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很有愛的BOSS們 第十一章 麒麟臂、回家、包圍!

一面巨大的屏幕出現在立方體下方,戰斗場景開始回放。

雄大大召出施展“朝天一棍”絕學的鐵棍充當教鞭,指著屏幕上的畫面開始了講解。

“同志們,這次我們的任務目標有四個。華雄、貂蟬、呂布、董卓。

“但是除了一個董卓,另三人都是可殺不殺。

“根據輪迴殿一慣喜歡利用人類貪小便宜吃大虧的劣根性的陷阱設置法,本隊長雄霸果斷作出了不殺華雄、貂蟬、呂布,靜觀其變,直取首腦的決定。

“後來的事實證明,本隊長的決策是英明的,是正確的,是極具前瞻性的,對本隊順利完成這次任務,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掌聲----”

楚河、貂蟬、黃泉啪啪啪地鼓起了掌。

雄霸滿意地點點頭,“本次任務的重點是擊殺雄霸,不是,是董卓。經本隊長周密安排,在本隊長的帶頭作用下,在很有愛的BOSS隊三位小隊成員的緊密團結協助下,我們終于順利完成了任務,不損一人全部生還!

“這對我們這個一貫有被虐傳統的BOSS隊來說,是一次極為重要的勝利,是曆史性地轉折,是我們扭轉命運的關鍵之戰!

“而正是本隊長的英明指導、周密安排、帶頭沖鋒,才帶來了這場偉大的勝利!曆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命運的齒輪以不可逆轉的態勢開始運轉,後世史書……”

楚河麻木地聽著唐僧屬性日益嚴重地雄霸大噴口水,時不時還得響應雄大大的指示。機械式地鼓動雙掌。

好多次他都快忍無可忍了,不過一想到雄霸很悲慘地被虐了整整三場,性情已經極度扭曲,由梟雄變成了唐僧。加上畏懼雄大大的“下三路東方不敗流”戰術,再忍無可忍,卻還得繼續忍。

好不容易等雄大大自吹自擂完畢,楚河還以為他會說點有建設性的意見呢,卻只見他將屏幕轉到他大發神威,以“下三路東方不敗流”戰術狠虐董卓的畫面。舉著鐵棍滔滔不絕地分析起他當時的步法、身法、手法以及心態變化……

“隊長每次任務完成後都會這麼干嗎?”楚河悄聲問旁邊的小貂MM。

“這是第一次。”小貂M目不轉睛地盯著雄霸,作崇拜仰慕狀,嘴唇卻微微嚅動,吐出蚊蚋一般的聲音:

“他是在這次任務前,因為原來的強大BOSS們全部撲街,才剛剛接任地隊長。聽說前一任隊長,有著七重人格的仙水忍,其中一個人格特別喜歡自吹自擂、誇誇其談。每次任務後都會開個坐談會,所以雄霸隊長以前特恨他……”

“那雄老爺子怎麼也變成這樣兒了?”楚河很郁悶。

小貂MM繼續一邊作崇拜傾聽狀。一邊小聲道:“很多恨貪官的人,除了因為貪官確實不干人事之外,還因為他們自己沒法兒像貪官一樣去貪到很多錢……雄老爺子恨仙水忍,我想,最大的原因應該是因為他沒法兒上台去演講……好不容易捱到仙水忍掛了,雄老爺子繼承隊長,夙願得嘗。當然要狠狠地過把癮了……”

楚河恍然。

雄老爺子吹完自個兒,總算在作結束語時,順提了楚河一句:“當然,這次任務中,新加入的邪王楚河同志也很不錯,極為勇敢地與董卓作戰,發揚了可歌可泣的英勇作風、頑強精神。雖然他沒殺死董卓,但是,他的努力我們大家都看在眼里,同志們會記住他的功勞滴……好了。現在開始商量兌換事宜。首先來統計一下我們上一場的收獲和支出。”

