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籌備中


"邢越尚,你要變獸形能不能回你的破房間去變,在公共場合用這副模樣行走你不覺得羞恥嗎?!"

邢越尚還沒反應過來,秦云行先炸了:"是誰?居然敢當著我的面欺負你,是誰給他的狗膽?"

"殿下,您對狗有什麼不滿嗎?"邢越尚不解地問.

"喂喂,重點是這個嗎?"秦云行嘴角抽搐.

顯然,挑釁者與秦云行的感想別無二致,見邢越尚對自己置若罔聞,伸手便要去抓小豹子的尾巴.

邢越尚輕巧一躍,直接蹦上了走廊頂部的吊燈,他居高臨下地看著襲擊者:"我不覺得以正常形態活動有什麼問題,個人認為,技不如人還試圖用貶低對手的方式來給自己找平衡這種行為,才叫羞恥."

"什麼叫技不如人?也不知是誰死活跟不上進度,教授問什麼都跟傻子似的說不出話來,笑死人了."挑釁者原地跳起,伸手就抓.

邢越尚一尾巴送他回地面:"你倒是能答上,那你贏了嗎?"

挑釁著揉著被抽紅的爪子,總算知道邢越尚的獸形也不好惹,不敢再放肆:"哼,現在才是初學,你還能用那點原始星球的小聰明來對付.等戰術課越學越深,你就等著現原形吧!"

挑釁者放下狠話就走了.邢越尚無所謂地躍回地面,繼續往寢室走.唯有秦云行依舊耿耿于懷:"你不是說你在學校過得很好,老師照顧同學友善嗎?就這麼個友善法?報喜不報憂!"

"都是小事而已,這種人在哪兒都不會少.何必說出來讓你生氣."邢越尚推開門,進了屋.

"上課跟不上也是小事?"秦云行皺眉:"我明明已經把定制的那些應用都發給你了.就算一時想不起,也該能及時檢索到相關內容啊,怎麼會出現答不上這種情況?"

"我只是還不太熟悉應用而已,等熟悉了就沒問題了."邢越尚一邊說著,一邊改為了投影模式.

"不可能."秦云行毫不客氣地戳穿他:"以你的性格,但凡能做到十分的,就絕不會做到八分,更何況是在這種關乎學習的重要事情上,到底怎麼回事?"

"好吧,瞞不過你."邢越尚只得交代:"有些教授不准學生上課時使用智腦."

"沒有智腦你怎麼學?欺負人嗎這不是,我這就跟院方打招呼!"秦云行一想到邢越尚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已經被人針對了好一段時間,頓時變得氣鼓鼓.

"沒關系的殿下."邢越尚忍不住戳了戳投影的臉頰,笑著道:"就算沒有智腦上的那些應用也並不影響我在考核上贏別人,畢竟你們云昭人考試從來都不會考死記硬背的東西.僅僅是考較知識的應用的話,我沒理由比別人差."

"真的?"秦云行這些年可沒少吃精神力的苦頭,對邢越尚的說法將信將疑.

"當然."邢越尚:"打個比方,我們就像是一群挖坑的人,大多人手上的鏟子是買來的,而我沒錢,就只能自己做一把,或許會多費一些時間精力,但這並不影響我把坑挖得又大又深啊.而且,正因為鏟子的各個部件是我自己親手制作的,我使用起來的時候,不光如臂使指,還能根據要求對鏟子進行調整,挖起坑來往往比別人更加靈活方便."

"我懂你的意思了."秦云行眼底是毫不掩飾的激賞.

邢越尚被秦云行那帶著點小崇拜的目光看得身心蕩漾,忍不住虛握著投影的小爪爪繼續道:"精神力這種東西,本質上和您的那些定制應用沒什麼區別,有固然方便,沒有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我自入學起,從來都是只贏不輸."

"殿下,您的精神力暴漲了!快告訴我您做了什麼?"院長一聲驚呼差點把秦云行嚇得從床上跌下來.


"我……我在和小尚聊天."秦云行指指投影,將邢越尚的聲音設為外放.

"殿下,您的精神力暴漲了?"邢越尚一臉驚喜.

"你們剛剛聊了些什麼?"院長迫不及待地追問.

"學習方法……吧."秦云行不太確定道.

"我們在說精神力其實不影響學習."邢越尚認真補充道.

"那這回精神力暴漲的情形,和殿下您上回圍觀他特訓時的相比,有什麼共同點嗎?"院長殷切地盯著邢越尚的投影,像是看著一座金礦.

"上次?"邢越尚疑惑道.

秦云行喉結艱澀地滾動了一下,一把關了通訊,憋了半天,才小小聲地對院長道:"共同點大概是……覺得邢越尚很帥很厲害?"

院長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您這精神力的增長契機,有點不走尋常路啊.還請您允許我調取您剛才的通訊記錄,還得趕緊叫邢越尚回來配合下數據采集."

