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自私者


"你們如何確認是他放的狗?"

治安官看得出秦云行對此結果倍感不快,但還是將自己這方搜到的證據,打包給了秦云行一份,然後硬著頭皮道:"首先,監控里很顯然是他,您可以親自確認一下.其次,他自己也承認了."

監控自己隨時可以查,想來治安官也不敢在這個事情上弄鬼.秦云行轉而看向邢安,邢安並不像邢越尚那樣英俊得近乎逼人,但因為眉眼間的相似,依舊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帥氣的青年.但正因為這點源于血緣的相似,秦云行才越發感到惱火.

"你為什麼要把那只傻泰迪放出來."秦云行問.

"殿下,有人要害我."邢安臉上的忐忑未消,但語氣卻很篤定.

"接著說."秦云行神色不動,到底是有人要害邢越尚,所以殃及了邢安.還是,邢安出于某種原因故意拖邢越尚下水,這都是未知.

邢安繼續道:"我之所以會把那只傻狗放出來,其實是出于一片好心,我聽到兩個鱗甲族的人議論說,他們把一個得罪過他們的走獸族打昏了,捆在了一個隱蔽的角落,成心要他錯過報名.我擔心同族,所以就跑到他們說的那地方去看了,果然看到一個走獸族人被綁在樹上,還呈昏迷狀.我又不認識那只傻泰迪,只當他是真的被打昏綁了起來.本著同族之誼,我就順手把他給放了.誰知道我剛解開,他就狂奔了出去,還干……干出那種丑事."

秦云行轉頭看向治安官:"他說的,你們應該都查證過了吧?"

治安官趕忙道:"我們都一一查證過了,他聽到議論的那位置,是廁所,內部並無監控.而且,通過廁所外部的監控,我們也非常確定,那個時間段進出廁所的有且僅有邢安一人.他之所以會聽到這番議論,只有兩種可能,要麼,是有人有心引著他去放狗,所以利用某種微型的播放設備讓他聽到了這番話.或者是,從來就沒有什麼誤導,他在說謊."

"我沒說謊!"邢安憤怒地反駁.

"你說沒說謊,我們自然會查實."秦云行將心中的憂慮暫且放下,撇了眼治安官,示意他繼續.

治安官恭順地道:"我們又對那只襲擊人的泰迪進行了詳細的檢查,他身上所有的傷口,經對比核實,均為梅南老師造成的.在此之前,應是未受過任何外力擊打.另外,我們也已確認,那只泰迪是真的有智力障礙,行事全憑本能."

"明白了."秦云行點開治安官發給自己的視頻,直接投影到眾人眼前.

畫面一打開,便是一只被項圈鎖住的泰迪趴在大樹旁乖巧睡覺的模樣,和之後他那日天日地的德性對比起來,判若兩狗.

很快,邢安登場,他當時和現在一樣是以人形行動.見到此景,他徑直走了過去,解開了泰迪項圈的束縛.就在失去束縛的瞬間,泰迪陡然睜眼,沖了出去.

"你是傻的嗎?"秦云行忍不住道:"你就不能先喊那泰迪兩聲,或者推他一下,看看他的反應再說?你看你這樣,上去就解,誰看都會覺得你是故意縱狗行凶!"

"我……我救人心切,哪兒能想到那麼多?"邢安有些心虛地辯解道.

秦云行想到那不知何時就會攀扯到邢越尚身上的繩索,忍不住皺眉道:"邢越尚怎麼會有你這種弟弟."

不想邢安卻是瞬間就炸了毛:"我還想我怎麼會有這種哥哥呢!傻子似的到處救人,搞得那些族人動不動就對著我指手畫腳,嫌我自私,嫌我冷漠!行吧,這回我救人了,結果還是嫌我不如他!我倒了八輩子黴才有這種哥哥!"


"所以說,你救人也並不是出于你說的那什麼同族之誼,你只不過是急不可耐想要證明自己罷了.你根本不關心那泰迪有沒有受傷,是不是昏迷,你只想趕緊地達成解救他人的成就,不管真相如何.是嗎?"秦云行看他這反映,瞬間就將他的心態摸了個八九不離十.

