一笑,微一頷首:

“很樂意為您效勞,我尊敬的聖女。從那位東方劍修身上,我嗅到了類似血族的味道---如果我沒猜錯,他的特殊體質,應該是東方傳說中以血為食的僵尸。算起來……他倒是我的遠親呢!”

艾瑞婭點點頭,柔聲道:“那位東方劍修不到一分鍾就殺死了海皇----雖然海皇是個自大的白癡,但只論戰力,他卻是當之無愧的本隊第三。所以,夏洛特你切記不可輕敵。”

夏洛特微笑道:“謝謝您的提醒,我會小心的。”

這時,坐在艾瑞婭右邊那位穿著一身銀色騎士板甲的年輕人嗤笑道:

“海皇這個本隊第三水份太大了,事實上,如果是在陸地上交手,他絕對不是我的對手。而夏洛特先生即使是在海中與海皇交戰,也能不用一分鍾就擊敗他。

“所以我認為,斯巴達那一方的兩支輪迴戰隊絕不是我們的對手。那位東方劍修,看起來已經是對方兩隊中最強的輪迴戰士了。卻也只能勝過海皇那個白癡……

“我覺得,我們這一次絕對能團滅對方的兩支輪迴戰隊。只要艾瑞婭隊長的大預言術恢複,無論是斯巴達人還是那兩支輪迴戰隊,都只能接受敗亡地命運!”

褻瀆隊全員對艾瑞婭的大預言術信心極強。因此沒人覺得這位年輕的騎士口氣過大。

在褻瀆隊的輪迴戰士們看來,團滅對方兩支輪迴戰隊,並不存在太大地困難。

如果不是今天登陸時遇上風暴海嘯,給對方兩支輪迴戰隊造成了極佳的進攻環境,隊長艾瑞婭的那一記“大預言術”的作用,可就不僅僅限于消除對方法師的“殞石雨”,以及平息風暴和海嘯了----

用那個“大預言術”抹掉對方兩支戰隊一半的輪迴戰士,都是極有可能的!而那個殺死了“海皇”的東方劍修,也根本沒有一絲囂張的機會!

坐在夏洛特下首。一個手持骷髏法杖,瘦得皮包骨頭有若干尸,披一襲黑色法袍地白發老者嘎嘎笑道:

“對方的兩支輪迴戰隊實在過于弱智。甚至可以說極其天真----他們居然在第一天就暴露出了己方數人的能力!

“虧他們還是以東方人為主地輪迴戰隊,竟連他們兵法中的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都忘記了。這麼大意。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在輪迴中活到現在的……”

在輪迴對戰中,隱藏實力十分重要。

若是己方技能過早暴露,便很容易被對方抓住破綻,做出針對性地布置。

所以布局、設計之類的,很少會在團戰初期展開----

因為這個時候你對對方的底細一無所知,而輪迴中有著千奇百怪的技能、體質,任何一張隱藏的底牌,都可能令局勢產生驚天逆轉。

在沒有具體情報的前提下,任何提前布局、設計都是無用功。

沒人能在一開始就設下天衣無縫的奇局,最多只能利用時間差獲取任務位面的原住民支持。為己方多爭取一些籌碼而己。

那些所謂的布局師、智者什麼的,若說自己一開局就能計算出本方地的勝率什麼的,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所以當兩支團戰經驗豐富的輪迴戰隊團戰時,在初期彼此都會保持克制,小心翼翼地彼此試探,以圖探出對方的底細。

只有在局勢漸漸明朗,雙方的底牌都暴露得差不多的情形下,隊伍的軍師才能真正開始進行針對性地布局措施。

沒有任何一支團戰經驗豐富地輪迴戰隊。會在一開始就火力全開。讓對方輕易探出己方的底細!

所以從這方面來說,BOSS隊和至尊紅顏隊還真是相當稚嫩:

BOSS隊只進行過一場團戰。而且還是幾個小時之內就會分出生死地限時對抗。就連輪迴經驗最為豐富的雄霸也沒多少團戰經驗。

至尊紅顏隊也是如此。

雖然至尊紅顏隊唯一的一次團戰獲得完勝,但是她們的對手也並不是什麼強隊。

而且她們又有著許多不被輪迴殿計入統計的,由自身修煉出來的戰力,且提前獲得了任務位面中燕赤霞的幫助,在地頭蛇燕赤霞的幫助下成功利用了蘭若寺的地利。

少得可憐的團戰經驗,溫泉關的地利、海嘯時絕佳的自然環境,令兩隊一開始就企圖先聲奪人……

結果初戰就暴露了己方不少的實力,楚河和伊莫頓的實力更是差不多被褻瀆隊看了個通透。

而褻瀆隊除了死了一個不被本隊看中的“第三”強人,以及隊長施展了一次大預言術之外,其余人的能力卻未泄露分毫,令楚河他們對褻瀆隊幾乎一無所知。

當然,楚河他們亦有不少人並未參與初次攻擊。但從局面上來講,此時還是褻瀆隊占據了相當大的優勢。

不過……輪迴之中,一切都有可能。褻瀆隊此時便作出了團滅BOSS、至尊紅顏兩隊的勝利宣言,卻也是有些自大了。

“明天開始火力偵察。”又商議了一陣之後,艾瑞婭開始布置明天的任務:

