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暴露咯


"海大寶,你知道你現在的這些醫療資源是怎麼來的嗎?"

"怎麼回事?"被喚作海大寶的青年冷冷看著屏幕對面的獸人,或者說,敵人.這只企鵝向來敵視自己,海大寶不用想也知道,等著自己的肯定不會是什麼好話.但念及自家弟弟和她正共處同一學院,他決定給這家伙一個說話的機會.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弟弟現在是親王的床伴了,跟著親王吃香的喝辣的,日子過得不要太好."屏幕前的企鵝姑娘發出尖利的笑聲:"真沒想到,你弟弟這麼有本事,小小年紀如此風騷,引得親王殿下都……"

"閉嘴."海大寶憤怒地打斷了他:"我弟弟還是個幼崽,你汙蔑人也要有個底線!"

"你愛信不信咯,反正我告訴你這個好消息,也只是為了給自己找個樂子而已.期待你查證後的表現.再見!"說完,企鵝姑娘直接結束了通訊.

"齊麗!"海大寶氣得差點直接砸了智腦,好在他還記得這是醫院的東西,胸口劇烈地起伏了幾次後,總算是勉強壓下了肝火.

轉院治療這事兒,海大寶也奇怪過,但醫生只告訴自己的是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人付了錢.他只當是之前的老板為了讓自己認下操作失誤這個名頭付的封口費,從未懷疑過這事兒會與小寶有半毛錢關系.

他在手術成功後,甚至還特地聯系了小寶,把這個好消息分享給他……但現在想來,當時弟弟的反應似乎就有些不對,高興歸高興,但竟然從頭至尾都沒好奇過自己轉院的事.

海大寶提醒自己不能入那惡女的套,壓下心底的疑慮.就著眼前的這台公用智腦,他飛快地登錄星網,檢索起了親王最近的消息,很快,他便在人民群眾之前的熱議之中,看到了自家弟弟的消息--

"殿下自己宿舍里都養著個小獸人呢,怎麼好意思管別人的師生戀?"

"哦?殿下又有新歡了,什麼樣的?"

"快說快說,不會又是走獸族的吧.是少族長那種俊朗型的,還是大巫那種溫雅型的?"

"和之前都不一樣,這次是乖巧型的,而且還是鱗甲族的,是一只小海豹."

"親王就是親王,床伴一月一換,口味還絕不重複……"

……

海大寶的心漸漸發沉,但僅存的一線理智維持住了即將崩盤的心態,除非弟弟親口承認,不然就算所有人都這麼說,他也不會信!

海大寶深吸了好幾口氣,確認自己臉上看不出異常了,這才抖著手對弟弟發出了通訊申請.

海小寶那頭接得很快,開的是語音模式:"哥,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忽然有點想你.所以就借了醫院的智腦來找你聊天."海大寶竭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如往常般平靜溫和:"你這會兒應該不用上課吧,方便開視頻模式嗎?"

"可以的,等一下……"過了大概三分鍾,語音模式轉化為了視頻模式,背景是戶外.

海大寶看了看智腦上顯示的時間,晚上八點,弟弟為什麼不能立刻開視頻?弟弟為什麼要特意把場景設在戶外?海大寶不願多想,卻忍不住多想,隱在桌下的拳頭,攥得骨節發白:"小寶,我還沒見過你宿舍什麼樣,帶我看看怎麼樣?"

海小寶的表情一僵,支支吾吾地道:"我在外面還有事要辦,暫時不回宿舍……"

作為將弟弟親手帶大的人,海大寶怎麼可能看不穿海小寶這拙劣的謊言.耐心終于告罄,海大寶索性不再繞圈子,直接問他:"小寶,聽說你和親王住一個宿舍是嗎?"

"哥……"一直刻意隱瞞的消息,被猝不及防地戳到面前.海小寶瑟縮了一下,咬著唇弱弱地垂下了小腦袋.

"你為了給我治病,就拿自己跟他做了交易是嗎?"海大寶的喉嚨像是咽下了一把沙子,干澀得可怕.

海小寶垂著腦袋,眼都不敢抬.

海大寶心里的那個火藥包終于炸了,他一拳頭狠狠砸在身旁的牆上,咆哮出聲."你連毛都沒換啊,他居然也下得去手!我和他拼了!"

"哥你千萬別沖動,那畢竟是親王殿下啊!"海小寶大驚失色,他太知道自家哥哥能為自己拼到什麼程度了.

"況且他也不算強迫我……"海小寶試著安撫下眼看就要狂化的哥哥.

"趁人之危難道就比強迫來得高尚?"海大寶咬著牙,掌心幾乎攥出血來:"說到底,還是我沒用,才讓你為了給我治病,賣身給那種人渣……"

"哥你別這樣,一直以來,都是你在照顧我,我也想為你做點什麼啊!"海小寶看著屏幕對面即將生龍活虎的哥哥,並不後悔自己當初的選擇.