邢安那點心思被秦云行揭穿,也不再掩藏,光棍地承認道:"是啊,我確實不是邢越尚那種爛好人,我就是覺得我們這一幫子星際難民,能自己顧好自己就不錯了.誰要是遇上解決不了的事,那也只能怪自己沒本事,而不是唧唧歪歪怪別人不能跟某個大傻子似的舍己為人."

秦云行的眉頭皺得愈發緊:"你當然可以獨善其身,幫不幫人都是你的自由,但你干什麼譏嘲邢越尚?別人拿你們作比較,你卻只怪你哥品行太好?不覺得可笑嗎."

邢安冷哼一聲,不予回應.

秦云行被邢安這反應搞得怒火直躥:"你覺得你憑著自己努力,考入了學院算是自己顧好了自己嗎?"

邢安沒吭聲,但看他的表情,顯然,他正是這麼覺得的.

秦云行開口便是一通譏嘲:"但你別忘了,如果沒有你哥整理出的學習資源,沒有大巫的集中培訓,你想要靠著自己的能力考進學院,絕不會如現在這樣容易.當然,你也可以說,你就算沒有這些幫助,也能靠著自己進來.但你別忘了,你們一家在云昭帝國之所以能生活的滋滋潤潤,在無數人都還在為溫飽犯愁時就用上個人智腦,是因為什麼?!"

邢安漲紅了臉,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以為我很想要這個好處嗎?拿親人換好處這個名聲誰稀罕!"

秦云行看著邢安這樣,忽然沒了說下去的興致,直到此時,邢安思考的角度,依舊是他自己,他怨邢越尚進宮害自己被非議,卻從沒想過邢越尚在宮中會過得如何.他怨邢越尚助人將他對比得自私冷漠,卻從未想過自己也是受益者中的一個.

邢安這種人,他見過太多了.而偏偏是這類自私者,最愛圍觀那無私者跌倒受傷的慘狀,一邊對著傷口指指點點,一邊還要擺出聰明人的模樣輕飄飄地嘲一句,傻子.這世上什麼時候缺過聰明人?能遇上個傻子多難得,但既然邢安不懂,他也沒必要多說.

秦云行轉頭對治安官道:"你們給那只泰迪做體檢的時候,那只狗身體中有檢測出任何藥物殘留嗎?"

"我……我們沒有查."治安官一聽秦云行這問法,便明白秦云行是懷疑那狗確實是昏迷了,不管邢安當時是什麼反應,這狗都會在他解開束縛的那一瞬間醒來.畢竟,若邢安無辜,那他的反應就是不可控的,唯有對泰迪下手才能保證計劃順利.

但想想秦云行之前對邢安的態度,治安官又有些猶豫不定:"殿下,您相信邢安說的話?"

"為什麼不信,他這種利己主義者,如果明知那狗有病,干嘛要放了它給自己找事?"秦云行冷哼了一聲說道.況且,明知有人要算計出個邢安縱狗惹事的結果,他又怎麼能不努力去證明邢安的清白,鬼知道,還有什麼陰招等在後頭呢.

明白了親王的態度,治安官迅速表態:"我這就叫人去查."

"對了,你還得安排人把學院內能接觸監控的人都控制起來,查一下."秦云行補充道.

"啊?"治安官對秦云行這個新命令,一時沒反應過來.

秦云行解釋道:"如果假設邢安說的為真,那學院里就肯定出了內鬼,而且那還必須得是個有權接觸監控的人,否則那內鬼不可能在窺到泰迪的情況後,就迅速找上邢安,且剛剛好地選了他孤身一人又無監控的時機.不管是誤導邢安的播放設備,還是卡著時間讓泰迪昏迷或者清醒的設備,都完美地避開了所有探頭,若非對學院的監控系統極為熟悉,絕做不到這點."

治安官忍不住道:"可……可如果真有人如此大費周章地給邢安挖這麼個坑,又是圖的什麼呢?"他掃了眼依舊一臉憤憤的邢安,恨不能直接問--殿下你覺得就邢安這樣的?有被坑的價值?

"對于這一點,我也很好奇啊."秦云行眯起的眼底滿是寒意,等他查出那個吃里扒外的家伙,謎底自然就能揭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