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擼毛中


小海豹沉默了片刻,然後搖了搖圓乎乎小腦袋:"不是,是我自己掉下去的."

秦云行心知真相肯定不是這麼一回事,但鑒于自己只是膚淺地沉迷于對方外表,他也就不多問了,轉而看了眼智腦道:"你哥叫海大寶對嗎?目前因為工傷正在後元星公立第二醫院就醫."

"是的."海小寶海豹式瘋狂點頭.

我警告你,再這麼可愛是會被我按平了擼禿毛的!正在努力克制欲望的秦云行瞪著小海豹,直到這只野生動物終于在本能的提醒下停止了賣萌,才繼續道--

"我看醫療記錄說,他是因為工作時,操作不當受的傷,所以他的雇主只給他做了最基礎的治療,命是保住了,但有很大的可能會留下殘疾."

"不是操作不當!哥哥把操作說明看得可熟了,不然怎麼可能競爭過那些云昭人!"憤怒的小海豹用短小的鰭腳把地面拍得啪啪作響:"我能考進學院全靠哥哥手把手教,哥哥云昭語學得可熟了,沒可能操作失誤.雇主只是不想花大價錢給哥哥治病,才非說是哥哥的問題的."

沉迷于糯米滋美色的親王對于傷情背後的故事無動于衷,直奔主題:"所以,你是希望我為他安排更好的治療,確認他恢複如前.還是希望我把治療所需的信用點給你,由你們自己去分配?"

"您來安排吧."海小寶沒有任何猶豫地做出了決定.

"那行."秦云行道:"我這就安排人去處理你哥治療的事,你先忙自己的事去吧."

"謝謝殿下."白白的小海豚軟軟地嗷嗷了兩聲.

秦云行終究還是沒忍住,伸出手在人頭上狠狠搓揉了一把,飽含渴望地道:"我在寢室等你哦."

海小寶被親王殿下這色狼一般的做派嚇了一跳,本能地翻了個身,肚皮向上進入裝死狀態.

我跟你講,你這樣坦胸露肚地躺我眼前,屬于逼我犯罪你知道嗎!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忍了!

于是秦云行刷地起身,大步離開,一個眼神都不再分給他.在邢越尚那邊犯過的錯,這次可不能再犯了,不然小海豹以為自己侮辱他,以後都不給摸就糟糕了.

秦云行將海大寶的事兒吩咐下去後不久,就收到了大巫那邊的回信.

"殿下,手續已經辦好,勞煩您定下地方,我好帶孩子們與您碰面."


秦云行頓時喜上眉梢,大巫這效率可以的,這就要給他拉皮條,啊不,制造機會接觸可愛的熊貓崽崽們了.秦云行琢磨一了一下,將地方定在了圖書館後面的那塊小丘附近,那邊種了一片竹林,想來應該會很得熊貓們喜歡.最重要的是,那里相當僻靜,就算他一時情難自禁做了什麼,也不至于被太多人看到.

秦云行與大巫約好地方,便屁顛兒屁顛兒地趕去了.不想,還沒到地方就聽到大巫在嗷嗷叫.

"你們給我從樹上下來!一會兒殿下前來見到你們這樣,成何體統!"

"圓團,松嘴!這是學校的公共財物,不能吃!"

"小歡,這筍怎麼被你挖出來了!趕緊埋回去."

秦云行三步並作兩步地趕到現場,只見小芝麻團們已是在竹林里玩脫了.

三只芝麻團子跟個糖葫蘆似的串在一根倒黴催的竹子上,一聳一聳地往上爬,最上頭的小團子爬一步,滑兩步,然後就一屁股坐在了後邊兒的小團子腦袋上.後邊兒的小團子被砸得搖頭晃腦之余,還不忘蹬著小爪爪去踹後邊兒的那只.墊底的那只被一腳踹下去,又倔強地爬起來,蹦跶回之前的高度,然後又被踹得滑下去,如此往複,相當執著.

又有兩只芝麻團子正揪著一根竹枝啃,但造型有些奇特,一只端坐,抱在懷中慢慢啃.另一只就比較可憐了,因為那只端坐的小家伙正是壓在他的身上,將他坐成了一張熊貓餅.可這只餅子都被壓扁了還不忘伸出爪子往嘴里薅葉子啃,也是很執著.

還有一只正在和大巫角力,小家伙將一顆筍子緊緊地抱在懷中,整只熊都團成了個球,大巫一伸爪,他便咕嚕嚕地滾遠,大巫用後爪將他攔下,再伸爪,他便死爬在地上,哼哼唧唧地撒嬌.特別執著.

秦云行被眼前這情景萌得肝兒顫.恨不能一手一個全撈進懷里,狠狠搓揉一通.

"殿下."大巫第一個發現了秦云行的到來,猛地松開小歡,笨拙地扭過身子致歉道:"抱歉殿下,這些孩子平時被我寵溺太過,不怎麼懂規矩."