"況且,殿下對我真挺好的,雖然……"

海小寶頓了一下,不知該怎麼形容秦云行這種躺在床上說"我就蹭蹭不干什麼",然後就真的只蹭蹭抱抱摸摸啥都不干的行為.最終,滿腔吐槽,化為一個一言難盡的表情,沒了後文.

但顯然,海豹哥哥是領會不到弟弟未盡之言下的深意的,網上那些帶著桃色意味的揣測,此刻在他腦袋里拼命刷屏.海大寶抬手關掉了通訊,已是打定主意,就算拼掉這條命,他也要把自家弟弟從秦云行的魔爪中救出來.

海小寶被這猛然中斷的通訊嚇了一跳,回想了一下通話結束前自家哥哥的神色,總有種不良的預感.他趕緊聯系醫院方,希望和自家哥哥連線,卻只得到了對方拒絕通訊的回複……完了,哥哥是真的炸了,他不會沖過來手撕親王吧?

慌張,無措,又沒轍,小海豹焦灼原地轉了會兒圈,也想不出什麼好對策,最終只能憂心忡忡地回了寢室.


正坐在客廳的秦云行一抬眼就看到了埋著個小腦袋進屋的海豹同學,隨口道:"打個電話怎麼還專程避出去?是在會小情人嗎."

"不是小情人!是哥哥!"小海豹看著沒個正行的親王殿下,心里苦:"因為要開視頻,所以才避出去的."

秦云行恍然,體貼地道:"哦,其實你不用這樣,我的宿舍也是你的宿舍,給別人看看也沒什麼,並不屬于皇家隱私,只要別拍到我就行."

小海豹:"……"對不起,您真的想多了.

"怎麼還是人形……"見小海豹進屋後一直維持著人形,毫無賣身自覺,金主大人有些不滿:"趕緊化好形,恢複靠枕模式,我要接著看書了."

海小寶在心底重重地歎息一聲,乖乖地化為糯米滋,算了,哥哥的事還是別跟殿下報備了.回頭要是哥哥真找上門來,他先把人攔住好好勸勸就是了,畢竟,自己這個身,賣得相當浮于表面……

秦云行背靠著生物大抱枕,看書的效率直線下降,隨著時間推移,整個身子越來越往下,海小寶也一步步從靠枕淪為了枕頭.沒了衣服的隔離,背後小團子暖呼呼毛茸茸的質感便毫無保留地傳達給了頸脖與臉頰.秦云行扭過頭,順勢將臉埋進小毛團的肚皮,一臉癡笑地蹭了起來.

海小寶看著自己視界上的電影,眼神都沒給秦云行一個.小海豹第一次經曆埋肚時還很是驚惶羞澀了一下,但在經曆了十多次這樣的場面後,他已經可以做到他埋任他埋,清風拂山崗了.只要不給人看到就行,秦云行這種程度的金主,他完全沒在怕的.

但秦云行對此就有點不爽了,倒不是說他惡趣味地非要和海小寶玩什麼強制與掙紮的游戲.但身為擼毛者,也是需要反饋的好嗎?就算是邢越尚那樣的傲嬌,被擼下巴也會忍不住發出可愛的咕嚕聲,海小寶這種死魚一樣的淡定反應,真的很打擊人誒.

越蹭越覺得索然無味,秦云行憤憤地逆向擼了一把毛,從海小寶身上起來,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好意思說什麼"我摸得你不舒服嗎"之類的羞恥台詞,只起身往外走去.

"殿下,您要出門?"海小寶有些詫異.

"是啊."

秦云行並沒有和海小寶多說,畢竟他們只是"無能的擼毛者,與無感的死魚"這種浮于表面的關系.

秦云行走出宿舍,夜色中的校園便映入眼簾.樹上的各式路燈發出盈盈的光芒,將整個校園襯托得如夢似幻.路燈這部分,他當初是參照了地球上那些精靈電影場景布置的.當初邢越尚雖然不是很懂這個設計用意,但卻是相當喜歡這種帶著夢幻氣質的美.

想到這里,秦云行憋不住又拿出了攝影設備,這幾天,每每看到不錯的場景親王殿下都會拍下來.就是某人太不識趣,竟然一直都沒提起過類似的話頭,害得秦云行剪切好的一堆視頻都沒法發!

"邢越尚到底怎麼當的少族長,竟然一點都不關心自己族人的生活,差評!"秦云行一邊碎碎地抱怨著,一邊老實地拍著,竟是不知不覺地走到了學生宿舍前.

"說起來,還沒拍過獸族們的住宿環境呢,干脆進去看看好了.一群小動物挨挨蹭蹭地住在一起,一定很溫馨吧."

然而,秦云行剛進門,就被現實打了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