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很有愛的BOSS們 第四十三章 決戰前夜

通天閣,僵尸真祖將臣坐在一架鋼琴前,半閉著雙眼彈奏著《夢中的婚禮》。

女媧蘇醒在即,將臣的心情本是前所未有地放松。然而當他坐到鋼琴前,雙手按上琴鍵時,卻不由自主地彈起了這支夢中的婚禮。

這並不是一支圓滿的愛情曲:

他從少年時便暗戀著公主。可是當他在暗戀六年之後,鼓起勇氣回去尋找公主時,卻聽到了公主即將與鄰國王子成婚的消息。

他趕到了公主與王子成婚的現場,他用自己的後背擋住了一枝原本射向公主的冷箭。

公主得救了,可他卻死在了公主面前。

彌留之際,他看到心愛公主穿著潔白的婚紗,微笑著站在他面前,仿如上帝遺留在人間的天使。

天使們在旁邊為他與她唱著祝福的歌,教堂的鍾聲為他們奏出歡慶的音符。

“這是夢嗎?”他喃喃自語,“有夢,就足夠了。”他握緊了公主的手。

他擁有了一場夢中的婚禮……

將臣的心情忽然煩躁起來,他的雙手同時重重地按在琴鍵上,發出一陣震耳的雜音。

他彈不下去了。

他站起身,走到陽台邊,透過巨大的落地玻璃,默默地注視著凡間的夜景。恍惚中,他仿佛又看到了那個雍容華貴的女子……

洪荒初成,天地始辟,女媧降臨世間,捏土造人,煉五色石補天。

那時的大地之上,只有兩個人存在。一個是女媧。另一個,就是將臣。

將臣不知道自己是誰,不明白自己從何處而來,不清楚自己存在的目標和意義。

他孤獨地游蕩在大地之上。直到遇上跪地數千年,請求盤古賜予造人的女媧。

虔誠祈求數千年之後,終于得到盤古默許,女媧開心的笑了。

未曾入世之前的將臣,淳樸得如同一張白紙。他甚至連感情是什麼都不知道。可是只看著女子那開懷地笑顏,他也開心了----盡管他不知道開心是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開心,可是……只要女媧開心就好。

女媧將他留在身邊。為他取名為“將臣”----他是女媧的大將、臣子,他認為自己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女媧。

可憐的將臣,在宇宙旅行中因隕石地撞擊喪失了記憶,忘記了自己真正的身份和使命----他,原本是盤古族派到地球上,監視女媧的神明。若女媧想對人類不利,則他必須殺死女媧。

失憶讓令他成了女媧的將臣。失憶讓他愛上了女媧。讓他甘願為女媧付出一切。

可就算是他恢複記憶又如何?他不可能為了那遺忘無數年的使命,去傷害自己的愛人!

一只半透明的小精靈不知從何而來,飛到了將臣耳邊,趴在他耳朵說起了只有他能聽懂的語言。

“又有人想害我?呵呵,你們真地不用這樣的,地球上沒有誰能傷害到我……”將臣收回思緒,微笑著說了一句,又耐心地傾聽起小精靈的話。

漸漸地,他的笑容凝固了。

當小精靈說完之後。將臣勉強笑了笑,伸出食指親昵地撫了撫小精靈胖乎乎的身子:“謝謝你告訴我這些,謝謝……”

小精靈發出了歡快的笑聲,漸漸地隱入虛空之中。

當小精靈消失之後,將臣那溫柔的笑徹底消失。代之以滿臉地肅穆。

“你……真地會滅世嗎?”將臣喃喃自語。

女媧造人之後。隨著時間的流逝,世間出現戰爭。

黃帝、蚩尤大戰。死傷無數。女媧親臨戰場,眼見尸橫遍野,血流成河,心痛難當卻又無能為力----那個時代的人類,力量實在太強大了。

將臣還記得,那時他和女媧站在戰場上,看著那尸骨積成的山,鮮血彙成的河。

女媧抬起頭來,望著蒼天,悲痛地問:“為什麼全部都死光了?為什麼沒有一個人可以站得起身來?為什麼?”