“由德里斯克參加明天的進攻,羅馬里奧負責保護德里斯克。爭取能將對方兩隊剩余的輪迴戰士的能力全部試探出來!

“羅馬里奧除了保護德里斯克之外。若無危險不要輕易出手。即使對方是兩支弱隊,我們也不能大意。底牌……能多留一張便多留一張!”

那骷髏一般地白發老者撫胸低頭:“德里斯克樂意為您效勞。”

年輕的騎士左拳重重地在自己胸甲上一捶,“樂意為您效勞!”

“好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艾瑞婭揮了揮手。宣布解散。帳中的輪迴戰士們對她行禮之後,各自出了帳蓬,只留下一個藍發雪膚、耳朵尖尖的精靈女子。

那精靈女子相貌極美,穿著一身精美若藝術品地精靈甲。

那多處鏤空、鑲嵌著許多寶石,刻著無數花紋,防禦部位只及胸部以下,露出深深的乳溝和大片腹部及肚臍的精靈甲,令人很懷疑此甲的防護性能。但能穿在輪迴戰士身上的甲胄顯然不會是無用的裝飾。

她身後躺著一頭巨大的白虎,那白虎從頭部至臀部。不計尾長便已有四米多長,便是俯臥在地上,其高度也不下一米三四。

而這樣一頭巨大的凶獸。卻仿如貓咪一般乖巧,微眯著眼睛,任由那精靈女子倚在它身上。撫摩著它的下巴。

“我地貓頭鷹告訴我,有只老鼠在窺視我們的營地。是輪迴戰士。”精靈女子笑吟吟地看著艾瑞婭:

“艾瑞婭姐姐,需要我替你解決那只老鼠嗎?”

這精靈女子的身材比起艾瑞婭要成熟火爆得多,相貌也比艾瑞婭要多了不少成熟地風情,這時卻稱呼艾瑞婭為姐姐,倒是相當令人錯愕。

而艾瑞婭卻是理所當然地接受了她的稱呼。

艾瑞婭問道:“能分辨出那輪迴戰士的強化程度嗎?”

精靈女子點了點頭,“A級左右,不會超過雙A級強化,還不是我地對手。”

“波斯大營中高手也不少,能一路順利地潛到這里。其潛行的能力倒也不弱。”

艾瑞婭柔聲道:“應該是對方的刺客了。刺客這種生物,不會輕易與人正面交手,一有風吹草動就會溜得無影無蹤。你一個人就算能打贏他,也不見得能殺了他……

“叫上奧古斯都和你一起去吧,他的能力最適合用來對付老鼠一般的刺客。”

精靈女子站起身來,婀娜的身姿蘊著無限風情。她微笑著沖著艾瑞婭點點下巴,說道:“我會讓羅馬里奧到你帳前守護的。很快回來,艾瑞婭姐姐。等著我的好消息哦!”

說罷。她便以優雅的步伐出了帳蓬,那只巨大的白虎身上閃過一陣光芒。瞬息間變得只有小狗般大小,亦步亦趨地跟在她身後。

“小心點,特蘭妮。”艾瑞婭看著她地背影叮囑道。

楚留香伏在一處高地上,膚色如變色龍一般變成了身下沙土的顏色,身形幾乎與沙土融入一體。

他的呼吸、心跳全部停止,連皮膚都不曾有絲毫的顫動。就算有人走到他邊,若不仔細觀察,也幾乎無法發現這里竟然伏了一個大活人。

他眯著眼睛,緊盯著窪地中那七座帳蓬。僅憑帳蓬的布局,他便猜出那個發動了“大預言術”的女子,應該住在最中央的帳蓬中,正被周圍六座帳蓬呈梅花狀守護著。

楚留香很想去刺殺那個使用了大預言術的女子。

雖然這七座帳蓬外圍地柵欄邊有一百名不死軍守護,但他並未將這一百名不死軍放在眼里-

若是正面交手又死戰不退,這些有著B級實力地不死軍,只需出動兩千人便能將小香帥活活耗死。但區區一百名不死軍,小香帥卻可輕松戰勝。

以他的潛行能力,更是可以輕松避過這一百名不死軍地守衛,潛入那七座帳蓬當中。

然而……

褻瀆隊畢竟是全輪迴中排名第十的超強隊伍,小香帥對自己的潛行能力再自信。也不敢說自己就能順利潛入那女法師的帳中實施暗殺行動。

一個不小心,便可能被對方包了餃子。到時候,就算他開溜地本領再強,也不可能在對方全隊人的圍攻下活下來。

但是……就這麼遠遠地觀望一陣褻瀆隊的帳蓬。什麼都沒看到就輕易退走,小香帥卻也心有不甘。

怎麼都得弄點動靜出來吧?