他一揮鐵棍,屏幕上列出了BOSS隊地收支詳單。

“我們四個人,總計收入8000積分,四顆B級元素寶石。支出方面,楚河因為爆發超過他承受能力的類雙A級技能,付出了4500積分、兩顆C級元素寶石的療傷費用和100點的手續費。現在楚河僅剩一顆C級元素寶石,積分為零。

“接下來是黃泉。因為殺生石的破裂直接傷害了她的靈魂,所以她支出了整整10000點積分療傷。上一場的積分和寶石收入全部耗光不說,還填進去她地2000分存款和100分手續費,可謂損失慘重。

“不過黃泉卻也因此擺脫了殺生石的影響。不會再變成怨靈,可喜可賀,大家鼓掌替黃泉慶祝一下……好了,除此之外,在大天魔魔氣的中和下。殺生石內的怨氣妖魂全部泯滅。但石頭碎裂後的靈力卻被黃泉全盤接收。現在她的靈力強度,已經達到了雙B級!掌聲請繼續……

“我和貂蟬雖然貌似淒慘。但是我們並未被傷及精神靈魂,因此只各自付出了400點療傷費用。上一場任務的獎勵扣除支出,我和小蟬各剩下1600積分,B級元素寶石一顆。嗯,如果算上楚河虧掉的600點積分,和黃泉虧掉的2100積分的本錢,我們上一場地進項,其實只有130積分,兩顆B級元素寶石……收入和付出不成比例呀,痛心疾首呀!輪迴殿真***……”

雄霸大大又流淚了,他狠狠地痛罵了苛刻的輪迴殿十分鍾,才回歸主題:“我們隊的收入一向是歸所有隊員共有。所以現在清算一下我們的全部財產。在上次任務之前,我剩下4500存款,轉給楚河1000點,還剩3500。小蟬剩下3800分,轉給楚河800,剩下3000。黃泉剩下2900分,轉給楚河800,又虧掉2000。現在只剩100分存款。”

飛快地心算了一下,雄霸說道:“現在我們隊算上所有存款,總計還有9800積分,B級元素寶石兩顆,C級元素寶石一顆。

“楚河需要一條有特殊屬性的左臂,我建議為他兌換一條麒麟臂。這將支出B級元素寶石一顆,2000積分。然後每人還得留下至少2000分的存款,以預備下次任務可能無法完成後的扣分懲罰。

“唔,這麼算來楚河那顆C級寶石也得兌了……寶石兌200分。我們就有11800分。扣掉楚河換手臂地2000分和B級元素寶石一顆,再減掉每人各200分的救災糧……郁悶哪,我們能動用地流動資金……就只剩下一顆B級元素寶石了,還得減去20分……”

“這,這麼貴?”楚河訝然:“麒麟臂很垃圾吖……我們這麼窮,價格昂貴的垃圾麒麟臂我不要了,長條普通手臂就可以了……”

雄老爺子鄙視道:“你說的是手臂上只濺了幾滴火麒麟血的普通版麒麟臂,我說的是整只手臂在火麒麟血里浸泡過地強化版麒麟臂,效果能一樣嗎?”

楚河虛心求教:“那我會不會因為手臂里地麒麟血太多。變麒麟魔呢?”

雄老爺子搖頭:“不會,你精神力這麼高,麒麟血無法影響到你。”

楚河感動了:“為我支出全隊大半流動資金,我,我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不用多說什麼,大家是必須同舟共濟地隊友嘛!”雄霸笑眯眯地拍了拍楚河地肩膀:“如果你真的要謝我們,那麼下次再碰上特別牛的大魔王。你負責殿後好了。”

“……”楚河無語了。

在兌換麒麟臂的過程中,楚河根本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

向輪迴殿說出兌換請求後,他就恍惚了。待他清楚過來時,左臂已經長了出來。

那是一條與他從前的左臂完全一樣的手臂,看上去根本不像新長出來的。

唯有在靠近肩頭地大臂處,紋上了一只威風凜凜、栩栩如生的火麒麟。

在楚河觀察自己的手臂時,這條手臂的信息便突兀地浮現在他腦海中,仿佛他原本就知道那些信息一樣。

[麒麟臂(左臂):B級可進階道具,整體浸泡于火麒麟血中所得,進階需獲得火麒麟內丹或內丹殘片。使用內丹殘片最高可進階至A級。完整內丹可進階至雙A級。進階後通過自身修煉,可提升潛力進階至S級。楚河目前的精神力最大值只能承受B級麒麟臂,進階為雙B級以上,則易失控化身麒麟魔。]