不管死的人是該死還是不該死,倒在地上的,始終都是她所珍愛的兒女,每一個都是。而殺死他們的,是她地另外的兒女--那時候,將臣默默無言地站在她的身邊,看著一滴眼淚從女媧面上滑落。

後來,女媧和將臣談到對人類的感覺。

“失望。”女媧如是說。

“可憐。”將臣回答。

將臣是旁觀者,人類和他毫無關系。所以他看著人世間的不幸,心中升起地只是悲憫。女媧卻是局中人,要親眼看著自己地兒女互相殺戮,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永無終結之日。

而女媧既沒有辦法改變,也沒有辦法阻止。

將臣可以忍受,女媧卻不能。

女媧流淚,用盡法力抽取人間的五種惡性:權利,妒忌,怨恨,癡戀,迷茫。煉為五色使監視大地。

但五種惡性再生,人間戰亂不斷。女媧憤怒至極,她把自己地肉身放逐與九天以外,削弱自己的力量。以免因一時憤怒而毀天滅地。

命運作祟,將臣因幫秦始皇的尋求仙藥使者徐福成就不死之身,導致秦始皇變為僵尸。因秦始皇懼怕能斬殺僵尸的巫女馬靈兒,便以況家數十條人命為質,強逼將軍況中棠殺死他的未婚妻馬靈兒。

況中棠含恨殺了馬靈兒後自殺。馬靈兒臨死前含恨詛咒馬家後人不可為男人留一滴眼淚,並以世代追殺將臣為己任。

女媧親眼目睹了這愛人相殘的一幕。

她痛心疾首地說了一句:連相愛的人也自相殘殺!

一氣之下,她把自己的元神也流放在九天之上,並立下毒誓:萬世回歸之日,人類如果還是這樣,便毀天滅地,令天地重生!

將臣為女媧即將回歸而欣喜。卻忘記了心愛的她曾立下的誓言。

那只小精靈告訴他地消息,讓他記起了女媧的誓言。

“人類並非不可救藥……”在入世曆煉時,將臣旁觀者的心態改變了許多,他已經喜歡上了人類。“更何況,完全純淨的人類社會是不可能存在地。人類的思想不可琢磨,再坦蕩再正直的人,心靈中也會存在陰暗面……

“有些人能夠憑借理智壓制欲望,以光明戰勝黑暗;有些人放縱欲望,投身黑暗……更多的人在欲望與理智、光明與黑暗之中左右搖擺,隨波逐流,既不會成為偉人。亦不會墮入邪道。而大部分這樣的普通人,並沒有罪啊!”“可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將臣喃喃自語著,嘴角浮出一抹苦澀的笑:“原以為可以打消你滅世的念頭,可是我真的沒想到,你會做地這麼絕……元神回歸之日,盛載你肉身的五彩石就會向著地球靠攏,想阻止都沒有辦法啊……呵呵……你知道嗎?他們已經在准備摧毀你的肉身了。你的孩子們……在計劃著殺死你這個人類之母啊!”

他搖著頭。發出一陣低沉的,意義不明的笑聲。

“可是我卻連怪罪他們的話都說不出口,因為他們也是在為了自己地生存而努力……他們並不恨你,可他們卻不得不消滅你……”

他伸出雙手,用力地抹了抹臉,深吸一口氣,仰望窗外純淨地夜空,微笑道:“無論如何,我是你的將臣。你一個人的將臣!誰也別想傷害你。誰也別想把我們分開!”

他又低下頭,看著下方璀璨若星河一般的人間***,喃喃道:“我會等著你們的。希望到了不得不戰的時候,你們的力量不要讓我失望……”

盡管將臣已經知道了楚河等人的計劃,對他們這邊有可能參戰的人員亦一清二楚。但僵尸真祖並沒有作出任何阻撓。只靜靜地等待著女媧地回歸。以及……那注定無法逃避的一戰!

他甚至依照得了絕症卻不願死亡的司徒奮仁的意願,將其變成了二代僵尸----在將司徒奮仁咬成僵尸的時候。將臣已經知曉這位後裔必將成為自己地敵人!

至尊紅顏隊也很順利地找到了化名“袁不破”,隱居在香港地完顏不破。那完顏不破雖早已失去昔日沙場爭雄的武將氣勢,不喜歡打架斗毆。但女媧要滅世,毀滅地可是全人類。為了他妹妹完顏無淚的安全,完顏不破終是答應出手相助。

而因為堂本靜的死亡,以及楚河等人的努力勸說,金未來打消了將腹中幼子扼殺的念頭。魔星厄爾尼諾于七天之後,順利出世!

在此期間,楚河還向馬小玲、況天佑,以及僵尸道長毛小方的傳人,驅魔人何應求說出了女媧滅世之事。盡管馬小玲等人因為楚河無法說出消息的准確來源,而對此將信將疑。但這種事是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所以馬小玲等人仍積極地投入了准備之中。

楚河還將驅魔龍族馬氏的另一位傳人,馬小玲的姑姑馬叮當的下落告知小玲,讓小玲自己去尋她。做完這些之後,楚河便與老婆孩子一起,不再插手馬小玲等人的事情。專心享受起這難得的相聚時光,靜靜等待著那注定的一戰!