至少也要摸出點對方輪迴戰士的技能、體質吧?

所以小香帥就這麼潛伏著,耐心地等待著機會。

他並不知道,有一只羽毛與夜色融為一體地貓頭鷹,早在他潛行至此三十分鍾後,便已在空中發現了他。

此時,那只貓頭鷹正停在離他數百米遠的一顆枯樹的樹梢上,目光炯炯地盯著他。

以小香帥的感應能力,竟是一直未曾發覺那只貓頭鷹的存在!

潛伏了近一個多小時。楚留香終于看到十二個人一一從中央的那座帳蓬中走出,兩兩一組散入了周圍的六個帳蓬。

那十二個人分別為十男兩女,僅憑他們的外貌和衣著。很難分辨出他們究竟有著什麼樣的能力----

穿騎士板甲地,有可能是聖騎士,也有可能是狂戰士。當然還可能是穿著板甲裝逼的法師……

誰知道呢?

輪迴戰士中的法師,可不會因為體質虛弱穿不成板甲,金屬盔甲也不會影響他們地法術發揮。

所以,僅憑外貌啊、衣著啊什麼的,是不能輕易下論斷的。

又過了一會,中間地帳蓬中走出來一個穿著極其暴露的精美戰甲,看上去防禦能力接近零的高挑美女。

那美女身材極佳,一雙長腿格外誘人,藍發尖耳,倒是能讓人一眼看出其精靈體質。

她身後跟了一只和小狗差不多大小的白虎。倒是有點德魯依的派頭----可誰知道那只小白虎究竟是她的戰斗寵物,還是僅僅只是一只普通的坐騎呢?

那精靈美女出了中央的帳蓬,走到外面一座帳蓬前面,掀開門簾鑽了進去。

過不多時,她便與那個穿著銀色板甲的年輕男子並肩走了出來。

那疑似聖騎士的男子提著一把巨大地雙手劍走到中央的帳蓬前,恍如門神一般駐立在中央帳蓬的門簾前。

而那精靈女子則帶著那頭小白虎出了圍著七座帳蓬的柵欄,低著頭仿如在月下漫步一般,慢悠悠地朝著楚留香潛藏位置行來。

身為兩隊中最為擅長潛伏暗殺的S級強人。楚留香能極大地壓抑自身的能量強度。令一般輪迴戰士無法感應到他的強化程度。

就算少數輪迴戰士有著極為強悍的感應能力,也極可能誤判他地戰力----他是S級強人。但就連他老爹楚河,也只能看出他身負A級程度地戰力。

除此之外,他還有著相當敏銳的直覺。

任何人,只要對他稍有敵意,他便能瞬間察覺。

當那精靈女子朝著他所在地方向漫步而來時,楚留香第一個反應便是----我暴露了!

但他旋及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因為從那精靈女子身上,他察覺不到絲毫的敵意。在他看來,那女子當真就只是散步。

“雙A級的精靈……”楚留香心中默自盤算著:“就算她真的察覺到我的存在,我好像也不用怕她……呵,若她真的走到我身邊,便將她抓回去拷問情報,總算不是一無所獲……”

他並不擔心無法生擒那精靈女子。

他可是S級強人,而那精靈女子的強化程度應該不會超過雙A級----即使是S級的強人又如何?

只要不是不死的體質,只要沒有瞬間傳送的技能或者道具,被楚留香這種擅長刺殺暗算的S級強者潛近了身,暴起突襲之下也只有死路一條!

刺客的強大便在于此!

四百米……三百米……兩百米……一百米……

精靈女子距楚留香越來越近。

直至此刻,楚留香都不曾懷疑,那幾乎呈直線向他走來地精靈女子是來對付他的。

原因很簡單。他潛伏的位置,是那窪地營地周圍視野最佳的一處高地。那精靈女子若是無所事事出來看風景,必會選擇這個視野最闊地位置。

這也是楚留香選擇此處潛伏的原因----處于他這個位置,任何想要從四周靠近的生物都會被他察覺。位于此處無論是觀察還是撤退。都極其方便。

當然,他也是存了碰運氣的心思。這里的位置這麼好,說不定褻瀆隊會有哪個睡不著覺的浪漫家伙晚上到這里來看風景,到時候他就能抓一條舌頭回去了。

現在看來,這位置還真沒選錯----這會不就有一美女達過來了嗎?

