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別扭啦


秦云行結束與裴教授的通訊,就直接對裴不驕下了逐客令.裴不驕心知自己多半是誤會了親王,也不知該說點什麼才合適,磕磕絆絆地道了個歉,捂著臉離開了.

女皇很快知道了這邊的動靜,給弟弟發來了親切慰問:"聽說你和裴小姐鬧別扭了."

"裴教授應該把事情都跟你說了吧?"秦云行一邊和姐姐聊天一邊吃零食,挺無所謂的樣子.

弟弟這反應看得女皇心里一沉,打著哈哈試圖挽救一下這段友情:"沒想到裴小姐的正義感還挺強.怎麼,你還不准備告訴她真相?"

"告訴她什麼?告訴她拍攝這些影像資料其實是為了治病?告訴她我精神力有問題,建立這個學院的初衷就是為了方便治療?"秦云行擺擺手:"沒必要,愛誤會誤會去吧."

"你這是生她氣了?"女皇勸道:"不要一言不合就絕交嘛,這小姑娘為人還是信得過的.之前你們相處得不也挺好嗎?又不是多大點事,難得交個朋友,就這麼放棄了不覺得可惜?"

秦云行看出她姐這是打定主意要勸和了,直言道:"所謂朋友,就該是在所有人都認定你是惡的時候,也會選擇給你一個機會,先來問問你究竟是善是惡的人.這種問都不問,靠著腦補就變成敵對方的,不適合為友."

"那是你們認識的時間太短,她還不了解你."女皇道:"就算是邢越尚最開始不也誤會過你嗎?"

聽到姐姐拿邢越尚來作比,秦云行有些不高興:"邢越尚誤會我的時候,可是從未和我打過交道,更沒有任何途徑來了解真正的我.而裴不驕呢,不說我之前和她在網絡上的相處,就算是現實中,我們好歹也相處了將近一個月吧."

"那你們認識的時間也不長啊."女皇溫聲勸導:"你不能苛求一個本就才幾天交情的人,為你挑戰自己的三觀吧?"

"可是,邢越尚就算最恨我的時候,也沒想過要利用我對他的好感來達成任何目的啊?"秦云行反駁.

"你要知道,邢越尚那是特殊情況,你對他有恩,他欠你情,所以哪怕你們認識的時間很短,他也願意忠于你."

女皇給他擺道理:"而大多數普通人都是裴不驕這樣的,對上你這樣的親王,他們只能在自己的信念和現實的約束中,尋求一種平衡.你如果要拿邢越尚作為參照物來選擇朋友,那麼很可能終其一生,都沒辦法交上新朋友了."

秦云行不得不承認,姐姐說的有道理.他好像確實被邢越尚給養刁了胃口,他已經習慣了不問緣由的配合,不求回報的付出,與不論對錯的支持.並且開始矯情地期待著別人也能成為邢越尚這樣的摯友.

"姐,我明白了.是我太苛求了."秦云行笑了笑,心中卻是默默警醒.

如果是以前的他,就算是將事情交給裴不驕去做,也只會把備份交到她手上,更不會向她透露半點意圖.明明,他在認識邢越尚之前,一直因為穿越者的身份,滿懷戒備地與人相處.怎麼才認識邢越尚不到一年,他心防就松懈成這樣了!這樣下去,遲早要出事,畢竟,這麼多年,他幫過的人不少,也只遇上一個邢越尚而已.


"你不生氣了就好,感情都是慢慢培養的,你自己把握吧."女皇只當弟弟想通了,頓時松了口氣,心滿意足地結束通訊繼續忙公務去了.

事實上,秦云行正越想越氣,邢越尚這個大垃圾,拔高了自己的擇友標准又撂挑子不干!太過分了!他要報複他,一定要報複他!

裴教授為了給自己侄女擦屁股,連著熬了三天,總算是把被破壞的影像記錄給盡數恢複,並按照秦云行的要求給做出了五感俱全的高還原投影.

時間緊迫,秦云行也不多耽擱,帶著成果就直奔皇家醫院的專屬療養室.

院長已經等在了那里:"其實我還是建議您將所有獸人的投影都試一下,而不是只挑合您眼緣的."

"光是合眼的就已經有一千多人了,哪兒有時間挨著試.況且,這事兒牽涉到我的病,又不能讓信不過的人參與進來,再加工作量,非得累死裴教授不可."秦云行擺擺手:"要是一直拖著不公布成績,容易引人生疑,我們抓緊開始吧."

聽殿下這麼說,院長也不再堅持,給秦云行戴上設備,開始實驗.

