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笑紅塵,留香歌笑楚邪王 第五十五章 婠婠的擔憂

“現在情報不足,我們無法作出准確判斷。必須抓緊時間搜集蜀中情報,秦王府中任何有關蜀中的情報,我們都必須在第一時間得到。今後不能全員出去狩獵,必須隨時留下至少六個人在李世民身邊。”女帝斷然道:“像遠在高麗的傅采林和草原上的畢玄,如果他們不主動到中原來,我們甯可少拿點好處,也不要浪費時間主動去找他們了。”

神醫說道:“但是刺客已經只身一人去草原了……”

女帝一擺手:“再不能放任刺客這麼無組織無紀律地自行其事了!蒼鷹,你去找到他,通知他趕回來!記住我們的座右銘,團結就是力量。任何分散力量,高估自己的行為都是弱智愚蠢的!”

“是!”一個蹲在圍牆上,幾乎與夜色溶為一體的黑衣人猛地一躍,騰空而起。衣袂破風聲不斷傳來,漸漸地越來越高,越來越遠,竟像是禦風飛行一般,往空中遠去了!

這等駭人輕功,比起楚邪王的禦劍飛行都不遜色,若是旁人看見,必定大驚失色。但是院中這些人,竟沒一個有任何異狀,仿佛那名為蒼鷹的黑衣人能禦風飛行是理所當然的一般。

“我倒覺得我們沒必要這麼緊張。”那被縫過嘴的矮壯男子嘀咕道:“小犬他不是有弱智光環麼?任何NPC靠近他都會智商下降,那楚邪王再牛他也是NPC吧?就不信他不中弱智光環。中了弱智光環,他還能發揮出全部實力?”

“我怎麼不知道那弱智光環原來對你也有用?”神醫鄙視地看著矮壯男子,“你這白癡最好搞清楚,楚邪王的劍氣可是能傷人于十米開外的!他根本就沒沒必要進入弱智光環的影響區和我們打近身戰!”

“……你干嘛老針對我?”

“誰讓某人不但嘴賤而且弱智?”

“我弱智?是誰連李白是明朝人都不知道的?是誰連唐代最著名的詩人是蘇東坡都不曉得地?敢說我弱智……”說到這里,他忽然感到遍體生寒。頭皮陣陣發緊。于是小心翼翼地環視身旁,發現幾乎所有人都用惱羞成怒的眼神看著自己。他這才記起,這里的人除他之外。都不知道李白是明朝人。都不曉得唐代最著名地詩人是蘇東坡……

“小犬,你真地確定弱智光環只對NPC有效?”女帝向一個盤膝坐在她身旁不遠處的男子詢問道。

“是的隊長!”那男子猛地站起,腰板挺得筆直,用力地一點頭,用鏗鏘有力的音調說道:“我的弱智光環是不會影響到正常人的,只對NPC有效!”

“嗯,那看來某人的確是天生弱智了。”女帝滿意地點了點頭,用箭一樣的目光狠狠地剜了矮壯男子一眼。

“我去面壁。”自知犯了眾怒地矮壯男子灰溜溜地蹲到牆根畫圈圈去了。

“嗯。現在確定一下以後必須留在李世民身邊的人選吧。”女帝環視了周圍的手下們一眼,說道:“神醫,你的龍套頭巾能讓任何人無視你,有你在李世民身邊,等于在他身旁布置上了一位隱形保鏢。而且,你的命療術、長命蠱、續命針都能最大程度上保住他的性命,所以,你是李世民的護衛中最重要的一環。”

“是。隊長!”神醫點頭應道。

“頑石,你算一個。你就是李世民身邊最堅固地盾!”

“是,隊長!”那兩米高的大個兒肅然道。

“小犬,你也留下。不過注意要離李世民遠一點,別讓你的弱智光環影響到他的。若是因為你的緣故讓他弱智到不知怎樣面對危險……”

“隊長請放心。若是因為我地緣故害死了目標人物,我一定剖腹謝罪!”

