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勾搭中


大巫總算有了點親王熟人的待遇,不敢再端著,以防秦云行又一個神操作把自己的臉丟到地上踩.他立刻揮手對後面的熊貓們交代道:"你們先去忙,我一會兒再視情況聯系你們."

秦云行的眼睛還纏綿在小芝麻團兒上呢,立刻出聲勸阻:"那倒不用,就幾句話."

大巫掃了眼秦云行那神思不屬的德性,猜出他大概只是不方便當著自己的族人們說話,配合地道:"那好,你們在這里等等我."

"來,我們去那邊說話."秦云行一邊說著,一邊帶著大巫往不遠處的噴泉走去,噴泉那邊沒什麼人,零星幾個見秦云行這架勢,也很有眼色地避退開來.

"是這樣的……"秦云行見附近沒人了,這才壓低了嗓子對大巫開口:"積厚學院的配置是多人宿舍,所以我在學校期間,都會和人共居一室.室友嘛,自然是要選我喜歡的,所以我想問問你……"

話說到這里,秦云行舔舔唇,吞吞吐吐,竟是難得的顯出了幾分羞赧.

"想問我什麼?"大巫看著秦云行那帶著渴求的閃亮雙眸與泛紅的臉頰,心說自家少族長栽得不怨,可惜就是太純情,真該讓他看看眼前這副場景.他心心念念的殿下,前腳與他分別沒兩天,後腳就迫不及待地邀請自己與他同居了.

"我想問你能不能幫忙制造個機會,讓我和那些熊貓崽崽接觸一下,我想在他們之中挑個室友."秦云行謹慎地措著詞,以防大巫以為自己是來找他拉皮條的.

"喵喵喵?"大巫抖了抖黑黑的圓耳朵,懷疑自己聽錯了:"你是想要在其他巫里,挑一個跟你住?"

"是啊."秦云行點點頭.

"您對我是有什麼不滿嗎?甯可在不熟悉的巫中選擇,也不考慮一下我?"大巫表示不服,他,竹辛,整個獸族中最優秀的那只巫,居然被直接排除出了室友的選擇范疇,你敢信?

"別誤會,我對你沒什麼不滿.你是個很好的人……"秦云行發出一張好人卡,然後直言不諱道:"可是熊貓崽崽們比較可愛啊,你年紀到底是大了些."

年……年紀大了?!在獸族中尚屬大好青年的竹辛,瞪著一臉理所當然的秦云行,被哽得說不出話來.

"放心啦,我不會欺負那些熊貓團子們的."秦云行頗為暗示性地道:"安排一下,就當賣我一個好,你要有什麼需求,我也會幫忙的."

竹辛深吸一口氣,默默提醒了自己三遍眼前這貨是親王是親王,以後仰仗他的地方還多得是.這才再度擠出一個笑模樣,點點頭道:"那好吧,我先帶族人們去把入學手續辦了,然後再聯系您可以嗎?"

"好吧,盡早安排喲,不然回頭分好寢室再讓搬就太紮眼了."秦云行雖然不舍,卻也不提要跟著去辦手續之類的話,免得自己的存在影響了正常的學校秩序.

大巫先一步告辭轉身回了大部隊那邊,秦云行正要抬腿走向另一個方向,身後的噴泉池卻忽然響起"嘩啦"的破水聲.

秦云行扭頭一看, 只見一個唇紅齒白的小少年從水里冒出頭來,白色的發絲濕漉漉地貼著頭頂,在陽光下泛著金燦燦的光,就像一只小天使.秦云行正琢磨著自己剛剛的談話是否被這天使偷聽了,對方就先開了口--


"殿下,我聽到你與走獸族大巫剛剛的談話了.您似乎在找年紀小的,可愛室友,您……您看我可以嗎?"等話說完的時候,小家伙的頭已經低得幾乎要埋回水里去了,兩個通紅的耳朵尖格外醒目.

"你是哪個族的?"秦云行對于可愛的小正太毫無興趣,一心只關心對方的獸形.

"鱗甲族的."小天使看向秦云行,眼里滿是期待.

"哦,那算了."秦云行頂著對方渴盼的眼神,毫不猶豫地拒絕:"沒毛,不約."

"殿下!"見秦云行要走,那少年伸出手想要拽住秦云行的衣擺,卻被自動防衛系統給毫不留情地擋住了."殿下……求求您收下我吧.走獸族大巫那邊肯定會跟你開很高的條件,但我只要少少的一些信用點就夠了."

"少年,你這個想法很危險啊.我不是你想的那種人,我就是單純地想找個性格合得來的室友而已."

