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很有愛的BOSS們 第四十五章 宇光盤的下落與正方強大陣容

謝謝楚叔!“尼諾感激地看著楚河,毅然道:”這一次,我一定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尼諾絕不是滅世魔星!“我要讓大家都知道,我降生于世間的意義,不是拯救世界。!”

楚河伸出手,拍了拍尼諾的肩膀——此時的尼諾,身材相貌已是三十歲的壯年漢子,可是心靈卻依然純淨如稚子,盡管他曾殺人吸血,可是他的心靈卻依然未曾染上半點汙垢。

尼諾,他想做一個英雄。

楚河看著尼諾堅毅的眼神,用力握了握他的肩膀,微笑著說道:“我相信你,我支持你。”

已經准備好獻出自己的生命拯救世界的年輕英雄,眼中漸漸泛出淚光。

“走吧。”楚河轉身,舉步欲行。

“不許去!”金未來惶急的聲音突然響起。

尼諾愕然回頭,楚河噗角掛起一抹無奈的笑。

年輕的僵尸媽媽穿著睡衣,披著一頭略顯凌亂的長發,閃電般沖出了門外,一把拉住了跟在楚河身後的尼諾。

“媽媽,我……”尼諾被金未來嚴厲而惶急的眼神投向楚河。

楚河無聲地歎了口氣,回頭望向金未來:“你都聽到了。”

金未來用力地點點頭,瞪著楚河大聲說道:“楚先生,我不管你們有什麼目的,拯救世界也好,消滅將臣也罷,那都是你們的事情!我絕不允許我的尼諾參與其中!”

楚河不說話,只無奈地搖了搖頭。

“媽媽,你不要說了,這件事我必須去做!”尼諾勸道:“如果我不去做這件事,那麼大家還是會認為我是滅世魔星,誰也不會真的親近我,喜歡我,就算他們和我在一起假裝開心地聊天,心底的戒備都不會消除……”

“不許去!媽媽現在要你回房睡覺!”金未來打斷了兒子的話,用力扯著他的胳膊,想將他拖回去。但無論她怎樣用力,尼諾的雙腳卻如同澆了混凝圭一般紋絲不動。金未來急道:“難道你連媽媽的話都不想聽了嗎”?

尼諾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媽媽,別地事情我一定聽你的話,可是這件事,請你讓我自己拿主意!”

金未來氣得揚起了手,這一次,她的巴掌終于狠狠地扇了下去,在尼諾的臉上打出了一記清脆的聲響。

一巴掌打下去,尼諾還沒怎麼樣,金未來自己卻哭了。

她拉著尼諾的胳膊,以乞求的眼神瞧著楚河,哭道:”楚先生,求求你了,讓尼諾回家吧……他最聽你的話了……“

楚河沉默良久,歎道:”對不起金小姐,我無法左右尼諾的行動,事實上,如果不是我早已預料到尼諾開啟盤古墓地時間,那麼今晚連我都不知道他會做些什麼。你應該能看出來,尼諾原本打算不驚動任何人,由他自己一個人去做這件事的。

”所以當尼諾下定決心之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給予他最大的支持。盡我們所有的能力保護他,讓他能安心完成自己的任務,真地很對不起……“

金未來心中頓時滿是絕望。

她淌著淚,略微仰起頭,看著兒子的眼睛,乞求道:”尼諾,媽媽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你就是媽媽的一切……答應媽媽,今晚就留在家里,好不好!“

尼諾強妨著眼淚。哽咽著說道:”對不起……媽媽,對不起……“

說著,他猛地掙脫母親的雙手,閃身沖到樓梯轉解,從窗口一躍而出,瞬息間便已出百米開外!

金未來眼瞧著兒子的身影在夜幕中漸漸消失,捂噗大哭了一聲,無力地坐倒在地。

“我會保護好尼諾的!”楚河對金未來著重承諾,隨後他召出舍利劍,駕駛飛劍向著尼諾追去。

金未來眼神渙散,全身無力地坐在地板上,喃喃自語道:”會遇上將臣嗎?會遇上將臣嗎?會遇上……“她地自語聲忽然止住。

她站起身,深深地望了一眼尼諾與楚河消失的方向。

她的瞳孔已然變成了藍色,唇邊已凸起兩粒尖銳的吸血獠!

“我不怕將臣!”她握緊拳頭,大喝一聲,沖回了自己家中,她要去換衣服,然後……去保護尼諾!

楚河很快就追上了放緩了速度地尼諾。

這時候的尼諾,已經不是剛才那種堅毅的英雄形象,他正一邊飛,一邊嗚嗚的哭著,不住地用手背抹著眼淚。

楚河亦放緩了速度,與尼諾並駕齊驅,他看了一眼哭泣的尼諾,問道:“怎麼?為你媽媽打了你一巴掌而傷心?”