“銀狼……”一身材魁梧,白發藍眼的男子出聲應是。

“灣鱷……”那擦拭彎刀的瘦小男子收起彎刀,起身應是。

“海神……”那面壁的矮壯男子轉身應是。

“你們六人,負責李世民的安全。記住。一定不能讓他有任何閃失。其他六人。包括刺客,都將和我一起獵殺有價值地目標。得到地好處。全隊平分。”

“是!”所有人大聲應是。

剛剛安排好任務,便有一名身穿深藍武士服的矯健男子躍過圍牆,落到院中,對女帝說道:“長孫無忌來了。”

“看來李世民對我們還是不太放心。”灣鱷呵呵笑道:“難道我們連區區一個李密都殺不掉麼?”

“他倒不是怕我們殺不死李密,而是怕我們弄出太大地動靜。李世民又怎會知道李密在我們十二人聯手下走不過一招?又怎知道李密府上的人都已中了神醫的瞌睡蠱?”軍師嗤笑道:“李密雖說有背主的前科,但畢竟是降了李唐的人。若李唐殺降將的名聲傳出去,以後還有誰敢投降?那李淵就算殺降成癮,也要注意一下名聲。”

凡是降了李唐的諸侯,李淵還真是基本上全都干掉了,說殺降成癮也不為過。李世民原本不贊同殺李密的,但是拗不過李淵,又想試一試女帝等人的能力,便將他們派出來暗殺李密。

“李密死在長安,不也會讓人懷疑麼?”灣鱷撥弄著彎刀問道。

軍師冷笑道:“李密仇家滿天下,天知道有多少人想殺他。他在長安被暗殺,反而更難讓外人相信是李閥下的手。屆時李閥作作樣子追查下真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沒人會對李閥說三道四的。”

“好了,今天的話就說到這里。出去吧,別讓長孫無忌等急了。”

女帝一聲令下,院中諸人也不收拾李密尸體,隨著女帝躍出圍牆離去。

成都。晨。

微涼的晨露,沾濕文士服。石板路有霧,希白在低訴。

“祝你幸福。”他低著頭。面對著安府高牆上的一個小洞。對著那孔洞輕聲說:“遠遠地,我看著你靜靜的生活。我地眼中,會湧出快樂。遠遠地,我看著你幸福的生活,我可以什麼都不說……愛你,不一定要得到你;愛你,不一定要貼近你。雖然你現在已經不需要我的守護,但我今生……都會是你忠誠地衛士。遠遠地,為你守護。妃暄,祝你永遠幸福……”

“唉,你真是個好人。嗚嗚……太狗血了,太感人了……”安隆地聲音突然從他耳旁傳來,侯希白慌慌張張地回過頭,發現安胖子不知何時居然到了他身後,此刻正裝模作樣地抹著眼角。

“你。你怎麼會在這里?”侯希白面紅耳赤地問。

“拜托,這是我家院牆好不好?我早上起來巡視自家領地有什麼不妥的?倒是你,一大清早就來到我家門外,難道就為了把剛才那些話對著牆洞說麼?干嘛不到師妃暄面前,當面說給她聽?我保證她會感動到一塌糊塗的……”藍胖子笑眯眯地說道。

“唉。安叔,你就別笑話我了。我在她面前哪兒有這個勇氣……”侯希白不好意思地說道。

“是麼?恐怕是怕被楚邪王聽到你這番話,提劍追殺你吧?”藍胖子調笑道。

“我會怕楚邪王?”侯希白的聲調提高八度:“這簡直太荒謬了……”後面一句話卻是迅速降調,最後兩個字幾乎聽不見了----卻是楚邪王也晃晃悠悠地出了大門兒,正笑眯眯地向著這邊走來。

“嗨。早上好!說什麼呢?我剛剛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楚河向著藍胖和侯希白揮了揮手----如今侯希白也是蜀中割據政權中的一員。現在主要負責宣傳工作。報紙、傳單、慈善粥場什麼的形象工程都歸他負責。

