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開會咯


這事算是暫時告一段落,秦云行撓著頭,覺得腦袋都大了一圈.他明明是來借後宮重塑單身狗之魂的,為什麼剛出門就被反手喂了一堆狗糧啊,仿佛感受到了世界的惡意,心累.

但秦云行不是一個輕言放棄之人,主要也是閑得慌,當下決心繼續行程.他就不信了!三千後宮,質量不夠數量湊,總是能把自己心里那只死賴著不走的豹子給弄走的吧?

隨著越加接近公共區域,周邊的人或獸也逐漸多了起來.好在沒再出現像藏狐或蘇盛那樣主動跳出來秀的家伙,秦云行也總算是能好好欣賞一番自己的後宮了.

整個學院的成品如最初設計的那樣,極具自然之美,亦兼顧了應有的功能,松軟的草地帶著草木的清香,長度被營養液精准制約著,將永遠維持在剛沒過腳底的程度.

路燈被故意做成了果實,樹屋或是小精靈的模樣,錯落有致地布置在路旁的樹上,間或會有雕像陳列在路邊,雕塑或是樹上蹲著歇腳的鳥兒們,吱吱喳喳地問著好.斑斕的鸚鵡與翠鳥,圓乎乎幾維鳥和肥啾,甚至還有一只孔雀也倔強地立在高處,尾羽半開,如錦緞垂懸.

明明學院的每一個細節都爛熟于心,但此刻秦云行看著眼前的景象,卻是充滿了新鮮感,仿佛整個學院都活了過來,展現出了截然不同的風情.秦云行沖著鳥兒們微笑頷首,緩步向前,心中的郁卒之感,不知不覺已是被這悅耳的鳥鳴沖淡了大半.

(飛羽族少族長孔雀鳳華目送秦云行翩然走遠,滿心郁卒:居然就這麼走過去了?!殿下你對上走獸族代表的時候要多親熱就多親熱,怎麼到我這里就連一個點頭微笑了事了?你偏心!你無情!你給我等著!)

秦云行不知為何,之前的一段路碰上的全是鳥,再往前一段又變成了全是走獸,而且還大多都是憨態可掬的姿態,猞猁懶懶地在陽光下曬著肚皮;薩摩耶乖巧地蹲在一邊看柴犬追著尾巴轉圈圈滿臉天使笑;還有一只滾滾正在鑽樹叢,不知是不是卡在那里了,小屁股一扭一扭的,非常惹人手癢.

'如果小尚看到此刻族人們自得其樂的模樣,一定會很欣慰吧.’

秦云行的心中不由得浮現出這麼個念頭,而這個念頭就像一根引線,拖著回憶的游魚向著秦云行無聲潛來.他還記得他們一本正經地討論如果樹被熊給蹭禿嚕皮了怎麼辦?他還記得邢越尚把設計圖上的風鈴等垂掛類精致裝飾全刪了,說是怕自己這樣的貓科會忍不住伸爪子.他還記得邢越尚警告自己,如果一起上課,不准再一言不合就把他抱在懷里擼,他也是要面子的……

(走獸學生們保持著姿勢,有點小浮躁:大巫不是說這樣做殿下就一定會被吸引嗎,我連出場台詞都想好了,殿下你別只顧著傻笑,你倒是過來啊!)

待秦云行從回憶中醒來,滿心都是諸如--小尚啊,這就是本殿為你打造的桃花源,你看到了嗎?--之類的霸氣感慨.擼毛的欲望是什麼,不存在的.

秦云行抬眼,卻發現一位云昭老師不知何時出現在了斜上方,側對著自己.秦云行打量了下周圍,就自己一個云昭人,估摸著他要過來問好,于是調度處應酬專用笑容,做好准備.不想這人卻是根本沒往自己這頭看,徑直前行,來到了那只鑽樹叢的小家伙身後,蹲下身將滾滾從樹叢里拔了出來,還溫柔地替滾滾撫去了頭上的樹葉.

分享的念頭再忍不住,秦云行動作麻利地打開空間鈕,拿出設備開始記錄眼前這云昭人與獸族和諧相處場景.滿心的歡喜化作唇角上揚的弧度,秦云行迫不及待想要將此刻的成就感與幸福感分享給邢越尚,想告訴他:我們的辛苦,並未白費,你所期待的未來,正在一點點實現.


(云昭老師暗搓搓地觀察著秦云行的反應,略感無措:一句不說,就掏設備猛拍算是個什麼反應?殿下你這樣我有點慌.)

親王殿下端著設備,已是將自己出門溜達的初心徹底拋在腦後,就這麼踏上了給遠方某人拍紀錄片的路程.于是積厚學院的師生們接下來的種種表現,統統成了獨角戲.只能眼睜睜看著親王殿下帶著老父親般的欣慰笑,與所有人默默保持距離,執著地扮演一個只管記錄的局外人.

(廣大師生:親王殿下是真的很難討好……心累.)

中午的休息時間就這麼不知不覺地過去了,待到上課鈴響起,師生們都回了教室,秦云行這才意猶未盡地收起裝備,看了看記錄的成果,只覺得自家學院實乃人間天堂,和諧友愛,溫馨有序,想來邢越尚看到這個也一定會很開心.