六只團子跟著扭頭,便看清秦云行一臉壓抑之色地站在一邊瞅著他們,頓時不敢鬧了.三只上樹的啪嘰啪嘰掉下樹,兩只吃竹子的趕緊將竹枝放下,藏在背後,嘴邊沒吃完的葉子也趕緊嚼吧嚼吧塞進嘴里,腮幫子鼓鼓囊囊的,還不小心留了半截葉片支在嘴角.只有那只抱著筍子的還不肯撒手,但也和其他幾只一樣怯怯地看著秦云行,怕他怪罪.

"你們……玩兒得挺開心啊."秦云行勾起唇角,聲音卻是不辨喜怒.

大巫按照自己對秦云行的了解,估摸著他應該不會為此生氣,便主動道:"殿下,孩子們不懂事,不小心破壞了校園環境,還請您不要怪罪."

在秦云行心里,這些竹子當然是隨便熊貓寶寶們糟蹋的.但是,經過小海豹一事,秦云行學會了一個道理--當個趁火打劫的壞人,可比當個善良仁慈的好人,劃算多了!所以,今天,他這個惡人當定了!

秦云行故作不悅地掃了一眼眾熊,然後不緊不慢地開口:"破壞公物這種事,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要是就這麼輕輕放過,這幫孩子回頭不知還會惹出多少麻煩,該有的懲罰還是不能少的."

聽到親王殿下這麼說,幾只小團子都嚇壞了.顛兒顛兒地跑到大巫身後,挨挨擠擠地將自己藏起來,只怯怯地探出半個圓腦袋,用一雙黑溜溜水汪汪巴巴地瞅著冷酷又無情的親王殿下.


大巫沒想到秦云行陡然間變得這麼不好說話,楞了一下才道:"殿下您想怎麼罰?"

罰你們過來給爺摸個痛快--當然,這樣的懲罰項目,秦云行也就只能想想而已,真說出來小團子們怕是要報警.他必須想一個可以給自己謀福利,但是又不會讓這幫寶寶從此疏遠自己的項目才行.

"其實也不算罰,我只要你們過來好好檢討一下自己做錯了什麼就行."秦云行頗有暗示意味地道:"只要讓我感覺到你們的誠意,我就不再追究你們剛剛干的壞事了."

大巫聞弦知雅意,立刻俯身對藏在自己身後的六只小團子小聲道:"做錯了事,就該好好認錯才對,殿下這麼罰你們是應該的.你們檢討的時候,可以對著殿下撒撒嬌,殿下向來寬厚,不會為難你們的."

那三只爬樹的自覺自己犯下的錯誤不大,率先挨挨蹭蹭地來到秦云行跟前,排成一排,埋著小腦袋道歉道:"對不起殿下,我們不該隨便爬樹."

秦云行恨鐵不成鋼地瞪著他們,抱大腿會不會,扯衣角會不會,實在不行,用眼睛皮卡皮卡地放個電也行啊.就你們這一本正經的道歉方式,一點都不萌……不,其實還是萌到爆啊.可惡的熊貓團子,仗著自己不管干什麼都可愛就這麼敷衍本殿下,過分!

"還有呢?"秦云行壓著想要翹起的唇角,努力維持著自己的嚴格人設.

"還有……還有……"三只小熊貓實在想不出自己除了爬樹以外還有什麼錯處.吞吞吐吐了大半天也沒能憋出話來.

秦云行蹲下身,扯淡道:"其實我並不怪你們爬樹,之所以要你們保持獸形,便是尊重你們的天性,你們在積厚學院里,可以想游泳就游泳,想爬樹就爬樹,甚至在樹上蹭背磨爪子都是可以的.我生氣的是,你們彼此之間不夠友愛,不過是怕個樹,砸腦袋的砸腦袋,伸腳踹的伸腳踹.你看他,摔得一屁股灰,還摔了不止一次,多痛啊."

說著秦云行就伸出手摸上了那只的小胖臀,特別自然特別理所應當地搓揉了起來.肥嘟嘟的屁股摸起來手感極佳,更別提還有那絨毛的綿軟觸感混雜其間,摸得秦云行恨不能干脆把手長在上面,二十四小時都黏著不下來.

墊底熊寶寶被親王揉的很舒服,又有點不好意想,吭哧吭哧地憋了一會兒,最終不忍繼續騙殿下給自己揉痛痛,老實巴交地道:"殿下……其實我沒有摔痛."

"哦."秦云行順勢改揉為撫,溫柔地道:"沒有摔痛就好,我給你拍拍灰."秦云行這拍灰,自然是要一根一根地拍,從圓溜溜的後腦勺到軟綿綿的背,再從肉滾滾的屁股到短乎乎的爪爪……

那兩只見秦云行拍了這麼久的灰,只當墊底熊是真的摔多了,有點不好意思地道歉道:"對不起,我不該爬樹的時候踹別的獸……"

秦云行抬手將三只的腦袋都揉了一通,這才道:"好吧,原諒你們了,以後要好好相處知道嗎?"

"知道啦."三只乖巧地點點頭,退了.

秦云行一雙賊眼迅速瞄上了剩下的三只:"你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