“沒,沒什麼。”侯希白看著全里到外洋溢著快樂的楚河。心里好一陣酸楚。黯然神傷地歎了口氣,他從懷中掏出一卷畫軸,雙手捧著向楚河遞去:“昨夜偶遇石師,方知楚兄喜得貴子。惜希白早奉師命,將全部身家都投進了慈善事業,現在已無甚拿得出手地禮品。唯有獻上拙作一幅,聊表寸心。”

“哦?你的親筆畫?”楚河笑道:“侯兄弟這麼說就太見外了。你一幅小畫便價值百金,這麼大一張畫,豈不是千金難求?此禮如此貴重,小弟受之有愧啊!”

嘴里說著受之有愧,手上接得心安理得,言行不一的楚大將軍接過那畫,剛想展開欣賞,卻給侯希白輕輕按住:“楚兄何言有愧?月前楚兄于大石寺中救希白一命,如此大恩,希白尚且未曾回報。這區區一幅畫,和楚兄的救命之恩比起來,實是輕得太多。楚兄,救命之恩希白銘記于心,日後定會報答。這幅畫,只是希白送給楚兄和……”說到這里,他有些艱澀地咽了口唾沫,續道:“和師仙子的賀禮罷了。楚兄,小弟公務繁忙,就不多說了,告辭!”

說罷,侯希白轉身而去。背影雖然挺拔,可那蕭瑟寂寥之意,卻是怎樣都掩飾不住。

楚河瞧著他的背影,心中也不知作何感想,無奈地搖了搖頭,展開了那幅多情公子的親筆畫。

畫長近一米,寬六十多公分,剛一展開,便見一著青衫,背長劍的神仙中人躍然紙上,細細一瞧,可不是小暄暄麼?這幅畫,竟是小暄暄地全身像。畫中人明眸若水,身姿飄逸,宛如洛神。對著畫卷細瞧,便好像與小暄暄面對面一般。那微翹的櫻唇,腮旁淺淺的梨窩,溫柔凝視的眼神,都教人心神俱醉。

“寫意的手法都能畫得讓我一眼便瞧出這是小暄暄,如此畫功,當真名不虛傳!”楚河贊道。

“是啊是啊,果然好畫!”完全不懂藝術地藍胖子裝模作樣地摸著肥下巴贊道。

“這幅畫,估計是侯希白迄今為止的最高水准了。唉,他真是個好人……”雖然同情侯希白,但是對于敢YY自家老婆的男人。楚河還是毫不留情地派發了一張好人卡。

“嘿,確是好人。對了,你想不想知道好人侯希白剛剛站在這里。對著牆上的這個洞說了些什麼?”藍胖子滿臉淫蕩地說道。

“不想。”楚河哈哈一笑。重將畫卷起,“我楚邪王,一向對自己有信心!走了胖子,我天沒亮便親自下廚做了一籠蟹黃包,燉了好大一鍋豬蹄湯,現在包子該蒸熟了,湯也應當燉好了,想吃美食要趕快了!”

“好!難得你肯一展廚藝。又不做那天怒人怨的蛋炒飯,我當然要大飽口福……”藍胖子哈哈大笑,攀著楚河地肩膀,與他一起進了大門。

藍胖子業務繁忙,最近又有一期新兵入營,吃過早飯他便套上盔甲,帶著天蓮宗地高手護衛匆匆出城,去安排新兵訓練了。有了前一批訓練了一個多月的新兵為榜樣。這一批一萬五千人地新兵就能以老帶新,訓練起來應當比第一批地輕松。

如今整個蜀中的兵力,包括原隋朝軍隊、獨尊堡、巴盟、川幫降兵、天蓮宗弟子、兩批新兵在內,總數僅僅七萬人,其中戰兵不到五萬。而不到五萬的戰兵中。堪稱精銳的僅五千,另有六千精挑細選的新兵精銳還在訓練當中。