“不是……我哭,是因為我傷了媽媽的心,”尼諾抹著淚,抽咽著說道:“我知道,媽媽打我是為了我好,我不聽話。我傷了她的心……雖然我真的不想傷她的心,我真的好想永遠陪在她的身邊……可是,可是我又有什麼辦法?我只能活一百天,就算我什麼都不做,七十天之後還是會老死的……

”與其死得那麼窩囊,倒不如做個英雄,轟轟烈烈的死去,這樣……這樣至少能讓媽媽為我自豪,至少能讓她在向別人提起她兒子的時候,可以驕傲地說上一句:“我的兒子尼諾,是一個真正地英雄……”

楚河心中暗歎一句:“尼諾他到底不是個孩子!他並不知道,就算他成了拯救世界地英雄,就算他的媽媽能為他自豪為他驕傲,她也有注定會悲傷一世……

”說到底,任何母親都希望自已地孩子能永遠地陪在自己的身邊,直到自己的老去,直到兒孫滿堂,哪怕孩子碌碌無為地平庸一世,只要能好好活著,母親就已經很開心了……

“英雄們的母親,那看似無限風光的背後,深藏著數不盡的傷心淚呵!”

暗自感慨一番。道:”知道嗎?其實我很羨慕你。因為你有一對堪稱完美的父母,你的父親堂本靜雖然是個成色十足的壞蛋,但任何人都必須承認,他是一個偉大地父親。

“我到今天都還記得,當日與你父親對決之時,他一次次超越極限,一次次死而複生,將我們五強聯手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凜凜神威,支撐他戰斗的,正是對你的父愛。

”而你的母親,對你的愛與你父親相比,也是毫不遜色。所以我堅信……如果你遇上危險,你的母親也能像你父親一樣,舍生忘死地為你而戰!“

尼諾的哭聲頓時止住,他看著楚河,顫聲道:”楚叔……你,你是說,媽媽會追上來?“

楚河道:”她現在只怕已經為你披上了戰袍。“

尼諾手足無措地說道;”那,那怎麼辦?我不想媽媽……“

楚河安慰道:”你盡管放心,我們今晚的陣容空前強大,除非將臣親至,否則任何都不可能傷害到你和你地媽媽。“

”那將臣來了怎麼辦“?尼諾心急火燎地說道:“將臣是純正的盤古神,如果我能活上十萬年,說不定還能打贏他。可是現在……現在我們根本沒有機會戰勝他的!

”每一個盤古神族都有一種強大的神之領域,那將臣的領域便是時間停頓,只有純正的盤古神族才能擺脫領域地影響,在他的領域之內,我們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楚河笑了笑,說道;”你盡管放心,若將臣來了,我自有辦法對付他,總之,絕不會讓你們了被將臣傷害便是!“

尼諾將信將疑地點了點頭……楚河的確很強,但是尼諾很清楚,楚叔的戰力連將臣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將臣畢竟是修煉了數十萬年地盤古神,而楚河卻只是一個二十多歲的普通人類,即使楚叔天賦再高,修行一年便等于別人修行百年,以他的年紀和經驗,也絕不可能是將臣的對手!

見尼諾信心不足,楚河笑道:”怎麼,對楚步沒信心嗎?“

尼諾吱唔道:“是……不,不是……可。可是……楚河搖搖頭,呵呵一笑,”你呀……有什麼不能直說地?莫說你對我沒信,就是楚叔自己,若與將臣正面交戰,也是半點信心都沒有,不過,不能力敵,還可以智取嗎!將臣怎麼說都是真神,而且他現在還沒有瘋,絕不會失了神的風度和尊嚴的。就算他今天親自前來阻止我們,也不可能一上來就下殺手,只要給我一點機會,我就有把握對付他!“

尼諾好奇地問道:”楚皮就這麼有把握?能不能告訴我究竟是什麼辦法能對付到將臣?“

楚河高深莫測地一笑,”不可說,不可說,說了就不靈了!“

尼諾滿意臉失望,嘀咕道:”你們大人就是喜歡扮神秘……“

楚河笑而不語,扮足神秘。過了一會,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問道;“對了。盤古墓中有沒有宇光盤!”

“有的。”尼諾道;“我將要開啟的盤古墓中,除了一盤古箭之外,還有一只宇光盤,對了,楚叔你怎麼知道宇光盤的?那可是盤古族地寶物呢!”

楚河心頭狂跳……果然有宇光盤!一個多月的努力並沒有白費!

被虐至無比複加的楚大BOSS,這回總算是撞到了大運,幾乎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拿到宇光盤……將臣要毀的只是盤古箭,他作為一個失去記憶的盤古族人,根本不知道宇光盤是什麼東西。

便連要撕毀盤古箭,也只是因為女媧直覺那盤古箭會威脅到她,將臣才親自出手,若沒有女媧的直覺感應,將臣根本不曉得盤古箭是什麼玩意兒!

