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色誘咯


"殿下……"女同學一副受驚的模樣,慌慌張張地擦了眼淚:"沒沒什麼……"

秦云行向來是個相當尊重他人意願的人,當即表示:"哦,那打攪了,你繼續."

等等!你這是什麼注孤身的鬼反映啊!女生頓時傻眼,不敢再抻著,趕緊開口道:"殿下您能不能幫幫我?"

"我就知道……"秦云行歎息一聲,在長椅上坐下,手剛剛巧挨上別人那毛茸茸的大尾巴:"你這些都是別人玩兒剩下的,要求助就求助,少點套路多點真誠不好嗎?"

對不起啊,用玩兒剩下的套路勾搭你,還真是失敬了呢!小姑娘抽抽嘴角,滿心的臥槽難以言表,除了識相點配合親王殿下這現實的畫風還能怎麼樣呢.

"殿下,有人覬覦我的美色,暗示我,要我做他的人……我不願意,卻也不敢反抗.實是走投無路了,只好向您求助……"

秦云行抬起頭來打量了這位同學一眼,一雙細長的媚眼很是惑人,一張小臉也是明豔不可方物,相當有被強制愛的價值.秦云行又看了看她的三角形的大耳朵和尾部帶點白的紅棕色大尾巴,心中對這位的種族有了數:"你是狐狸吧,你們這一族,確實一不小心就容易成了風流故事的主角."

"殿下英明."女同學點點頭.

秦云行:"覬覦你的那人是獸人還是云昭人?"

"是……云昭人."女同學怯生生地道.

秦云行神色一沉,對此卻並不意外,如果只是獸人的話,這狐狸姑娘應該不至于無路可走.當初建立學院時,他就和邢越尚討論過這個,即便政策上如何扶持倡導,現階段獸人在云昭的地位低于原住民是不爭的事實,階級催生傲慢,傲慢催生欺凌.每天看到漂亮可愛的獸人在眼前晃來晃去,難免有云昭人色心一動,仗著身份對看上眼的獸人威逼利誘.

是時候好好殺個雞,給猴子們看看了.秦云行直接道:"是誰?"

"我,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女同學垂著耳朵,小小聲道.

"那你讓我怎麼幫你?"秦云行皺眉.

狐狸姑娘內心的瘋狂吶喊:你對外宣稱我是你的人就行!

但這話,她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落到嘴上,就變成了委婉的一句:"您要是能對外表示一下對我的庇護之意我就感激不盡了."

一心想要殺雞的秦云行根本不接這茬,追問:"那個人是校內還是校外的,你總清楚吧?"

殿下你為何如此實誠!狐狸姑娘欲哭無淚,她明明是比照著海小寶那個路線走的,為何親王殿下的畫風說變就變?跪求公平待我,什麼乘人之危,契約情人,我都可以的,真的!

滿心悲苦的狐狸姑娘支吾半天才道:"我……我是在校內碰上的."

秦云行點開智腦,一臉正氣:"我這兒有校內所有人的影像資料,你把那人指認出來,我會立刻把他叫來當面對峙."


"我……我不敢.我怕他報複我."狐狸姑娘這回的哭腔完全源自真心,沒有半點偽裝成分.

她編出這麼個巧取豪奪的劇情只是為了賣慘而已啊,主角原型不過是個順手摸了摸自己肩的普通男人,那人還是在自己先靠過去給出了曖昧暗示的情況下才動的手……若是真把人找來,澄清真相,得罪親王,誣陷成功,得罪死對方,她以後在學院里還怎麼混?

"也是,畢竟他沒有實質性行為,要處罰也處罰不到哪兒去."秦云行是個體貼人,雖然有心借此立下規矩,卻也沒有拿小姑娘當犧牲品的意思:"這樣吧,你把人指出來,我會留心他之後的言行,到時再對其進行處理,保證不會牽扯到你身上."

狐狸姑娘絕處逢生趕緊點頭:"好的殿下,給您添麻煩了."

秦云行打開單面投影功能,虛擬屏變成一個曲面籠在秦云行的前方,唯有在秦云行這個角度才能看清其上的圖像,若是從別的角度看過去,則是一片扭曲的光影,什麼都別想看到.

秦云行調出校內工作人員的影像,對小姑娘道:"你坐在我懷里看吧."

狐狸姑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蒼天啊大地啊,她都要對秦云行這個神經病絕望了,誰想到峰回路轉又來了這麼一出?該不會是自己幻聽了吧?

"對了,你得變成獸形."秦云行補充道.

不管是獸形人形,只要你肯抱就行!狐狸姑娘歡天喜地地變出獸態,大尾巴開心得刷刷搖擺.

秦云行卻是看著她的獸態驚了一下:"你是……藏狐?"

"怎麼?"藏狐姑娘歪歪頭,不是很懂秦云行的驚訝點在哪里.

秦云行總不能說,我本想抱個萌萌的狐狸團,沒想到等著我的卻是狐狸界的表情帝.他咽下心底的慢慢吐槽,微笑示意:"坐我腿上看吧."藏狐丑歸丑,但手感也沒差,自己作為一個趁機揩油黨,還是別要求太多了.

藏狐姑娘小心翼翼地坐上了秦云行的大腿,秦云行貼心地將虛擬屏往下挪到小姑娘身前:"全院教職工一共二百八十三人,我會以十五秒一位的速度播放,你看到人的時候,記得及時告訴我."

"好的殿下."藏狐同學對此工作量怡然不懼,這可是親王的懷抱,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抱!她巴不得全校師生都來圍觀一發,只要親王沒意見,她可以在這個全帝國第二尊貴的大腿上,蹲到天荒地老.

秦云行感受著懷中毛茸茸的觸感,忍不住將手按在狐狸頭上揉了揉,見小姑娘並無意見,索性將手擱在對方背上就不動了.

藏狐姑娘:感覺希望就在前方,喜滋滋!

秦云行跟她著看了一陣,有些無聊,正准備開個別的界面玩會兒,忽然見一人朝著自己直直走了過來.這人他沒什麼印象,但智腦上的自動識別軟件卻是給力依舊,很快此人的信息就浮現在秦云行眼前,這人是學院的音樂老師,屬于後一批進來的高層子孫隊列,叫蘇盛.

"殿下,請原諒我的冒昧打攪."蘇盛是個相貌俊美的青年,當他認真地看著一個人時,那雙湛藍色的雙眼便顯得尤為深情:"我知您向來不喜我這樣的行事作風,但我實是沒法對您的存在,對我的心,視而不見."

藏狐姑娘一聽這小子的口吻就明白,這是情敵上門了!沒想到親王殿下都美人在懷了,依舊是擋不住這些狂蜂浪蝶.看到對面人那張不輸自己的臉,藏狐姑娘危機感一路飆升,爪子不自覺地彈出,肌肉繃緊,毛也炸了起來.

秦云行那手就放在狐狸背上,瞬間就感覺到了這位同學身體上的變化,再聯系一番蘇盛的話,心中隱約了然,莫非這小子就是那個威逼女學生的敗類!長得人模狗樣的,做事怎麼這麼不講究呢.

秦云行的神色頓時冷了下來:"知道我不喜,你還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