精靈女子距楚留香潛伏的位置只剩下十幾米的距離。

為免注視的視線令對方產生警覺,楚留香早已閉上了雙眼,只以聽覺判斷對方地位置。

他已作好了一切准備,只等對方近身,便暴起突襲。將其擒下。

精靈女子以及小白虎那輕微的腳步聲已進入十米范圍!

便在這一瞬間,一條黑影自空氣中無聲無息地閃現于楚留香身後!

兩道灰色的射線自那黑影眼睛部位無聲地射出,直擊楚留香後背!

小香帥那超強地直覺救了他一命。在那黑影閃現的瞬間。他便顧不上繼續潛伏,保持著臥姿以最快的速度橫移半米!

就是這橫移地半米,令他避過了那兩道射線!

而被那兩道灰色的射線擊中的地面。則在瞬間由黃色的沙地化成了白色的岩石!

石化射線!

那黑影一擊不中,腳下瞬間爆發出一圈白色的霧氣,呈環狀向著四面八方擴散開去。

白霧所過之處,地面頓時結出白色的冰晶----冰霜新星!

在白霧及身之前,小香帥雙肘、膝蓋、小腹同時發力,硬生生拔高半米,于千鈞一發之際避過了冰霜新星的白霧禁錮!

隨後他幻作一縷輕煙,以最快的速度向著溫泉關方向掠去!

那黑影連續兩次進攻,使用的都是禁錮人行動地法術。若是小香帥中了一招,哪怕只被禁錮住一秒的時間。也會死無葬身之地!

所幸楚留香身經百戰,反應極快,兩次都險險地避了過去。並于那黑影第三次進攻之前,毫不戀戰地抽身而退,瞬間便已掠出五十米開外!

而在這時,那個之前一直對楚留香毫無敵意的精靈也開始發動進攻!

她纖細的指尖綻出一抹細小的電光,那電光乍生即滅,旋及便仿佛無視距離一般。化成一道手腕粗的猙獰閃電。出于在五十米開外的楚留香頭頂!

楚留香再快也快不過閃電,被那藍色閃電轟個正著。但這看似威力十足的一擊。卻只令楚留香地腳步微頓,連皮也未曾被轟破一塊!

精靈眼見法術無效,瞳孔微微一縮,一直掛在嘴角地那志在必得的笑意也不由得凝固了!

“不是A級……”

心中剛剛閃過這個念頭,便見楚留香地身形又加速前掠。以這種可怕的速度,精靈女子明白,即使自己騎上白虎去追,也根本追之不及!

而以那個刺客若無其事地硬接閃電的實力,其真實戰力絕對不可能是先前判斷的A級!若那刺客沒有借助防護道具,只以本身實力硬接的話……

“S級刺客!”精靈被自己的判斷嚇了一跳!

若真是S級刺客的話,那麼他現在逃走並不是怕了自己和奧古斯都,他忌諱的,只是不遠處褻瀆隊的大隊人馬!

“奧古斯都,不要追……”想通這一點,名為特蘭妮的精靈女子剛張口提醒與她聯手襲擊刺客的奧古斯都,卻已是遲了一步!

奧古斯都已然從她眼中消失。下一個瞬間,便已閃現在刺客前方,堵住了那刺客的去路!

楚留香地身法快若閃電!

他雖然不能飛行,但以他的身體強度。他在地面上的移動速度,卻也能突破兩倍音速!

若不是顧忌到突破音速時會產生破壞力極強的音爆,驚動波斯大營中地強者,引起群敵外攻,他早就以兩倍音速逃走了。

而現在他即使只用了亞音速,在他的速度慢慢加起來之後,也能順利擺脫追擊。

但是楚留香卻沒想到,追來的敵人根本就不和他比速度---那偷襲他的黑影仿如瞬移一般直接閃現在他面前,堵住了他的去路!

直到這時。楚留香方才看清這人的相貌:這只是一個看上去僅僅十七八歲的白人少年,生著許多雀斑的臉蛋看上去尚存著幾分青澀與稚嫩!

名為奧古斯都的白人少年剛一閃現,灰藍色地眼眸中便射出兩道灰色射線。沖著楚留香迎面射來。

楚留香冷哼一聲,自輪迴手鐲中召出一只烤鴨扔向那射線,並在射線擊中烤鴨的同時突然突破音障。企圖以音爆干掉那阻路的白人少年。

奧古斯都一擊落空,臉上卻沒什麼表情。在楚留香以音速擠出音爆地同時,他腳下再次爆出冰霜新星,然後嗖地一聲又不見了!