這點力量據守蜀中有余,出蜀爭天下則遠遠不足。如今寇仲在繼承杜伏威的地盤兵員之後,總兵力已經飆升至十五萬,其中精銳包括“上募”軍、執法隊、少帥營計一萬三千人。個個都是身經百戰的悍卒。少帥軍現在的勢力聲勢幾乎與河北竇建德持平。若能與宋閥結盟成功。那麼掃平南方李子通、沈法興、林士弘、朱粲、蕭銑等諸侯地勢力當真易如反掌,勢必輕易重演《大唐雙龍傳》中與李閥南北對峙的局面。

現在可沒有靜齋仙子以情絲系住徐子陵。再讓徐子陵以兄弟情扣死寇仲,若真這般發展下去,南北對峙幾成定局----算上蜀中割據勢力,這隋末也極可能形成漢末三國鼎立的殘酷局勢。所以,蜀中勢力必須在寇仲與宋閥結盟,掃平南方之前搶先出手,順江南下奪取荊州、襄陽,方有平天下的可能。

時間很緊迫,因此胖子很繁忙。他不但要安排新兵訓練工作,還要親指導火器局的火器制造。視察新開的煉鋼廠、兵器廠----在統一度量衡,精確到毫米後,已經有條件進行標准化制造了。而蜀地水力極為充滯,大利于水力沖壓機的運用,現在已經開始嘗試用水力沖壓機沖壓板甲了。

此後還要召集國土資源部的官員,詢問探礦、開礦進度。

蜀地礦產資源豐富,鐵、鹽等戰略物資儲量豐富,煤地可開采量也很大。中國原本缺銅缺硝,但蜀地恰好這兩樣都有。銅可用做炮胎、錢幣,硝是黑火藥的主要材料,將來發展無煙火藥也需用硝。以這時代的生產力水平,蜀地這些重要礦物的儲量可以說采之不盡!

原本以楚河和藍胖子二人的專業知識,是沒辦法弄清楚蜀地地礦藏分布的。但是藍胖子運氣好,雷劈遁時腦子里邊兒印進去了一本架空曆史,而那本書的作者又是個考據癖,作品相關里面詳細記載了全國的礦產分布,藍胖子便撿了這樣一個大便宜,現在他的價值比起楚河都高得多。

楚河能做什麼?除了當一騎當千地猛將,做憑名氣吸引人才地旗幟,再就只能做個討人嫌的法律工作者了。

當然,蜀地地交通條件實在太爛。好多地方有礦,礦也好采,就是很難運出來。好在藍胖子深諳要致富,先修路的真理,早已開發出了水泥,又有黑火藥開山劈石,這水泥道路已然修了起來。

總之,藍胖子已忙得不可開交,如非遇上重大事件,基本上是見不到他的人了。

幸好藍胖內力深厚,否則這般忙碌奔波,一個月定會掉下好幾十斤肥肉。但盡管沒有掉膘,這一個多月卻也半斤肉都沒長。他那體重八百斤的野望,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實現了。

胖子走的時候。楚河還在小暄暄房間里陪老婆兒子。

過了一夜,楚歌笑皺巴巴的皮膚已經變得滑嫩無比,眯成縫的大眼睛也能睜開大半了。雖然皮膚上地青紫色還未全消。腦袋形狀也還得一兩個月才能變得自然。但看起來也算是個漂亮寶寶了。

此刻小寶寶正捧著小暄暄的乳房大口吃奶,楚河瞧著寶寶那貪婪地模樣傻樂,還不忘提醒兩句:“小寶寶吃東西沒個准,硬是要吃到奶水堵了嗓子眼兒才肯停。這小東西已經吃了很久了,該停下啦!要不然他准打嗝兒,一打嗝兒就往外嗆奶水小暄暄嗔怪地瞪了楚河一眼,嗔道:“哪有你這樣當爸爸吧?生怕兒子吃多了……”