秦云行語重心長地開口:"你既然進了學院,就是積厚學院的學生,每月都會有生活補助,如果覺得不夠花銷,學院也會提供兼職.你沒必要這麼年紀輕輕就豁出去……"

"可是,如果哥哥的病不及時治療的話,就會留下終身殘疾."小少年眼眶紅了:"我短期內真的沒法湊出這麼多信用點來."

這個套路,很像當年那些霸道總裁愛上草根女主的劇情啊,一個為了親人不得已出賣身體的苦逼少女,一個只是想玩玩卻不小心被打動的總裁.秦云行默默退開兩步,並不想扮演一個戀愛腦的愚蠢總裁:"如果,你哥哥的事是真的話,我可以借錢給你,你以後慢慢還就是了."

"真的嗎?"小天使的眼睛瞬間亮閃閃.

秦云行非常霸道總裁地點點頭,淡淡地道:"嗯,你把你名字報上來,我派人去查."

少年非常乖巧地答道:"我叫海小寶."

秦云行直接進入學院系統,輸入名字,這位小朋友的信息便全都出來了,重點是,獸形照片也出來了.

秦云行看著少年的獸形照片,心中的小火山瞬間爆炸,滿眼的粉紅愛心biubiu地往外噴射:啊啊啊啊!居然是傳說中的糯米滋,豎琴海豹!

再度看向海小寶時,親王殿下的眼神已是完全不同了,溫柔中透著垂涎,期待中透著癡迷:"你,你變成獸形給我看看."

海小寶被親王這陡變的眼神給嚇得恨不能鑽回水里去,但為了哥哥的身體,他還是咬咬牙,化為了獸形.

秦云行看著池子中的糯米滋,滿心的癡漢笑.這圓滾滾的身軀,這肉呼呼的小短鰭,這圓溜溜的大眼睛,還有這一身絨絨的白毛,就是他夢想中的抱枕小海豹沒跑了!

秦云行正欣賞得不亦樂乎,不想小海豹忽然就又變回了人形.

才欣賞了沒兩分鍾的秦云行,欲求不滿地開口:"你用獸形和我說話就行,不用特地變成人形……"


"可是我獸形還不怎麼會游泳……"海小寶委屈巴巴地解釋.

"那你上來吧,變成獸形我們再接著聊."秦云行非常忠于欲望地要求道.

"哦."

于是一分鍾後,一只胖乎乎的海豹非常任由宰割地趴在了秦云行腳邊.秦云行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壓制住了自己那蠢蠢欲動的魔爪.光天化日的,不能這麼原形畢露,要矜持,一定要矜持!來日方長~

秦云行勾起唇角,露出一個一看就不是好人的笑容:"海小寶啊,很抱歉.看完你的資料,借錢的事,我恐怕沒法答應你了."

"啊?"可憐的小海豹無助地仰頭望著他,眼眶瞬間濕潤.

"但我們可以繼續之前的交易,你,來當我室友,我替你解決你哥哥的問題."秦總裁非常狂帥酷霸跩地道.

"您之前不是不要嗎……"海小寶由衷地期望親王能打消這個念頭,真的,借錢還錢挺好的,多加點利息也沒問題.此刻滿臉蕩漾的親王簡直讓豹瑟瑟發抖.

"那是還不了解你."秦云行笑容溫柔,心底默默腹誹,垃圾獸族,種族分類怎麼那麼粗暴,險害我錯失此生摯愛--之一!

"那,當您室友,需要做什麼嗎?"海小寶抱住圓滾滾的自己,默默祈禱這位親王不要太過分.

"白天讓我摸摸抱抱蹭蹭,晚上陪我一起睡就行了."秦云行想了想,又補充道:"提前說好哦,我雖然會對你做出親密行為,但我心底對你是沒什麼多余感情的,如果你喜歡上我,我概不負責."

這個發言,還真是,超乎預料地……渣呢.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小海豹面對如此拔那啥無情的親王大人,留下了屈辱的淚水:"不能借錢嗎?我會還給你的."

霸道無情的親王大人搖搖頭,殘忍地道:"很遺憾,海小寶,你已經引起了我的興趣,我對你,勢在必得,放心,跟著我你是不會受委屈的.你哥哥的事,我也會替你圓滿解決的."

"那……好吧."小海豹小小聲地啜泣著,無奈地屈服在了親王的淫威之下.想了想未來即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種種劇情,小海豹只能默默告訴自己,為了哥哥,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對了,報名手續你辦完了嗎?"秦云行關心道,畢竟要等他完成報名手續,確認就讀,他才好暗箱操作將人分到自己的寢室.

小海豹搖搖頭.

"那快去吧,我會囑咐人給我的寢室加個泳池的,回頭你想怎麼游就怎麼游."秦云行催促.

"不……不用麻煩了.我不是自己要進池子的."

"不是自己要進?難不成你是被人推進池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