楚留香輕輕一躍避過冰霧,嘀咕道:“我討厭瞬移!”

此時他擠出音爆時發出的巨大轟鳴已然引起了波斯大營中的高手地注意,不下百道能量強度在B級以上的氣息朝著他的方位趕來----

當然,楚留香馬上就減速至亞音速狀度,且位置正不斷地移動中。當那些波斯高手趕到他方才擠出音爆時的位置時,他早已在千余米之外了!

而那白人少年奧古斯都也未曾繼續阻截楚留香。

他方才雖是面無表情,卻也被楚留香弄出的音爆嚇了一跳。

以肉身突破音障。就算兌換了不死身的強者,身體表現也會或多或少受到傷害。能毫發無傷地突破音速的,只有S級輪迴戰士!

那樣的強人,可不是他奧古斯都能對付的!特蘭妮正擔憂時,奧古斯都嗖地閃現在她身邊。

她拍了拍胸口,長呼一口氣:“還好還好,我還以為你真的傻乎乎地追去了呢!那個刺客可不是你能對付地……”

正說間,奧古斯都臉色一白。哇地吐出一口血。

特蘭妮連忙扶住奧古斯都。在她的手觸及奧古斯都的肩膀時,掌心中綻出一團柔和的白光。

白光湧入奧古斯都的身體。他蒼白的臉色漸漸變得紅潤起來。

“謝謝,我好多了……”

“怎麼回事?就算你不是他的對手,以你的能力他應該也很難打中你啊……”

奧古斯都搖了搖頭,“他實在是太快了,我雖然躲得很及時,但還是被音爆掃了一下……”

特蘭妮呵呵一笑,“幸好只是小傷……以你A級強化地能力,在S級輪迴戰士面前只受這點小傷,這已經很了不起了。”

奧古斯都皺了皺眉頭:“特蘭妮姐姐,你剛才不是說那家伙只是A級輪迴戰士,最多不超過雙A級嗎?你地貓頭鷹也會看走眼?”

特蘭妮尷尬地一笑:“刺客這種生物,都是相當擅長隱藏實力的。我地貓頭鷹……呵呵,能看穿他的潛形就很了不起啦!”

奧古斯都不滿地嘀咕道:“以後不要這麼大意了……幸好這是我們的主場,對方無心戀戰。要不然……我們就死定了!”

“別發牢騷了,姐姐會補償你的……”特蘭妮拉起奧古斯都的手,笑眯眯地說道:“等這次任務結束了,姐姐陪你一晚……”

“又色誘了……你已經欠我五個晚上了……”奧古斯都郁悶地說道:“每次都用這一招誘惑我,每次向你要債時都是借口多多……”

“好啦好啦,姐姐這次一定說到做到。回到輪迴大殿之後,連以前欠你的一起補上哦……現在去向隊長報告一下情況吧,對方的高手可真不少呢!”

擺脫追擊後。楚留香一溜煙地沖出了波斯大營,飛快地返回溫泉關,向老爹老娘彙報此次偵察的情況:

“……波斯人最強的部隊應該是那一支不死軍。整整一萬名B級高手啊,太可怕了……

“不過我覺得斯巴達人應該能擺平他們。以斯巴達人地方陣和溫泉關的地形,不死軍無法展開包圍,其戰力無法發揮到最強……

“另外波斯軍中還有少量A級高手,雙A級的倒是沒有碰到。那些怪物看著可怕,但是力量並不強大。薜西斯的法師部隊可能很強,但我估計強得也有限……

“真正可怕地還是褻瀆隊的輪迴戰士。以我的潛伏能力,居然會被他們發現,而且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暴露了。本想打一個伏擊抓條舌頭,誰想到卻被他們打了個反偷襲!對方的偵察能力相當強悍啊!

