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偷拍啦


獸族的招考只有今天一天,所以沒過多久,積厚學院的候考廣場上就堆滿了各色獸族,看得秦云行心潮澎湃,目不暇接.當即情難自禁地賦詩一首,發給自己的好兄弟邢越尚,共享此刻的愉悅.

正在上課的邢越尚看到消息差點沒嗆死,因為秦云行是這麼寫的--

啊,想摸!啊,想擼!啊,想親!忍不住,受不了,好喜歡!

"什麼情況?"邢越尚看著智腦屏幕上的淫-詞-浪-語,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親王殿下竟然大白天地發這種曖昧信息來跟自己撩騷?驚訝,害羞,又慌張.

"您這是想我了?"邢越尚懷著忐忑的心情,帶著點小期待,迅速回了信息.

然後,邢越尚就看到了秦云行發來的考試候場照--烏壓壓的一大片情敵.附帶一句赤果果的挑釁:"昨天你對我愛答不理,今天我就新歡遍地!"

崩潰,無奈,又好笑.你爬牆就算了,爬牆不說還要發信息來得瑟,你對我不肯變成獸形這事兒到底有多大怨念!

很快,邢越尚就又收到一條來自負心人的信息--"意不意外,高不高興,開不開心?"

我開不開心你心里沒點兒數嗎?捅完刀子還要問受害者感受,人干事?于是邢越尚回了句--

"看到獸族這麼多孩子都如此好學上進,作為少族長,我表示很欣慰."

秦云行沒想到邢越尚居然是這個反應,說好的愛我呢,大騙子!看到愛人爬牆了連個豹跳如雷都不肯表演,生氣!

看來自己心心念念的小豹子又沒指望了,對邢越尚人形怨念的親王殿下,憤憤地關了通訊.哼,恃寵而驕,等他毛茸茸在懷,看他還想不想念那只沒良心的小黑豹!

考試沒多久就開始了,秦云行戀戀不舍地看著最後一只毛茸茸進入考場,緩緩起身.

"殿下,我們這就回去了嗎?"裴不驕問.

"不,我們去監控室監考."秦云行提步就走.

"這種事,交給下面的人不就行了?"裴不驕不解.

"一會兒,你就明白了."秦云行嘴角勾起一個神秘的笑.

一會兒後,監控室中,秦某人操控著考場內的攝像頭,對著小可愛們咔咔拍.


裴不驕看著秦云行這波操作,不禁問道:"殿下,您已經想好要招哪些獸人進後宮,啊不,進學院了嗎?"

"啊?"秦云行不解地看向裴不驕:"我想這個做什麼?我們是靠考試選人,不是我選人啊."

裴不驕壓低了嗓子道:"您拍這些難道不是是為了將心儀的獸人都暗箱操作進學院嗎?"

"我是那樣的人嗎,我們的考試是絕對公平公正的."秦云行瞪著裴不驕,義正言辭道:"況且考試什麼的都是你舅舅在負責,我想暗箱操作也沒機會啊."

"真的?"裴不驕面帶狐疑.你這口水滴答給人拍照的樣子真的很沒有說服力誒.

秦云行不滿道:"咱倆認識也有段時間了,我在你眼里難道就是這種貨色?我好歹也是云昭的親王,一言一行都要對我帝國的形象負責,怎麼可能為了一己之私徇私舞弊,引發獸族暴亂,導致帝國動蕩."

"抱歉抱歉,是我想岔了."裴不驕果斷道歉,然後問道:"那您把人挨個拍下來是想做什麼?"

"當然是因為他們可愛啊,難得有機會合理合法地把獸族的小家伙們聚在一起拍個夠,怎麼能錯過!"秦云行一臉的得意:"我在建設學校階段,就特地叮囑了他們安裝最好的監控設備,回頭我拿著這個影像數據,就能建立起精細到每一根毛的投影模型.然後我就可以……嘿嘿嘿."

"您的意思是,您准備趁著監考之便,暗搓搓地給自己搞一套獸族的寫真?"裴不驕不可置信地看著秦云行.

"對,就是這個意思!"秦云行坦然承認,想想即將出爐的未來版動物世界,心里美滋滋.

這特喵的比徇私舞弊的性質嚴重多了吧?裴不驕簡直無法直視眼前的這個把考場當拍片現場的家伙.要是獸人們知道了親王偷拍他們的影像,私下這樣那樣,還不得炸?

"殿下,您對為帝國的形象負責,是不是有什麼誤解?您干這種事,要是暴露出去了,才是真的會引發獸族暴亂,導致帝國動蕩吧?"