實驗內容很簡單,就是讓秦云行和獸形投影一對一互動,秦云行負責擼毛團,院長負責觀察各項指數.實驗結束後,對秦云行精神力增長最有好處的獸人,就會成為親王殿下的室友.

"對了,我先放個攝影器."秦云行忽然開口:"我要把實驗過程拍下來."

不是有醫療監控嗎?院長奇怪道:"為什麼?"

秦云行露出一個惡意滿滿的笑:"當然是為了和我的好朋友分享此刻的喜悅呀!"

水獺,垂耳兔,短腿貓,企鵝,鸚鵡,松鼠,北極熊,考拉,柴犬……

各色萌物輪番上場,秦云行幸福地窩在大床上,將各色萌物擼了個爽.但他擼著擼著就擼不動了,畢竟有一千多個,每個五分鍾,連續不斷擼下來,就算是絨毛控也得腎虛.

"不行了……我歇一歇."秦云行暫停投影播放,半癱在床喝了口水,問院長:"觀測結果如何?"

"實驗的這五個小時里,您的精神力一直在緩步增長,但和您以往的漲幅差不多,沒有哪一只特別突出,區別並不大."院長彙報道.

"那還要繼續嗎?"秦云行有點不想動彈了:"還有好幾百個在後邊兒排著呢,沒想到,我也有覺得擼毛是個辛苦活兒的一天."

"建議您繼續.畢竟樣本容量越大,越方便我們總結規律."院長心疼地看著自家殿下,他的小殿下,受苦了.


院長又看了看數據,然後道:"但您可以慢慢來,沒必要非在短時間內全部試驗完畢.目前看來,只要是您看上的獸人,對您精神力產生的影響都是差不多的.如果後期我們真的檢測到有哪位獸人對您的精神力影響特別大,我們再想個借口把人招進來就是了."

"那好吧.我這就讓裴教授把考試成績公布出去."秦云行點點頭:"院長您也辛苦了,去吃個飯休息一下吧."

"好."院長點點頭,慢慢整理著數據,心中卻是沉甸甸的.折騰了這麼久,還是沒能找出殿下精神力增長的關鍵,實在是愧對女皇與親王啊.

秦云行給裴教授發了信息,就迫不及待地將自己坐擁後宮三千的視頻發給了邢越尚.身心俱疲,就指著在邢越尚身上壓榨點快樂了.

邢越尚前兩天才被自家殿下紮了心,今天又被自家殿下變本加厲地補了一二三四……好幾十刀,豹擊連連,差點氣得豹斃.顧不上還在外面,直接給秦云行發出了視頻通訊.

秦云行手腳飛快地把3D投影重新放出,擺出一個無比享受的造型,然後才接受了通訊請求.

"哦,我的老伙計,為什麼不和我一起坐下來喝杯咖啡呢,畢竟我現在非常的開心.我剛剛就覺得我應該給你--我親愛的好伙伴打個電話,我必須這麼做,讓你知道我有多高興.沒想到你先打過來了."

"你這個奇怪的腔調是怎麼回事……"邢越尚抽抽唇角,懷疑自家殿下擼毛團擼傻了.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秦云行笑嘻嘻道:"未免你替我擔心,我特地來告訴你一聲,從今天起,我不缺毛團擼了.小豹子什麼的,你愛變不變吧."

"殿下你真是……"邢越尚簡直氣到無力:"就算我不變豹子,您也沒必要這麼下狠手折騰我吧?雖然對您擼別的獸早有預料,但不代表我看到這些不會難受啊."

"難受就對了!"秦云行氣哼哼:"我很想小豹子,你卻不讓我看,我也很難受啊!"

喂喂,人形和獸形明明都是我,為什麼待遇差這麼多?邢越尚歎息一聲,妥協了.要是再不給殿下看獸形,鬼知道他還要折騰些什麼出來,互相傷害什麼的,就到此為止吧.

邢越尚這會兒已經走到了宿舍樓,索性就地化為了獸形:"這下您滿意了吧?"

秦云行伸出手,輕輕撫過眼前的小黑豹投影,眉頭卻是皺了起來.邢越尚走後,雖然每晚都有視頻聊天,但他還是日漸覺得心底有個地方空落落的.他以為只是因為一直沒能見到小豹子,可是為什麼明明小豹子已經在眼前了,心底的空洞卻還不肯消失?

"殿下你……"

忽然,一個蠻橫無理的聲音忽而插入了進來.

"邢越尚,你要變獸形能不能回你的破房間去變,在公共場合用這副模樣行走你不覺得羞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