“幸好對方沒能探測出我的底細。只派了兩個人出來對付我。那個精靈強化程度在雙A級左右,會法術,身邊跟著頭小白虎。無法判斷是坐騎還是戰斗寵物。

“那精靈能完美地掩飾起自己的敵意,即使只離我不到十米,我也無法察覺她對我的敵意。甚至她放閃電攻擊我的時候。我都沒察覺到絲毫敵意。

“當然,這種能力在她身上那是白瞎了。這種屏蔽敵意的能力,最適合地還是刺客。不過她這能力用來迷惑刺客太好用了,連我都被她耍了……

“另一個白人小子戰力並不強,僅A級左右。雖然能瞬發法術,但他的法術也很好閃避。

“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他那種瞬間移動地能力----不是瞬移或者閃現這種魔法,我雖然不會魔法,但以我的感應能力,對方使用的是不是魔法還是能判斷出來地。

“唔……那仿佛是一種天賦。來去都毫無征兆,也沒有任何魔力波動。若不是他不會完美掩飾自己的敵意,我早就被他的第一發石化射線定住了。

“另外,對方對那個懂大預言術的法師防護非常嚴密,我沒有任何刺殺的機會。不過我認為那個法師短期內無法使用大預言術了,否則我暴露後根本沒機會逃回來。”

聽完了楚留香的彙報,楚大將軍捏了捏眉心:“你能否判斷出對付你的那兩個人在褻瀆隊中的實力排名?”

楚留香仔細地回想了一陣他看到的對方那十二個人中央帳蓬中出來時的順序,說道:

“那個瞬移地白人小子。是第二個從帳蓬中走出來的……也就是說。他離帳蓬門是第二近的。這里又沒什麼讓領導先走的規矩……越遲出來的,應該便是越強的。因為他們離褻瀆隊的領導最近……

“那麼,從座次遠近上判斷,那白人小子的實力只排到倒數第二!

“嗯,現在想來,這個瞬移地白人小子是跟那個後來守門地騎士住在同一個帳蓬的。當時女精靈進地就是他們倆的帳蓬,那個時候他們應該就已經商量好了。

“那板甲騎士跟著女精靈從帳蓬中出來後,就去守女法師的大門。而那白人小子會瞬移,可以直接從帳蓬中移動到我身後進行偷襲……真是好算計啊!我這次可被耍得夠嗆!”

搖頭歎息一聲,楚留香接著說道:“至于那個女精靈的實力排名,倒是沒法子從出門的次序判斷“她雖是最後一個從帳蓬中出來的,但我想她應該是跟那女法師住在同一個帳蓬里。因為開始的時候一共有十二個人從中央帳蓬中出來,十男二女,兩人一組住一個帳蓬。那出來的兩個女的就是住在同一個賬款。

“因此,我判斷那女精靈就是跟褻瀆隊的隊長,也就是那個會大預言術的女法師住在一起。這樣算來,應該可以肯定對方有十四名資深者!”

楚河皺著眉頭說道:“十四名資深者……倒數第二的就能有A級強化……這褻瀆隊不太好對付啊!”

丫頭撇著小嘴說道:“倒也不用跟褻瀆隊硬拼死扛。我們的任務是守住溫泉關十天,又不是滅掉褻瀆隊。若是他們不主動進犯,我們當然不必去跟他們硬碰。

“海上一戰。我們已然展示出了我們地實力,陣斬對方一員大將。留香今夜的窺營之舉,雖然沒能給對方造成什麼大麻煩,可這份百萬軍中進出自如的本領。當也能給他們敲響一記警鍾。

“若是褻瀆隊夠聰明,便該知道我們也不好惹。硬碰硬的話,多半會是魚死網破之局。身為久曆輪迴地強隊,他們不會這麼腦殘吧?”

“褻瀆隊未必會這麼想。”楚河搖頭:

“這褻瀆隊在波斯陣營之中,任務想來是在限定的時間內攻限溫泉關。就算我們的實力足夠讓他們警覺,能讓他們意識到我們也不好欺負,可身為輪迴第十的強隊,他們沒有理由避讓我們。

“換作是我是褻瀆隊的領隊,也不會因為懼怕魚死網破而主動放棄任務----被排名比自己落後的弱隊逼退。丟面子倒是小事,可這對士氣的打擊就不是小事了。

“輪迴曆險,不進則退。進一步海闊天空。退一步則可能是萬劫不複……”

雄老爺子點頭贊同:“說得沒錯。輪迴團戰固然極可能兩敗俱傷,但強隊是不可能因為顧忌弱隊的拼命而退縮的。在強隊看來,就算是避讓。也該是弱隊主動避讓。

“強隊避一次,獎勵便少一點,而那弱隊地獎勵則會多一點。一多一少之下,雙方的差距就更小了。下次再遭遇,強隊便可能因此變成了弱隊,而弱隊則反過來成為強隊。

“所以強隊是不會給弱隊成長的機會地----沒人願意輪迴之中再多一個對手。

“像那輪迴前六強,遇上弱隊基本上是毫無顧忌地將其團滅,絕會不給對方成長到足以威脅自身地位的機會!”

伊莫頓也道:“我也認為褻瀆隊不可能避讓。對方那個法師太可怕了,對褻瀆隊而言,掌握了大預言術的法師。就是他們地終極武器。有大預言術在手,他們根本不必害怕我們。”

楚河問道:“難道就沒有克制大預言術的辦法嗎?”