[用途:人體移植。屬性:B級火屬性,B級毒素抗性。可令移植者獲得B級控火能力,能空手制造、控制溫度在1000攝氏度下的火焰。可令移植者獲得B級毒素抗性,B級以下毒素全免疫。可令移植者左臂打出最大為1噸的拳力(純物理力量,不含內力、異能加成)。PS:精神力低下者,易受麒麟血影響,動用異能次數越多。越易喪失人性,變成麒麟魔。精神力數值高于1500者不受影響。]

“唔,不錯,控火抗毒還行,羨慕星爺用手炒雞蛋時地瀟灑風度很久了。到時可以在丫頭她們面前顯擺一下……拳力就算了。我基本上很少有用拳頭打人的時候。”

楚河滿意地點點頭,這的確比他的普通胳膊牛多了。

尤其是可進階的屬性。讓他充滿了期待。等到精神力能承受得起雙B級以上的麒麟血影響了,便讓雄老爺子帶他進風云位面,去凌云窟找火麒麟。

“你們不兌點什麼嗎?”兌完後,楚河見雄老爺子、小貂MM、黃泉什麼都沒兌換,不由有些奇怪。

“我們把B級元素寶石換了6000分,准備進精神時光屋閉關。”雄老爺子說道:“精神時光屋進去一天消耗50積分,大殿里一天的時間在精神時光屋中便是一年。我們每人兌換10年的閉關時間,只消耗500積分。不過每個人還需要花1000點讓輪迴殿固化身體、靈魂狀態,否則閉關出來大家都老了……你要不要閉關?我們三個只會花掉450分,還有1500分是給你留著的……”

“閉。閉十年關?”楚河滿臉苦色:“我不是從小練武地人,可能受不住啊……”

雄老爺子一擺手:“不要緊,花1000點請輪迴殿固化後,盡管是閉了10年關,但在你地意識中,卻好像只過去十天一樣,一點都不覺得難過的。”

楚河皺眉想了想,問道:“既然精神時光屋有這麼大的好處,那麼別的輪迴戰士是否也會閉關修煉?我們與別的輪迴戰士比起來。原本就受到了極為苛刻的待遇。若是別的輪迴戰士也進精神時光屋,那我們與他們的差距不是會越來越大嗎?”

雄老爺子嘴角浮出一抹嘲諷地笑意:“我也曾提出過和你一樣的問題。前任隊長仙水忍告訴我:大部分人根本沒有仔細查看過精神時光屋地選項,他們只一看到一天等于一年這個注釋,就已經嚇得退縮了。

“既然能通過輪迴殿的兌換和技能卡直接獲得力量,他們根本就不會有閉關的想法。不勞而獲……嘿嘿,好大的餡餅喲!

“而如果不在輪迴殿選擇一次性閉關修煉10年以上的時間,輪迴殿是不會主動提醒輪迴戰士,可花1000點固化身體、靈魂狀態地。只有一次作出10年選項,輪迴殿才會主動提醒。也有不少人一開始選擇閉關一年。但一年地枯燥修行已經讓他們悶得快發瘋,他們又怎敢一下子選擇閉關10年?這,又是輪迴殿考驗輪迴戰士毅力地陷阱哈!