"調記錄可以,但沒必要叫他回來."秦云行嚴肅道:"另外,今天邢越尚讓我精神力暴漲這件事,還請對外保密,尤其是對我姐保密."

"可是您的精神力……"院長為難地說:"容我提醒您,獸族互動對您精神力促進的效果,不及剛剛的百分之一.您精神力回複的關鍵,無疑是在他身上."

"不必勸,我清楚我在做什麼."秦云行態度堅決:"他是人,不是藥,沒道理要他犧牲自己的生活來為我服務."

"那好吧."院長無奈地點點頭:"那您平時還請與他多多聯系,就算不能交流,您就單純地看著他也行.我會為您配備一些隨身的數據采集裝備,爭取早日在您這樣消極的配合下成功找出治療辦法."

"好的."秦云行乖巧點頭,安靜退下.

院長轉頭就聯系上了邢越尚:"喂喂,小尚啊,我們親王的病,需要你配合一下……"

秦云行不知院長背後的小動作,安安心心地去吃飯,休息,然後等來了裴教授的呼喚.

"殿下,成績已經公布了,關于招生的事,我需要和你商量一下."裴教授道.

"怎麼?"秦云行:"不是已經告訴你沒有特例,無需給任何人開後門了嗎?"

"不是這個問題."裴教授不緊不慢地說:"獸族對云昭基礎知識的掌握有些超乎我們的預期,如果按照我之前劃出的招生標准,我們會多招將近三百位學生.所以,我想問問您,需不需要提高一下錄取標准?"

"目前過了線的到底多少人?"

"二千零一十八人."

"那我們學院應該完全裝得下啊?"

"問題在于,老師不夠."裴教授皺著眉道:"學院的老師本就沒招滿,如果全收進來,恐怕根本安排不過來."


"老師這麼難招嗎?"

"是啊,畢竟在很多人眼里,獸形的獸人就跟怪物差不多,就算給的工資再高,也沒多少人願意."

秦云行無奈歎息:"但要都是人形,我還治什麼病?干脆去跟著邢越尚讀帝國學院算了."

"也不是不行……"

"當然不行!"秦云行瞪著他,雙手比了個大叉.要是去了叫什麼,千里送菊花,禮輕情意重嗎?

"不行就不行吧."裴教授將話轉回正題:"教師方面,不光是數量有問題,質量也不行,獸人們很上進,不光學習的人比我想象得多,學習的深度也比我想象中的深."

秦云行沉默片刻後,終于給出決定:"獸族能考出這個成績,也是很不容易.還是按照之前定的標准來收吧,老師的事慢慢來,總會有辦法的."

學院的事雖然是裴教授在操持,但一直是以秦云行為核心.秦云行既然做了決定,裴逸即使覺得麻煩也不會再反駁:"好吧.實在不行,我們還可以嘗試一下遠程教學."

"好."

秦云行點點頭,結束了通訊.

事實上,在裴逸剛提出老師問題的時候,秦云行就有主意了,不過,為防節外生枝,他選擇了閉口不談.吸引老師的辦法其實一直都擺在這里,裴逸不是想不到,大概只是本能地忽略了這個辦法而已.

分數線很快就公示了出來,錄取名單也列示在學院的官網與獸族的各個聚集地.

很快大家就發現,招收的學生里,走獸族的占了大半.這不光要歸功于他們更早地擁有福利房,更早時候便在邢越尚的引導下開始自學,還在于竹辛在招考消息發布的第一時間,就果斷將人組織起來進行統一的考前培訓.

無論是飛羽族還是鱗甲族,但凡有威望的人,都在官方的打壓下沉寂了下,就算有心也無力如走獸族一般將人組織起來.唯有竹辛,通過冒充秦云行的新歡,地位穩如泰山不說,還更上一層樓.而這一次,手下追隨者的大量入學,更是給竹辛身上添了一塊重重的砝碼,讓他的地位,越加超然起來.

錄取名單一公布,走獸族們便自發地聚到竹辛身邊,辦起了盛大的慶祝活動.

竹大巫看著在自己面前排排坐好的學子們,叮囑道:"等進了學院,大家一定要好好表現,不要在親王面前丟臉."

"殿下又不在學院,我們就算丟臉也丟不到他面前吧……"有人小聲嘟囔.

很快就有人拍了他一掌:"大巫說了你就聽著,你知道的還能比大巫多不成?"

"大巫,到時候,親王殿下會來積厚學院參觀嗎?"有人試著問.

"當然."大巫肯定地點點頭.

一看大巫這架勢,走獸們不由得紛紛議論起來,有人說大巫果然和親王關系親密,這種消息都知道.有人說,沒准兒親王就是為了大巫才會來學院拜訪.還有人說,也有可能是少族長給大巫透的消息.

而大巫,扭頭默默看了眼與自己一道考入學院的巫後生們,也就是熊貓崽們,心下無比篤定:就這入學陣容,親王就算斷了腿,爬也會爬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