二十天後,魔星厄爾尼諾已經長成了二十歲的青年。身體成熟的他,開始展示出盤古守墓人的能力。無論是武功還是法術,看一眼便能學會,天賦驚世駭俗。

同時尼諾腦海中亦不自覺地浮現盤古族的信息,為了解開那些信息,他需要大量的能量。

作為僵尸與僵尸結合後自然出生的魔星,尼諾平時並不需要吸血。普通食物也能滿足他的成長需要。但是,當他需要大量能推動他那盤古守墓人特殊能力的能量時,那能量的來源,就只能是新鮮地活人血!

“砰砰砰!”楚河與、青璿、妃暄四人同住的房屋大門被敲響了----在聚餐的第二天。便又在嘉嘉大廈租了一套房,就在金未來、尼諾母子房間的對門。

對隊友們宣稱是為了方便就近監視保護金未來母子,但楚河跟仨妞住在一起地真正意圖,大家就心照不宣了。

不按門鈴直接敲門。說明來的人很心急,都忘了按門鈴。

所以離大門最近的青璿一邊大聲應著,一邊從沙發上起身,快步走進門廳,打開了大門。

門外,正是豐滿性感的美女媽媽金未來。她正滿臉惶急地舉著手,正打算再次敲門,見門開了。急聲問道:“三小姐,尼諾上你們家來了嗎?”

厄爾尼諾尚在娘胎時,便已有了靈智。只要他的媽媽在場,那麼他媽媽接觸的一切信息,他都能知道。他知道自己能如此順利地出生,楚河一家子是出了大力的。因此出生不久便與楚河等人親近,時常來楚河他們家玩耍。

金未來見自己的兒子成長速度驚人。一天便長一歲。初時還驚訝萬分,甚至有些恐懼。但楚河說僵尸與僵尸生下地孩子就是這樣兒,成長速度就是驚人,讓金未來不用過于擔心。這位年輕的僵尸媽媽這才稍感安心----她並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只有一百天的壽命!

青璿道:“沒有啊,尼諾整個上午都沒有過來呢!發生什麼事了?”

金未來急得直跺腳,“尼諾他,尼諾他不見了!”

雖說她甚為害怕自己的兒子真是滅世魔星,但尼諾畢竟是她的骨肉。她也是極為疼愛這個長得超快的兒子。

“尼諾不見了?”青璿訝然。

她與妃暄、、楚河一整個上午都在家中。雖然未曾開門,但四人地靈覺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著對面金未來母子地家。

可是他們四人卻沒一個察覺到尼諾離開!

“他什麼時候不見的?”楚河的聲音傳了過來。青璿側開身子,讓出滿面肅然的楚河。

與妃暄跟在楚河身後,表情也很嚴肅。

金未來帶著哭腔說道:“就在剛才……我在廚房里做飯,尼諾他在客廳看電視。我給他做好了飯菜。叫他吃飯時。卻發現客廳里已經沒人了,電視機卻還開著……家里每個房間都找遍了。卻怎麼都找不著他……還以為他悄悄溜來你們家了,誰知道……”

楚河問道:“你聽到什麼異常響動沒有?”

金未來抹著眼睛說道:“沒有。你們知道,我的聽覺很靈的,可是我什麼動靜都沒聽到。他要是開門,我一定能聽到門鎖聲的……會不會是什麼人把他綁架了?”

楚河勸慰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你們母子一個是四代僵尸,一個是天賦超人的魔星,誰敢上你們家綁架?我看定是尼諾在跟你開玩笑,以他的能力,玩一招人間蒸發,你還真沒辦法找到他。

“呵呵,別看他現在是二十歲地模樣,心智也成熟的極快,可他畢竟只是個小孩子。哪有不頑皮的小孩子?所以你盡管放心,尼諾肯定沒事。就算他偷偷溜出門去玩兒了,也沒人能欺負他啊!你若還是擔心,我現在就把我們的人都發動起來,大家分頭去找如何?”

金未來感激中夾著為難地說道:“這,這怎麼好意思?怎麼好意思麻煩你們……”

楚河笑道:“什麼麻煩不麻煩的?你不要太客氣,尼諾是我們看著長大地,又叫我們叔叔阿姨。我們都把他當成自己地親侄子的,他有什麼事情,我們這些做長輩地能不出力嗎?好啦,金小姐你別哭了。這樣,你先動身,往正東方向找。我把人手發動起來,從另外七個方向去找!”

待金未來在連串感激聲中先行出發後,楚河歎了口氣,說道:“看樣子……尼諾是出去吸血了。等他儲足能量,那盤古墓便將開啟。”

亦跟著歎了口氣:“這樣說來,很快我們就不得不為了保住盤古箭,與將臣交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