楚河強抑著心中地狂喜,作神秘莫測狀,“楚叔會先天術數嘛!只要掐指一算,便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年。要不然怎麼能知道你是盤古守墓人?又怎麼能知道你會在今晚去開戶盤古墓?盤古族地事情,楚叔可知道得不少。”

“對哦!真是什麼都瞞不過楚叔呢!”尼諾笑呵呵地說道:“那是叔你能把先天術數教給我嗎?”

楚河點頭微笑:“如果過了今晚楚叔還在的話……一定教你。”

尼諾連連擺手:“楚叔別亂說,你一定不會有事地,一定!”

楚河呵呵一笑。“承你吉言,希望……今夜會安然無事吧!“

獅子山半山腰的兩道瀑布處。

正方強大的陣容已彙聚于此。‘

至尊紅顏隊十名資深者,全員齊至!

與司徒奮仁長得一模一樣的完顏不破,穿著他當大將軍時的盔甲,拄著隨他征戰疆場多年地大刀,披頭散發地站在一塊大石上,屹立如山。

他是被瑤池聖母的病毒變成了僵尸的變異紅眼僵尸,雖然無法像正宗盤古族人那樣能持續進化,但是戰力亦不會遜于初階的盤古族人,當然,跟將臣這個修煉了幾十萬年的真神相比,他弱得有如嬰孩。

剛被將臣咬成僵尸不久的司徒奮仁與完顏面不破遙遙相對。他是二代僵尸,現在的力量雖然不及完顏不破,但他有著無限潛能,可以持續進化。若能領悟到僵尸力量的真髓,加上尼諾的血液催化,他很有可能進化成盤古神。

司徒奮仁與完顏不破今晚尚是首次見面。一模一樣的相貌,令二人著實驚訝了一番,不過完顏不破是個內斂的人,而司徒奮仁在患了絕症,又變成僵尸之後,性情也變得內斂起來。

同樣內斂的性情,加上今晚要進行的事情的重要性,令二人見面之後。只彼此自我介紹一番,打了聲招呼,便壓下心中的疑惑,專心警戒起來。

這種場合,況天佑當然不可能缺席,現在他正站在一道瀑布的下方,看上去有些緊張,將臣給他的心理陰影實在太大了,現在的他,還缺乏與將臣決戰的勇氣和信心。

兩大驅魔世家:南毛北馬的當代宗主,及諸弟子亦已到場。

南毛:僵尸道長毛小方的傳人何應求。精通符術,陣法,神打,是一員得力地老將北馬:驅魔龍族當代宗主馬小玲。她的姑姑馬叮當,以及她們的弟子金正中,兩只貓妖大咪,小咪。

馬叮當在外國留學的時候,曾與化名姜真祖,入世曆練地將臣相戀過。

當她得知將臣的真實身份後,因不願與將臣敵對,便謊稱自己曾為將臣流過淚,失去了所有了的靈力——馬家先祖馬靈兒曾發毒誓。凡馬家後代,女子終生少是為男人流淚,否則靈力盡失。

馬叮當以謊言騙過了她的姑姑,小玲的姑婆,終生追殺將臣的馬丹娜。而事實上,她一身靈力並未消散,仍有降妖伏魔地能力。

這次馬小玲親自去請馬叮當出手,還將姑婆婆馬丹娜的靈魂都帶去了。在向馬叮當闡明事情的嚴重性之後,馬叮當縱使再不情願與將臣敵對,卻也不得不出手了。

金正中原本的命運相當淒慘——先是被五色使之首的權欲藍大力抓走,然後又被咬成僵尸,逼他去殺馬小玲。金正中不願傷害師父,求小玲用神龍殺死了自己。

但是現在楚河他們既然來了,金正中原本的命運當然改變了,這一個月來,金正中經常跟楚河他們混在一起,藍大力沒有對他下手地機會。

金正中今晚至此純屬打醬油。他實力太差,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若是五色使及奇洛,李維斯兩個二代僵尸前來,這邊自有況天佑,完顏面不破,司徒奮仁及楚河,至尊紅顏隊,馬小玲,馬叮當等高手們出手攔截,金正中不可能有出手地機會。

而若將臣來了,以僵尸真祖的身份,也不可能出手殺金正中這樣地小菜鳥。

大咪,小咪本是況複生家中的兩只貓咪,六十年前各自吞食了半粒龍珠,借龍珠神力化為人形,且能使用馬家法術,能召喚不完全的馬家神龍。兩姐妹聯手的實力,勉強相當于一個正宗的馬氏傳人!

時間已是夜間十一點五十二分。

翹著以盼的眾人忽然同時望向遠處的夜空。

那里,正有一道淡金色的光芒劃破夜幕,朝著獅子方向飛馳而來。是楚河與尼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