三兩下將視頻編輯完畢,打開智腦正要發送,手指卻是頓住了.總不能沒頭沒腦地就把東西發過去吧,總歸是要說點什麼的.但應該怎麼說呢?求問,要怎麼組織用語才能顯得自己並沒有想他,也不是在邀功,更沒有一個人很孤獨滿心喜悅只跟你分享的意思?

當情感的熱度退去,畏縮的宅男本性又再度冒頭.最終,秦云行悻悻地決定將視頻暫壓不發,等什麼時候邢越尚主動問及了學院的相關情況,自己再若無其事地將東西拿出來,還一定要強調這是自己之前一時興起拍的,跟邢越尚什麼的毫無關系.

教職工大會的時間,是在晚上.秦云行雖然曠課了一整個下午,卻也沒忘正事,准時地出現在了大會現場.

大家都很清楚學院的實際管理者是誰,所以並不會有人去質疑秦云行這位學生,是否適合來做這場會議的主持者,均乖覺地表現出了相當恭順的姿態.

"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總的來說,比我想象中好."

秦云行選擇了一個比較和煦的開場方式,隨即,便直奔主題,不客氣起來:"今天的大會,是為了向大家強調兩條校規."

秦云行的態度極為嚴肅,為了效果,他參加會議前還特意換了一身比較正式的衣服,然而說句實話,他那樣的臉與身段配上修身的制服,真的完全達不到讓人跟著嚴肅起來的目的.反正場上的某些人,從他進會議室起,盯著他的眼神便格外炙熱.

秦云行毫無自知之明地地板著臉繼續:"一條,是禁止種族歧視.莊老師的事,我想你們都多多少少聽說了的……"

秦云行環視一圈,莊老師默默地低著頭,作懺悔狀.其余老師多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我知道你們有些人,對于獸族的獸態還有些不適應,就像莊老師這樣,比起獸態的學生,更傾向于與人形的學生相處,我尊重你們的.但是,不管是我,還是帝國,都絕不允許你們對獸態的獸人的區別對待.獸態是他們的天賦,而不是他們的缺陷,不需要任何的掩藏或者壓抑.這一點,我希望你們能記住."

老師們點點頭,縱然心里依舊不以為然,看看莊老師的下場,也明白自己必須得收斂起態度,最起碼表面上要擺出公平的姿態來.


秦云行也清楚,校規與懲罰可以約束行為,但管不了各人的想法,也不多啰嗦,轉而說起了另一個問題:"我想跟你們強調的第二條校規,是禁止師生戀."

這話一出,老師們頓時嘩然,看秦云行的眼神很是不可思議:要是我們都能看上那些原始人了,還用得著你來強調不要種族歧視?親王殿下你這兩條校規,從不要歧視到不准戀愛跨度也太大了點吧!

"安靜."秦云行拍拍桌子.看著和所有人畫風截然不同,目光灼灼,仿佛要隨時蹦起來再念一段詠歎調的某人,也是有些糟心.誰想到伸張個正義,也能遇上這麼個無腦偶像劇一樣的發展,他能怎麼辦?當然也只有一本正經地按照校規來啊.

"今天中午,有位老師,在我面前明確表示了對我校一位同學心懷愛慕.由于我校禁止師生戀,所以他決定主動辭職,來換取追求那位同學的機會……"

秦云行越是說,底下的聽眾們便越是按捺不住,"是誰?""誰啊?"之類的的問話不斷響起.但很快,老師們的視線都集中到了某個英俊小伙子身上,因為相比于大家的表情,他那一副我為愛犧牲我驕傲的模樣,實在是太紮眼了.

蘇盛也不抻著,主動起身道:"是的,為了這個相愛的機會,我願意辭職.殿下,這是我的辭職信,請過目."

說著蘇盛將自己精心准備的辭職信掃描碼投影到秦云行面前.

秦云行按下識別,順利接收,結果一打開辭職信,便被那撲面而來的虐狗氣息給糊了一臉--

殿下:

這是一封滿載著歡欣雀躍的辭職信,因為這不是一個悲傷的終結,而是一個甜蜜的開始.我因愛而獲罪,也因愛而重生……

'太肉麻了,看不下去!’差點被粉紅泡泡閃瞎眼的秦云行,視線不自覺地漂移開來.

'我到底犯了什麼錯,非得被一個云昭人和藏狐塞狗糧不可?’見這會兒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蘇盛那頭,沒人關注自己,秦云行果斷決定,一腳踹飛這碗狗糧,不看了!反正辭職信就那麼一回事,假裝在看應付過去就行.

確實,此刻蘇盛那頭極為熱鬧,大家紛紛用一種"小伙子你瘋了嗎?""辭職後怕是要被家族中人打死.""開學一天就墜入愛河,莫不是被下藥了."的眼神盯著他,嘴上忍不住八卦:"你到底喜歡上誰了?這麼拼!"

蘇盛自覺殿下既是收下了自己的辭職信,便是默許了自己可以追求他,當下驕傲地揚起頭道:"我喜歡的人當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