“怎麼可能?我這當爹再怎麼也不會要餓著自己的兒子吧?”楚河很委屈。

丫頭此刻正端著一碟子蟹黃包,倚在門口吃得正香。聞言調笑道:“小河河,你就不要狡辯了,群眾地眼睛是雪亮地……嘿嘿,當人家不曉得你的用心咩?不就是害怕楚歌笑把小暄暄的奶水吃光了,讓你沒得吃麼?哼哼……”

楚河和小暄暄面面相覷,竟無語凝噎。

“怎麼,被我說中了吧?”丫頭挾著一只包子,細細地咬了一口。閉上小嘴兒細細咀嚼,眉梢眼角都是得意洋洋。

“大肚婆不要打赤腳!”覺得這事兒沒法說清楚的楚河決定轉移話題,“要是著涼了怎麼辦?現在你不是一個人,不是一個人!”

“人家是先天高手,早不會著涼啦!”說著這話兒。大肚婆還抬起那秀美精致的小腳兒,晶瑩粉嫩的腳趾還洋洋得意地抖了兩下。

楚河虎軀狂震,徹底無語了……

丫頭完敗楚河,心情大爽之余,鄭重宣布道:“對了。我決定出版一部系列小說。”

“小。小說?”楚河暈,丫頭什麼時候會寫小說了?

“師姐打算寫小說?”小暄暄也頗為驚訝。

“對!”丫頭揚起小下巴。傲然道:“一部武俠系列小說!”

“還,還武俠小說啊?”楚河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與丫頭那快捅破天的小下巴形成鮮明對比。“咩書名咧?”

“破碎虛空、覆雨翻云!”丫頭大聲宣布,還揮舞著筷子加強了一下語氣。

楚河,小暄暄暈。

“你干嘛不寫邊荒傳說?”楚河小聲嘀咕。

“對哦,邊荒傳說也要寫。”丫頭恍然點頭。

“……”楚、師二人再次無語。

“不過邊荒傳說太長了,我記得不大清楚耶!”丫頭眼珠一轉,笑眯眯地瞧著楚河,“小河河,你會幫我記起來地吧?”

“會的,會的……”楚河無力地點頭,“你只要不寫大唐雙龍傳就好……”

“大唐雙龍傳其實也能寫的。”丫頭很認真地說道:“只要把時代背景換一下,人物名稱換一下,再架空一個異世大陸就可以了。”



丫頭正YY得哈皮,幻想自己的小說銷量超越藍胖子的《江山如此多嬌》,躍升暢銷書排行榜首時,一個安府丫環的聲音打斷了她的YY。

“楚公子,石青璿石大家到了府上,說是要向您賀喜,現在正在大堂里候著您呢!”這丫環地聲音很激動,很興奮。這也難怪,石青璿一代音樂大家,在蜀中名氣極大,是正宗的偶像派兼實力派明星。平時大家都只聞其名,甚至連聽到她的簫聲都難。如今能親眼見上她一面,這些小丫環們哪還能不激動?

“知道了,讓她先等著!”楚河還沒說話,丫頭就越疽代庖了。

待那小丫環顛顛地退下後,丫頭媚眼兒一掃楚河,以媚得讓人全身發酥的聲音說道:“小河河,石青璿怎麼會來呢?是不是你……悄悄地差人去請她啦?”

“這怎麼可能?”楚河正氣凜然地說道:“自從大石寺一役後,我已經一個多月沒見過她了!”