所有人都滿懷期待地看著伊莫頓,作為兩隊中唯一的專職法師,伊莫頓對魔法方面有著絕對的權威。

伊莫頓搖頭苦笑:“完全沒有辦法。那大預言術無需准備,張口便能瞬發。威力十足作用范圍又極為廣闊……

“可以說,大預言術一發動,位于法術范圍內的人基本上只能等死了。那是規則的力量,等同于真理。幾乎沒有任務抗拒的方法。

“想要應付大預言術。除了及時逃出法術范圍,就只能趁對方開口之前。將對方擊殺了----可是提前擊殺法師也是行不通的,這種強者,身上一定帶著強力防護道具,又有高手貼身保護。想將其一擊必殺,幾乎沒有可能。

“當然,像大預言術這種逆天的法術,應當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重複使用。我估計,最近幾天之內,我們都無需擔心對方的法師恢複能力。如果我們不想放棄任務,那我建議最好在七天之內,與褻瀆隊決出高下!”

楚河問道:“七天……你地意思是,對方的大預言術可能在七天之內無法再次使用?”

伊莫頓不是很肯定地說道:“這只是我個人的推測----像我的殞石雨,每天只能使用一次。對方的大預言術比我的法術高級很多倍,其限制絕對比我更大。七天,已經是很保守的估計了。

“其實我們的運氣真地很不錯。如果褻瀆隊不是隨著波斯艦隊一起行動,在海上遇上颶風海嘯,又被我成功召喚出了殞石雨,那麼對方地那一記大預言術就不會只是用來防禦了。”

大家都很清楚伊莫頓的言外之意:如果不是己方占了天時、地利,對方地大預言術完全可以用在他們兩隊人身上!

想到那大預言術的恐怖,兩隊沒有一個人敢保證自己能在大預言術之下生存下來!

想來這也是輪迴殿對他們兩隊的照顧:正因為褻瀆隊掌握了逆天神術大預言術,BOSS隊和至尊紅顏隊才能如此順利地獲得天時、地利的大好時機。將對方地大預言術提前引發,令對方喪失一次機會。

但輪迴殿的優惠也就到此為止了。

BOSS們和至尊紅顏隊被限定在了溫泉關戰場,若對方的大預言術恢複,隨時能給他們一次狠的。

如果不放棄任務遠離溫泉關。那就只能在對方地法術恢複之前,與褻瀆隊決一死戰!

放棄任務?無論楚河或者,都不可能作出這種決定。

正如雄霸所說,輪迴戰場,不進則退。這一次逃過去了,那麼下次呢?下下次呢?

不可能總是遇上弱隊,總有遇上強隊的時候。一旦這次逃避了,那麼敢于與強敵亮劍爭鋒的心氣士氣便會逐漸喪失!

喪失了斗志的輪迴戰士,便注定只能在輪迴中萬劫不複。永無超脫輪迴的機會!

“我們已是退無可退。”楚河沉聲道:

“對方實力雖強,但我認為褻瀆隊成為第十強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們擁有大預言術大預言術的逆天神力。為褻瀆隊的綜合評價多加了幾分!憑常規力量,他們不見得就比我們兩隊聯合要強!”

雄老爺子捋須而笑:“老夫亦是此意。既然伊莫頓說最好在七天之內決出勝負,那我們索性就不浪費時間。從明天開始。即主動向褻瀆隊發起進攻。

“溫泉關的正面防禦,交由斯巴達人負責。我們已經在溫泉關前方布下了大量機關陷阱、奇門陣法,當能為斯巴達人分擔不少壓力,力保溫泉關短期內無恙。”

笑道:“按照正常人的想法,明天是正式開戰地第一天,雙方都只會進行小規模、低烈度的試探性交鋒。

“那褻瀆隊既是經驗豐富的輪迴第十強隊,那麼他們就不可能一開始就火力全開,發動決戰。所以明天雙方陣前,很可能會有褻瀆隊地輪迴戰士來進行火力偵察!

“我們就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一開始就全軍出動。趁他們的大預言術還沒恢複,打他們個措手不及!”

楚河連連點頭:“賢妻之言甚合為夫之意!但是……敵方身為波斯帝國大軍中的一員,身處萬軍叢中,偷襲殊為不易,一不小心就可能陷入重圍。

“且對方既知自家地大預言術尚未恢複,想來必不會輕易分兵……若是他們牢牢抱成一團,我們即使兩隊全上,也很難將其擊敗吖。”

發出魔女的冷笑:“波斯軍中種族成分極其複雜。其屬下仆從軍足有四十六個國家和民族……我們何不易容混入波斯軍中。伺機行事?”