“只有很少地一部分精神堅定、意志頑強的輪迴戰士,大膽作出選擇10年閉關的嘗試。而這極少數人,往往成為了某一個隊伍的最強者、領導人。他們為了不讓隊友超越自己,威脅自己的地位,大多數都選擇了保密……

“即便再團結的隊伍。也不可能人人都大公無私。尤其是隊伍地領導者,為了保證自身的絕對領導權威,他們甚至會把一些有可能對他們的地位,構成威脅的潛力型新人送去當炮灰。只要巧妙布置,不被輪迴殿判為蓄意謀殺,便能不付出任何代價地鏟除潛力新人。

“這樣的人,又怎會與別人分享修煉心得?“可能……也只有我們這受盡虐待的BOSS隊,為了能掙紮求存,為了能在苛刻的輪迴殿壓榨下獲取一線生機,才會竭盡全力、毫無私心地團結每一個能團結的隊員。甚至有些BOSS。一開始都不懂這個道理,直到被虐得身心憔悴,才幡然醒悟---比如我雄霸。”

搖頭唏噓了一陣,雄霸拍拍楚河的肩膀,“我要去閉關了,你若想閉關,直接找輪迴殿兌換時間便是。若想回家看看……只需花10分一天的代價,就可以兌換回家地時間。

“而無論你回去多久,輪迴大殿中的時間,都只是過去一天而已。所以。你可以放心地回家看看親人。

“唉,這也是輪迴殿對我們BOSS隊唯一的一點優惠了。普通輪迴戰士,回一趟家除了要每天100點的積分,還得支付一顆級元素寶石……

“寶石可以兌換成積分,但是積分卻不能兌換成寶石……好多想回家的輪迴戰士。就是因為付不起元素寶石。才至死都沒能回家一趟……”

說罷,雄霸在立方體下面。請輪迴殿將他傳送進了精神時光屋。

而楚河,則站在立方體下面默默盤算著:雄霸留給他的150點閉關費用不能動。雖然“七步成詩、橫刀奪愛”夠強,但其威力卻是與精神力呈成比。而想要增強精神力,除了修煉不死印法,他沒有任何其它法門。

不死印綜合花間、補天、佛門三派心法,既是武學奇功,又是煉心的奇技。而煉心,便是提高精神修為的修煉。

現在他的不死印心法達到了第三層,內力因董卓的天魔蝕經跌回了第一層地儲量。十年閉關,加上還沒煉化地那五分之四的血菩提能量,足夠他將不死印法沖到第六層了。

他目前的不死印心法。因層次太低,在輪殿的評價中,只是雙F級可進階技能。

按照不死印法升一層修為,則提升一倍威力地進階法則,修到第四層,便可躍至雙E級,第五層雙D級,第六層雙C級,第七層圓滿便是雙B級!

而雙B級地技能。大多是能持續進階的成長性技能!

不死印法地心法肯定還有繼續成長的空間!

楚河繼續盤算:“2000分地保底救災糧可以花上少許。反正真要遇上懲罰性扣分,2000分也絕對不夠扣。只能聊表安慰,以及用作療傷費用罷了。

“用300分換回家一個月的時間,然後用5分買大量廉價生活用品……可惜輪迴手鐲權限低,目前只有一個立方米,否則我能搬間超市回去……唔,給小暄暄、青璿、藍胖子他們帶些衛生用品,洗浴用品,再帶點零食……筆記本電腦的太陽能充電包用的時間太長了。可能要壞了。就給他們帶兩台可自動充電的輪迴殿出品大硬盤筆記本,多拷點資料和娛樂項目……還可以帶許多光盤……

“再給兒子帶些嬰兒用品……還有什麼要帶的呢?就這樣些了,再缺什麼我以後再送回去。哈哈哈哈…等我的輪迴手鐲權限高了,我搬家兵工廠回去……統一天下,構建和諧社會就簡單啦……

“唔,前提是我不能死。我要死了,家那邊就會給輪迴戰士入侵……要是我死的時候。家那邊已提前進入科技社會更倒黴,再有別的輪迴戰士去地時候,就能扛著火箭筒端著金屬風暴了……”

一邊盤算著,楚河一邊兌換了大量他能想到的物美價廉的好東西。直到一立米的輪迴手鐲徹底塞滿了,他才停了下來。

“輪迴殿,送我回家!”

“請選擇逗留時間。”

“三十天!”

“三十天,需支付300積分,是否確認支付?”

“確認!”