秦云行微微一笑:"我只是建立了個影像資料庫,好記錄這建校史上偉大的一天.有什麼問題嗎?"

您的下流無恥真是讓吾輩歎為觀止.裴不驕不說話了.她在跟秦云行混熟後,曾一度天真地以為,那些關于親王的桃色傳聞都是誹謗,現在她才明白,什麼叫被節操限制了想象力,現實中的殿下比民眾口中那版還要糟糕!

這一刻,裴不驕不禁為自己替親王建立這個學院,是造福群眾還是助紂為虐,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懊悔,自責又惆悵.于是她轉手就把親王的所作所為發給了自己舅舅--有人在你籌備的考試里耍流氓,還管不管啦?

裴逸的回複很快速:"我知道.不然考試流程里特意加這麼個--必須先以獸態原型進行簡單體檢--的環節,你以為是為了什麼?"

在繼被親王的荒-淫-無-道震驚後,裴不驕又被自家舅舅的助紂為虐給震撼了一把.這肮髒的上流社會,這腐朽的統治階級!

正義的裴不驕如何能坐視如此肮髒的勾當在自己眼前發生,當即道:"您建立投影,要不要我幫忙?"

"好啊."秦云行還不知自己合作無間的小伙伴已經變成了敵人,樂顛顛地接受了她的好意."本來這事兒姐姐是吩咐裴教授來干的,但對著他,我總不好指手畫腳各種要求,換成你,我有什麼想法就都可以提了."


偷拍建冊已經夠過分了,你還敢有很多想法?裴不驕這會兒看秦云行儼然和看個大反派沒什麼區別了,中二少女之魂熊熊燃燒,誓要在這惡霸手中護住無辜獸人們的清白!

于是,當晚,秦云行等到了一個影像資料被裴不驕給不小心毀了的結果.

"怎麼可能毀了?"秦云行聽到裴不驕這個回複的時候,整個人都是蒙的.

"想要嘗試些新東西,結果操作失誤,抱歉."裴不驕雖然是故意的,卻也沒那個膽子和皇室硬懟.

秦云行看出裴不驕在心虛,卻也沒多想,立刻操縱起了智腦:"沒關系,我問問裴教授有沒有備份."

裴逸得知了這邊的情況,很是驚訝,把屏幕那頭的侄女上下打量了好幾遍,才道:"裴不驕,你蠢歸蠢,但也不至于犯這種低級錯誤吧?你這樣,我們還怎麼放心讓你給殿下幫忙?"

"那就別讓我幫忙了唄."裴不驕無所謂道.

裴逸看出侄女情緒不對,眉頭一皺,直接進入系統查閱起了她的操作痕跡.裴不驕雖然做了掩飾,但到底還是逃不過裴逸的眼睛.他當下冷了臉,問她:"為什麼要故意損毀這些影像?"

裴不驕本以為裴逸多少得顧及下血緣親情,替自己打個掩護,沒想到一點猶豫沒有就大義滅親,頓時愣住,不知如何是好.

裴逸也不和她多說,直接跟秦云行請罪:"抱歉殿下,裴不驕任性妄為差點壞了您的事.我會盡快把您要的東西弄出來,不會耽誤您後續的安排.至于裴不驕的所作所為,我也會稟明陛下,按律與她一道接受處罰."

"處罰什麼倒是不至于……"秦云行沒想到影像是裴不驕故意搞壞的,這會兒有些反應不過來,盯著裴不驕,一腦袋疑問:"你為什麼要這麼干,你圖什麼啊?"

既然被戳穿了,裴不驕也不再顧忌,直言不諱道:"我覺得您這種私下拍攝別人影像來取悅自己的行為非常不道德."

秦云行委屈死了:不是,我就看個毛茸茸怎麼就不道德了?不說我在地球上的時候,大家聚眾云吸寵的事兒,就算是在云昭,那也不少人拿我的影像記錄各種舔屏啊?憑什麼別人可以圍觀我,我不能圍觀別人啊?

裴逸倒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你以為殿下拿那些影像是為了做什麼?"

裴不驕不說話了,腦補的畫面太髒,裴不驕說不出口.

這下秦云行和裴逸都了然了.

裴逸好笑道:"看不出你想象力挺豐富啊,你也不想想,殿下要真是為了這麼個目的,怎麼可能讓我大費周章跟著配合.之所以要記錄這些影像,是為了……"

"不用說了."秦云行打斷了裴逸:"這事兒她不適合知道."

裴逸看看深色淡然的秦云行,又看看茫然不解的裴不驕,心底默默歎息一聲.知道自家侄女算是徹底失去秦云行的信任了.