丫頭媚眼兒變成冷眼,森然道:“那她怎麼會知道小暄暄生孩子的?她住在那個深山老林里。消息不可能這麼靈通。”

“那,那說不定是老石通知她地呢!”楚河辯道。

“最好不要讓我知道你們有奸情!否則……”丫頭好像接受了楚河的自辯,但仍然摞下了一句恐嚇。

這也不能怪她小心眼兒。現在小暄暄生下了長子楚歌笑。楚河天沒亮就起床為她做蟹黃包,燉豬蹄通草湯,一刻不停地圍著小暄暄娘兒倆轉,令丫頭心中危機感大生。

她出身爾虞我詐,弱肉強食的陰癸派,自小沒享受過美滿幸福。現在好不容易找了個如意郎君,嘗到了被人全身心寵溺、呵護地滋味,體味到了一份不帶絲毫陰謀、功利的真正愛情地甜蜜。她又怎會讓人輕易地將她手心中這來之不易地幸福搶走?

兩度穿越時空,始終不離不棄。

她和楚河地愛情已是傳奇。縱使這段愛情要加上一個小暄暄,但三人乃是患難與共,丫頭尚能接受。可那石青璿,她憑什麼要來插一腳?

所以,現在地丫頭,就像看守自家領地的雌虎,決不許別的老虎來侵犯她的領地!

楚河實在太了解丫頭了。

丫頭那威脅的話語。聽上去冷冰冰的,還帶著濃濃的醋味,可是楚河分明聽到了她對他那深深地依戀,以及無法掩飾的擔憂。

他走到丫頭面前,寵溺地看著她那倔強的眼神。旋及溫和一笑,俯下身,在她櫻唇上輕輕一吻。

他用拇指輕輕地撫摸著的唇,柔聲道:“我去見她一面,馬上就來陪你。”說罷。他又在她光潔的額上吻了一口。從她身旁走出了房門。

楚河並未做出任何保證,可是卻笑了。

有些話。並不需要說出口。

一個眼神,一次微笑,一個親吻,一把溫暖輕柔的撫摸,便已足夠。

[還是很慢,沒辦法,只能慢慢找回感覺。萬字加長章節是沒法兒搞定了,硬是碼了一整夜,我現在得去睡覺了。實在不好意思。

[扯幾句吧。這本書停刊半年之久,說實話我也挺不情願的,但確實沒辦法。當時出差到外地,成天東奔西走,晝夜顛倒,作息時間完全沒有規律,所以只能停寫。別說我是故意不寫的,故意不寫對我有什麼好處?當時這本書經濟效益正好,一月到三月地獎金也有六千多,只要我四月到六月每個月更新四萬字,獎金也能拿到,而且到時候肯定不止六千,一萬以上的獎金絕沒問題。結果就因為停更,獎金一分錢沒有,還損失了大量人氣。我又不是腎人,怎麼會有錢不要?現在經濟這麼不景氣,股市這麼疲軟,沒人會嫌錢多。所以我停更的確是情非得己。

[現在我回來了,而且因為下半年前五個月沒更新,所以十二月份的獎金也不可能有,但我為什麼不等到明年一月開始寫拿全本獎勵?就因為我想先慢慢寫來恢複手感,頭幾天的水平肯定不如半年前,任誰都沒辦法半年不碼字,還能保持從前同樣地水准。必須得有一個恢複過程。實話說現在的訂閱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一,但我還是決定把本書寫完,盡最大的努力好好寫完。畢竟這是我李古丁的第一本書,怎麼也不能半途而廢吧?

[說到無限流,這其實是我早就有地一個構思。大家看我以前公眾版地一些拉票的小段子,就應該知道我是無限粉。而且第二部一開始我就埋下了幾個小伏筆,比如說,全世界都說普通話,比如說白銀是流通貨幣等等。其實大唐世界並不算高武。別地不說,就說破碎虛空、覆雨翻云,同為黃易小說,那才是真正的高武世界。在破碎里邊兒,傳鷹一刀能擋十萬軍,白日飛升還能把自個兒的馬帶著一起走。而在覆雨里邊兒,先天級只是高手入門級,龐斑浪翻云肉身成聖,都變成神人了。以楚河禦劍飛行的水准,普通強者的肉身,別說跟傳鷹比,就算比起龐斑浪翻云都不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