“選項成立。20秒後開始傳送,倒計時開始:20、

在令人意識恍惚,昏昏欲睡的傳送途中。輪迴殿的聲音又在楚河腦海中響起:“因楚河代表本位面出征輪迴,輪迴殿特許楚河向本位面原住民提起輪迴殿。但因此引發的後果由楚河自負……”

“會發生什麼後果?”

“若楚河戰死,輪迴殿將派出全輪迴中排名第一地輪迴戰隊,取消一切非宇宙時代的科技武器限制,殺死全部知情人。請務必慎重對待。”

楚河苦笑:“我要是死了,胖子、歌笑本就是輪迴殿必殺名單上的目標,我的世界本就不得安甯……小暄暄、青璿、老石那些高手,也是輪迴戰士們的獵物……呵呵,輪迴殿的存在不能讓普通人知道,但是我身邊的親人和關系好的高手們。還是讓他們有個心理准備比較好……”

正這樣想著,楚河意識迅速沉入黑暗,接在瞬間便已清醒過來。

他睜開眼,發現自己站在一片山崖下,遠處的山顛上。積著厚厚的白雪。

他回過身。身後,是一座灰色地水泥城牆。看上去還是嶄新的。

這里……正是他當日與女帝決戰後,被召入輪迴的所在!

白水關!

“我到家了……”他張開雙臂,深深地吸了一口冰冷而干燥的空氣,然後振臂,高呼----“我楚邪王,回家了……”

洛陽城,東郊,如歸客棧暮色沉沉,天空中無星無月,僅有的幾粒星星,也才剛剛露面一會,就給沉沉的黑云掩去了蹤影。

客棧內已點上了燈,大小同處一屋,小正在大的指點下,修習中華傲訣。

楚留香仰躺在客棧屋頂上,雙臂枕在腦後,看似在閉目打盹,實則已用靈覺覆蓋了方圓百米的范圍,密切監視著客棧周圍的一切動靜。

驟然間,楚留香猛地坐直了上身,側耳仔細傾聽一陣,臉上微微變色。

就在剛才,他聽到了至少三百人的腳步聲!

那三百人從四面八方向著客棧圍來,從其呼吸地韻律和腳步聲輕重可以判斷出,其中最弱的也是江湖上三流的身手。

而且……楚留香更憑著不死印法與佛門心法的淵源,辨出了這圍來的三百余人,竟全部身懷佛門心法!

當這些人進一步迫近客棧,離客棧只有不到50米地距離後,楚留香更清楚地感應到,其中有四名內功深厚精純不遜于己地高手;一名比自己稍弱,但也弱得有限的高手;以及一名他無法辨出深淺地高手!

是靜念禪院的和尚!

那四個內功深厚精純的,應該便是四大護法;那比他稍弱的,是師妃暄嗎?而那令他辨不出深淺的……難道是了空和尚?

他們怎麼會追到這里來的?這間客棧離靜念禪院足有不下30公里的直線距離,中間還有多處山林阻隔,和尚們再厲害也不可能感應到和氏璧的存在啊……

究竟是誰泄露了我們的行蹤?

輪迴殿,果然絕不會給任何人輕松過關的機會!

楚留香咬了咬牙,運起不死印身法,無聲無息地離開了房頂。

“我們被包圍了,是靜念禪院的和尚,人數不下三百!了空、四護法、師妃暄都來了!”楚留香滿臉嚴肅地將這消息彙報給了大小。

“哦?我們的行蹤,這麼快就泄露了啊……”楚河的揚了揚眉毛,道:“除了了空、四護法、師妃暄之外,別的和尚倒不用怕。不過……今天晚上會來的人肯定不止這麼一點,等下應該會有更多的人來!”

小點點頭,“說的對,我們盡量拖延時間。等到對和氏璧有企圖的人都來了,他們反而會互相猜忌,投鼠忌器,不敢全力出手。那時,我們就有機會突圍。而且……”

她頗有些得意地一笑,“祝師尚在洛陽,我派大半高手亦在。消息傳得這麼快,祝師也一定會得到消息。若能堅持到祝師帶人趕來,咱們別說突圍,便是反攻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