楚留香舉手問道:“在我偷入波斯大營之前,混進波斯大營卻是不難。可是現在我已經打草驚蛇。波斯大營此刻必會嚴加防范。

“當然,普通的波斯軍隊即使防范再嚴,也阻止不了我們潛入。可是褻瀆隊的偵察手段極其高明,連我的潛伏都能看破。我們若是混入波斯大營,難保不會有所防范的褻瀆隊看破!

“若不能瞞過褻瀆隊的偵察,我們的混入作戰便毫無意義!”

點點頭:“這倒是個問題……留香,你可曾得知褻瀆隊的偵察手法?”

楚留香搖頭:“完全沒有察覺。真不知道他們是憑什麼看破我的。要知道,以我地潛伏手段,即使是精神力掃描,也無法將可與周圍環境完美融合的我看破……”

藍胖子信口胡言:“說不定褻瀆隊發射了偵察衛星……”

“這不可能。”雄霸否定:“在冷兵器中級位面,雖說能使用大威力連射火器,甚至連坦克都能使用,但是偵察衛星卻是不能上天的。便連小型偵察機器人都無法使用。這種傳說位面,除了法術、異能之類的偵察手段外,科技類的偵察手段都無法使用。

“而且從今天的戰事看來,褻瀆隊並不側重科技類戰力。他們幾乎全隊都是魔幻類的輪迴戰士。”

藍胖子道:“那他們這偏科也太嚴重了吧?魔幻類的能力在科幻位面不吃香啊。受限制很大啊……”

雄霸搖頭道:“你又錯了。魔幻類能力在二戰以前科技位面中確實受到很大限制,但是二戰以後,嗯,確切地說是在核彈出現之後。魔幻類地能力基本上就不受任何限制了。畢竟就連S級強者,也不敢硬抗核彈!

“而在星際類地位面中,魔幻類的能力也並不如何強大----強如楚河,也不能在宇宙真空中作戰吧?星際位面中多地是一炮就能毀掉行星地宇宙戰艦,輪迴戰士除非成神,否則根本就無法在星際類的科幻位面縱橫。”

楚河干咳兩聲,提醒道:“兩位,歪樓了!咱正討論如何進行混入作戰呢!”

雄霸若無其事地說道:“其實……我覺得我們倒是沒必要顧慮太多。褻瀆隊再強,也不可能把整個五百萬的波斯大軍都納入偵察范圍吧?

“就目前來說。褻瀆隊可能會把偵察的主力放在溫泉關正面通向波斯大營這一路上,嗯,或許還會分出些許精力。關注一下從海上通往波斯大營的方向。可除了這兩個方向之外,我們還可以從別的方向進入波斯大營。”

“空中嗎?”楚留香搖頭:“從空中進入就更難了,兩隊全體空降作戰的話。在精神力掃描之下幾乎無所遁形。”

雄霸微笑道:“忘了那條小路了嗎?”

雄霸這一說,反應快的幾個人都是眼睛一亮。

丫頭興奮地一拍手:“對呀,怎地把那條小路忘了?波斯人能在那個畸形的斯巴達人帶領下,從那條小路迂回到溫泉關後方,我們一樣可以從小路避過褻瀆隊地眼線,混入波斯人的大營!”

楚河笑道:“就算褻瀆隊有心關照那條小路也沒辦法,現在那個斯巴達畸形兒還沒到波斯大營,波斯營中根本沒人知道那條小路的具體位置,褻瀆隊自然也不知道!這一來,他們就沒辦法對那條小路進行監控。我們也就可以……”

定計之後,兩隊人馬上行動起來。至尊紅顏隊地三個新人便留在溫泉關後方,其余資深者全部行動,連夜前往那條小路那個斯巴達畸形兒知道。而楚河他們既是隨著列奧尼達斯一道來的溫泉關,那他們當然早就發覺了那個想參加列奧尼達斯軍隊,一路跟蹤過來的畸形兒!

這時候那個畸形兒還未曾與列奧尼達斯會面,還沒遭到列奧尼達斯拒絕。他就在溫泉關附近徘徊。

楚河他們本來打算在那畸形兒被列奧尼達斯拒絕之後。再悄悄干掉他。以免他投靠波斯人。不過現在就沒這個必要了。

楚河他們直接找到了藏身于溫泉關口附近地畸形兒----兩隊可是有兩個精神力者的,那畸形兒又沒什麼超能力。找到他實在太簡單不過。

控制了那畸形兒之後,隨便一個催眠術丟過去,那畸形兒便乖乖地將楚河、兩隊人馬領上了那條隱蔽之極的小路,連夜向著波斯大營迂回而去!混入作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